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516章 攻心计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潘濬皱了皱眉,轻咳了一声。

    潘子瑜收起了气势,敛手走到潘濬面前,跪倒在地,施了大礼,垂泪道:“阿爹,苦了你了。”

    “败军之将,只求一死,苦与不苦,又有什么区别?”潘濬睁开眼睛,冷冰冰的看着潘子瑜:“你呢?还好吗?”

    “阿爹如何,女儿便如何。”

    潘濬诧异的看着潘子瑜。刚才潘子瑜讥讽周胤,他就觉得有些奇怪。他的女儿他清楚,温婉可人,言语得体,从来没有这么尖刻的时候。本来以为那是周胤出言不逊,她才还以颜色,现在听到她这一句暗含机锋的反问,他才意识到眼前的潘子瑜不是他记忆中的那个乖巧女儿了。

    “子瑜,你变了。”潘濬的脸色更加冰冷,眼中带了几分怒气。“多年的教养,你就这么对我说话的?”

    “女儿是变了。”潘子瑜直起腰,伸出双臂,将双手从袖子下面伸了出来,摊在潘濬面前。“阿爹,你看,这双手便是明证。”

    潘濬看了一眼,不由得大吃一惊。潘子瑜的手原本白晳细嫩,现在却是又黑又粗,掌心还有几个浅黄色的老茧,这哪里是一个女儿家的手,这分明是一个老农的手。潘濬惊讶的抬起头:“他们……欺负你?”

    潘子瑜收回手,摇了摇头:“我和公主被劫,做了俘虏,阿爹在军中多年,想必不会不知道俘虏是什么待遇吧?”

    潘濬的眼睛顿时红了,脸也胀得通红:“岂有此理,他们难道不知道你是我的女儿吗?”

    “连公主都要劳作,阿爹的女儿又如何?”潘子瑜平静的看着潘濬愤怒的面容:“更何况,阿爹原本还是关侯的部下。”

    潘濬顿时怔住,睁大了眼睛看着潘子瑜。突然眼圈一红,痛苦的低下了头:“女儿,是我害了你,是我害了你。”

    他曾经是关羽的部下,关羽被吕蒙偷袭,死于麦城,他却归降了孙权,蜀汉的人对他恨之入骨。关羽的女儿就在军中,他是亲眼见过的。潘子瑜既然被擒,想必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与她可能受到的那些屈辱相比,被迫嫁给赵统,像农妇一样的劳作,又算得了什么?他自然清楚俘虏营的女俘会有什么样的待遇。这样的待遇落到他女儿的头上,他自然无法接受,认为潘子瑜应该以一死求清白,可是现在当他得知这一切都是因为他间接造成的,他顿时觉得愧对女儿,自己才是罪魁祸首。

    见潘濬流泪,潘子瑜心一软。也不忍心再刺激潘濬,温语相劝道:“阿爹,你也无须自责,好在女儿吉人自有天相。有赵中郎护佑,没吃什么苦。”

    “还没吃苦,你看你这手。”潘濬拉过潘子瑜的手,摸着上面的老茧。心痛不已。在他看来,关凤肯定故意折磨潘子瑜得不轻。

    “这是我主动去做的。”潘子瑜反手握住潘濬。“我从小衣食无忧,哪里知道人间求生不易,这次意外,让我知道了生活的艰辛,也更能理解阿爹和阿母肩上的担子,我才算是真正了解了世事,才算真正的长大了。阿爹,你相信女儿吧,伯仁是个有担当的好男人。”

    “是吗?”潘濬疑惑的看着女儿。

    “有其父必有其子,赵老将军的为人你还不清楚?魏霸经常说,伯仁简直是赵老将军身上扒下来的。”

    潘濬沉默了。刘备夺取江南四郡后,赵云领桂阳太守,和潘濬多有交道。赵云拒绝赵范的寡嫂樊氏,避免了一场祸事,就算是潘濬也非常佩服他的明智守礼。在刘备麾下的众将中,赵云是一个非常另类的将领,他虽然是武人,但为人处事却更像一个饱学君子。更何况他虽然没给赵统什么好脸色,但是赵统的行为举止,他还是看在眼里的,正如赵云当年一样得体。他能顶住魏霸的压力,保护孙鲁班和自己的女儿,再怎么说,这也是一件恩德,自己那么对他,着实有些过了。

    “他在外面么?”

    “在呢,阿爹不点头,他不敢进来。”

    “这一点可不像赵老将军。”潘濬哼了一声,用袖子擦了擦眼泪。“让他进来,老子要好好看看,看他是不是配得上我的女儿。”

    潘子瑜听了,眉开眼笑,连忙起身把赵统拉了进来。赵统还有些不好意思,想挣脱潘子瑜的手,潘子瑜却紧紧的抓住他不放,一直拖到潘濬面前。蹲在一旁的周胤见了,又忍不住讥笑道:“潘将军,我看你还是别看了,令爱已经执子之手了,你同意不同意都没用。”

    “那当然,像伯仁这么好的男子,见到了当然就要紧紧抓住。像某些欺心的伪君子,不仅要远远避开,就是看一眼,也会脏了眼睛的。”

    潘子瑜说着,连正眼都不看周胤一下,这欺心的伪君子指的是谁,自然是不言而喻。周胤气得七窍生烟,撇撇嘴,不屑一顾:“也不知道要怎样的不知羞耻,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潘子瑜突然停住了,松开赵统,两步跨到周胤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周胤:“你想知道是谁说的么?”

    “不想知道也知道了。”周胤一缩脖子,毫不退让的说道。

    “原本你早就知道是公主说的。”潘子瑜忽然笑了一声:“看来公主说得没错,你就是屡教不改的败类。周家真是不幸,该死的没死,不该死的倒先死了。”

    “你……”周胤气得咬牙切齿,却不敢再骂。他可以不把潘濬放在眼里,却不敢当着潘濬和朱绩的面说孙鲁班的不好。他后悔莫及,这和孙鲁班的仇还没解开呢,怎么又得罪她了?都是潘子瑜这个阴险的女人,这不是给我挖坑嘛。他恨恨的跺了跺脚,扭头就走。

    潘濬和朱绩也是尴尬不已。这……还是那个知书达礼的潘子瑜吗,这可比孙大虎还孙大虎啊。

    ……

    潘濬解开了心结,接纳了赵统,魏霸趁势打铁,邀请他们一起参加除夕的守岁。魏霸的理由很简单,现在汉吴双方正在谈判,你们不是俘虏,而是盟友,充其量算人质。既然不是敌人,那有什么仇恨解不开的?你看潘将军的女儿都要和赵中郎成亲了,以后就是一家人嘛。

    潘濬心疼女儿,感激赵统保住了女儿的清白,当然要给点面子。周峻是个厚道人,不好意思拒绝,朱绩无可无不可,周胤却是窝了一肚子火,抱着存心要在酒席上闹事才去的。看着他那份横眉冷目,一副心存不良的模样,关凤心里来火,提醒魏霸道:“这人是个不识抬举的莽夫,我看还是赶出去的好。”

    魏霸笑了:“来的都是客,怎么能赶呢?我倒要看看周大都督究竟生了个什么样的儿子。怕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我们不仅在要战场上打得他落花流水,在酒场上,同样也要让他输得鼻青眼肿。”

    “就你能耐。”关凤没好气的瞥了魏霸一眼:“那么好的酒,给这样的蠢货喝了,你也不觉得可惜?”

    魏霸四处看了一眼,扭过头,凑到她的耳边。笑道:“姊姊,你当我是随意之举吗?”

    关凤以为他要亲她,脸一热,伸手就要推开他,听了这话,不免诧异的说道:“怎么,你还有其他用意?”

    “当然。”魏霸诡异的笑道:“你知道媛容身边那个铃铛是谁吗?”

    “不就是一个侍女吗,我管她是谁。”

    “她是甘宁的小女儿。”

    关凤愕然,半晌才道:“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骗你干什么。”魏霸一本正经的说道:“你以为只有蜀汉争权夺利?吴国一样如此。当年那些南征北战的老将陆续离世,他们的后人在江东身份尴尬。论功绩,他们没有父辈辉煌,论实力,他们不如本地人雄厚。在仕途上,他们远远没有江东人来得顺利。孙权虽然不情愿,却也不得不顺从江东人的意思,非江东人受到排挤,举步维艰。甘宁一死,他的儿子甘瓌就被贬了,这周胤虽然有本事,能打仗,可是你也看到了,他为人处世非常差,就是个蠢货。这样的人,能在江东混得下去吗?”

    关凤诧异的低声问道:“你想把他争取过来?”

    魏霸点点头。

    关凤斜睨着魏霸,嗔道:“我就说嘛,你怎么对这个蠢货这么客气,原来是这么想的。不错,这竖子虽然不成器,可他老子周大都督却是江东重臣。他的儿子如果归顺了我们,想来孙权会非常丢脸。可是如果他要留住这个蠢货,恐怕又是个祸害。嘻嘻,这可不是进退两难么。子玉,你这可是攻心计啊。没想到你除了打仗有一套,玩这些阴谋诡计也有一套。”

    “还是夫人懂我。”魏霸毫无愧色的点点头:“我就当你是夸我了啊。”

    “去你的,还没成亲呢,谁是你的夫人。”

    “快了快了,要不我们也一起把事儿给办了吧?”

    “你休想。”关凤眨了眨眼睛,抿唇笑道:“这可是大事,我要回到成都,堂堂正正的嫁进魏家,可不想就这么草率。”

    “不会吧,那得等到猴年马月啊。你不会希望你的孩子到时候叫媛容的孩子叔叔吧?”魏霸眼珠一转,涎着脸凑了过去。“要不,我们先办正事儿?”

    “滚,你这脑子里一天到晚都想些什么啊?”关凤恼羞成怒的推开魏霸,抬手作势要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