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447章 示弱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吕凯站在甲板上,看着沐浴在晨光中的帝女峰,脸色阴沉。朱褒站在他的身后,双手紧握战刀,瘦削的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容。他也曾经是一方大豪,只是现在流落他乡,不得不仰吴人鼻息。他一心想杀回牂柯郡,等回到自己的土地上,他就有机会恢复自己的骄傲。

    现在,他还只能唯吕凯之命是从。

    “子扬兄,看来这些蛮子是不打算俯首听命了。”吕凯长叹一声:“我们不想大开杀戒,却又不得不开开杀戒。”

    朱褒连忙点头道:“大人所言甚是,这些蛮子不知仁义,体会不到大人的一片仁爱之心,只有把他们打服了,杀怕了,他们才会听话。大人,什么时候开始攻击?”

    “怎么,子扬兄已经迫不及待了?”吕凯微微一笑。

    “能为大人冲锋陷阵,是我朱褒的荣幸。”朱褒拍着胸脯,很豪迈的说道:“只要大人一声令下,我就杀上山上,砍了黑沙的狗头,将沙摩柯的老婆和女儿擒到大人面前。大人,沙摩柯的女儿……”

    “嗯咳!”吕凯假咳了一声,打断了朱褒的讨好。朱褒的心思他很清楚,他非常讨厌朱褒这种人,可是因为吴国与蜀汉联盟,不能明目张胆的进入益州,将来肯定还要依靠朱褒这样的益州人来给诸葛亮找麻烦,所以他不得不对朱褒礼敬三分。虽说打下沅溪部落,沙摩柯的女儿肯定会成为他的战利品,可是他对朱褒这样不加掩饰的做法还是不太舒服,听起来好像他来攻打沅溪部落就是为了劫人妻女似的。

    “那子扬兄就准备一下吧,我为子扬兄观阵。”吕凯再次把目光投向远处的山寨:“到时候,我会将战船逼到寨前。为子扬兄提供掩护。”

    “多谢大人。”朱褒一脸兴奋的躬身施礼。

    两人又商量了一下攻打的事宜,朱褒转身离开,回到自己的战船上,一进舱,他就沉下脸,破口大骂:“狗日的吴人,又想把老子当刀使,不把老子这点人马拼光,你们是不会甘心。”

    他在舱里来回转了两圈。阴森的目光看向远处的沅溪部落山寨,沉吟半晌,冷笑一声:“沙摩柯,老子要回家,只好先借你妻女的人头人一用了。你不要怪我。要怪,就怪吴人吧。”

    此时此刻,吕凯坐在自己的战船上,端详着帝女峰那曼妙的侧影,怡然自得。他非常清楚,沅溪部落在五溪蛮中有着很重要的地位,而实力却又非常弱。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让朱褒主攻,一是削弱他的实力,二是让他和五溪蛮结仇,将来他就只能紧紧的依靠吴国才能立足。

    “徐原这书生。事情办没办成,也不知道报个信,不会是被那个什么楠狐迷住了吧?”吕凯暗自调侃了徐原两句。他给黑沙十天的考虑时间,就是等徐原摆平楠溪部落。现在时间快到了,徐原还没有消息传回来。这让他有些不高兴。

    但他也仅仅是不高兴而已,当着徐原的面,他不会有任何不敬。徐原是吴郡人,父亲降尊纡贵,着意接近他,就是想和吴郡士族搞好关系。这是关系到家族前途的事,不能因为他个人的喜好而有所伤害。随着周瑜、鲁肃、吕蒙先后辞世,江淮系的力量越来越弱,要想在江东站稳脚跟,和吴郡士人拉好关系非常重要,必要的时候做一些让步也是应该的。

    吕凯等足了十天,在第十天下午,他派人上山,给黑沙最后通谍。如果在明天太阳升起之前,我看不到槃瓠令,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我将强攻山寨,荡平沅溪部落。

    黑沙正在跟王双学习刀法,根本没有投降的意思,看到吴人这么嚣张,他恨不得一刀斩杀了使者。魏霸拦住了他,让他对使者说,请吕将军再给我几天时间,寨子里人心惶惶,我需要时间说服。

    黑沙现在对魏霸非常信服,他也知道,能多少一点时间准备也是好的。他按照魏霸的意思回复了使者,还送了一封厚礼。使者非常满意,回报吕凯说,黑沙现在正在说服部众,还需要一点时间。

    吕凯答应了。不过,他不是因为仁慈,而是有他自己的考虑。他在前寨准备攻击的时候,并没有干等,他派了大量的斥候到后山。他很清楚,每一个山寨都有后寨,有后寨就有逃生的秘密通道,一方面他担心沅溪部落会从这个秘密通道逃跑,另一方面他也想找到这个通道实施突袭,至少能堵住沅溪部落的后路,造成心理压力,迫使他们投降。

    在大山里找一条秘密通道无疑是一个非常艰难的事。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就在使者前往沅溪部落下达最后通谍的时候,斥候们终于有了进展,他们在后山发现了一些奇怪的山民,并顺着这些山民的足迹,找到了通往沅溪部落后寨的秘密通道。

    吕凯大喜,随即派出二十多人的精锐斥候潜往后山,经过两天的小心探查,有一个勇士找到了水下的那条路,并潜到了后寨,亲眼看到了无数的蛮人。他们把情况报告给吕凯,吕凯放声大笑。

    “子扬兄,看来这些蛮子现在变得聪明了啊,居然知道缓兵之计,一面拖延时间,一面备战。嘿嘿,我还真是低估了他们。”

    朱褒附和的笑道:“大人,他们那点小聪明,如果能得大人的对手,现在大人已经知道了后山的秘道,正好可以前后夹击,一网打尽。”

    吕凯冷笑了一声:“子扬兄所言甚是,这些蛮子不知进退,不让他们吃点苦头,他们是不会听话的。子扬兄,明天开始,你负责主攻,一定要吸引住他们的注意力,让他们以为我们是要强攻,这样后山才能有机会。”

    朱褒心里暗骂,脸上却笑得一脸的皱纹,连声称赞。两人商定已定,吕凯再次派人上山,黑沙还想再施缓兵之计,使者也不点破,又收了一份礼,下山报与吕凯。吕凯冷笑不已,一面让人回报表示同意再延期两天,一面准备攻击。

    第二天,天刚刚蒙蒙亮,吴军就敲响了战鼓,黑压压的战船向寨前逼来,战船上,一架架强弩蓄势待发。吕凯率领主力观阵,朱褒带着自己的部下弃舟登岸,逼向了前寨。寨前的山路狭窄,只能容两人并肩则行,朱褒只能先派出五十人,一步步的向上攀登。

    听到战鼓声,沅溪部落的战士们从寨墙后面露出了头,黑沙举着盾牌,站在寨门里,“愤怒”的大声叫道:“吕大人,你怎么能言而无信,不是说好了再给我两天时间的吗?”

    他的声音从山上飘下来,传入吕凯的耳中,吕凯冷笑不语。山脚下的朱褒大声喝道:“黑沙,你还想欺骗大人吗?大人给了你十三天时间,已经仁义至尽,你却想利用大人的仁义一拖再拖。岂不闻恩威并施,既然你不知领会大人之恩,那就让你尝尝大人的兵威吧。”

    黑沙举起了手,亮出了手中的槃瓠令,使出浑身的力气大喊道:“吕大人,如果你一定要苦苦相逼,那我只好率举寨之众,与大人血战到底了。槃瓠令是我们部落的至宝,我一定会以性命来保护它。”

    隔着一百步多步,吕凯看不到黑沙手中的东西,但是他听到到“槃瓠令”三个字,心头不由一震,不自由主的站了起来,喜上眉梢。他原本并不确定槃瓠令是不是在黑沙的手中,现在黑沙既然当着部众的面亮了出来,想必不会是假。只要夺下槃瓠令,这就是大功一件。

    朱褒不禁眉飞色舞,如果能抢到槃瓠令,这可是一件大功啊。不等吕凯下令,他厉吼一声:“攻击!”

    五十名敢死队应声大喝,举起盾牌和战刀,向山上爬去。与此同时,一百多名弓弩手在盾牌兵的掩护下,逼近寨墙,开始发射弓弩。

    “嗖嗖嗖!”羽箭飞驰,扑向寨墙,扑向寨墙后面的蛮子。

    “举盾!”黑沙躲回寨墙下,举起了盾牌,大声喝道。那两百多经过四五天强化训练的年轻蛮子们应声举起了盾牌。他们手里的盾牌虽然只是一块木板,但是有寨墙做掩护,而吴军又是仰射,弓弩的威力大大受限,射在盾牌上虽然热闹,却没什么伤害。

    魏霸站在寨墙后面,看着那些蛮子们按照所学的技术保护自己,欣慰的点了点头。短短的四五天时间,他不可能把这些蛮子训练成武卒一样的精锐,但是教会他们基本的战斗技巧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大人,怎么样?”黑沙退了回来,从亲卫的手中接过那口刚刚打造成的斩马刀,得意洋洋的说道。

    魏霸微微一笑:“都是很聪明的勇士,可以想见,经过这一场战事,他们将成为真正的战士,而精夫也将向整个五溪部落的大王之位迈进了一步。”

    黑沙大喜,咧着大嘴,乐个不停,拍着胸脯说道:“都是大人的恩赐,黑沙无以为报,愿为大人出生入死。”

    “哈哈哈……”魏霸大笑。

    “大人,什么时候把那些真正的弓弩派上阵?我们的竹弓木弩射程太近了,不顶用啊。”

    魏霸摇摇头:“黑沙,示之以弱,乘之以强。竹弓木弩射程虽近,却也够用了。我们就是要让吴狗觉得只要再加把劲就能得手,才能把他们的战船诱过来。”魏霸指了指帝女湖中的吴军战船:“那些船和人,才是我们的目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