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443章 在天之灵

第443章 在天之灵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每个部落都有后寨,后寨是部落头领家人所住的地方,更是整个部落所有财富最集中的地方,同样也是遭遇外敌时的最后一道防线。为了万全,自然要有一条逃生的秘密通道。既然是秘密通道,那当然是非常隐密且保密。

    即使有那张地图引领,魏霸还是花了近两天时间才找到入口。当他们站在入口处,魏霸很有把握的指着那个从远处看和普通山洞没什么区别,在近处看却叹为观止的洞口说,这就是沅溪部落的秘道出口时,锦索儿还是将信将疑,不太敢相信魏霸的判断  。

    “大人确信?”

    魏霸再次看了一眼那个狭长的洞口以及洞口那两棵根自独立,树冠却连在一起的老树,暗自赞了一声马良真会用词,眼前这个隐在野草中的山洞,可不正是人间奇观?他在这里转了两天,还是第一次看到长相这么奇特的山洞,看似平淡无奇,细细一品,却是意味隽永。

    帝女阴,果然是名符其实啊。

    “我肯定。”魏霸用力的点了点头:“锦索儿姑娘,这条路是各部落的机密,现在事情紧急,我们只能从权,希望你能保密。”

    锦索儿用力拍了拍胸口:“大人放心,我锦索儿这点义气还是有的。就算是割了我的头去,我也不会告诉任何一个人。”她转身又对部下喝道:“你们听清了没有?谁也敢漏出一个字去,休盖我翻脸不认人。杀你们全家。”

    蛮子们轰然应喏。魏霸却为之汗颜,这个女汉子虽然长得不怎么样,义气却是无双。他连忙摆了摆手,示意蛮子们声音小一点,这一路走来,他们已经几次遇到吴军的斥候了,很显然,吴军也在寻找这条秘道通道。让他们听到了可不是一件好事。

    魏霸率先走进了黑暗潮湿的山洞,锦索儿等人尾随而入,敦武留在最后。将门口的痕迹除去。又做了一些伪装,这才跟了上来。

    洞里很暗,伸手不见五指,洞口湿滑。岩壁上全是水。不时有水滴从头顶落下。冰凉沁体。火把的光似乎也被湿气逼仄,火苗伸缩不停。曲曲折折的向前走了两百来步,眼前突然豁然开朗。却是一个直径足有五十步左右的水潭,黑幽幽的深不见此。四处看去,却找不到其他的通道。

    “大人,这……这里没路了。”锦索儿不知是冷还是紧张的,牙齿咯咯打颤。

    看到这个水潭,魏霸却越发的笃定了。这里肯定就是沅溪部落的后山通道,因为马良在笔记里说了,“后山出口状若女阴,内二百一十步,有潭若胞宫,广五十余步,夏隐冬现”。

    “路在水下面。”魏霸指了指水潭,冲着敦武招了招手。敦武走了过来,躬身施礼:“少主。”

    魏霸将敦武拉到一旁,低语了几句,侧着身子挡住其他人的视线,将怀中的槃瓠令拿了出来,塞到敦武怀里。“你从这里潜进去,大概有十步左右,就会有一个出口。现在是多事之秋,我估计沅溪部落的人不会一点防备也没有,你千万小心,必要的时候把这块槃瓠令拿出来表明身份,不要被他们误伤了。”

    敦武用力的点点头,将槃瓠令收好,收拾了一下,下了水。眼看着敦武消失在漆黑的水中,魏霸虽然心里有数,对敦武的能力也非常信任,心还是不由自主的提到了嗓子眼。马良绘制的地图已经是有近十年的历史,他不知道这里的地形在十年之间有没有什么变化。据说这里经常地震,万一哪次地震把路给堵了,那可就麻烦大了。不仅无法及时和沅溪部落会合,他苦心经营的神秘感也会就此崩溃。

    他怀揣着地图,却对锦索儿等人说他接收到了已故蛮王沙摩柯的启示,一步步找到这里的。现在锦索儿他们已经深信不疑,如果失败了,那所有的努力都会付之东流。

    看着水面渐渐恢复了平静的幽深水潭,魏霸眉头微锁。

    ……

    沙拉曼坐在一块大石上,搂着神情憔悴的母亲,脸色苍白,神情萎顿。她不知道该如何应付眼前的局面,以区区的数百之众,能和三千吴军对抗吗?难道她们在苦撑了八年之后,还是避免不了灭亡的命运?

    沙拉曼怀中的母亲昏昏沉沉的睡了,不时的抽搐一下,像是受了惊的孩子。两条大狗伏在她们的脚下,一动不动。忽然,一身白毛的雪虬站了起来,警惕的看着水潭,“呜呜”的低吼着。紧跟着,青龙也站了起身,颈毛竖起,神情警惕。

    沙拉曼心里烦躁,也没注意到大狗的异样,倒是刚刚走进来的黑沙注意到了两条大狗的举动,他顺手操起一柄长矛,快步走到水潭边,持矛以待。那些在一旁守卫的亲卫们一看,也紧张起来,跟着围了过来,有的举矛,有的张弩,严阵以待。

    沙拉曼这才意识到水潭里有情况,她屏住了呼吸,紧紧的搂着母亲,下意识的藏到了黑沙的背后。黑沙是她的夫婿,这些年多亏了有勇猛的黑沙帮忙,沅溪部落才没有被其他部落吞并。不过他手里没有槃瓠令,所以也无法成为新的蛮王。

    看着水里荡漾的波纹,沙拉曼的头皮发麻。这条通往后山的秘密通道是他们最后的希望,如果这里也被敌人发现了,那她们除了投降,就只剩下全军覆没了。

    水面晃动越来越大,接着,一串气泡从水里冒了出来,黑沙低喝一声,高高的举起了长矛。就在这时,一只手突然伸出了水面,手中高高的举着一块黑黝黝的牌子。

    沙拉曼一眼看到了那块牌子,不禁睁大了眼睛,倒吸一口凉气,手不由自主的捂住了胸口。

    黑沙大喝一声,长矛电射而出。

    “住手!”沙拉曼来不及多想,放下母亲,飞身撞出。黑沙没有防备,被她撞入水中,“哗啦”一阵水响,一个人影从水中疾射而出,一跃上岸,便击倒两个冲上来的蛮兵,奔到洞旁,转身背靠洞壁,一手高举那块牌子,一手拔刀戒备。

    来的正是敦武,他手里举的正是那块槃瓠令。依照魏霸的提醒,他早就有所防备。在漆黑的水里,他能将岸上的火光看得分明,同样也能看到黑沙等人的身影。为了防止误会,他先将槃瓠令伸出了水面,没曾想那些人却依然扑了过来。他以为这些人是敌人,想抢槃瓠令,所以这才一跃上岸,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敦武一面急促的喘息着,一边扫视着周围的人,当他发现这些人都是蛮人打扮的时候,他这才松了一口气,目光一转,他将目光留在了沙拉曼的身上,用半生不熟的蛮话问道:“你们是沅溪部落的人吗?”

    黑沙湿淋淋的从水潭里爬了起来,一眼看到敦武身上的札甲,不由得怒气上涌:“吴狗,哪里走,吃我一矛!”一边吼着,一边冲了过来,挥矛就刺。

    敦武听他大骂吴狗,彻底放了心。他单手挥刀,手腕一翻,倒持刀柄,磕开黑沙的长矛,一脚将黑沙的长矛踩住,大声说道:“住手,我是你们的朋友!”

    黑沙用力猛拽,敦武脚一松,黑沙立足不稳,向后连退两步,“扑通”一声又摔进了水里。他勃然大怒,站起身,双手端矛,又要向前冲。沙拉曼一把拦住了他,看着敦武,颤声道:“槃……瓠令?”

    黑沙一听,立刻愣住了:“沙拉曼,你说什么,那是槃瓠令?”

    沙拉曼泪水涟涟,连连点头:“没错,应该就是槃瓠令。你……你究竟是谁?”

    敦武微微一笑,躬身道:“我是大汉皇帝陛下近臣,侍中魏霸的亲卫,奉大汉皇帝之命,在沙摩柯大王在天之灵的指引下,来到沅溪部落,帮助你们与吴人作战。”

    沙拉曼没听懂什么大汉皇帝,也没听懂什么侍中,但是她听懂了沙摩柯的名字。她松开黑沙,试探的向敦武走了两步:“你……你能将槃瓠令给我看看吗?”

    “当然可以。”敦武将槃瓠令交到沙拉曼的手上,对一脸狂喜的黑沙笑了一声:“这位勇士,使得好矛。”

    黑沙一愣,随即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嘿嘿笑了两声。他顾不得和敦武寒喧,连声问道:“沙拉曼,沙拉曼,这是真的槃瓠令吗?”

    沙拉曼将槃瓠令反复看了几遍,禁不住放声大哭:“阿爹,阿爹,你真的显灵啦……”

    沙拉曼倚倒在地的母亲忽然坐了起来,看了一眼四周的情况,突然扑过来,夺过沙拉曼手里的槃瓠令,仔细的看了又看,突然笑了起来,泪水横流。她将槃瓠令高高举起,放声痛哭:“大王,你终于回到寨子里来啦,你现现身,让我看看你,看看你啊”

    黑沙迟疑了片刻,跟着跪倒在地,蛮兵们也接二连三的跪倒一片,冲着沙拉曼母亲手中的那块槃瓠令叩拜行礼,齐声高喊:“恭迎大王英灵回寨!”(未完待续……)

    ps:求月票,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