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466章 眼界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前景是诱人的,可是眼前的困难也是惊人的。

    当从遐想中清醒过来,魏霸再次认识到他面临着多大的困难。不管前景有多美好,他先得解决眼前的几个大问题,而最大的问题就是如何击退孙权的三路大军,先保住自己的小命再说。先求生存,再求发展。

    “先生果然是高瞻远瞩。”

    “不是我高瞻远瞩,是你目光短浅  。”廖立的语气虽然缓和了一些,可是用词还是那么尖刻,丝毫不留情面。“说到底,还是读书少,知事浅,只知道好勇斗狠,却不知道从大局着眼,直以意突尔。”

    魏霸尴尬的捏捏鼻子,这厮有眼力,可是这嘴也真够臭的,难怪他倒霉的时候连个帮忙说情的人都没有。在这一点上,他倒和老爹有些像。不过,从他的口气可以听得出来,老爹大概在他眼里什么也不是。那倒也是,连关羽这样的元勋都不在他的眼中,更何况老爹呢。

    廖立走到案前,自己倒了一杯水,咕咚咕咚喝光,一抹嘴,接着说道:“其实你只要向前看三十年,就应该能明白荆州的重要性。曹操在尚未平定北方的时候,就把目光瞄准了荆州,孙权父子兄弟为什么一直和江夏过不去?还不是想夺荆州。为了荆州,他们不惜背信弃义,因为只有夺取了荆州,江东六郡才有保障。当年关羽镇守荆州,一心想北伐,我就提醒过他。真正的敌人不在北,而是东,他偏不听,结果为吴人所趁,湘水以东,尽入吴人之手。”

    廖立不屑的撇了魏霸一眼:“你以为汉吴之间的矛盾是因为关羽之死?错!建安二十年争夺江南四郡,双方就撕破了脸。以湘水为界,分割江南,你以为大家是平手?错!江南四郡,湘水以东才是富庶之地。湘水以西除了蛮子。还有什么?若不是失了长沙,关羽最后又怎么会缺粮,又何必为了几万石米和吴人发生冲突?”

    魏霸被廖立喷了一脸的唾沫星子,真正是名副其实的汗颜。他自问对关羽的情况做过一番分析。在汉中。在宫里都读过大量的公文。但是对江南四郡的认识还是不及廖立远甚。毕竟很多情况在公文里是不反应出来的,而廖立是武陵人,又任过长沙太守。对江南四郡情况的了解远不是公文能够比拟的。

    经过廖立这么一说,他才知道建安二十四年的那场北伐之战的根源早在十几二十年前就埋下了,荆州的位置太重要了。一般人只看到结果,而真正的聪明人却看到起因,进而可以从源头加以控制。

    显然,廖立就是这样的聪明人,虽然他手无缚鸡之力,嘴巴又臭得让人生厌。

    “大战在即,我留在这里没用。”廖立坐了下来,直截了当的说道:“你给我安排一些人,要有姿容的,再给我一笔钱,我要回临沅一趟。”

    魏霸不假思索的点了点头:“行,我马上带你去斥候营,你要什么人,随便挑,库房里的财物,你需要多少拿多少。”

    廖立诧异的看了魏霸一眼,沉默了片刻,嘴角歪了歪:“虽然笨了些,多少还有些气量。小子,难怪你能把一帮蛮子骗得团团转。”说完,起身拍拍手道:“事不宜迟,现在就去,免得过一会儿你后悔。”

    魏霸哈哈大笑,起身领着廖立出去了。他们先去了斥候营,廖立挑了十多个长相端正,身体健壮的汉子,然后带着他们来到库房。“这个拿走,这个,还有这个”,廖立手一阵乱指,把那些汉子都惊得不敢行动,生怕魏霸翻脸。

    魏霸心里也肉疼,廖立这一顿乱指,几乎将他的库房搬空了三分之二,这简直是打劫啊。你老小子不会是想携款潜逃吧?

    虽然肉疼,虽然有疑虑,魏霸还是坚定的点了点头。得到了魏霸的同意,十几个汉子一起动手,将廖立选中的财物全部打包。廖立见处理完毕,张大嘴巴,打了个哈欠,挥挥袖子:“你们做好准备,明天天一亮就出发。记住,要走山道,你们都要养足精神,做好赶路的准备。”说完,也不看魏霸一眼,转身就走了。

    魏霸回到自己的住处,还没等坐稳,门就被关凤一脚踢开了。关凤怒气冲冲,两步跨到魏霸面前,大声喝道:“子玉,那狂生灌了你什么迷汤,居然如此言听计从?”

    魏霸早就有心理准备。关凤如今以女主人自居,寨子里的亲卫营和神犬营都是她在带着,库房里的财物也由她全权控制,廖立一下子搬空了大半个库房,她要是没意见才怪。更别说她对廖立的印象本来就不怎么样呢。

    “姊姊,你来得正好。”魏霸连忙迎上去,搂着关凤的肩膀,将她推到地图前,笑眯眯的说道:“廖先生刚刚对我讲解了一下江南的形势,我思路大开。姊姊,我们不能满足于仅仅占据五溪啊,我们还要夺回整个江南四郡,甚至进逼江东,实现先舅当年的遗愿啊。”

    关凤莫名其妙,不过一提到关羽,她冷静了不少。魏霸把廖立的构想大致说了一遍,关凤已经明白了,只是还有些怒气未消。“你就这么信任他,不怕他回了临沅就不回来了?”

    “他要是那样的人,就不会和丞相斗到这个地步也不肯低头了。”魏霸抱着关凤的腰,手指在她的小腹上慢慢摩挲着,关凤紧紧的握住魏霸的手,不让他太放肆,却又舍不得掰开,脸色绯红,脖子上起了一层小疙瘩。魏霸将下巴轻轻的搁在她的肩膀上,语气飘忽,近在耳边,却又像是远在天边。“有的人看财,有的人爱权,有的人爱名。廖立就是想要出人头地。他为什么和丞相翻脸,不就是因为丞相压制他,让他做什么校尉嘛。你以为丞相真是因为他诽谤先舅?”

    关凤哼了一声,什么也没说。

    “回临沅,他能干什么,投降孙权?你错了。要是他看得起孙权,只怕早些人在长沙,他就不会逃回益州。他宁愿回成都做个庶民,也不愿去投孙权,我还担心什么?再说了。这些钱财都是抢来的。丢了也不可惜,大不了以后再去抢就是了。如果能用这些钱,换一个人才,那还是值的。”

    “哼哼。我怕你人财两失啊。”关凤不服气的反驳道。

    “只要姊姊不走。我就不会亏。其他的都是赚头。”魏霸嘿嘿笑道:“姊姊。用这些钱财为关家换一个大将军,你觉得值不值?”

    “大将军?那我可不敢想。”关凤推开魏霸,走到地图前。扶着地图,轻声叹道:“能让定国和先父一样,为四将军之一,我就心满意足了。”

    “且!”魏霸撇了撇嘴,拉长了声音。关羽是蜀汉武将之首,关凤虽说不指望关兴能做大将军,却要他能和关羽一样,那岂不是要求更高。“姊姊,你真是太精明了。”

    “不行吗?”关凤轻咬着唇,斜睨着魏霸。

    “行,行。”魏霸连忙改口,又一脸坏笑的说道:“那姊姊是不是该先给点彩头?”

    “你休想!”关凤脸一沉,转身就走。魏霸伸手拉住了她,顺势把她推到墙边,关凤红着脸,低声喝道:“你不要乱来。要是憋不住,你可以去找那些蛮女来侍寢,我不反对。可是你要想对我无礼,那是万万不能。”

    “姊姊,翻什么脸啊。”魏霸哀叹一声:“我其实是想和姊姊再战一场,看看你的武技有没有进步,你想到哪儿去了。姊姊,你的思想不纯洁啊。”

    “我呸!”关凤臊得脸色通红,手推在魏霸胸前,声如蚊蚋:“你那点坏心思,我还不知道,不就是想借着比武较技的名头……”她的声音越说越低,再也说不下去了,推开魏霸,转身逃了出去。

    魏霸挠挠头,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第二天一大早,廖立带着那些扛着大包小包的汉子,悄悄的离开了帝女湖,他在寨子里只停留了很短的时间,很多人根本没有注意到他,大多数蛮子都被另外一个人吸引了注意力。陈祎奉魏霸之命,以教亲卫营、神犬营的士卒读书认字为由,传播神将和神犬的传说。他不愧是大儒许靖教出来的,这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而且都事出有据,引经据典,让人不得不信。他年轻俊俏,又能说会道,很快就获得了蛮子们的一致好评。

    在魏霸的授意下,陈祎下了一番功夫,把神将、神犬和李冰治水等巴蜀荆楚等地的传说联系起来,槃瓠成了帮助李家二郎与恶龙搏斗,治理水患的得力助手,二郎神的传说渐渐成型,而魏家二郎也和那个神勇广大,带着槃瓠为民造福的神将二郎渐渐的重合在一起。

    当吕岱的大军赶到帝女湖,将山寨重重包围的时候,山上的八百余将士信心百倍,他们坚信,在二郎神将的率领下,他们一定能再次上演以少胜多的神话。

    吕岱站在飞庐上,扶着栏杆,远眺山寨,他沉默了半晌,忽然叹了一口气:“伯渊,你输得不冤。”

    站在他身后的吕凯听了,一时不太明白,他窘迫的看看父亲:“父亲,你……看出了什么?”

    吕岱伸手一指山蛮:“你看看这山寨就知道了,气度森严,无隙可击。魏霸是个善用地形的人,我们除了强攻,没有什么便宜可占。难怪他敢留在这里不走。”

    “那……我们怎么办?”

    “兵法有云,十则围之。”吕岱微微一笑:“我只要困住了魏霸,就是大功一件。剩下的事,就由步子山和潘承明去做吧。等他们击破三山谷,魏霸还能坐得住吗?”

    吕凯恍然大悟,躬身施礼:“还是父亲高明。”

    “高明个屁,不过是无奈之举罢了。”吕岱恨恨的哼了一声:“我要是有办法,恨不得现在就砍下他的首级做溺器。”(未完待续……)

    ps:求月票,后面追得很紧,总不至于连分类前十五都保不住吧,那也太伤人了,总得给非主流留点活路吧,诸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