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499章 捉摸不定

第499章 捉摸不定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陆逊昏沉沉的,眼前一阵阵发黑。他觉得脑袋上像是套了个绳子,越拉越紧,让他无法呼吸,无法思考。两天的谈判,他虽然没有亲自到场,却也不比亲自谈判的陆岚轻松。两天两夜没能睡个好觉,他觉得眼前的一切都变了颜色,连大山都像漂浮在水中,摇摇晃晃。

    这是一场不对等的谈判,主动权都掌握在魏霸的手里,他没什么选择。当他接手这个任务的时候,就知道这必然是一场艰苦的战斗,可是他也没想到会是这么艰苦。

    他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是因为孙权的愤怒而导致先机尽失,还是因为潘濬的固执而丧失了缓冲的余地?他想来想去,觉得问题还是在魏霸身上。

    魏霸破釜沉舟,宁可自己身犯险境,冒着被围歼的危险,也要吃掉潘濬的人马。宁可破坏吴汉联盟,打乱诸葛亮的计划,内外交迫,也要占据武陵。

    这样的事,只有亡命徒才做得出来。

    没有人愿意和亡命徒对阵。一人必死,十人难当,万人必死,横行天下。魏霸占据了先机还这么玩命,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还有谁能是他的对手?

    这才是他丧失了所有主动权的根源所在。

    这是个劲敌啊。

    陆逊觉得眼前一阵阵的发黑,对面的费祎和陆岚在争论些什么,他都不怎么听得清,他们的声音一会儿像是近在耳边,吵得人头晕脑胀,一会儿又像远在天边,缥缈不可闻。

    暂且答应魏霸,还是看着潘濬去死,让魏霸给他陪葬?

    费祎和陆岚大吵大闹。互相指责对方。陆岚说,魏霸出尔反尔,根本没有谈判的诚意,费祎同样如此,他就是为了拖延时间,让潘濬的大军全部饿死。费祎说,陆岚不够冷静,根本不知道他现在的难处。你没听魏霸说吗,他这是奉陛下的旨意。是陛下要迎回孙夫人,这跟我有什么关系。魏霸这是对我不满,用陛下的密旨来压我,你难道听不出来?

    陆逊实在忍不住了,一掌拍在案上:“都给我闭嘴!”

    费祎和陆岚吓了一跳。一抹喜色从费祎的眼中闪过,随即被更大的怒气掩饰住,愤怒的陆岚和头晕脑胀的陆逊根本没有注意到。

    “费文伟,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开始不是说好的吗,这件事以后再谈,怎么又变卦了?”陆逊怒不可遏的看着费祎。两眼中充满血丝,有如受了刺激的公牛。

    费祎长叹一声,苦笑道:“将军,他听不明白。你也听不明白?魏霸明知他讨要武陵的举动于汉吴联盟有害,不会得到诸葛丞相的支持,为此才要讨好陛下。你也知道的,我们陛下与孙夫人情同母子。他得知孙夫人在吴过着与世隔绝的日子,为之不忍。早就想迎回孙夫人,只是丞相从大局出发,坚决不允。魏霸在陛下身边做侍中,大概知道了陛下的这个心意,所以这才借着机会,向陛下示好……”

    费祎啰啰嗦嗦的说了一大通,尽一切办法的干扰陆逊的思路。陆逊本来就支撑不住,再被他这么云山雾罩,东拉西扯的说了半天,更是晕头转向。他无力的抬起手,打断了费祎的话:“你的意思是说,这是魏霸在找借口?”

    “很显然嘛,只有他这样的人才会听不出来,还把责任推到我的头上。”费祎怒气冲冲的瞪了陆岚一眼,又开始指责陆岚谈判的时候不够冷静。陆岚忍不住的开始反驳,新一轮的争吵又开始了,直把陆逊吵得眼冒金星,天旋地转,悲吟一声,向后便倒。

    “扑通”一声巨响,正和费祎吵得脸红脖子粗的陆岚眼睁睁的看着陆逊摔倒在行军榻上,吓得大叫一声,冲过来就抱着陆逊大叫。费祎暗自抹了一下额头的冷汗,也连忙凑了过来,仔细查看陆逊的脸色,见陆逊面无血色,气息急促,不由得暗自心喜,脸上却不露出一点破绽。他大声叫道:“还等什么,快叫医匠来!”

    陆逊晕倒,陆岚也慌了手脚,怪不得刚刚和费祎吵得不可开交,连忙召来了医匠。医匠给陆逊检查之后,说陆逊是怒火攻心,再加上疲劳过度,不能再受刺激,要静养才行。陆岚听了,这才松了一口气,拍着胸口,暗自庆幸。

    “那还等什么,快给将军用点安神的药,让他好好睡一觉。”费祎没好气的说道:“都是你,要是早点答应魏霸,又怎么到这一步。”

    “你……”陆岚气得眼睛一瞪,半天没说出话来。

    “我什么我?”费祎冷笑一声:“要是听我的,潘濬早就救出来了,事情至于闹这么大吗?”说完,拂袖而去,把陆岚扔在大帐里。陆岚气得直跺脚,刚要追出去和费祎理论,却发现有人拽自己的袖子。他回头一看,正是陆逊。

    “将军,你醒了?”陆岚大喜。

    “看住……费祎。”陆逊嘴唇颤抖着,吃力的说道:“他……今天……不正常。”

    陆岚一惊:“将军,我就说嘛,他和魏霸是一伙儿的。”

    “你听我说。”陆逊痛苦的呻吟了一声:“监视……费祎,守紧大营,防止魏霸……偷袭。”

    “好好,我知道了。”陆岚见陆逊怀疑费祎,心情顿时好了一半。他安慰陆逊道:“将军,你安心休息,我会好好的看着费祎,守好大营,不会给魏霸留下机会的。”

    “你要……小心,魏霸……诡计……多端,用兵……奇巧多变,不可大意。”

    “我知道,我知道。”陆岚见陆逊每说一个字都痛苦不堪,心中不忍,连忙让他安心休息。陆逊又关照了几句,这才昏沉沉的睡去。陆岚起身,招来了众将,吩咐他们紧守营寨,防止魏霸袭营。这些都是陆逊自己的部曲将领,见陆逊病成这样,都不敢大意,领命去了,把大营守得铁桶也似。

    陆岚还安排了人监视费祎。费祎立刻发觉了,正中下怀,一溜烟的跑到中军大帐,向陆逊一通报怨。陆逊累得连眼睛都睁不开了,也无力回答,只好任他去说。费祎说了半天,见陆逊也没回他一句,这才悻悻的走了。

    站在辰水旁,费祎仰面长叹。他知道暗中有陆岚安排的人在监视他,看他和什么人接触,可是他根本无需和谁接触,吴军大营如此戒备森严,想必魏霸自己就能嗅到战机。

    陆岚安排好了陆逊,却依然不敢休息,他巡视了各营,最后来到阵亡将士遗体集中摆放的地方。这几天来,魏霸将所有战死的吴军将士尸体都扔到水里,一方面干扰吴军取水,一方面也打击吴军的士气。几天时间,总共收集了近四千具尸体,大部分还没时间入棺收敛,只能在地上摆上。虽然冬天天冷,还没有过于**,但是那股气味已经非常难闻了。

    “校尉,你来看,这里有些不对劲。”一个负责收敛尸体的医匠拦住了陆岚,把他引到一堆尸体前。

    “有什么不对?”

    “这些尸体都是前天开始出现的,和吕将军阵亡的部下差不多,都是刀伤。可是……”那个医匠用刀割开一具尸体的腹部,一股恶臭涌了出来,尽管陆岚已经习惯了这种味道,还是被薰得想呕。那医匠却浑然不觉,扒开尸体的腹部,露出发绿的内脏。“校尉,这些人至少死了五天以上,不可能是刚死的。”

    陆岚这两天也累得不轻,反应有些慢,想了半天,这才突然醒悟?

    “你是说,魏霸……杀俘?”

    医匠点了点头。

    陆岚倒吸一口凉气。过了好半天,他突然转身出了帐,快步来到中军大帐,掀开帐门,他一眼看到昏昏沉沉的陆逊,不禁又犹豫了。陆逊关照过他,如果发现有被杀的俘虏,那就要通知他,可是现在陆逊病成这样,难道睡着了,还要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叫醒他吗?

    陆岚想了想,又退了出来。站在帐外,听着陆逊不规律的呼吸声,他黯然长叹。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陆岚收回思绪,看向急步走来的斥候,低喝了一声:“什么事?”

    “校尉,蛮子有异动。”

    陆岚一惊,连忙问道:“有什么异动?”

    “现在还不清楚,我们只知道可能有蛮子下了山,攻击了我们的斥候,现在本该已经回营的几个兄弟到现在还没回来。”

    陆岚屏住了呼吸。斥候的异常死亡通常意味着双方的相对距离发生变化,也就对方有异常行动的征兆。照眼下的情况来看,这很可能是魏霸偷袭大营的迹象。

    “我知道了。”陆岚打发走了斥候,再一次让人给各营的将领传令,守好各自的大营,小心魏霸偷袭,不得轻举妄动。

    陆岚的命令虽然不会传给费祎,可是费祎也很快得到了消息。费祎躺在榻上,辗转反侧。魏霸究竟想干什么,偷袭陆逊的大营?陆逊这儿有八千多精锐,守得非常坚实,魏霸也许可以占点便宜,要想彻底击溃他们却不可能。除了陆逊的大营之外,有价值的目标就是辰阳,可是那更不可能。辰阳有坚城,还三两千士卒把守,其中两千是陆逊的部下,就凭魏霸那三千人根本攻不下。一旦拖延到天亮,陆岚就可以派人支援,仅仅半夜时间,魏霸没有成功的可能。

    他究竟想干什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