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500章 疯狂的计划

第500章 疯狂的计划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山上比山下黑得更迟,当山下的吴军大营夜幕降临的时候,山顶还隐约能看到天边的余晖。那一抹鲜艳浓烈的红将崖壁染上了一层淡淡的血色。

    相夫、朱武并肩坐在一角,轻声交谈。靳东流坐在另一角,闭目养神。王双负着手,看着天边,眯起了眼睛。他们的神情都很轻松。三千人马坚守龙岩滩,扼住了吴军的咽喉,七八天的时间,吴军战死近半,连吕岱这员宿将都战死在阵前,虽然战事还没有结束,胜利却已经收入囊中,心情自然轻松。

    他们不知道魏霸找他们来干什么,听说魏兴这两天在和吴人谈判,也许是吴人投降了?虽然早就觉得这个结果是必然,可是当这个结果真的来到面前时,他们还是有些期待。

    内洞,魏霸端坐在行军榻旁,关凤站在他的身前,仔细端详着他的仪容。魏霸无奈的盯着她的眼睛,嘟哝道:“如果让人知道关侯的虎女如此照料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人骂我折寿。”

    “你能不能少说两句?”关凤嗔了他一眼,又说道:“你现在是神将,要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行举止,若是不小心,让人轻视了,那可不行。这些本来都是媛容的职责,她不在,我只好勉为代劳了。”

    魏霸眨了眨眼睛,没吭声。不知道是因为战事紧张的缘故,还是因为有了心理负担,他发现关凤最近有些神经质,经常絮絮叨叨的,不像以前那么爽气。

    “真要奔袭辰阳?”关凤一边用在掌心揉着胭脂,一边担心的看着魏霸。

    魏霸很无语的看着关凤,对即将抹到他脸上的胭脂有一种说不出的厌恶,却不敢有任何反对意见。关凤要将他打扮成一个红光满面的神将。他这个神将本人却没什么表达意见的权力。

    “不打不行。”魏霸极力让自己的眼睛离开关凤的手,解释道:“潘濬够狠,他现在只有五六千人左右,能够坚持的时间超过我的预计。要么功败垂成,提前撤退,要么两败俱伤,等他饿死了,我也没多少时间了。陆逊也不能指望,他说不定也想把我当刀使。砍完了江淮系再砍荆州系,好让他们江东系一枝独大,等我帮他砍完了对手,他再来收拾我。我不能坐以待毙,只能主动出击。”

    “可是陆逊很谨慎。辰阳很坚固,就凭我们这三千人,根本拿不下。”关凤说着,将双掌贴在魏霸脸上,轻轻的抹着。温热的掌心将揉得均匀的胭脂抹到魏霸脸上的同时,也感受着魏霸这些天被山风吹得有些粗糙的皮肤,摩擦在同样略显粗糙的掌心。酥酥痒痒的。

    “山人自有妙计。”魏霸伸手轻揽关凤的纤腰:“姊姊,你不相信我?”

    “不是我不相信你。”关凤微微一笑:“出成都的那一刻,我就知道这是一场豪赌。能够走到今天,已经让我非常意外。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相信你。”关凤突然红了脸,伸手抓住了魏霸向下滑的手,瞪了他一眼:“你又来了。”

    “相信我就好。”魏霸尴尬的笑了一声,站了起来:“你也准备一下。神犬营的神犬也要好好打扮一下,准备出发。”

    “好。”关凤应了一声。却没有离开,她转身站在魏霸身后,推了推他。魏霸站起身来,挺直了腰杆,挤出一丝从容而矜持的笑容,缓步走了出去。

    “大人!”相夫和朱武见面色红润,气宇轩昂的魏霸走出来,连忙站了起来,躬身行礼。

    “少主!”靳东流和王双互相看了一眼,也跟着行礼,同时没忘了魏霸身边的关凤。“关姑娘。”

    “大家坐。”魏霸摆摆手:“今天请你们来,是有一件战事要宣布。”魏霸威严的扫视一圈,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决定奔袭辰阳。”

    话音一落,靳东流等人顿时惊呆了。他们互相看看,都怀疑自己听错了。奔袭辰阳?魏霸疯了?相夫是对魏霸的神将神话比较了解的一个人,他对魏霸的敬畏来自于魏霸的实力,而不仅仅是神将的虚名。在他看来,魏霸奔袭辰阳的决定可不是什么好主意,这和找死差不多。占据地利,他们可以轻松的拦住潘濬,可是放弃既有的地利,转而去攻城,旁边还有八千虎视眈眈,随时准备攻上来的吴军,这主意除了疯狂二字再也没有合适的形容。

    可是相夫没有说话,在搞清魏霸的想法之前,他不想给魏霸留下不好的印象。

    相夫不说话,朱武更不敢主动说话,但是他的疑问和相夫一样重,这从他的眼神里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靳东流犹豫了一下,上前行礼:“少主,辰阳有坚城深池,又有精锐把守,就算有充足准备,优势兵力,仓促之间也很难拿下。更何况我们现在既没有准备,又没有兵力,反而有一个宿敌伺伏一旁。少主,这可有些冒险啊,不知少主有何妙计?”

    魏霸满意的瞟了靳东流一眼。靳东流提出了疑问,却没有指责他荒谬胡来,分寸拿捏得很到位。

    “要攻辰阳,是从长远考虑,也和眼前的形势有关。”魏霸缓缓走到洞口,凝视远处渐渐变深的山峦,过了一会儿,他转过身,看着相夫等人,抹了些胭脂的脸在火光的照耀下散发出异样的神采,饱满的激情,充满自信的眼神看得相夫等人心中一动,莫名的多了几分信心。

    “你们想想看,潘濬当年是关侯麾下的名士,他不是疯子,可是他为什么不惜代价的猛攻,仅仅几天时间,伤亡就超过一半?”

    相夫沉默不语,靳东流若有所思。

    “你们再想想,陆逊当年是怎么打败先帝的。”魏霸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他在龙岩滩一直没有进攻,是因为他没有进攻的实力吗?不完全是。他是在等我们断粮自溃,然后再痛下杀手。”

    “潘濬将那些残兵老卒清除掉,减少了消耗,能坚持更多的时间,我们收降了一些士卒,粮食消耗却大大增加,这样一来,我们能坚守的时间会大大缩短。只要再过半个月,我们要么退兵,要么就在这里和潘濬两败俱伤,而胜利者只会有一个:陆逊。”

    靳东流等人恍然大悟,不由自主的倒吸一口冷气。

    “辰阳很难打,可正因为难打,敌人才不会想到我们会去攻击辰阳。”魏霸微微一笑,冲淡了紧张的气氛。“用兵有正奇,什么是奇?奇就是敌人想不到的意外。辰阳有坚城,有深池,有精兵,而我们没有军械,没有兵力,没有时间,任何人都不会想到我们会去攻击辰阳。这就是奇,真正的奇。”

    靳东流深施一礼:“可是,我们攻击辰阳,虽然达到了用奇的目的,又如何才能取胜呢?”

    “我们有三个取胜的理由。”魏霸竖起一根手指:“第一,我们有三千能以一当十的勇士,士气正旺,远不是龟缩在城里的吴军可以。第二,我们有援军,和我们一样英勇的援军。第三,我们可以抢造大量的攻城器械,足够我们使用。”

    “大人,可是我们时间太短了。陆逊就在龙岩滩,一旦他得到我们攻击辰阳的消息,他很快就可以赶到,我们没有足够的时间。”

    魏霸冷笑一声:“他不敢。”

    “他不敢?”相夫有些搞不懂魏霸的意思。

    “是的,他已经被我们吓破了胆,别说我攻击辰阳,就算我从他的大营旁边经过,他也不敢出来拦截。就像当初在沅陵一样,他只能龟缩在城里,眼睁睁的看我灭了卫旌。”

    “这……大人……”相夫目瞪口呆,他觉得魏霸真是疯了。你说陆逊不敢,那假如陆逊敢呢?

    “你们不相信?”

    “不是,大人,不是我不相信你,只是……”相夫斟酌着用词,不知道怎么评价魏霸这个近乎狂妄的想法。

    “我知道,你们不相信。”魏霸也不生气,反而笑了起来。“不过,这很容易验证,只要我们在陆逊的大营前走一趟,看他敢不敢出来,你们就知道我说得对不对了。”他摆了摆手,打断了相夫的解释:“现在,我进行战前安排。昭明,你留下来把守阵地,拦住潘濬,给你留五百人,够不够?”

    靳东流犹豫了一下,站了起来:“少主,五百人太多,我只要三百人就足够了。只在少主给我三百人,我可以保证坚守五天,潘濬休想出谷一步。”

    魏霸大笑:“昭明,自然打败了吕岱之后,你的胆气越来越旺了。很好,我们就需要这样的精神。”

    见靳东流这么豪迈,又听魏霸提起靳东流的战绩,相夫和朱武互相看了一眼,不由得精神一振。没错,靳东流不过是魏霸的一个部曲将,仅仅凭着五百多人就能击败吕岱的一万八千大军,最后还斩杀了吕岱本人,魏霸本人率两百人出击,七战七捷,现在还把潘濬死死的堵在峡谷中,在他们出击之前,有谁敢相信他们能取得这样的战绩?

    魏霸是神将,他既然说能攻取辰阳,那说不定真能攻取辰阳。更何况辰阳的确重要,一旦攻克辰阳,这场战事就会己方大获全胜的方式结束,意义之大,毋须诲言。

    “大人,那我们呢?”

    魏霸哈哈大笑。“你们啊,就率领本部和我一起出发,先看看那两只陆龟有没有胆量出营一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