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492章 一夫当关

第492章 一夫当关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朱绩在观阵的时候,魏霸也在上面看这艘独自出阵的战船.他看到了朱绩的战旗,却没有看到周胤的,没想到周胤也在这艘船上。听到周胤的邀战,他不禁笑了起来。

    “这二货命真大,居然还没死啊,看来赵师兄的矛法还没练到家。”

    “战场上,越是怕死的死得越快,像这种不要命的疯子,反而不容易死。”关凤淡淡的说道,瞟了一眼远处的周胤:“这人虽然不像他父亲那样世家气十足,却也不是个懦夫,他父亲当年攻战也是身先士卒的,文能运筹帷幄,武能挥戈疆场,算是个真正的豪杰。”

    魏霸嘿嘿笑了一声,不禁有些奇怪。像周胤这样能用兵的年轻人,怎么在三国上一点名声也没有?他哥周循是死得早,他呢,难道也是早死?不过话又说回来,三国那些名将的子孙基本都没什么名声,关兴、张苞不过是老罗写出来的,实际上按他们目前的形势,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大出息。历史是掌握话语权的世家写的,三国之后的两晋一直到隋唐初期,都是世家子弟的天下,普通武人是没什么机会留名青史。

    “周胤,你还没死啊。”魏霸挥动手臂,像是和一个老朋友打招呼一样,亲热的叫道。

    “老子死不了,你有本事,来杀老子!”周胤也扯着嗓子大叫道。

    “有本事你上来,老子赏你一刀。”魏霸大笑道。

    “不要脸。”周胤唾了一口,不屑的骂了一声:“缩头乌龟,就知道躲得远远的。”

    朱绩哭笑不得,心道也只有你这样的人才会这么邀战,魏霸有这么好的地利不用,他会和你单挑决胜负?他要是同意,他才是脑子进水了呢。

    “仲英,不要意气用事,我们还是好好的看一下魏霸的阵形,想个攻击的办法吧。如果不做准备,我们的伤亡会很大。”

    “有什么呢,不就是一条命嘛。”周胤嘴上说得很轻松,眼睛却在不停的扫视着整个阵地,他想了想:“既然他的阵地都是用竹子搭建,那我们能不能用火攻?”

    朱绩想了想,点头道:“可以试试。”

    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周峻忽然插了一句嘴:“我听说魏霸在襄阳之战时,发明了一种龟船,上面有装甲,不惧弓弩矢石。如果有那样的船,我们的伤亡也许会少一些。”

    周胤一听,一拍脑袋,哈哈大笑:“对啊,我怎么把这件忘了。哈哈,用魏霸的办法来对付魏霸,一定很有意思。”

    朱绩眉头一皱,也连连点头,不过他随即又失望的说道:“可是我们没有这样的船啊,临时造也来不及。”

    “这简单,我来安排。”周胤手一挥,大大咧咧的说道:“我们又不是要造真正的大船,只要依照他的思路,做一个有防护作用的篷盖就是了,其实和蒙冲应该差不多,只是大一些罢了。”

    周胤说办就办,立刻向潘濬请示,让他派人退出峡谷,到两岸的山上伐竹,编成覆盖物,架在船上挡箭。潘濬觉得这个办法不错,连夜做了安排,让人砍了很多竹子,编了起来,绑在战船上方。到了第二天早上,数十艘战船都盖上了厚厚的竹制篷盖,连枝叶都没有除掉,看起来绿油油的,煞是漂亮。

    周胤架着这样的战船,率先开始试探姓的攻击。

    魏霸远远的看到这些船,不禁笑骂了一句:“这个不要脸的,抄袭我的创意啊。等我抓住他,得跟他要版权费。”

    关凤很无语的白了他一眼,心道这时候了,你还有心情说笑。虽说占据了有利地形,可是情况也不容易乐观。前面是潘濬、吕岱的一万多要夺路而逃的大军,后面是一心想救人的陆逊,两面的人马加起来有两万之众,领军的又是吴国最著名的战将,山上只有三千人,一旦有所失误,前面所有的战功都会化作乌有。

    “准备战斗吧。”关凤提醒道:“第一战,一定要打出士气来。”

    魏霸点了点头:“好,子全,你先来第一击。”

    “喏。”王双应了一声,艹起他那张四石强弓,搭上一枝绑了引火物的箭,在火把上引燃,然后瞄准周胤的战船,撒手松弦。

    羽箭带着呼呼作响的火团,向周胤的战船疾射而去。

    虽然是白天,可是峡谷中阴暗,这一点火光看得飞明,周胤一看,立刻大叫:“准备灭火!”

    “喏!”几个士卒连声应道,伸手拿起舀水的东西,把身子探出船,舀起水就往头顶的竹篷上泼。他们都熟悉水战,对这个流程再熟悉不过,更清楚竹子易燃,之前就做好了准备,现在做起来轻车熟路。

    “扑”的一声,飞越了三百多步的羽箭射在了圆而坚韧的竹杆上,滑了一下,歪倒在竹篷上,好在箭矢上有倒钩,倒没有反弹下水。上面绑的火还没等点燃竹子,就被一瓢水浇灭了。

    “且!”周胤见应对有效,不禁大笑,冲着远处的魏霸比了个不屑的手势。虽然离着这么远,魏霸肯定看不到,不过他还是非常得意。

    当然,得意的代价也是非常大的。士卒们为了防火,浇了大量的水,这些水从竹篷上滴下来,浸得他半身都湿了。估计用不了多久,他全身就会[***]的。现在是寒冬腊月,北风呼啸,淋成落汤鸡可不是一件舒服的事。

    周胤顾不上太多,下令数艘战船一起出发,众人用力划桨,向横亘在沅水之上的阵地冲了过去。

    见周胤发力,朱绩下令击鼓助威。战鼓声在峡谷中来回震荡,仿佛有千军万马正在厮杀一般。周胤心潮澎湃,手持盾牌站在船头,挥刀大呼:“加速,加速!”

    桨手们使出吃奶的力气,将战船催到极速,战船借着水流和风势,向远处的阵地飞驰而去。

    一箭未能奏效,魏霸却一点沮丧也没有,反倒安慰了王双两句。眼看着周胤的战船进入射程,他摆了摆手,示意弓弩手开始阻击。

    两侧山崖上的弓弩手开始射击,一枝枝带火的箭向水中的战船飞驰而去。周胤等人一边架舟冲锋,一边向竹盖上浇水。竹水很难浸水,洒上去的水过一会儿就流得干干净净,为了保持湿润,他们要不停的浇水才行。这样一来,没等冲出一半距离,战船上的人几乎都浑身湿透了,潮湿而阴冷的寒风一吹,个个冻得牙关打颤,满船都是咯咯的声音,像是一群鸡在啄米。

    周胤顾不上这些,他举着盾牌挡在头上,不停的拨打着射来的箭。箭射在盾牌上,咚咚作响。

    “加速,加速!”周胤厉声大喝。

    桨手们齐声呼喝,再次加速。

    两岸的箭雨越来越急,射在竹篷上,咚咚作响,射入水中,嗖嗖有声。

    三百步!

    两百步!

    一百步!

    五十步!

    眼看着敌人的阵地越近,敌人的面貌越来越清晰,周胤大喜过望。他想出的这个办法实在太好了,马上就要与敌人接战了,敌人射出的箭却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哈哈,魏霸,你想不到吧,我会用你的办法来对付你。

    周胤在心中大笑,嘴巴也咧了开来,他握紧了战刀,做好了跳跃的准备,同时大声下令:“弓弩手,射击!”

    弓弩手早就准备好了,应声松开了弓弦,数十只利箭从竹篷下面射出,飞向不远处的敌人。

    “举盾——”靳东流一声大喝,严阵以待的蛮兵们举起了盾牌,蹲下了身子,藏在准备好的竹排的面。急驰而至的羽箭射在竹排上,射在盾牌上,扑扑作响。

    “弓弩手,准备——”靳东流举起了手中的战刀,眼睛死死的盯着越来越近的吴军战船,突然大喝一声:“射!”

    “嗡”的一声闷响,站在竹排上的弓弩手射出一阵密集的箭雨。

    周胤冷笑一声,举起盾牌挡住了脸。对方的弓弩手都站在横架在水中的竹筏上,只要用战船一撞,这些竹筏就会四分五散,到时候这些弓弩手就会遭到无情的屠杀。

    你等着吧,我马上就要你好看。周胤咬牙切齿的骂道。

    就在这时,几乎要贴着水面飞起来的战船突然撞上了什么东西,“轰”的一声巨响,战船猛的一颤,接着就侧了过来。周胤大惊失色,来不及多想,人已经从船上飞了起来,扑通一声落水。

    后面的战船看到周胤落水,知道水中有障碍物,顿时吓得脸色煞白。水战中在水里埋障碍物是一种常用的手段,但是他们之前测过沅水的深度,最深的地方足有二十丈以上,这么深的水是无法安装障碍物的,没有哪一种障碍物有这么大,就算放一棵树下去,也无法冒出头,更无法在二十丈以下的水中扎稳脚跟。

    谁也没料到这种情况下水里还有障碍物,所以一个个把战船划得飞快,等发现情况并非如自己所料的时候,想减速已经来不及了。周胤刚刚飞出去,又一艘战船撞了上来,“呯”的一声撞了上去。战船几乎飞出了水面,斜着身子轰然入水,战船上的吴军将士措手不及,惊呼着落入手中。

    几乎在同时,蛮子们的箭射到,吴军根本腾不出手去挡箭,纷纷中箭。炙热的鲜血涌了出来,染红了清冷的江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