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438章 诗谜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魏霸说得并不快,因为他知道这些蛮子听汉语有些吃力,说快了他们听不清楚,而现在他需要他们听懂每一个字,细细品味每一个字的意味。为了增加威慑力,他还要在语气中增添几分威胁恐吓的意思,也就是俗称的杀气。

    他不是武林高手,没有所谓的王霸之气,但是他杀过人,而且杀过很多人,现在又的确有意杀死飞狐和徐原,无须过多的酝酿,这份杀气就很自然的迸发出来  。

    飞狐人老成精,身为楠溪部落的精夫,他这一生经历了无数次厮杀,对这样的杀气还能抵抗得住,徐原却是一个书生,虽然也在军营里厮混了不少日子,毕竟没有亲手杀过人,也没有掌握过其他人的生死,在和魏霸这种蛮不讲理、厚颜无耻的武夫面对面的时候,他原本有些不知所措,现在被魏霸直面威胁,本能的向后退了两步。

    不仅是徐原,就连他身边的那些甲士都被魏霸的杀意逼迫,不由得主的打了个寒颤,其中一个伸手拔刀,却被魏霸一个眼神迫住,脸色为之一变。

    在飞狐等人看来,这就是徐原心虚的表现了,两人面对面的较量,徐原已经落了下风。飞狐性本多疑,要不然也不会被人称之为老狐狸,见此场景,他心里打起了鼓,破天荒的对魏霸行了一礼,堆起一脸的笑容:“这个……大人,你是什么时候和陆将军对阵的?”

    魏霸瞟了一眼脸色发白的徐原,淡淡的说道:“精夫。你难道不知道这次吴军兴师动众的原因吗?”

    飞狐茫然的摇了摇头。

    魏霸冷笑一声:“看来这位徐君没有把实话告诉你。既然如此,那还是由我来说吧。”他把年初襄阳大战,吴军损兵折将的经过说了一遍,当然他和陆逊的冲突不能照实说,只能说成陆逊背信弃义,企图对他下手,被他挫败,后来又被魏军偷袭,损失惨重。“襄阳之战,吴军主力损失了至少三万人马。他们迫不得已。只好征讨五溪,想征你们为兵。”

    飞狐赫然变色:“徐先生,当真如此?”

    徐原强作镇静的说道:“你别听他自我吹嘘,他要真的这么有本事。又怎么会成为弃子。”

    “那我问你。陆逊现在在哪里?”魏霸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徐原的话:“如果不是兵力不足。为何调原本负责交州的吕岱来武陵?”

    徐原哑口无言。

    见此情景,飞狐心里越发没底了。不过他也没有完全相信魏霸的话,只是下令把他们分开。因为心里有了疑惑。他没有再关押魏霸,而是与徐原一样,当作上宾,以礼相待。

    到了住处,寒如、锦索儿依然愤愤不平,对飞狐投靠吴人的行为非常不耻。其实说起来,五溪蛮之所以一直支持蜀汉而不是东吴,是因为五溪蛮比普通的汉人还要忠于大汉朝廷。五溪蛮与巴郡的板楯蛮同源,当年汉高祖出汉中,夺取天下,五溪蛮也是有功的,所以纵观整个汉代,绝大多数时候对五溪蛮都比较优待。王莽篡汉的时候,曾经派人到武陵来,要用新朝的印绶来换汉朝的印绶,五溪蛮却把新朝的使者杀了,自称是汉臣,不肯接受王莽的封号。到了东汉,除了光武帝末年曾经发生过大的冲突,以至于伏波将军马援战死在五溪之外,五溪蛮总体上对汉朝还是很忠心的。

    刘备夺取江南四郡之后,对江南四郡的蛮族也比较用心,特别是武陵,一直到吕蒙偷袭荆州之后,武陵才并入东吴的版图。因为这次是吴人背信弃义,与蛮人简单质朴的信仰有很大的冲突,所以五溪蛮并没有接受吴人的统治。刘备东征,马良以一介书生入五溪,就能说动蛮王沙摩柯,统领五溪蛮助阵,和五溪蛮的这种以汉为正统的观念也有很大的关系。

    正因为如此,寒如等人才不能接受飞狐的举动,在他们看来,这是背叛。吴人不仅是大汉的叛臣,更是蛮人部落的仇人,蛮王沙摩柯就是死在吴人的手上。飞狐这么做,不仅是对汉朝的背叛,更是对整个蛮人部落的背叛。

    对寒如等人的愤怒,魏霸既欣慰又心酸,当天下大多数人都抛弃了大汉的时候,这些蛮子居然还坚持把大汉当作正统,真是难得。不过,人心只是软实力,现在最要紧的是如何彻底击败徐原,重新把飞狐争取过来。

    魏霸想了很久,叫过锦索儿:“我听你们说过,你们几个部落都有神犬,侍奉神犬的都是女子?”

    锦索儿犹未气平,用力的点了点头。

    “那楠溪部落侍奉神犬的是谁?”

    “飞狐的女儿楠狐。”锦索儿气呼呼的说道:“今天没看到她,一定是被飞狐那个老东西关起来了。”

    “你和她熟悉吗?”

    锦索儿为难的摇摇头,撇着大嘴:“认识,不是很熟。楠狐和我们几个都不太合得来,她是读书人,我们是粗人。”

    魏霸不解,锦索儿又解释了几句。原来在几个部落中,最聪明的头领就是飞狐,他的女儿楠狐青出于蓝,不仅有心计,还喜欢读汉人的书,特别喜欢读《楚辞》、《离骚》这些明显带有楚文化韵味的书,在以文盲为主的蛮人中,她非常另类,与锦索儿、青索儿这些粗人不太合得来。

    魏霸大感意外,不过,他随即有了主意。和锦索儿商量了一会,锦索儿将信将疑的去了。

    ……

    在楠溪部落的后寨,楠狐拿着一卷书,正坐在栏杆边发呆。她大约十八九岁,皮肤是蛮人中少有的白晳,锦坎肩和短裤之外,又罩了一件白绸的薄氅。一对细长的狐眼,挺翘的琼鼻,尖尖的下巴。名叫奔雷、逐电的两只大狗慵懒的卧在一旁,不时的摇摇尾巴,像是两只哈巴狗。忽然,两只大狗不约而同的爬了起来,走到栏杆边,“汪汪”叫了两声,声如闷雷,一下子打破了后寨的宁静。

    “奔雷,逐电,不要乱叫,烦不烦?”楠狐不悦的轻喝了一声,抬眼看去,不由得“咦”了一声,放下书,站起身来,看着远处寨门口的锦索儿,略作沉思,拍了拍奔雷的脖子:“去,把客人接来。”

    奔雷舔了舔楠狐的手,转身飞跑下楼,到了寨门口,叫了两声,看守寨门的士卒见了,连忙放行。锦索儿笑了起来,蹲下身子,冲着奔雷张开双臂。奔雷却不屑一顾的摇了摇尾巴,转身走了。

    锦索儿有些无趣,跟着奔雷来到小楼,见到楠狐后,半真半假的说道:“妹妹果然是神仙一般,不是我们普通人,连侍奉的神犬都带着傲气。”

    楠狐将刚才那一幕看在眼里,只是笑了笑,也不解释。“姊姊到我们部落里来,可有什么事?”

    锦索儿也不客气,将来意说了一遍,特别说到了吴人将要征召蛮人为兵的意图。楠狐不动声色,等锦索儿说完了,她轻轻的哼了一声:“吴人固然是没安好心,汉人恐怕也不是什么善人。他们又想来骗我们帮他打仗?”

    锦索儿浓眉一挑:“这么说,你也不赞成?”

    楠狐微微颌首:“是的,阿爹这么做,是我建议的。既不听汉人的,也不听吴人的,我们就安心的呆在寨子里,谁也不得罪。”

    锦索儿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看来魏大人看错你了。”

    “魏大人?”楠狐无声的笑了起来:“他怎么看我,和我有什么关系。”

    “你说得没错。”锦索儿凝视着楠狐,半天没有说话,看得楠狐莫名其妙,不禁红了脸斥道:“姊姊,你这是什么眼神,看得人怪怪的。”

    “嘿嘿。”锦索儿笑了起来:“没什么,我只是在想,魏大人以为你聪明过人,识文断字,还给你写了一首诗,我现在就在想,他这首诗是白写了。”说着,她站起身来,转身就走。

    楠狐犹豫了一下,叫住了锦索儿:“既然带来了,何不让我看一看?我虽然没什么学问,也许能看懂一二也说不定。”

    “这首诗可难。”锦索儿同情的摇摇头:“魏大人给我讲了半天,我才懂了一点点皮毛。你虽然聪明,却未必看得懂呢。”

    一听说锦索儿都懂了一点皮毛,原本只是好奇的楠狐不禁生出几分好胜心,非要看看不可。锦索儿推辞了一番,这才把魏霸写的诗拿了出来,交给楠狐。楠狐接了过来,看了一眼,先赞了一声:“且不问这个魏大人的学问如何,一手书法中正平和,法度严谨,倒是有几分大家风范。”

    锦索儿赞了一声:“还是妹妹有眼力,我就只知道好看,却说不出多少名堂来。妹妹一眼倒是看出大家风范了。我听他说,他这书法可是学自诸葛丞相。”

    “是吗?”楠狐一愣,转身进了房,一阵翻捡,拿出一枝竹简,和魏霸写的诗放在一起一比较,两者的字迹果然有几分相似。其实她不知道,魏霸到这个世上之后,最容易得到的书法就是诸葛亮的书法,他曾经用心模仿过诸葛亮的书法,后来又得到诸葛亮本人的指点,不敢说惟妙惟肖,至少有五六分相似。

    楠狐不禁有些犹豫起来:“原来诸葛丞相亲自教授过他书法?这么说,他应该是丞相的心腹才对,怎么会成为弃子?”(未完待续……)

    ps:100票,第四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