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475章 调虎离山

第475章 调虎离山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魏霸看着这一千多吴军俘虏犯了愁。

    若是在平时,这一千多人可是一大笔财富,可以当兵,可以务农。可是现在却不行,短时间之内,他不可能信任这些人,这些人也不可能为他卖命,招降这条路肯定不可行。

    杀了?也不行,一旦这些人奋起反抗,未必制得住他们,只算制住了,损失也不会小,肯定会影响后面的战事。再说了,绝大多数人对杀降这种事都非常反感,认为没有人性,真正像白起、项羽那么狠的人毕竟是少数。

    无法收为己用,又不能杀了,那怎么办?放了?好象也不太靠谱。

    就在魏霸为难的时候,俘虏中突然有人冲了过来。不过他没跑两步,就被蛮子们拽住,摁倒在倒。蛮子气急败坏,生怕被魏霸骂,抽出砍刀就要杀人。

    那人被砍了一刀,鲜血满面,却依然不屈不挠的大喊大叫。魏霸听着口音怪异,既不像蛮子们的话,又不像汉人的话,连忙大叫一声:“住手!”

    魏霸如今是神将,蛮子们对他敬畏有加,虽然恼火那人节外生枝,却不敢再砍,气哼哼的住了手。魏霸走到那人面前,打量着这个满面是血的汉子。那汉子挣脱了蛮子的手,扑到魏霸面前,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抱着魏霸的腿,连连叩头。他叩得实在是太用力了,砸得魏霸的脚背生疼。

    “你起来。”魏霸吃不住痛,再被他这么叩两下,这脚就没法走路了。他连忙把这个汉子拉起来,和声问道:“你有什么事?不要急,慢慢说。”

    “大人,别杀我们,别杀我们!”那汉子仰着脸,苦苦哀求。

    魏霸越听越觉得这口音不对,便问道:“你是哪里人?慢点说。不着急。”

    “大人,我是交趾人。我姓朱,我叫朱武。”那汉子喘了口气,用生硬的汉话说道:“我是士匡的部曲。”

    魏霸一头雾水,这人说的几个名字,他一个都不知道。听到声音赶过来的相夫却突然愣了一下,伸手揪住那汉子的发髻。仔细的看了两遍,突然大笑道:“朱武,真的是你?”

    朱武被相夫拽得头发生疼,却不敢反抗,他知道相夫是这伙蛮子的头领。正嗤牙咧嘴的忍着,忽然听到相夫这一声。不由得瞪大了眼睛,盯着相夫看了几眼,忽然露出喜色:“你……你是……”

    “你老母的,连老子都不认识了?我是雄溪的相夫啊。”相夫大笑着,踢了朱武一脚,把他拉了起来,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士匡呢。还活着吗?”

    朱武恍然大悟,连忙又拜倒在地,叩了两个头。相夫再次把他拉起来,朱武已经泪流满面:“精夫,我家主人……他……”

    魏霸看得莫名其妙。相夫见了,连忙解释说道:“大人,这人是我的旧相识。他是主人叫士匡,士匡是士壹的儿子。士家在交州称雄的时候,士匡是中郎将,曾经镇守郁林郡,我到潭中做生意,和他有过来往。朱武是士匡的部曲,曾经接待过我。”

    魏霸这才明白,原来这个朱武是交州人。怪不得口音不对呢,他刚才听了半天也没听懂几句。相夫把朱武拉到一边,仔细盘问了一番,最后喜气洋洋的走了过来。

    “大人。好事啊。”

    “什么好事,值得精夫这么开心?”魏霸看到相夫的脸色,就知道是件好事,但是他现在正为俘虏的事犯愁,一时也没心思和相夫说废话。

    “大人,你知道吗,这里有三百多人曾经是士家的旧部,是被吕岱强征为兵的。朱武也是其中之一,他的主人士匡被吕岱骗了,现在他想转而投靠大人。”

    魏霸大喜:“真的?”

    相夫喜不自胜,连连点头。他刚才问了朱武。士燮死后,孙权派陈时到交趾为太守,遭到了士燮的儿子士徽的拒绝。孙权进而派吕岱入交州平叛。士匡是士燮的弟弟士壹的儿子,认识到吴军势大,并不赞成士家继续霸占交州,主动帮吕岱去劝降了士徽。吕岱迅速平定交州,士匡是有功的。不过吕岱后来翻脸不认人,违反先前答应士匡的承诺,杀了士徽等人,传首武昌。士匡虽然没被杀,却也被免为庶民,所有的家财连同部曲都被吕岱剥夺了,朱武等人就是这么成了吕岱的部下。

    像朱武这样的人总共有三千多,被吕岱分到各个将领手下,朱武等三百多人归属陈时统领。背井离乡,家人又被控制起来,这些人只能为吕岱卖命,虽然吕岱并不完全信任他们。朱武虽然一心想为士匡报仇,却一直没找到机会,现在面临着被处死的可能,朱武决定还是搏一把,为魏霸卖命。

    魏霸沉吟片刻:“可信吗?”

    相夫笑笑:“大人,别的人我不敢说,士匡我是知道的,士匡的确不是那种好勇斗狠的人,他被吕岱出卖,成了士家的罪人,现在又被剥夺了所有的财产,不恨吕岱才怪。朱武是个忠勇之人,他要为士匡报仇,也是真的。”

    魏霸招手把朱武叫了过来:“你真的愿意跟着我?”

    朱武用力的点点头:“我愿意向大人投降,只有一个条件,等打完仗后,如果我还活着,希望大人能让我回去侍奉我的主人。”朱武眼圈一红,眼泪又涌了出来。“我的主人从来没有吃过苦,现在却被吕岱害得要自己耕种维生,他一定很不适应,如果没有人侍候,他很快就会累死的。”

    见一个大男人落泪,青索儿也忍不住眼圈红了,其他人也大多为朱武的忠心感动。魏霸见了,不再犹豫,这年头的人大多讲忠心,特别是这些没什么身份地位的部曲、亲卫,他们对承诺的重视甚至超过那些所谓的士人。朱武既然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没有道理再骗他。

    “行了,你去挑一下,看有多少人愿意跟我走。你告诉他们,如果不愿意。我也不勉强,只要他们不生事,我不会杀他们,暂时把他们关在这里,两三天之后,就给他们自由。”

    朱武大喜,连忙到俘虏那边去找人。得到了魏霸的许诺。俘虏们都安静下来,过了大概一顿饭的功夫,有四百多人跟着朱武来到魏霸的面前。他们有一部分是士家旧部,还有一部分是吕岱从其他部落强征来的蛮子,刚刚听说了神将的威名,愿意跟着魏霸征战。

    魏霸非常高兴。立刻吩咐人发给他们武器和衣甲。那些蛮子要吐出刚刚到手的战利品,都有些不太乐意,不过魏霸发了话,他们也不敢不听。

    俘虏的问题顺利解决,魏霸把其余的俘虏关在一个山谷里,留了十几个人看守,自己带着人马赶回彦山。吴勇被他带着同行。那些粮食和辎重无法带走。魏霸本打算烧掉,相夫说,这里靠近雄溪部落,附近还有不少小部落,他们肯定需要这些东西,我派几个人去通知他们,他们肯定会赶来把这些东西弄走的,大人这也算是一个恩惠。

    魏霸答应了。

    ……

    正在吃饭的陈时看着那个汗流满面的蛮子。眉头紧锁:“遇袭?”

    “是的,是的,好多人啊。”那个蛮子张开双臂,夸张的说道:“全是人,我们被他们围住了,跑不掉。吴都尉派了三十多个人突围,跟我一起的有四五个。只有我逃出来了。”

    陈时没有什么怀疑,摆在他面前的这封紧急军报的确是吴勇的笔迹,印信也一点问题也没有,从所说的情况来看。也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这里是雄溪部落的所在地,雄溪部落虽然被控制住了,但是因为相夫的事,不少人暗中不服,既然相夫被魏霸用孙鲁班换了回去,再回到雄溪来联络各个部落,与吴军作战,这也不是可能的事。

    陈时不敢怠慢。这批粮食和军械是大军一个月的消耗,一旦落到蛮子的手中,蛮子们的实力大增,将会造成更大的麻烦,对人心也是一个非常坏的影响。更何况还有一千士卒,如果全军覆没,那损失也是他承受不起的。他立刻率领两千人马火速前去支援。

    陈时乘的是战船,速度远比辎重船快,他只用了半天的时间,就赶到了吴勇在军报中所说的事发地点。然而他并没有看到大战后的场面,甚至没有看到几艘船,水面上一片平静,看不出有什么异样,没有一点发生过战斗的痕迹。

    陈时非常不解,找那个送信的蛮子来问话,却发现那个蛮子不见了。陈时顿时意识到有危险,他一面做好防备,一面派人四处搜索。

    斥候们很快发现了一艘战船,几个蛮子正驾着这艘战船兴高采烈的往家赶,船上不仅有武器,还有不少粮食,正是吴军的军粮。

    陈时一审问,这些蛮子就招了。他们是附近山里的山民,今天早上有人来送信,说这里有大量的无主粮食,可以随便拿。他们就来了。到这儿才发现,来了好多人,正在热火朝天的分赃,他们来得比较迟,大部分东西都被人抢走了,他们费了好大的心思,才收罗到了这点东西。要不是耽误了时间,他们早就跑了。

    正在这时,斥候又发现了那旋虏。那旋虏告诉陈时,他们是被魏霸袭击的,魏霸原来有五六百人,现在又招降了四百多人,总共近千人,一大早就赶往彦山方向了。

    陈时一听,大惊失色,一阵寒意直冲后脑。

    他知道自己上当了,彦山大营即将成为魏霸的猎物。

    ps:加更到,!

    命苦的老庄不想发单章,只好加更了,再求几张月票,要不然真憋屈,真没动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