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506章 现在可以收了

第506章 现在可以收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一进城,魏霸就让人叫来了赵统,交给他一个任务。//更新最快 //.“给你半天时间运粮,不管能搬多少,半天以后,放一把火,将这里的粮食全给烧了,一粒不留,然后撤出辰阳。”

    赵统不解。“为什么不固守辰阳?有兵有粮,我们能守得住辰阳。”

    魏霸苦笑道:“你能守得住一个月,两个月,能守得住半年吗?”

    赵统摇摇头,但他还是不解:“守两个月就够了,何必要守半年。”

    魏霸没有解释。他要割据武陵郡,可想而知,诸葛亮会是什么态度。一旦诸葛亮觉得他太危险,要把他们断送在武陵,那接下来的战事就不是轻松了,而是更残酷。他没什么人,除了五溪蛮之外,就是赵统和关凤,他不希望任何一个人出意外。

    现在有兵在粮,的确可以守住辰阳,但是陆逊一旦得知辰阳失守,肯定会回兵围住。他是没粮了,可是如果孙权一定要夺回辰阳,那他可以从零陵、长沙运粮支援,可以把他们困死在辰阳城。他的长项是游击,不是守城,一旦被困在辰阳,就只剩下死路一条。

    他相信诸葛亮会很乐意的看着他死。

    魏霸的思路很坚定,就是游击。打游击,就要进山,不能被人困在城里,守辰阳,无异于把自己关进了笼子里。这样的蠢事他才不会干呢。

    赵统的思路与魏霸不同,他倾向于守城,不过既然魏霸已经拿定了主意,赵统还是坚决的服从了。

    魏霸随即带着大军迅速离开,龙岩滩阵地只有靳东流三百人,万一潘濬发动进攻,很容易看出虚实,靳东流很难坚持太长时间。当时他说能坚守五天,那也不过是安相夫等人的心,魏霸非常清楚,就算有地利优势,他也很难守五天。这次奇袭辰阳,打的就是时间差,要趁陆逊、潘濬发现他的真实意图之前撤回去,手脚稍慢一下,就有可能被他们抓住机会,一网打尽。

    将士们虽然一夜没有休息,但是打了一个出人意料的胜仗,所有人都很亢奋。魏霸说立刻回师龙岩滩,他们二话不说,背起战利品就起程了。

    魏霸离开辰阳的时候,陆逊安排的援军也离开了大营。虽说是驰援,但是他们走得并不快,一来是要保持体力,二来是没有人认为魏霸能在半天的时间内攻克辰阳,走得快了,反而有可能落入魏霸的伏击。他们走了一个时辰,收到了斥候的汇报,领兵的将领险些一个筋斗从马上栽下来。

    辰阳已经失守。

    这个消息出乎任何人的意料,辰阳失守,后果非常严重,按说他必须迅速进兵才对。可是让领兵将军进退两难的事,如果辰阳已经失守,仅凭他率领的这些人马无法收复辰阳,前进根本没有意义。

    他能做的,只是以最快的速度把消息传回大营。

    接到辰阳失守的消息,陆逊和陆岚都大吃一惊,半天没反应过来。

    “这……怎么可能?”陆岚结结巴巴的说道,脸胀得通红,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犯了错,或许当时应该听费祎的劝?

    陆逊脸色煞白,冷汗涔涔,他也不敢相信这个消息,可是他相信这个消息没错。辰阳肯定是失守了,斥候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立刻拔营,命令前锋以最快的速度向辰阳进发,保持警戒,防止中魏霸的圈套。”陆逊掀开被子,站了起来:“来人,披甲。”他刚喊了一声,就觉得头晕目眩,气短心悸,险些摔短在地。

    “将军,你这是……”陆岚连忙扶住陆逊,急急的问道:“不救潘濬了?”

    “还救什么潘濬。”陆逊忍不住吼了一声:“辰阳失守,我们能不能安然退出武陵都是一个问题,还管得了潘濬?快走,如果上苍还眷顾我们,就让魏霸贪恋辰阳城,让我们有机会把他堵在城里。否则,说什么都晚了。”

    陆岚不敢大意,连忙答应。陆逊一边披甲,一边下达命令,再次派人通知潘濬,让他自求生路,能逃出几个人就逃出几个人,不要等待救援了。同时他让人赶往附近的零陵、长沙,让他们立刻运粮接应。在此之前,得知溆浦失守,陆逊就以辅国将军的名义通知零陵、长沙太守,让他们准备好粮食,支援武陵郡的战事,现在辰阳又失守,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他们身上了。仅凭大军自有的粮食,连陆逊自己都不敢保证能支持几天。

    大军拔营立刻惊动了费祎,等费祎赶到中军帐,陆逊已经披挂整齐,只是脸色苍白,精神非常差。

    “将军,你这是……”

    “魏霸已经攻克辰阳,我们必须立即撤退。”到了这个时候,陆逊也没时间和费祎玩外交辞令,他开门见山的说道:“到了这一步,我已经没有能力再救潘濬,魏霸占据武陵已成定局。费文伟,你满意了?”

    费祎愣了一下,冷汗从鬓角沁了出来,他讪讪的说道:“将军,这是他自己的主意,我是不赞成的。”

    “是的,我想诸葛丞相也许不会这么小器,你费文伟大概也不会希望看到这个局面。不过这两天,你费文伟上窜下跳,你敢说你不是在帮魏霸的忙?”陆逊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了自己的佩剑,插在自己的腰里,仰起脸,看了看外面的天空,轻叹一声:“我不知道是不是该觉得荣幸,魏霸居然如此重视我,专门让你来看着我,一定要等到我起不了床,他才敢下手。”

    费祎尴尬的干笑了两声。在陆逊这样的聪明人面前,掩饰没有意义,只会招人鄙视。

    “你在这里已经没什么用了,是回成都,向诸葛丞相汇报这里的一切,还是去向魏霸请功,随你的便吧。”陆逊扫了费祎一眼:“不过,下次你如果再来,我希望你带着真正的诚意,而不是现在这样。”

    陆逊在两个亲卫的搀扶下,出了大帐,把费祎扔在一旁。费祎翻了个白眼,挠了挠头,有些无奈。他知道,陆逊现在很生气,不会再和他谈了,而且也不需要再谈了,要谈,也只会直接和魏霸谈。

    费祎想了很久,还是没有离开,他径直去了龙岩滩阵地。魏霸还没有回来,靳东流主事,派人把他请上去之后,费祎看到到了一个个持矛而立的假人,顿时什么都明白了。

    “魏侍中什么时候回来?”

    “马上就到了。”靳东流淡淡的说道:“参军有什么指教吗?”

    “陆逊已经全军赶往辰阳,如果他不能及时撤出,我担心他会有危险。”

    靳东流目光一闪,笑容一闪即没。“多谢参军关心,侍中不会固守辰阳的,他一定会赶回龙岩滩。”

    费祎看了他一眼:“他还想困死潘濬?”

    “打虎不死,反被虎伤。”靳东流淡淡的说道:“要想以后能在武陵战稳脚跟,当然是尽可能的多杀伤一些吴人才好。”

    “可是这样一来,那仇可就结大了啊。”费祎轻轻的拍着栏杆,长叹一声。

    靳东流不紧不慢的回答道:“当年吕蒙袭杀关侯,陆逊在夷陵火烧连营,这仇结得还不够大吗?”

    费祎诧异的回头看了靳东流一眼:“这是你自己的想法,还是魏侍中对你说的?”

    靳东流笑笑:“我说的,当然只能代表我自己的看法。这么粗浅的道理,我想只要是个正常的人,都能想得明白,没必要魏侍中教导吧。”

    费祎语塞,咂了咂嘴,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夜色降临的时候,魏霸带着疲惫不堪的大军回到了龙岩滩。见到费祎,他忍不住笑了。

    “陆逊走了?”

    “嗯,他去了辰阳,大概是想堵住你。”费祎慢条斯理的喝着酒:“不过,既然你回到了这里,他自然是又落空了。子玉,接下来,你准备如何?”

    “如何?”魏霸诧异的看着费祎:“现在还能如何?”

    “我是说,你是想困死潘濬,还是想用潘濬和他的部下来逼孙权答应你的条件。”

    魏霸想了想:“有区别吗?”

    “当然有区别。”费祎欠了欠身,笑道:“子玉,如果你逼死潘濬,孙权大概不会答应你的条件,你也别想在武陵安稳,说不定,这场战事还会越搞越大。丞相从大局出发,大概也不会冒险和孙权翻脸,只能装聋作哑。如果你想安稳的占据武陵,可能还要做一些让步,不要把孙权逼到绝路上去。”他停了一下,让魏霸有个思考的时间,一语双关的说道:“现在撕破脸,对谁都没有好处。”

    魏霸沉吟半晌:“你的意思,是放潘濬一马,给孙权一个台阶下,避免把事态扩大,以至于影响到丞相的计划,让丞相难做?”

    费祎眼神一紧,点了点头。

    魏霸捻着手指,微微一笑:“费君,你的良苦用心,我能理解,可是我不清楚孙权会不会领你的情。这样吧,我服从丞相的大局安排,可以做一些让步。还是之前那些条件,如果陆逊愿意答应,我可以放潘濬离开。如果不答应,那就等着替潘濬收尸吧,我准备和他再战两年,直把江南打烂为止。”

    费祎松了一口气,伸出手,似乎想拍拍魏霸的肩膀,可是手停在半空中,却没有落下去。他看了看似笑非笑的魏霸,再看看魏霸身边横眉冷目的相夫等人,咂了咂嘴,又把手收了回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