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505章 神迹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当十余头如狼一般的大狗从火球中一跃而出的时候,没有人能形容吴军那一刻的惊讶.

    谁都知道,狗是怕火的,即使它们和人类一起生活,对火已经不再陌生,但是它们本能的还是怕火,尽可能的避开火。不怕火的狗非常少见,从大火里出现的狗更是绝无仅有,如果说有,那只能说是神话。

    当青狼、黑虎等十几只凶悍的大狗从火里跃出的时候,吴军正是这么想的。这些狗绝不可能是普通的狗,他们是槃瓠的子孙,是侍奉神将的神犬,只有这样的神犬才会不怕火,才会从火里面现身。

    陆逊的部下不是荆襄的蛮子,而是豫章、丹阳一带的山越,他们不信奉槃瓠老祖,所以对魏霸的神将身份一直不怎么认同。这也是陆逊敢于用他们来和魏霸作战的心理基础。可是他们同样相信神迹,对难以理解的事情同样会感到恐惧,他们不侍奉神犬,却对从火中出现的大狗一样充满恐惧。

    当青狼低吼一声,咬断了一个吴军的脖子,嘴角滴着血,威风凛凛的冲了过来时,吴军崩溃了,有人大叫一声,扔下武器,掉头就跑。

    十几头大狗咆哮着追了上去,像一个个幽灵,冲入吴军人群中,毫不留情的撕咬着,将恐惧进一步的扩大。

    城头哭喊声四起,混乱像潮水一般,沿着城墙向两边荡漾开去。

    神犬营刚刚出发,王双就出发了。他身披重甲,手持长刀,健步如飞。在他的身后,一百名身穿精甲的武卒紧紧跟随。他们冲上一辆没有起火的攻城车,跳上城墙,向那些被火堵在城墙上的吴军举起了屠刀。

    十几辆巨大的攻城车,其实并不是用来登城的,而是用来放火的,真正的杀器就是上面绑着那些巨大的竹子。攻城车与城墙等高,伸出攻城车前端数丈远的竹子保留着枝叶,点燃了就是一个巨大的火把,长度也足以保证一直伸到城墙的内侧,就算是被砍断了,这些竹枝、竹杆也同样具有杀伤力,能够在城墙上形成十几个巨大的火堆,将原本是一个整体的城上防守力量分隔成十几部分。

    当这些竹子在城上燃起大火,将吴军分隔在其中,挡住了他们的视线时,他们会下意识的割断和其他人的联系,以为城墙上只有自己,也会习惯姓的认为整段城墙上都被火分隔开了。在慌乱之间,他们很难清醒的意识到只要他们冲出眼前的这团火,他们就能和同伴们聚焦在一起。

    当十几个人缩在一起,两侧都是炙热的火堆时,每一个人都会以为自己身陷火海,没有逃生的希望了。当王双带着武卒们踩着攻城车,跳上城墙,他们面对的不是整个吴军,甚至不是士气高昂的吴军,他们面对的只是龟缩在两团大火之间,等着别人来救命的吴军。

    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是王双和这些武卒的对手。

    不费吹灰之力,王双就杀散了那些惊魂未定的吴军,打开了城门。

    与此同时,相夫、朱武也带着各自的部下杀上了城墙,沿着城墙追杀着吴军。他们虽然人数有限,每人只有五六百人,可是吴军已经被杀破了胆,根本没有反抗的意志,他们追到哪里,哪里的吴军就四散而逃,实在逃不掉的就跪地投降。

    追亡逐北,畅快之极,蛮子们兴奋的大呼小叫,像群魔乱舞,十几头神犬不时的发出咆哮,更增添了几分诡异的气氛。

    城北,黑沙、寒如也杀上了城头,追杀着四处逃窜的吴军。黑沙迎面撞上了还在大声吼叫,想要指挥吴军反击的乔仁,二话不说,挥舞着长刀就杀了上去。长刀带着风声,轻而易举的斩杀了两名鼓起勇气迎战的吴军,击溃了吴军所剩无几的士气。大部分士卒大叫一声,扭头就跑,只有乔仁的亲卫虽然脸色苍白,却依然挡在乔仁的面前,挥舞战刀,向黑沙冲了过来。

    黑沙夷然不惧,长刀翻飞,左砍右劈,一口气斩杀七人,杀到了乔仁的面前。他的凶悍看得乔仁目瞪口呆,两腿打颤。当黑沙的长刀架在他的脖子上时,他的已经站立不稳了,黑沙只是轻轻一按,他就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战斗宣告结束,城下,那些冒充士卒的假人依然静静的站在那里,仿佛对眼前的胜利早有预料。

    魏霸端坐在指挥车上,他背光而坐,城墙上的士卒看不到他的面容,却能看到他如石像一般的身影,刚刚冒出地平线的朝阳在他的身后升起,在他的身影上镶上了一道金边,让他看起来更加高大威严。

    厮杀得满脸是血,状如杀神的黑沙看到这一幕,不禁心潮澎湃。他一手摁着跪在地上的乔仁,一手举起血淋淋的战刀,振臂高呼:“神将!”

    他身边的辰溪部落勇士也看到了这一幕,跟着举起手来,大声欢呼:“神将!”

    更多的蛮族战士举起了手臂,看着远处朝阳映衬下的伟岸身影高呼:“神将!“

    “神将!”

    “神将!”

    在四千多精神振奋的汉蛮将士欢呼声中,魏霸慢慢的站了起来,举起手臂,向城上刚刚得胜的将士们挥手致意。见神将向他们打招呼,城墙上的将士们更加兴奋,他们跺足大呼,吼声如雷。朝阳似乎被他们的吼声所震惊,猛的一跳,跃出了地平线,将万丈金光射向大地。

    天亮了。

    关凤站在魏霸身后一步,看着在朝阳下如天神一般的魏霸背影,再看看远处固若金汤,却在短短时间内被魏霸攻克的辰阳城,鼻子一酸,禁不住热泪盈眶。

    听到关凤的抽泣声,正在扮伟人的魏霸悄声笑道:“姊姊,这么开心的时候,你怎么哭了?”

    “我是开心的。”关凤含泪笑道:“我真没想到,我们只用了半夜的时间就攻克了辰阳。”

    魏霸得意的嘿嘿一笑:“怎么样,我是不是很厉害啊?”

    “你真的很厉害。”关凤走上前,轻轻的扯着魏霸的衣角,低声说道:“你就是战无不胜的神将。”

    听关凤这么说,魏霸倒有些不好意思了。他愣了一下,伸手将关凤拉了过来,揽着她的肩膀,并肩而立。关凤一惊,这才想起他们面对着城头数千士卒,顿时面红耳赤。她挣扎了一下,却没有挣开,魏霸凑在她耳边轻声笑道:“姊姊,享受将士们的欢呼吧,就像你的父亲当年一样,迟早有一天,我们会北伐,会东征,让那些背信弃义的小人血债血偿。”

    关凤吸了吸鼻子,点点头,慢慢的举起左拳,指向天空。

    见关凤与魏霸并肩而立的英姿,刚刚在城头找到了丈夫黑沙的沙拉曼忍不住尖叫一声:“关校尉威武!”

    青索儿、楠狐等人也看到了这一幕,忍不住拍手叫好。

    城上的将士再一次爆发出雷鸣般的欢呼声。

    ……

    陆岚站在大帐前,看着匆匆赶来的信使,不悦的皱起了眉头。

    “什么事这么急?”

    “校尉,有敌军逼近辰阳,有可能是魏霸。”

    “知道多少人吗?”陆岚一边问,一边眯起眼睛,看了看被朝阳照亮的天空。魏霸真的去了辰阳,他非常意外。他搞不懂魏霸去辰阳干什么,难道凭他那千余人就能攻下辰阳?这根本不可能嘛。就算他把所有的人马都带去,没有大营的攻城器械,他又能拿辰阳如何?

    “不知道。”信使紧张的看着陆岚。整个军中都知道陆岚是陆逊的亲信,虽然只是一个校尉,却当了这支大军的半个家。

    陆岚哼了一声,没有过于责备这个信使。他很清楚,从辰阳到这里有三十里,如果魏霸是半夜到辰阳,那这个信使现在能赶到这里已经是非常不容易了。乔仁是个谨慎的人,他为了防止被敌人包围,在没有搞清具体的情况之前先派人报警,这是可以理解的,虽然这样有些过于谨慎,甚至有些怯懦。

    别说一两千人,就算是一两万,又能拿辰阳如何?陆岚暗自发笑。他打发信使去休息,自己回到了大帐。陆逊还没有醒,他决定等陆逊醒了,再把这个消息告诉他。就算是魏霸真的去打辰阳,而且真有办法攻打辰阳,那他也需要时间。等陆逊醒了再说,也是来得及的。说不定,过一会乔仁的信使就会送来虚惊一场的消息……

    陆岚让大军做好出击的准备,然后静静的等着陆逊醒来。

    大营里的动静惊动了费祎,费祎匆匆的赶到中军大帐,一眼看到正端坐在案前的陆岚,连忙问道:“魏霸是不是去了辰阳?”

    陆岚瞥了他一眼:“你还真猜对了,魏霸是去了辰阳。不过,我想你会失望的,他要想打辰阳的主意,估计只会碰得头破血流。”

    费祎眉毛一挑,在他对面坐了下来,嘿嘿一笑:“陆校尉,说句不怕你笑的话,我也希望魏霸碰得头破血流。只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魏霸做事看起来冒险,可是你注意过没有,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失手的时候。”

    陆岚语噎,过了一会儿,他不屑的哼了一声:“什么事都会有第一次。”

    “什么第一次?”陆逊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轻声问道。

    陆岚起身走到榻边,扶起陆逊,将刚才的话简略的重复了一遍,陆逊听了,沉默半晌,叹息道:“费君,你的担心……也许是对的。虽然我想不到他能用什么办法攻击辰阳,但是我想,如果他真的去了辰阳,大概不会空手而回。仲山,立即驰援辰阳,派人通知潘濬,让他攻击谷口阵地,试探一下魏霸的虚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