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437章 谁更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得到这个回复,魏霸立刻意识到自己已经身陷险境。因为没有预料到会有战斗,为了行动迅速,他身边只带了三十多人,还是以蛮子居多,武卒只有敦武、魏兴等五人,而他要面对的却是拥有七八百战士的楠溪部落。更糟糕的事,他们已经深入楠溪部落的腹地,退无可退。

    看着飞狐那张得意的老脸,魏霸虽然很紧张,很意外,却依然平静。随着战斗经验的增多,特别是前几天为了吸引周胤的注意力,他以身犯险,被周胤包围在其中,险些送了性命之后,他发现自己对生死看得不那么重了  。

    能将生死放下,很多问题就不再是问题。

    魏霸平静的微笑着:“精夫考虑好了?”

    飞狐有些诧异的看看他,抚着花白的短须,不屑的哼了一声,连回答都没兴趣。看到飞狐这个德性,寒如不禁火冒三丈。是他对魏霸拍胸脯说飞狐肯定不会有问题,甚至魏霸都不需要亲自去,只要派个人去说一声,飞狐就会来。魏霸为了表示尊敬,亲自带着礼物来拜访飞狐,没想到飞狐却要投降吴人,这让寒如觉得非常没面子。

    “老东西,你年纪大了,老糊涂了吧?”寒如跳了起来,指着飞狐破口大骂。“你要和吴狗联合?你忘了当年差点被吴狗砍死,还是我阿爹和相夫阿伯把你救出来的了?”

    飞狐老脸一红,打断了寒如:“就是因为知道吴人强悍。我才要和他们合作。不和强者合作,和你们这些没用的东西一起惹事生非,岂不是自寻死路?”

    “原来你是怕了。”锦索儿冷笑一声:“果然是只老狐狸,活得越老,胆子越小。”

    “你这小娃娃,懂什么?等你能活到我这岁数再说吧。”飞狐不屑一顾,也没心思和寒如兄妹斗嘴,手一挥:“把他们绑起来,到时候交给吕将军,我也算是立了一功。”他瞟了魏霸一眼。忍不住哈哈一笑。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你敢!”寒如和锦索儿拔出砍刀,拦在魏霸面前,两条大狗也虎视眈眈,伏地低吼。随时准备跃上去。飞狐扫了他们一眼。嘴角一歪。笑了起来:“两个小娃娃,敢在老子面前玩刀了啊。你们别忘了,当年你们的刀法还是老子教的。现在敢对我拔刀?你们有多少人?我寨子里有多少人?”

    说到最后一句,他声色俱厉,吼声如雷。以他这样的年纪,还有这样的中气,可见这人年轻时也是个勇士,而且依然骁勇。

    “寒如,锦索儿,退下!”魏霸将手轻轻的摁在寒如兄妹的肩上,示意他们稍安勿躁。在飞狐的地盘上和飞狐来硬的,绝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飞狐从始至终,都和魏霸等人保持着距离,一大群壮汉在两侧待命,很显然早有防范。现在翻脸,大概能得到的也只是壮烈牺牲而已。

    寒如和锦索儿对飞狐显然有些惧怕,脸色非常难看,只是不肯落了面子,这才强撑着。见魏霸让他们退下,他们互相看了一眼,低下头,退到了一边。

    魏霸背着手,缓缓走到飞狐面前,飞狐站了起来,一只脚踩在座位上,一手按着刀柄,同时给两侧的手下使了个眼色。两个壮汉立刻夹了过来,护在飞狐面前。

    魏霸微微一笑,停住了脚步,远远的看着飞狐:“精夫,你要和吴人合作,这是你的自由,可我们是来拜访你的客人,你把客人抓起来,好像和你们的习俗不太符合吧?”

    飞狐尴尬的避开了魏霸的眼光,有些心虚。

    “我想,你要和吴人合作,无非是觉得吴人势大,和他们作战凶多吉少,不如委曲求全,用自己的面子换全部落的平安。对吧?”

    飞狐脸色渐渐的缓了下来,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没错,老子是被几年前的那把火烧怕了,连大皇帝的大军都不是他们的对手,我们几个部落联合起来也不过是万余人,如何能行?我没有勇气再和他们作战。”

    魏霸点了点头:“你说得不错,陆将军的确是个难得的将才,如果是他统兵,不光是你,恐怕其他几个部落也未必敢和他作战。我虽然和陆将军交过手,但是不得不说,陆将军是个很难对付的对手,不到万不得已,最好不要和他为敌。”

    飞狐抬起头,惊讶的看着魏霸:“你和陆将军交过手?”

    魏霸笑了,微微颌首,带着几分矜持的说道:“不瞒精夫说,我还小胜一筹。”

    “怎么可能?”飞狐叫了起来。

    “吴人的使者没有告诉你么?”

    “没有!”飞狐脱口而出,随即意识到自己失言了,连忙改口道:“我这儿没什么吴人使者。”

    魏霸笑得更开心了,这蛮子就是蛮子,虽然号称是蛮子中的智者,毕竟还是不够谨慎。他早就从飞狐的神态中看出,飞狐精神很紧张,这不可能是因为他要投降吴人所致,只会是因为吴人给了他直接的压力,让他不敢有丝毫大意。如果没有猜错,吴人大概派了人在寨子里就近监视他,这个人甚至就在附近,是以飞狐不敢有任何善意表现出来。

    现在,飞狐矢口否认,正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表现。魏霸盯着飞狐的眼睛,面带微笑,一言不发。飞狐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目光躲闪了几次,最后求助的看向远处。

    魏霸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蛮子们被他目光所逼,下意识的让开,露出一个儒冠年轻人。那年轻人无奈的摇摇头,分开人群走了过来,在离魏霸十余步的地方站定,几个甲士站在他的身边,严阵以待。

    “足下好唇吻。”

    “好说。不知足下怎么称呼?”魏霸拱了拱手,很客气的说道,一点也不像是看到敌人,倒仿佛是遇到了熟人。

    “吴郡徐原,草字德渊,奉镇南将军之命,前来抚绥五溪。”

    魏霸耸了耸肩,无声的笑了起来。他笑了一会,又说道:“抚绥五溪,是为了我么?”

    徐原轻声叹息。一脸的同情:“足下虽然最近声名鹊起。可是未免也太高看自己了。你单身入五溪,真以为能搅动五溪吗?其实,你不过是一枚棋子罢了,而且还是一枚弃子。”

    魏霸点点头:“足下所言甚是。我的确是一枚棋子。不过。这棋子本身虽然没什么区别。在什么位置却大有不同,要不然,吴王也不至于如此兴师动众。徐君。这一点,想必你不会否认吧?”

    徐原眉头微蹙,沉吟半晌:“不错,你说的的确有几分道理。不过,如果你以为这都是因为你,恐怕也不尽然。两国暗斗,牵涉其中人的数不胜处,你我都算不得什么。魏君,如今我既然抢先一步,只能委屈你了。”

    “这又不是买东西,按什么先来后到?”魏霸撇撇嘴,重新把目光转向飞狐:“精夫,你是想用武力留住我吗?”

    飞狐一直在看着魏霸和徐原说话。说实在的,他不怎么听得懂,一是这两个人说汉话说得很快,二是他们说得很隐晦,他听得云里雾里,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意思。魏霸突然把话题扯到他身上,他一时没反应过来,不知道怎么回答魏霸。

    “你不要怪他,是我的主意。”徐原轻声细气的说道:“虽然你没有你自以为的那么重要,可是能有这个机会除掉你,也算是个收获。”

    魏霸死死的盯着飞狐,根本不理徐原:“精夫,你不再考虑考虑吗?且不说你能不能拦得住我,就算拦住了我,将来其他几个部落来报仇,你又将如何应付,难道要向吕岱求援?”

    飞狐脸色变了变,求助的看着徐原。徐原笑了笑:“魏君,你恐怕还不知道,除了酉溪和辰溪之外,雄溪和沅溪的人大概也不会听你的号令了。就在此时,已经有人奉吕将军之命赶往雄溪和沅溪。”

    “哦?”魏霸笑了,笑得很开心:“吕将军麾下真是人才荟萃啊,像徐君这样的居然还有其他人?”

    徐原谦虚的一笑:“我不过是个普通人,当不得魏君如此谬赞。他们听命于吕将军,也不过是顺应形势,大势所趋罢了。”

    魏霸放声大笑,徐原面色微微一变,飞狐却有些紧张起来。他们不知道魏霸在这个时候大笑是什么意思,是准备垂死反扑,还是死在临头,故作英雄?

    “你们太自负了。”魏霸突然收住了笑声,冷酷中带着几分讥讽的目光扫过徐原,扫过飞狐,扫过在场的每一个楠溪部落的蛮子:“连陆逊都败在我的手上,吕岱又算什么东西?精夫,你既然要选择强者,是不是应该先认清谁才是真正的强者?站错了队,后果可是很严重的,到时候再后悔,可就迟了。”

    飞狐张了张嘴,欲言又止。在这个时候,魏霸依然毫无惧色,根本没有一点害怕的样子,这让他有些忐忑不安。特别是魏霸一再提到陆逊败在他的手上,更让他心里不安。他有些怀疑徐原是不是骗了他,既然这个年轻人能打败陆逊,那他不是强者,谁是强者?

    徐原见飞狐神色有变,不禁有些急了,提高了声音喝道:“魏霸,你兵不过数百,又孤军深入,没有后援,诸葛亮根本不会承认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就算是天才,又如何挡得我大吴数万大军?你想的不过是蛊惑五溪蛮众,借刀杀人罢了。”

    魏霸嘴角一歪,缓缓说道:“既然徐君也承认我是天才,那你们与上苍看中的人作对,是不是有些不自量力?”(未完待续……)

    ps:50票,第三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