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458章 霸气孙公主

第458章 霸气孙公主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锦湾,昔日热闹的寨子一片冷清,自从被周胤放了一把火之后,辰溪部落的寨子就再也没有恢复元气。既然魏霸决定要将部落里的老弱妇孺送往三山谷,那再费力气修复也没有意义了。

    大小船只已经准备妥当,部落里的老人们看着曾经的家园,神情凄苦,久久不忍离去。孩子们却非常兴奋,一个个小子姑娘们赤着脚,在各个竹筏之间来回跑,惹来一阵阵叫骂,却乐此不疲  。

    孙鲁班穿着布衣布裤,赤着双脚,熟练的在竹伐上跑来跑去,脸蛋红扑扑的,一点也没有曾经伤得几乎死掉的样子。她一边撑着竹筏,一边大声叫道:“子瑜,子瑜,你用点力,又偏了。”

    潘子瑜气喘吁吁,顾不上回答孙鲁班,咬着牙,几乎将整个身体都靠在竹篙上,可是竹筏还是不受控制的向岸边撞了过去。眼看着就要撞上,孙鲁班飞奔了过来,伸出竹篙顶了上去,竹筏一顿,转了个方向,终于回到了正确的航道上。

    “子瑜,你说你挺聪明的一个人,怎么撑起筏子来却笨手笨脚的?”孙鲁班一边撑着竹筏前行,一边调笑道:“看来你才是真正的养尊处优,我却天生是一个苦人儿呢。”

    潘子瑜抱着竹篙,看着被摩得通红的手,欲哭无泪。她何尝吃过这样的苦。可是说来也怪,孙鲁班是真正的公主出身,大腿的伤还没有真正收口,她却能像个没事人似的。把沉重的竹篙耍得得心应手,从远处一看,谁能看得出她是个公主?

    “潘姑娘,累了吧?”赵统的战船从一旁经过,慢慢的靠了过来,见潘子瑜看手,知道她肯定是手疼了,一边打着招呼,一边伸手相邀:“来,到船上来歇歇吧。”

    潘子瑜小心翼翼的看了孙鲁班一眼。孙鲁班双手持着竹篙。虽然没有回头。但是潘子瑜知道,她肯定竖起耳朵在听。辰水之战时,潘子瑜不在孙鲁班身边,等她重新看到孙鲁班的时候。她立刻感觉到了孙鲁班对赵统的感觉有了变化。特别是当孙鲁班告诉她赵统在阵前救了她。还帮她包扎大腿上的伤时,她就知道这位公主在想什么了。

    潘子瑜喜欢赵统,可是她不敢和孙鲁班争。虽然她们现在都是俘虏,可是在她的眼中,孙鲁班永远是公主。

    孙鲁班一动不动。赵统还没注意到她,见潘子瑜不动,便跳了过来,将船和筏子紧紧的拉在一起,笑道:“潘姑娘,现在不用怕了,上船吧。”

    潘子瑜再次看了孙鲁班一眼,见孙鲁班还不动,只得嚅嚅的叫道:“公主,上船歇歇吧?”

    孙鲁班还是不动,连头都没回。

    潘子瑜求救的给赵统使了个眼色,赵统恍然大悟,连忙说道:“公主,上船歇歇吧?”

    话音未落,孙鲁班扔下竹篙,一个箭步翻上了船,又笑眯眯的伸出手:“子瑜,来,我来拉你。”

    潘子瑜拉着孙鲁班的手,上了船,赵统正要自己跳上去,孙鲁班又伸出手,笑盈盈的说道:“赵中郎,来,我帮你。”

    赵统尴尬的看看四周,他身边仅剩的几个矛兵默契的把头扭了过去,那些蛮子亲卫却一个个挤眉弄眼的看着他。面对着热情的孙鲁班,赵统不知如何是好。

    “赵中郎,这么害羞啊。公主都不怕羞,你还怕什么?”几个蛮人姑娘撑着筏子从一旁经过,见此情景,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其中一个更是大声说道:“赵中郎,要不你到我筏子上来歇歇?我这儿可宽敞得很哪。”

    众人哄笑,赵统招架不住,只好拉着孙鲁班的手,一跃上了船,做贼似的钻进了船舱,再也不肯出来。潘子瑜也非常不好意思,想跟着进舱,孙鲁班却叉着腰,大声大气的说道:“你那儿再宽敞,还能有赵中郎自己的船上宽敞么?你要是累了,也上来歇歇,我们一起喝杯酒吧。”

    “唉哟,我们可不敢和公主一起喝酒,还是算了吧。”那蛮人姑娘酸溜溜的说了一句,撑着筏子远远的走开了。

    孙鲁班耸着肩膀,哈哈大笑,龙形虎步,得意洋洋的回舱去了。潘子瑜满脸通红,低着头,不敢看别人一眼,好像刚才不是孙鲁班而是她行为放肆得像一个蛮子似的。等她走到舱门口,却犹豫着不敢进去了,略一犹豫,又退了出来,低着头站在舱门外。

    舱内,孙鲁班正伏在案上,两只大眼睛肆无忌惮的看着赵统,撅着嘴,央求道:“赵中郎,帮我换药好不好?我的伤好像又裂开了。”

    赵统面红耳赤,连看都不敢看孙鲁班一眼:“公主,男女有别,你还是请潘姑娘为你换药吧,免得将来于公主的清誉有损。”

    “我还有什么清誉可言?”孙鲁班眼圈一红,抽了抽鼻子:“我年轻纪纪就做了寡妇,许婚给魏霸,还被那竖子拒婚,脸色早就丢光了。现在成了俘虏,如果不是中郎佑护,我就是一个卑贱的营妓。中郎的大恩大德,我没齿难忘。”她顿了顿,咬着牙,斜睨着赵统:“莫非中郎是嫌弃我?”

    “不不不。”赵统连声说道:“我怎么敢嫌弃公主,我真是为公主清誉着想。”

    “那就行了,帮我换药吧。”孙鲁班反身关上舱门,顺手拉起了短到膝盖的布裤,露出白晳的大腿:“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再帮一次也没什么。”

    赵统目瞪口呆,连忙把头扭了过去。

    孙鲁班脸一寒,声音也变得冷了几分:“赵伯仁,你还是嫌弃我。”

    “不……不是这个意思……”

    “什么不是,你就是嫌弃我。”孙鲁班勃然大怒,一伸手,从赵统腰间扯出战刀,架在赵统的脖子上,寒声道:“快说,你是不是嫌弃我?”

    赵统大惊失色,一动也不敢动。孙鲁班翻脸比翻书还快,让他有些抵挡不住。

    “真……真不是。”赵统放缓了口气,伸手试探着去推刀,却推不开,孙鲁班用力握着刀,坚决不让步,大有一言不合,就真的要杀了赵统的意思。赵统无奈,只得说道:“公主,我真是不是嫌弃你。”

    “真的?”孙鲁班眼珠一转,脸色也缓和了些。“那你为什么不肯帮我换药?”

    “我?”赵统的要疯了,遇到这不讲理的大虎公主,他还真拿不出魏霸那样的蛮横,只能吃瘪。他老老实实的拿过药和布,帮着孙鲁班换了药。孙鲁班这才罢休,也不把裤子放下,反身拉开舱门叫道:“子瑜,进来吧,我的药已经换好了。”

    潘子瑜走了进来,瞟了一眼孙鲁班故意露在外面的大腿,再看一看缩在角落里的赵统,同情的看了他一眼,默默的坐了下来。孙鲁班顿了顿酒杯,催促道:“子瑜,愣着干什么,快帮我们倒点酒啊。”

    “喏。”潘子瑜连忙拿过酒杯,倒了两杯酒,先递了一杯给孙鲁班,孙鲁班接过来,转手递给赵统,媚笑道:“赵中郎,谢你刚才为你换药。”

    赵统闷声不响的接过酒,一饮而尽,一抹嘴,起身就走。孙鲁班也不拦他,拿过赵统搁在案上的酒杯,伸到潘子瑜面前:“满上。”

    潘子瑜满上,看着孙鲁班泰然自若的喝着赵统刚刚喝过的酒杯,喃喃的说道:“公主,这……这样不妥吧?”

    孙鲁班瞟了她一眼,不以为然的说道:“有什么不妥?赵中郎人不错,那些蛮子一个个如狼似虎,我要是不主动点,还怎么和那些蛮子争?难道你希望我输给那些蛮子,嫁个普通的粗汉不成?”

    “当然不是。”潘子瑜连声否认:“我是说,公主将来还要回去的……”

    “回去?”孙鲁班冷笑一声:“你觉得我回去了,还能像以前一样的做个公主吗?只怕我父王会把我当成一个耻辱,永远关起来,不准见人吧。我可不想像姑姑一样,在一个院子里过完下半生。”她看着外面的青山绿水,轻叹一声:“如果是那样,我不如就在这里,像个蛮子一样的活下去。虽然清苦一些,却多少还有些自由。至少,还能有一个不错的男人。”

    潘子瑜哑口无言。正在这时,赵统快步走了过来,喜不自胜的说道:“公主,你可以回去了。”

    “什么?”孙鲁班一惊,顾不得放下裤腿,翻身坐了起来。正好魏兴快步走了进来,一见此情景,不由自主的瞟了赵统一眼,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

    “你刚才说什么?”孙鲁班追问道,打断了魏兴对赵统的调侃。魏兴咳嗽一声,一本正经的说道:“我从沅溪出发的时候,少主已经让人和吕岱商量,要用公主来换回相夫。”

    魏兴把情况大致说了一遍,还没等他说完,孙鲁班就跳了起来,破口大骂:“魏霸混蛋!我是堂堂的公主,要换也要换一个同等身份的人,他怎么能拿我来换相夫那个蛮子。不换,不换,我不同意!”

    看着尖叫的孙鲁班,魏兴、赵统面面相觑。(未完待续……)

    ps:双倍月票的最个十几个小时,求月票,还有月票的不要浪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