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462章 丞相很生气

第462章 丞相很生气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丞相府。

    诸葛亮面前的书案上堆满了文牍,整整齐齐,如一座城。

    诸葛亮就坐在这座城里。

    诸葛亮翻看着一份厚厚的文书,那份文书的字迹和他本人的有些类似,以至于他用朱砂批示的文字就和上疏者很难分清,只有凑近了看,才能看到一个稳健,一个还有些稚嫩。

    文书很厚,诸葛亮却不是第一次看,他已经看了三遍,这是第四遍  。可他还是看得很细致,不时的停下来想想,不时的笑着摇摇头,似乎是第一次看到,既欣赏,又有些不以为然。

    蒋琬、杨仪坐在一旁,看着诸葛亮的神色,欲言又止。诸葛亮收到魏霸的这份军报之后,把他们叫过来商量。他们都看过了,对魏霸要求从南中和永安拨付钱粮的建议非常反感,但是从诸葛亮的态度来看,诸葛亮好像不仅仅是反感这么简单,他更多的是欣赏。

    诸葛亮甚至说,魏霸现在已经超过了诸葛乔。

    这是一个很高的评价。作为诸葛亮的亲近,蒋琬和杨仪都清楚,诸葛乔是诸葛亮的继承人,在诸葛亮的亲自教导下,诸葛乔在各方面的进步都是惊人的,如果不是意外死于定军山,他毫无意外的将成为诸葛亮的左膀右臂,将来也会成为蜀国的栋梁。

    说魏霸超过诸葛乔,这好象有些言过其实。这里又没有外人,诸葛亮有必要这么说吗?

    蒋琬和杨仪都不太明白,杨仪更加不满。如果按诸葛亮的说法。那年轻一辈中还有人能和魏霸争锋吗?他的儿子杨伟岂不成了废物?他忍了很久,还是忍不住提醒道:“丞相,魏霸纵算有才,可是无德,若不加钳制,将来必成大患啊。”

    诸葛亮头也不抬,淡淡的说道:“用人当用其长。威公,你看不出来吗,魏霸是有些胆大妄为,可是如果不是他的胆大妄为。又怎么可能在武陵打开局面。如果什么都循规蹈矩。只怕送到我面前的就不是这份内容详实的建议,而是他的人头了。”

    杨仪哑口无言,他不敢置信的看着诸葛亮,不相信诸葛亮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威公。你事务繁杂。先去忙吧。”

    杨仪无奈的起身离开。他看得出来,诸葛亮对自己的意见非常不满。出了府门,他暗自叹了一口气。自从北伐一役之后,他在丞相府的情况便有些尴尬了,长史之位还没坐热,就被立功归来的马谡抢去了,如今连这些议事,诸葛亮都不怎么找他,俨然有把他排除出核心圈的趋势。

    杨仪正想着,马谡匆匆的从外面走了进来,一看到杨仪,他愣了一下,笑道:“威公,你也是来见丞相的?”

    杨仪眉头一皱,忍不住责备道:“幼常,你怎么才来?丞相等你很久了。”

    马谡笑了笑,拍了拍杨仪的肩膀:“事情太多,一时耽搁了。”然后快步从杨仪身边经过,进了府。杨仪转身看着他的背影,不解的摇摇头,叹了一口气,匆匆的去了。

    “丞相,公琰,不好意思,我来迟了。”

    “幼常啊,坐吧。”诸葛亮摆摆手,将手中的文书递给他。马谡接过来,先笑了一声:“这么多,这竖子真把武陵当他的地盘啦。”

    “现在看来,不排除有这个可能。”诸葛亮轻声笑道:“他不仅一路逃到了沅水,还接连打败了吴军三路人马,勇气可喜。现在又拟出了这份章程,如果按他的计划来,孙权要想夺回这一片山地,可没那么容易。”

    马谡一边一目十行的翻看着文书,一边应道:“这片山地,除了一些能当兵的蛮夷之外,还有什么可取的?他这些章程,无不以依托益州为基础……”他突然停住了,目光停滞了一下,慢慢的又扫了回去,定定的看了一眼,眉头微微耸起:“他要廖立?”

    诸葛亮和蒋琬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诸葛亮问道:“幼常以为如何?”

    马谡将手中的文书放下,眼珠转了转,忽然笑了:“他这是打了几个胜仗,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了。廖立是什么样的人,能听他的指挥?更何况关凤也在,我看迟早会生出嫌隙。”

    “那幼常的意思是同意?”

    马谡点点头:“丞相,廖立被贬之后,一直不肯认错,据说在汶山耕种自食,还是那么孤傲。然而成都却有些人拿他来做文章,说丞相嫉贤妒能,为了独擅大权,这才排挤廖立。这些流言蜚语当然不足用心,只是说的人多了,难免对丞相不利。既然魏霸要他去,那丞相何不顺水推舟,满足了魏霸的心愿?如果廖立再与魏霸不和,那就不能再说是丞相的责任了。”

    诸葛亮默默的点了点头,双手拢在袖子里,慢慢的摩挲着。过了一会儿,他又问道:“幼常,你觉得是见好就收,还是再把事情闹得大一些的好?”

    马谡眉心微蹙,沉思半晌:“丞相,莫非孙权要求和了?”

    “这倒不是。”诸葛亮摇摇头,解释道:“我担心的是把孙权的大军牵制在武陵一带,一方面可能引起和益州的冲突,另一方面我也担心他们对魏国的压力减轻之后,会让魏霸一心一意的争夺关中。关中需要时间来休养生息,我不希望现在就和魏国交兵。”

    马谡躬身道:“丞相所言甚是。不过,事己至此,我们不可先让步,必须等孙权承认无能为力,认识到与我大汉对抗不是明智之举,才能撤回这一支奇兵。否则,孙权会自以为得计,将来更加不可一世。”

    诸葛亮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在屋里来回踱了两步。“只是这样一来,关中的防备就不足,魏霸用兵自是没话说,治民却是不足。汉中豪强几乎把持了关中的大小事务,我对此非常担心。幼常,你去关中,有你在关中,我就放心多了。”

    马谡愣了一下,仰起头,正好迎上诸葛亮犀利的眼神。马谡一惊。低下了头,抱拳道:“喏。”

    诸葛亮微微一笑,转身蒋琬:“公琰,幼常去了关中。你又要受累了。”

    蒋琬躬身领命。

    ……

    夏侯徽缓缓的走上了小楼。推开门的那一刹那。她原本平静的脸上浮现出不卑不亢,亲热而不失自尊的笑容,冲着屋里的张夫人、邓夫人曲身下拜。

    “媛容来啦。快进来坐,进来坐。”张夫人热情的招呼着,待夏侯徽坐下,她笑盈盈的问道:“怎么,有事?”

    “没事我就不能来看看阿母吗?”夏侯徽抿着嘴笑道:“阿母,你不喜欢我来?”

    张夫人笑了起来,伸手揽着夏侯徽的肩膀,对邓夫人说道:“妹妹,你看,这都是子玉祸害的。媛容原本是个多么老实的孩子,跟了子玉,也变得油嘴滑舌的了。”

    邓夫人也笑了。

    夏侯徽跟着说笑了两句,这才正色说道:“阿母,迎亲的事都已经办妥了,只等阿兄回来,就可以把习家姑娘迎进门。今年除夕,又多一个人守岁了。”

    “嗯,明天又要多一个人。”张夫人瞟了一眼夏侯徽微微隆起了小腹,开心的笑道。

    夏侯徽抚着自己的肚子,眼神温柔了许多,又凑趣的说道:“阿母啊,明天也许不仅是多一个人呢,到时候阿母可要忙了。“

    “再忙点我也愿意啊。”张夫人笑道:“再说了,还是还有你阿母帮忙嘛。妹妹,你说是不是,我们不怕忙,对吧?”

    邓夫人连连点头。

    三人笑了一阵,夏侯徽又说:“阿母,刚才我收到了一些新消息,是和子玉有关的。”

    “哦?”张夫人和邓夫人都不笑了,紧张的看着夏侯徽。

    “子玉已经在武陵站住了脚,不过损失也不小,又缺粮食,所以向丞相府求援,要丞相从南中或者永安拨付一些粮食,并且安排一些人去支援。这些都是小事,有一件事,他提得非常不妥当,他向丞相讨要廖立。丞相很生气。马谡赞成这个建议,也被丞相赶到关中去了。”

    张夫人蹙眉不语,过了片刻,她才淡淡的说道:“子玉这是干什么,廖立那个狂生虽然有才,却难为己用。为了他,与丞相生隙,这可不值当啊。至于马谡去关中,我看倒不一定与这件事有关,说不得,这是丞相将计就计,要让他去掌关中的权呢。媛容,你代我拟一封给将军的书信,让他小心应对,不要意气用事。”

    “喏。”

    “还有,你去关张赵马等家看看,能不能以私人的名义收购一些粮食,我派人送往武陵。丞相府,未必指望得上呢。”张夫人严肃的看着夏侯徽:“媛容,不要吝惜,家里还有多少武卒,全给子玉派过去。另外,你去一趟宫里,见见皇太后和皇后,给他们吹吹风。”

    “喏。”

    张夫人又沉默了片刻,又笑了起来。“子玉虽然做事出人意料,不过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把事情办砸了的。我相信他讨要廖立多少也有点把握。如果能把那个狂生民为己用,倒也不错。”她瞟了夏侯徽一眼:“媛容,你和关姑娘交情如何?”

    夏侯徽微微一笑:“阿母,我和关姑娘情同姊妹。”

    “那就再好不过了。能把关家结亲,我想将军也不会反对这门亲事。”张夫人拉着邓夫人的手拍了拍:“妹妹,你比我有福气,子玉身边有关姑娘和媛容这两个贤内助,一文一武,将来可不得了呢。”

    夏侯徽连忙说道:“阿母,子玉就算有点成绩,那也是魏家的功劳,是阿母教导的功劳,当然也是阿母的福气,又怎么能分彼此呢。”

    张夫人欣慰的展颜而笑:“还是媛容有见地,不愧是大家出身。”(未完待续……)

    ps:求月票,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