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448章 一战逞威

第448章 一战逞威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前寨寨墙高出帝女湖水面三十步,寨墙壁立,几乎是直上直下。朱褒的部下无法直接攀登,只能沿着之字形的山道蜿蜒而上。

    吴军的弓弩射程八十到一百余步,但他们是仰射,而且蛮子们又有寨墙掩护,吴军的弓弩威力大打折扣。蛮子们的竹弓木弩射程在三四十步左右,可是他们居高临下,占了不少便宜,双方在远程打击上的实力相近,谁也占不了太大的便宜。

    吴军战船上装备有六石以上的强弩,可以射上寨墙,但是吕凯很谨慎,他没有靠近寨墙进行掩护。如果他把战船驶到寨墙正下方,那蛮子们从上面随便扔一块石头下来,就可能打破士卒的脑袋,如果扔一块大的,甚至能把战船甲板打个洞。

    所以,吕凯要求朱褒先强攻前寨,把蛮子们赶到后寨的寨墙上去,后寨寨墙离水边有近五十步的距离,没有人有这样的力气,能把石头扔过五十步。如果有抛石机,那当然另当别论,但是,蛮子会造抛石机么?笑话!

    吕凯的计划当然是万全之计,只是苦了朱褒。朱褒又不傻,对吕凯的心思一清二楚,只是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明知吕凯是故意消耗他的实力,他也只能捏着鼻子咽下这口恶气,只敢要求当他攻入前寨,吴军有了安全保证的时候,吕凯必须把战船顶到前面去,用他们的强弓硬弩为他提供箭阵掩护。

    战斗一打响,朱褒就铆足劲,催逼着麾下的部曲上前强攻。为了减少他们的伤亡,朱褒将弓箭手尽可能的向前挪。他很清楚,蛮子的弓弩射程有限,就算是居高临下。也没什么威力。

    事情正如他估计的那样,蛮子们射出的箭一旦超过三十余步,箭就开始打飘,没什么杀伤力。冲锋的部曲只要小心一些,几乎上没受到什么威胁,就冲到了寨门前。

    战斗,在寨门内外展开。

    这些天,魏霸对寨门进行了加固,又专门进行了城门攻守的训练。在可预见的将来。面对三四万的吴军,他还是以守寨为主。只有顶住了吴军的攻势,他才有可能实施奇兵,因此寨子的攻守战术是他演练的主要内容。经过几天的急训,这些蛮子有了长足的进步。至少遇到敌人的时候不是一拥而上,而是井然有序,有的上前搏杀,有的则用弓弩掩护,还有的布下第二道防线,随时准备支援。

    虽然还有些慌乱,但总的来说。他们攻守有序,有点正规军的样子了。

    朱褒的部下这些年一直在打仗,都是久经战阵的悍卒,面对沅溪部落的顽强抵抗。他们毫不畏惧,奋勇杀进,在损失了三十多人之后,终于砍开了寨门。

    面对一涌而入的吴军。蛮子们有些慌了,阵势出现了一些破绽。吴军作战经验丰富。立刻抓住了机会,大步杀进。十几个浑身浴血的士卒组成攻击阵形,硬是逼得三四十个年轻的蛮子步步后退。他们一边号呼杀进,一边通知朱褒,寨门已破,立刻发起冲锋。

    朱褒大喜,挥动战旗,一百多名准备多时的部曲向上攀去。

    听到山脚下吴军的战鼓声,蛮子们有些慌了,不约而同的将目光投向了后寨寨墙上的魏霸等人。就连正在前面厮杀的士卒都扭过头看来看。

    魏霸注视着寨门口的争夺战,摆了摆手:“黑沙,该你上阵了。”

    “喏。”黑沙大喜,将崭新的面甲向下一拉,双手持刀,向前冲去。

    “鼓来!”魏霸看着全身铁甲,手持长刀的黑沙,伸手从鼓手手中接过鼓桴,亲自击响了牛皮大鼓,为黑沙助威。

    “咚咚!咚咚!咚咚!”激昂的战鼓声突然在寨子里炸响,沅溪部落的士气顿时一振。黑沙回头一看,见魏霸亲自为他击鼓,更是兴奋无比,他举起长矛,使足浑身力气,一声长啸:“杀——”

    这一声和战鼓声互相呼应,吸引住了寨墙上下所有战士的目光。魏霸为王双、黑沙分别打造了一身铁甲,比普通的札甲防护更周密,当然也更沉重,也只有王双、黑沙这样的勇士才能穿着。铁甲上还用漆涂给了神犬的造型,看起来更加威猛。除了浑身上下被铁甲笼罩之外,他们所用的长刀也被打磨得雪亮,又长又宽的刀刃在初晨的阳光下散发着寒光。

    如此威风的形象,如此锋利的长刀,怎么看都让人过目不忘。

    看到这天神一般的猛将奔跑过来,蛮子们齐声大呼,正推锋直进的吴军抬头一看,不禁吓了一跳。他们打了这么多年仗,哪里见过这样装扮的蛮子?

    没等他们想明白,黑沙已经冲到面前,大吼一声,抡圆了长刀,迎面砍下。正当其冲的吴军一看,下意识的举起盾牌招架,同时挥起战刀,向黑沙的腹部劈去。

    “杀!”黑沙对砍向腹部的战刀视而不见,双手舞刀,一刀劈下。长刀带着风声,一刀劈开盾牌,深深的砍入吴军的肩部。那个吴军士卒惨叫一声,挥刀猛劈,正中黑沙腹部。“吱啦啦”一阵刺耳的摩擦声,战刀从黑沙的腹甲上划过,划出一溜火星,却没能砍破腹甲。

    黑沙一刀没能斩杀吴军,不禁有些脸红,好在他脸上罩着面甲,别人也看不到。他向后退了一步,低头一看自己的腹甲,见上面只有一道印迹,却没有被砍破,这才松了一口气,胆气益壮。他大喝一声,再次挥圆了长刀,一刀劈下。

    黑沙没能一刀必杀,心里有些不好意思,可是吴军却被他的杀气吓得够呛。这一刀的威力实在太惊人了,不仅一刀劈开了盾牌,还劈开了肩甲,几乎卸下了他半个肩膀。这是什么武器,怎么有这样的杀伤力?

    就在吴军惊讶的目光中,黑沙拿出了吃奶的力气,砍下了第二刀。吴军士卒惊慌的举起战刀招架,可是他已经被刚才那一刀吓得手软,手刚刚抬起来,黑沙的刀已经到了。

    “嚓!”一声闷响,黑沙一刀深深的劈入吴军士卒的胸口,几乎将他一劈两半。吴军士卒痛极狂呼,瞪圆了眼睛,向后急退。黑沙抽刀,反手又是一刀,锋利的长刀砍断了那个吴军士卒的脖子,一腔热血泉涌,将头颅冲起在半空中,热腾腾的鲜血喷洒开来,溅得旁边的人一头一脸。

    黑沙用了三刀,终于将第一个敌人斩杀,和平时练习时比起来大为逊色。他的脸有些发热,觉得自己愧对了魏霸的信任,愧对了王双这些天来的教诲,只好把一腔怒气发泄到其他的吴军身上去。他低声咆哮,向前迈出一步,抡圆长刀,再次砍向敌人。

    黑沙觉得惭愧,吴军却吓得目瞪口呆。眼看着黑沙杀来,他们大叫一声,围了上来,挥舞着战刀,围着黑沙乱砍乱劈。黑沙夷然不惧,根本不去防守,抡圆长刀,左砍右劈。吴军的长刀砍在他的身上,火星四溅,而他的长刀砍在吴军身上,却是骨肉分离。双方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在无数蛮子的注视下,黑沙大展神威,连杀数人,剩下的吴军士卒肝胆俱裂,再也没有勇气和他对阵,一声呼哨,转身就跑。黑沙大步赶上,再杀两人。吴军吓得魂飞魄散,狂奔而去,正和刚刚赶到的同伴迎面相撞。那些吴军小心翼翼的爬了几十步的山道,刚还没等站稳脚跟,就被同伴撞个满怀,两人抱作一团,沿着山道滚了下去,将后面的同伴撞得东倒西歪。

    吴军一时大乱。

    蛮子们见了,士气大振,纷纷赶上前去追杀。魏霸一见蛮子们兴奋过头,居然冲出了寨门,立刻下令鸣金收兵。清脆的铜锣声一起,蛮子们这才如梦初醒,连忙退了回去,重新关上了寨门,然后围着黑沙又笑又跳。

    黑沙也非常兴奋,他抬起面甲,双手举起长刀,振臂长啸。蛮子们应声怒吼,沙拉曼站在远处的寨墙上,看着丈夫被族人们像英雄似的簇拥着,欢喜得流下了泪水。锦索儿见了,羡慕的咂咂嘴:“姊姊,你现在可开心了吧?”

    “开心,开心!”沙拉曼泪水涟涟,连连点头。槃瓠令已经回到了沅溪部落,丈夫眼看着又能立功,向成为新一任蛮王迈出了坚实的一步,她如何不开心。她很清楚,这一切都是魏霸带来的,丈夫要想成为真正的蛮王,就必须紧紧的依靠魏霸。

    “妹妹,这位魏大人是我们的救星呢。”

    “那当然。”锦索儿笑道:“我总觉得,他有些像槃瓠老祖侍奉的那个神将呢。”

    “神将,什么神将?”沙拉曼茫然不解。

    “我也听刚听青索儿说的,好像槃瓠老祖原本是一个神将的侍奉神犬,那个神将升天之后,槃瓠老祖才独自为生的。”锦索儿耸耸肩:“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也不太清楚,你有空去问问青索儿吧。”

    沙拉曼若有所思,连连点头。

    寨墙下,黑沙被部落们抬了起来,绕行一圈,所到之处,欢声雷动。黑沙最后在后寨寨门前停下,将长刀抱在怀中,躬身向魏霸施礼,嘴里叽哩咕噜的说了一串蛮话。魏霸听不懂意思,但是他看得懂黑沙的恭敬。就在这时,沙拉曼快步走了过来,拜伏在魏霸身前,双手抱着魏霸的战靴,吻上了魏霸的靴尖,虔诚的说道:“沅溪部落愿意追随大人,刀山火海,百死不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