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507章 忍辱负重

第507章 忍辱负重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得到魏霸的同意,费祎松了一口气。他立刻下山,赶往辰阳。

    陆逊刚刚赶到辰阳。看着青烟袅袅的辰阳城,陆逊心如死灰。他知道,魏霸没有给他留下任何机会。

    “将军,怎么办?”陆岚的脸像城墙一样黑。

    “进城看看吧,也许还能救出一点粮食。”陆逊无奈的说道。

    城里没有粮食,赵统烧的很干净,他严格按照魏霸的要求,搬了半天粮,然后放了一把火,将剩下的粮食烧得干干净净。当然他也不是什么都没留给陆逊,他给陆逊留下了所有的俘虏和伤员,还有摆放得整整齐齐的尸体,总数几乎一个不缺。

    看着垂头丧气的俘虏和凄惨呻吟的伤员,陆逊欲哭无泪。这些都是负担,可是他却不能抛弃,他有义务接收这些人。魏霸抢走了他的粮食,却给他留下了负担,这绝不是魏霸的仁慈,而是魏霸的阴险之处。这些人对他短缺的粮食来说是雪上加霜。

    陆逊进了城,乔仁来到他的面前,跪地磕头,惭愧得无地自容。筋疲力尽的陆逊已经没有力气责怪乔仁,让他起来回话。

    “谢将军!”乔仁窘迫的拱了拱手。

    “究竟是怎么回事,魏霸是用什么办法这么快就攻克了辰阳?”

    乔仁脸色苍白。对昨天夜里看到的一切,他依然觉得无比恐惧,仿佛那一幕还在眼前。他结结巴巴的给陆逊讲了一下昨天的经过,这其中有他亲眼看到的,也有他猜想的,因为恐惧,他已经无法分清哪些是事实,哪些是自己的臆测。听起来就像是神话一样,好像魏霸放了两把火,然后就飞上了城头,听得陆岚连连皱眉。

    听完乔仁的讲述,陆逊长叹一声,无言以对。他知道魏霸的战术匪夷所思,就算是他自己在这里也未必能够及时做出应对。乔仁是一个谨慎的人,面对狡诈多变的魏霸,他没有什么优势可言。其实这些看起来匪夷所思。却并非无迹可寻。善守的人面对善攻的人,总是要吃点亏的。正如他自己在魏霸面前没有什么有效的克制手段一样,乔仁更不可能挡住魏霸机巧百出的进攻。

    就在傍晚的时候,费祎赶到了辰阳。他径直来到城里求见陆逊。对费祎的到来,陆逊非常惊讶。

    “你怎么又回来了?”陆逊冷淡的问道。

    费祎从容地回答道:“我是来和将军谈判的。”

    “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谈的了。”

    “那将军就看着潘濬的五千人马困死在峡谷吗?”

    “他的生死要看天命,我没有能力救他。这是我的无能,我会向吴王请罪。”

    “将军把这些归于天意未免太随意了。”费祎的脸上看不出一点愧疚,相反更多了几分胜劵在握的自信。“将军,步骘损失过半,吕岱本人都战死沙场,如果潘濬再全军覆没。我想吴王大概不会善罢甘休,说不定汉吴要再起干戈。一旦汉吴联盟破裂,将军应该能想到会是什么后果。”

    陆逊眉头微锁,沉吟不语。他知道费祎抓住了要害。联盟破裂。对蜀国来说当然不是一件好事,可是对吴国来说更是一个无法接受的后果。一旦吴蜀开战,魏国有可能对吴国下手,吴国将面对魏国和蜀汉的夹击。吴国就有亡国的危险。更让陆逊难以接受的事,吴王也许会认为他拒绝联盟就是江东世族为了自己的利益。宁可吴国灭亡,甚至只是为了报家仇。一旦盛怒之下的孙权产生了这样的想法,那陆家可能会遭致难以想象的打击。

    陆逊不敢冒这样的险,他很清楚孙权一旦发怒还能保留几分理智,又会产生什么样的破坏力,这次武陵之战就是血淋淋的教训。说到底,三路大军的溃败都是因为孙权的一个乱命而致。

    陆逊眼光一闪,抬起眼皮看着费祎:“魏霸愿意谈判了?”

    “是的,他愿意谈判,只要将军能够接受他之前的条件。”费祎从容的说道,仿佛所有的冲突只是陆逊的误解所致。“他一直愿意谈判,他也不愿意汉吴联盟因此破裂,对他来说,那不是一个好结果。只是因为将军不答应他的条件,他才被迫出击辰阳。如果将军愿意答应他之前提出的条件,他可以放回潘濬的大军,握手言和,重归于好。”

    陆逊沉吟着,没有立即回答,他不知道该怎么选择。其他条件他都可以答应,但是送回孙夫人这个条件他很难保证孙权会答应。以五千精锐的性命换吴国的尊严,他不知道孙权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陆逊有些生气。“你们又何必将这个困难推给我,你们应该知道这个条件吴王是很难答应的。”

    费祎笑笑:“五千人换一个人,我想吴王会考虑的。就算以后会有什么意见,吴王也能体谅将军你现在的良苦用心。他是一个明辨是非的人,也是一个胸怀天下的人,他不会因为这一点错误而责怪将军。将军,我们双方都清楚,汉吴是联盟,不是敌人,至少现在还不是敌人。如果不能谈判,那汉吴联盟将彻底破裂,这不是我们任何一个人愿意看到的。难道将军愿意放弃这最后的机会吗?”

    陆逊痛苦的捏着手指,关节捏得咯咯作响。这个责任太重了,重得他承受不起。魏霸可以不顾大局,肆意妄为,开口讨要武陵郡,他却不能不权衡利弊,分清轻重。吴国遭此大劫,已经无力再战,不和蜀汉联盟,就只有向曹魏投降,否则,吴国将面临两面夹击,生存都将成为一个问题。

    “我可以答应你,但是我不能保证吴王会答应这个条件。”

    “没有关系,我觉得只要将军愿意,救回那五千人马,避免联盟的最后破裂才是最重要的。至于以后你们是不是愿意答应,我们可以再谈。”费祎停顿了一下,又叹息一声:“其实我想对将军说的是,占据武陵只是魏霸自己的想法。诸葛丞相也是不愿意接受的。但是将军也应该清楚,到了这个地步,如果不答应魏霸的要求,占据武陵,我们也无法向百官交代。就算诸葛丞相不喜欢魏霸的选择,也只能接受这个结果,否则他将成为众矢之的。”

    陆逊看了费祎一眼,冷笑道:“我知道,你们比我更难。魏霸真是笨,他永远只是被人当刀使。”

    陆逊没有再说什么?他不相信费祎。他觉得这件事就是诸葛亮的阴谋,他躲在幕后,却把魏霸这个年轻人推到幕前,正如当初他让魏霸挟持公主进入五溪。现在一切有利条件都在魏霸手中,他没有太多的选择,为了救出潘濬的五千人马,他只能接受这个条件,至于以后的结果如何,只能等以后再说。

    事急从权。“好吧,我答应你的,你们赢了。”陆逊有些失落的说道。

    “将军,不是我们赢了,只是魏霸赢了。”

    “没关系,又有什么区别呢?总之都是我输了。”陆逊苦涩的笑了笑:“当然了,你们也未必就是赢了。也许正如你说,真正赢的只有魏霸。”

    费祎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对陆逊的挑拨之辞,他装没听懂。

    得到了陆逊的同意之后,费祎和陆岚连夜商讨了细节,合约之前就已经大致拟定,没有什么太多的疑问,区别只在于当初陆逊不肯立刻答应孙夫人的事。事到如今,陆逊已经没有太多的选择,他只能擅自做主,答应魏霸这个让人无法接受的条件,他不知道最后结果如何,但是目前,他只有答应,否则,他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潘濬饿死在峡谷里。

    盖上了陆逊的印章之后,费祎带着这份合约再次赶回龙岩滩,陆岚跟他一起返回。魏霸对这个结果非常满意,这次没说什么废话就接受了。陆岚和费祎随即下到峡谷中,来到潘濬。

    听完了陆岚的话,潘濬非常愤怒。

    “我需要用吴王的尊严来挽救我的性命吗?”潘濬怒斥道:“我用兵无方,战死沙场,是我应得的结果,是我的荣幸。怎么能用国家的利益和荣誉来换取我的性命,就算能够苟延残喘,又有什么意义?”

    费祎摇摇头,不以为然。“将军此言差矣。这不仅仅是你个人的荣辱,还是五千将士的性命。你可以舍生取义,吴王却需要这五千人马。大丈夫以国事为重,一时的委屈又算得了什么呢?陆将军能够忍辱负重,你为什么不可以?难道你个人的荣辱比整个荆州还要重。”

    潘濬无言以对,脸色铁青,一言不发。

    费祎又问道:“关于令爱与赵中郎的婚事,将军愿意答应吗?”

    潘濬恼怒的反问道:“我还有什么选择吗?”

    费祎笑笑。他知道潘濬心里在想什么。女儿被人劫走,强结婚事,这肯定不是叫潘濬愿意接受的。而且赵云是个武夫,她的女儿曾经嫁给王子孙虑,如今却要嫁给赵云的儿子,与其说这是一桩婚姻,不如说是这是个耻辱。只是事到如今,他有什么选择呢?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这就是潘濬当下的心情写照。

    ps:还差几票进总榜前50了,嘿嘿,大伙儿真给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