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441章 拖去喂狗

第441章 拖去喂狗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离开了楠溪部落的寨子,魏霸就叫过了寒如和锦索儿:“吴人如果要离开,可能会向哪个方向走?”

    寒如有些犹豫:“我不知道他们要去哪里,这山里的路很复杂,没有什么大道可言。不知道他们要去的地方,我猜不出他们要选什么路?”

    锦索儿一惊,突然恍然大悟:“我说这两只狐狸今天怎么这么热情,一顿饭吃了大半天,原来他们是早就预料到大人要去追杀吴狗  。”

    魏霸点点头,却没有多作评价。他看得出来,飞狐父女是想两不得罪,或者说是想左右逢源。为了不让自己有机会追杀徐原,嫁祸于他们,他们拖着自己吃了半天的饭。有了这半天的功夫,徐原肯定已经走得远了,自己难以追上,也就无法杀人嫁祸。

    可是,他现在必须追上徐原,杀人嫁祸倒在其次,他要搞清楚吴人究竟在雄溪做了什么手脚,能让雄溪部落死心塌地的跟着他们。在他的计划中,雄溪是非常关键的一环,如果这个点不能布好,他的战略就会受到极大的影响。

    魏霸想了想,斩钉截铁的说道:“从这里去沅溪部落的路是哪一条?”

    “沅溪部落?”寒如看着魏霸:“大人,吴人就算去过沅溪部落,也已经去过了,不会再去的。我们这么追,会不会追错了?”

    魏霸当然不知道会不会追错,他也是在赌。当然他不是没有任何依据的赌。他注意到徐原对蛮人的习俗不太了解。对地形更不可能太熟悉。他身边又没有蛮子做向导,那只有一个可能,是沅溪部落的人把他送过来的。由沅溪到楠溪,中间要翻过金凤山和锦屏山,却没有足以行船的水道相通,徐原到沅溪来,当然不会步行,他肯定是坐船来的,最近的路就是沿雄溪下行,进入沅溪。再逆流而上。他的船无法翻山越岭。那就只能停泊在沅水,而且应该是靠近沅溪部落的地方。

    这些心里的考虑,魏霸不解释,只是肯定的告诉寒如。你告诉哪条路去沅溪。我就能追上吴人。

    寒如将信将疑。带着魏霸走上了一条山道。他们在山路上急行,直到夜幕降临,终于在路边的树枝的新鲜断口上发现了一缕布条。正是徐原身上的那种布料。寒如建议先休息,被魏霸否决了。徐原先走了半天,就算他们速度不快,至少也要抢先二十多里。如果不赶紧追,明天早上就更难追了。他还有一个担心的问题是,他需要用锦索儿带的两条大狗的嗅觉来追踪,夜间林子里会下露水,可能会影响效果。

    见魏霸坚持,寒如也不好多说什么,好在他们这些人也是走惯了山路的,夜里虽然危险,却也难不住他们。魏霸和他手下的武卒都能走,他们这样的山里人如果退缩,岂不是很没面子。

    魏霸等人继续前行,他拿出一块布,交给锦索儿带的大狗闻了闻,那两条大狗很快就找到了目的,一溜小跑的冲在最前面,看得锦索儿等人目瞪口呆,看向魏霸的目光既有疑惑,又有敬畏。

    魏霸同样不解释,他能把敦武去偷徐原的衣服,再去扁楠溪部落神犬,栽赃徐原的事告诉他们吗?显然不能。至于这块布为什么能用来追踪徐原,原因也不复杂,只不过上面有徐原带的香粉罢了。

    徐原是个文士,文士身上大多带香粉,徐原也不例外。魏霸昨天就闻到了这股味道。敦武去偷徐原的衣服,顺手搞了一些他用的香粉来撒在这块布上,这块布就成了最好的标志物,循着这种香粉的味道,狗能牢牢的捕捉到徐原的气息。

    有了狗引路,魏霸等人虽然走得辛苦,却始终走在正确的道路上。子时,他们终于看到了徐原等人点起的篝火。

    看着篝火旁那个文弱的身影,魏霸终于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徐原走得没有魏霸担心的那么快。一来他的身体没有那么强壮,走这样的山路对他来说太难了,根本快不起来,二来是那个受伤的甲士走不快,他被蛮子们砍了几刀,其中一刀就在大腿上,严重的影响了他行动速度。

    他们走了一天,疲惫不堪,早早的便休息了。魏霸等人摸到他们跟前的时候,他们根本没意识到危险的接近。

    当徐原被魏霸一脚踢醒的时候,看到的是两条大狗伸得长长的舌头,顿时吓得浑身一激零,“啊”的一声惨叫起来,连魏霸等人都被他吓了一跳。

    “走开,走开!”徐原挥舞着袖子,两条腿乱踢,歇斯底里的狂叫着。他是真的被狗吓怕了。

    魏霸让锦索儿控制着她的大狗,自己坐在重新燃起来的篝火前,一边喝着热水,啃着干粮,一边等徐原恢复冷静。那些甲士们已经被控制住了,一个个面如死灰,其中有两个反抗的已经倒在血泊中,蛮子们二话不说,先抢走他们的战刀,再剥下了他们身上的战甲、战袍。这些东西都是难得的好东西,他们也顾不上和魏霸客气,因为他们也知道,魏霸有更好的,根本看不上这些。

    等徐原不再大喊大叫了,寒如单手将他提了起来,拖到魏霸面前。魏霸一边嚼着干粮,一边瞟了徐原一眼,咧嘴一笑:“徐君,别来无恙?”

    徐原刚才被吓得不轻,根本没有和魏霸斗嘴的精神,他结结巴巴的问道:“你想干什么?”

    “没什么,长夜漫漫,难以入眠,所以赶过来和徐君秉烛夜谈。”

    “我们……我们有什么好谈的?”徐原根本没精力去品味魏霸的装逼,沮丧的说道:“阶下之囚,任君处置罢了。不过,如果你想从我这儿得到什么消息,我劝你还是不要痴心妄想。”

    魏霸拿着干粮的手滞了一下,他转过头看着面色煞白,却依然努力的昂起头来,怒目而视的徐原,沉吟了片刻:“你当真?”

    徐原鼓了半天勇气,却得到这么一个答复,不禁有些哭笑不得。他连回答都没兴趣了,只是哼了一声以示不屑。

    “既然这样……”魏霸迟疑了一下:“那我就不费周折了。锦索儿,神犬跑了半夜,想必也饿了。你让人把这位徐君拖去洗洗,然后喂它们吧。让他们洗干净点,徐君身上的香味太重,神犬们可能不太爱吃。”

    锦索儿诧异的看着魏霸,随即反应过来,伸手一指那些正忙着打劫的蛮子,大声大气的喝道:“你们两个,过来!把这个汉子拖去洗洗干净,过会儿献给神犬当夜宵。”

    那两个五大三粗的蛮子正忙着摆弄从吴军甲士身上剥下来的札甲,听了锦索儿的话,立刻走了过来,揪起徐原就往旁边的溪水走去。

    徐原吓得魂飞魄散,喂狗?这也太恶毒了吧。他死死的咬着牙,不让自己叫出声来。可是当那两个蛮子解他的腰带,要剥光他的时候,他还是控制不住的惨叫起来:“住手!住手!”

    他一面奋力挣扎,一面嘶声狂吼道:“士可杀不可辱,魏霸,士可杀不可辱,你不能这么对我。”

    魏霸嗤之以鼻,向一个刚被剥光了衣服,马上就要被绑上树上的吴军甲士招了招手:“你,过来!”

    那甲士窘迫不堪,哈着腰,抱着胸,夹着大腿,慢慢挪到魏霸面前。他没看魏霸,先看了看锦索儿。锦索儿瞪着一对大眼看着他,无动于衷。见他这副神情,锦索儿撇了撇嘴:“看什么看?再看,让神犬咬了你的家伙。”

    那光溜溜的甲士听了,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连忙收回了目光。他看出来了,这个蛮女不是普通女人,甚至是不是女人都值得怀疑。光着就光着吧,总比被狗咬成宦官的好。

    魏霸一边啃着干粮,一边不紧不慢的说道:“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如果我听到有用的,就饶你一条命,没有,就把你绑在树上,是死是活,看你的造化。”

    那甲士吓坏了,这里是深山,野兽多的是,绑在树上肯定是个死。他也不敢和魏霸讨价还价,直接把自己知道的一切都倒了出来。他也看得出来,魏霸能直接把徐原拖去喂狗,把他绑在树上喂猛兽自然不在话下。

    甲士语无伦次的说着,魏霸不动声色的听着,过了片刻,那边徐原的哭喊声终于由“士可杀不可辱”变成了“我说我说”,魏霸又等了片刻,抬手打断了那个甲士:“你到底有没有能让我感兴趣的消息?”

    甲士的脸顿时煞白。

    “你是不是太紧张了?”魏霸眉头微皱。

    “啊?啊,我……我是太紧张了。”甲士都快哭出来了。说出半天,居然一句有用的也没有,这位大人的要求也太高了吧。

    “那好,你在旁边等着。我先听你们的徐先生说,如果他说完了,你还有补充的,你再说,如果没有补充的,就不要怪我了。”魏霸拍了拍手,抖露手里的干粮屑,从容的说道:“好不好?”

    甲士倒吸一口凉气,一屁股坐在地上。两个蛮子走过来,将他拖到一旁。魏霸这才让人把徐原拖了过来,徐原浑身湿淋淋的,身上披着一件外衣,里面也是光溜溜的,看来那两个蛮子很认真的在清洗他,准备把他献给神犬当夜宵。也正因为他们毫不作伪的认真负责,一丝不苟,徐原才崩溃了。被拖到魏霸面前后,没要魏霸开口,他直接抛出一个重磅消息。

    “刘阐在雄溪,朱褒在沅溪!”(未完待续……)

    ps:第二更,求保底月票!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