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503章 虚张声势

第503章 虚张声势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乔仁心中的战鼓急如雨点,可是城外的战鼓却非常舒缓,沉稳的节奏并不如何激昂,却一声声的敲在每个人的心上。城外没有火把,漆黑一片,乔仁虽然聚足了目力,还是无法看清远处的情况。他只能看到隐隐约约的黑影,知道敌人正在布阵,却不知道敌人的阵势究竟有多大。人影与夜色混在一起,真伪难辨,看起来连远处的山影都在摇动。

    缓慢的战鼓声一直没有停,隐隐约约的脚步声也一直没有停,乔仁觉得自己的心脏就像被一块大石头压住,然后又加上一块石头,再加上一块,石头不断的垒上去,直欲把他整个人,这整座城都压垮。

    看不见的敌人,却具有更大的威慑力。

    魏霸一定是故弄玄虚,他肯定是人少,所以才不敢亮出火把。乔仁神经质的自言自语道,一阵阵冷汗从额头沁出,被夜风一吹,遍体生凉。他不知道是在安慰自己,还是安慰身边的人,可是他清醒的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如果没有足够的兵力,魏霸不可能连夜跑来围城,总不会就是为了吓唬他一下。

    越是如此想,乔仁的心理压力越大。他不停的在城墙上走动,再一次检查城防。他强行压制着心头的恐惧,大声的鼓舞士气,虽然他的声音有些颤抖,却依然在大声吼叫着,提醒每一个士卒做好战斗的准备。

    可是,他越走越紧张,越走心越慌。他发现,不仅城东有敌人,城南也有,城西。当他来到北门时。他惊骇的发现,城北也有,而且似乎更多,黑压压的一片,在单调的战鼓声指引下,与夜色混合在一起,组成一个看不到头的大阵。

    究竟有多少敌人?乔仁不知道,他也不敢想。看着城外空旷的平地,他无法呼吸。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鼓声突然一变,两个重音猛然打断了不知道响了多久的节奏。

    “咚咚!”乔仁觉得,在刹那间,他的心脏似乎无法承受这巨大的压力,随着鼓声炸开。停止了跳动。他看着那片无边无际的黑暗,恐惧像一股浪潮压没了他。

    城墙上,一片死寂,只有粗重的喘息声。所有的吴军都和乔仁一样,被看不见的恐惧扼住了喉咙。谣言像一阵风,不知不觉中飘遍了整个城头。他们都知道,今天将来攻击辰阳的是那个像神话一般。战无不胜的敌人,那个人,打败了他所有的敌人,半年前。他耍弄了辅国将军;半个月前,他击败了右将军步骘;五天前,他击杀了镇南将军吕岱;如今,他站在了辰阳城下。

    辰阳城能挡得住他前进的步伐吗?没有人知道答案。但是他们很清楚,他们很快就会知道答案。

    “举火——”一声厉声。在黑暗中蓦然响起,打破了城头死一般的沉寂,也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乔仁和城头的将士一起,向声起处看去。漆黑一片,他们看不清那里有什么,可是突然之间,一个火把亮了起来,就在离他们不足两百步处,就在护城河外不到百步。

    一个火把,突然出现在漆黑的夜里,像是一盏明类,撕破了黑暗。火把在夜风中摇曳,仿佛有了生命,在欢腾,在鼓舞,在跃跃,仿佛要挣脱束缚,跃上高空。

    紧拉着,这在这个火把的两边,又是两个火把亮了起来,跟着又是两个,又是两个。

    火把迅速的向两侧延伸开去,一个个火把亮了起来,照亮了火把下全副武装,严阵以待的勇士。

    火把向两侧延伸的同时,向远方开始延伸,由一排变成两排,由两排变成三排,由三排变成四排,越传越多,越传越远,直到视力的极限。

    就在吴军的面前,原本伸手不见五指的城外,由一个火把变成了一排火把,由一排火把变成了无数火把,无数的火把照亮了天空,照亮了城外的旷野,照亮了旷野上无数挺立的勇士。

    乔仁目瞪口呆,惊骇莫名,他扑到城墙边,运足了目力,仔细端详那些火把下的士卒。他怀疑这些人根本不是真正的人,而是假人。可是,他看到的一切都让他崩溃,他所能看到的每一个人都应该是真人,每一个人都穿着与吴军相差无几的制式札甲,每一个人都一手拿着火把,一手拿着长刀或长矛,浩浩荡荡,排成一个个的方阵,直到天边。

    这是几万人?这真是只是魏霸从龙岩滩带来的人吗?难道他真是什么神将,能够撒豆成兵?

    乔仁汗如雨下,他觉得两条腿都软了,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一切。他只希望之前派出去的传令兵能够冲出去,能够将敌军围城的消息送到陆逊的手中。可是他很清楚,陆逊离他足足三十里,就算来援,也要天亮以后。

    可是,他对自己能不能撑到天亮一点信心也没有。

    他被这近乎神迹般的出场方式惊呆了。他看着敌军阵中那比城墙还要高大的指挥车,怎么也想不明白,敌人是怎么把这么高大的东西抬到阵前来的。

    魏霸就站在高台之上,俯视着辰阳城。在他的前后左右,是一片火把的海洋,每一个火把,都代表着一个即将上阵的勇士。

    这就是他希望造成的结果,这就是他希望给城头的吴军造成的印象。其实城下的每一个士卒都清楚,这里只有两千三百人,他们都聚集在大阵的前部。事实上,从第十排开始,就全是用竹篾扎成的假人。城东、城西离城更远,几乎就没有真人,除了那些负责点火把的。

    那里是目力所及之处,魏霸让很多人做过验证,在这么远的距离,城头的吴军无法看清是真人还是假人。因为这些假人身上穿的可全是货真价实的吴军制式札甲,手里拿的也是货真价实的武器。这些都是魏霸历代战斗赢得的战利品,特别是在清水滩打败了卫旌之后,他缴获了大量的战甲,现在全部用在了这里。布成了一个真一假九的堂堂大阵。

    他精心选择了距离,精心选择了火把的安置方式,保证城头的吴军无法看出真假。人都有一种心理惯性,当他们确信目力所及范围内的敌人是真的时,他们会习惯的认为远处的敌人也是真的。更何况他们原本就一种心理预见,人数如果太少怎么攻城?既然来了,那当然是真的。

    这是一场冒险,却是一个从心理到细节都准备得近乎完美的冒险。

    魏霸就坐在这无边无际的大阵中,仿佛他的身边真有千军万马。

    可是。这只能欺骗城头的吴军,还不足以欺骗城下的士卒。他们看不到城墙的另一面,魏霸导演的大戏还没有结束。

    “击鼓,通知援军。”

    “喏。”魏兴挥动彩旗,发出了命令。鼓手猛的敲响了战鼓。战鼓声冲破黑暗,冲上云霄。

    城北的旷野中,赵统坐在高大的指挥车上,闭目沉思。黑沙、寒如站在他的两侧,焦急的看着他,不时的侧耳倾听远处的战鼓声,他们都听到了辰阳城南的动静。不知是谁是友,只能等待赵统的决定。他们是摸黑进入阵地的,在黑暗中完成列阵,在黑暗中听着城南的战鼓声。看到城南的天空由暗变亮,却看不到城南的具体情况,甚至不知道那里是敌人还是同伴。城东城西各有一片火光,不过同样隔得太远。他们只看到一片火把,却看不到任何细节。

    赵统站了起来。挥了挥手:“举火。”

    “大人,城南是援军吗?”黑沙紧张的问道。

    “是魏侍中。”赵统面无表情的说道。

    “是魏侍中?”黑沙又惊又喜:“他亲自来攻城了?带了多少人马?”

    “你等会儿进了城,不就看到了?”赵统淡淡一笑,摆摆手,打断了黑沙的追问。

    黑沙不再多问。经过一个多月的相处,他对赵统言听计从,而对魏霸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既然他们已经有了安排,他就无须再多说什么废话了。

    “举火。”

    “是,精夫。”一个辰溪部落的勇士飞奔到阵前,下达了举火的命令。

    刚刚在城南完成的神奇一幕在城北再次上演。第一个火把像是一个火种,向四面八方延展开去,迅速扩展成一片火海。在每个火把的下面,都有一个挺立的勇士。只是这些勇士只有前面的是真的,后面的大部分是假人,而且排在前面的假人还有衣甲,再往后却只有干草,远远的看去,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根本分不清是真人还是假人。

    对于用假人来冒充兵力的安排,黑沙等人有些忐忑,赵统却平静如水,他很轻松的告诉黑沙,我们只是疑兵而已,魏侍中集结了数万大军,根本不需要我们动手,我们只要牵制一下城头的注意力就行了。

    现在,他们虽然没有看到城南的主力,却看到了被火把照亮的天空,一下子释然了。赵大人说得没错,从这亮度来看,魏侍中带来的人马至少有两万。

    与此同时,看到了城北的天空亮了起来,城南的士卒也都释然了。我们虽然是假的多,真的少,可是城北的友军却一点也不少,我们的总兵力足以攻城辰阳城了。

    对于城头的吴军来说,这个震撼却是双倍,城南城北都来了无数的敌人,总兵力不下两万,区区三千守军,能守得住城吗?

    乔仁扶着城墙,两腿打颤,面色煞白。

    正在这时,从城南的大阵中走出一个人,举着火把,打着白旗,一路来到护城河边,停住了。两个士卒从大阵里冲出,将一辆填壕车推进护城河中,那人步履从容的过了护城河,来到城下,大声叫道:“神将有令,城上之人,立刻投降,可免一死。若不识天命,阻抗天兵,一个时辰内,尔等玉石俱焚,后悔晚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