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432章 辰水之战(七)

第432章 辰水之战(七)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一秒记住/manghuangji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

    关凤、韩珍英杀法凌厉,吴军虽然奋起反击,一时却找不到什么好办法来遏制她们,可是面对青索儿,吴军的优势很明显,两三个人一围,青索儿就乱了方寸,雪亮的砍刀虽然东劈西砍,却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被杀得步步后退。

    眼看着关凤和韩珍英杀得痛快淋漓,自己却处处受制,青索儿恼羞成怒,尖叫一声:“青狼,黑虎,上!”

    话音未落,竹筏上的两个竹筐中突然跃起两个矫健的身影,一纵便上了船,二话不说,扑向正逼得青索儿手忙脚乱的吴军。看着两头狼一样的大狗冲了过来,那两个吴军吓得魂飞魄散,本能的把手中的武器转向了大狗,不料还是慢了一点,一个被青狼咬住了手腕,另一个被黑虎直接咬住了脖子。

    吴军大惊,青索儿立刻抓住了机会,娇叱两声,冲上前去,一刀一个,将两个吴军斩杀,然后持刀而立,得意非凡。青狼黑虎蹲坐在她两侧,长嘴微张,一滴滴鲜血从长长的舌头上滴了下来,低沉的吼声让人心惊胆战。

    军侯又被韩珍英制住,吴军没人指挥,各自为战,看到青索儿身边的青狼黑虎,不知道这是狼还是狗,面面相觑,不敢轻易上前。

    另一艘船上的假军侯看到生变,吃了一惊。原本他以为不过是三个女子,不会有什么大事,不料眨眼之间军侯已经被对方制住,战鼓也被击破了。紧跟着又跳上来两头像狼一样的畜生,顿时惊慌起来。他刚要下令射击支援,脚下突然一晃,身后传来一阵惊恐的鼓噪声,他回头一看,顿时吓得目瞪口呆。

    十几个浑身**的汉子挥舞着雪亮的战刀,扒着船帮跳上船,狞笑着逼了过来。在他们的身后,更多的汉子正跃上船。假军侯大惊失色,环顾四周。这才发现情况远比他想像的危险。不断上船的汉子至少有五六十人,个个神情剽悍,杀气腾腾。

    假军侯虽然紧张,却还是咬着下令反击。吴军士卒在他的催逼下。向那些汉子围了过去。那些汉子冷笑一声。挥刀就砍。双方人数虽然差不多,可是吴军士卒显然不是这些汉子的对手,不过眨眼功夫。就被砍翻了大半,连假军侯都被制住了。

    这些人都是魏霸拨给关凤的魏家武卒,共七十八人,是魏霸身边除了敦武等二十名精锐之外的所有武卒。他们都精擅水性,关凤让他们潜在水中,挂在竹筏下面,只把头伸出筏面呼吸。筏子上那些大竹筐,其实就是为了掩护他们的。等吴军的战船夹上来,他们就顺势潜到了吴军战船的下面,借着关凤等人上船,吸引了吴军注意力的时候,偷偷攀上战船,打了吴军一个措手不及。

    吴军根本没有防备,只以为是三个蛮女,一心想着沾点便宜,哪里会想到这三个女子都是索命的罗刹,更没想到在筏子底下还藏着几十个最强悍的战士,一下子被打蒙了,没等他们做出及时的反应,关凤等人已经控制住了局面。

    关凤随即迫使那些桨水们将船靠岸,然后将俘虏的吴军士卒大部分赶下了船,剥下他们的衣甲,只留下贴身的牛鼻裤,用绳子捆成一串,派人看守。这边刚刚处理好,早就潜到岸边林中的一百多关家刀盾手和两百多酉溪蛮飞奔而至,鱼贯上船。关凤下令,关家刀盾手全部换上吴军的衣甲,扮作吴军,酉溪蛮分成两部分,一部分充当桨水划船,一部分反背双手,扮作俘虏。

    一切准备停当,关凤下令战船掉头,扯起战旗,敲起仅剩的一面战鼓,向战场驶去。

    ……

    辰水边,魏霸在王双等人的护卫下,带着孙鲁班来到岸边。王双手持盾牌,上前喊话。他的身材高大,声音也够宏亮,离岸百步的吴军都能听得到。

    “没胆子的周胤,你好生听着。我家少主和你约好的,决战一场,你赢了,我们送还公主,我们赢了,你让我们过河。如今你败局已定,若不甘心,可再来战。若是怕了,就依前约,送船过来,让我们过河。若是出尔反尔,怕是周大都督在地下不得安宁。”

    周胤大怒,驱动战船,靠近岸边,大声叫道:“哪来的鼠子,敢大言不惭,谁说老子败局已定?刚才不过是牛刀小试,现在老子要亲自上阵,斩下你们的狗头。”

    王双张开双臂,放声大笑:“有胆你就来!”

    “老子这不是来了吗,你急着死啊。”周胤一边说着,一边示意桨手们慢点划,磨磨蹭蹭的,半天也没上岸。他其实根本不想打了,两次交手,死伤三百多士卒,伤亡远超过他的预期。他身边只剩下不足两百人,不得不从看守俘虏的士卒中抽调了两百人过来。如果这一次再失手,那他就再也没有机会反击了,就算周峻截住了魏霸的后路,他也没实力发起攻击。

    他想等,等到周峻出现,再一起发起攻击,将魏霸一举成擒。万一周峻出现了意外,他也能全身而退,不至于太狼狈。只是现在魏霸亲自逼到了阵前,他如果不迎上去,面子上也过不去。王双提到了他的父亲周瑜,更让他没有了退路。

    他不能不迎战,只能消极怠战,尽可能的拖延时间,希望周峻能尽快到达。可是辰水就这么宽,他就是再慢,也拖延不了多少时间,眼看着战船就要靠岸,周胤只得硬得头皮站到了船头,摆出一副威风凛凛的架势,其实两只眼睛不时的瞟着魏霸身后的山谷,望穿秋水。

    可惜,周峻似乎没有感应到他的渴望,山谷里寂静无声,一点动静也没有。他当然不知道,一心想保存实力的周峻已经临阵脱逃了。

    就在这里,上游传来一阵激昂的战鼓声,周胤非常意外,扭头一看,只见两艘被他安排在上游警戒的战船回来了,战船上旌旗招展,鼓声震天,听起来非常振奋人心。他顾不上和王双对骂,连忙派人去查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一艘蒙冲小船冲出了大阵,迎向那两只战船。

    周胤在疑惑的时候,魏霸也看到了那两艘战船,一听鼓声,他就猜到关凤她们可能得手了,现在正在执行下一步计划。可是他的心里却没有一丝轻松,相反紧张万分。关凤身边总共不足四百人,而周胤身后的战阵中却可能有三倍的兵力。就算是如他所愿,周胤把主力派到了别的地方,兵力严重不足,吴军还有数量占绝对优势的战船,以及战船上的大型弓弩,一旦关凤不能快刀斩乱麻,被吴军缠住,那依然是一个败局。

    现在,所有的希望就寄托在关凤等人的身上。

    魏霸略一思索,推着孙鲁班走了出去,大声喝道:“周胤,你看看这是谁!”

    周胤瞥了一眼,虽然心里不以为然,脸上却还是肃穆起来。他在两个亲卫的掩护下站在船头,对着孙鲁班躬身施礼,大声叫道:“公主,你受惊了,且安心稍候,我马上就来救你脱险。”

    魏霸哈哈大笑:“周胤,你这个口是心非的贼子。你真想救公主吗?那你明知公主在此,为何还下令放箭?你可知道公主中了你的箭?”他一边说着,一边松开了手,将孙鲁班向前推了两步。

    孙鲁班咬着牙,拖着伤腿,险些一跤跌倒在地,摇摇晃晃、站立不稳的身影让人心疼。船上的吴军看了,不禁黯然,特别是那些弓弩手,一想到可能是自己的箭射中了公主,他们就内疚不忆,惭愧的低下了头。

    周胤挥舞着手臂,大声叫道:“魏霸,你休要血口喷人,这分明是公主坚强不屈,为你所伤,你还想来赖我?”他顿了顿,又说道:“再说了,战场凶险,公主千金之躯,本不应该在此,一切都是你的罪过,你还想抵赖吗?魏霸,你万死难辞其咎,等我抓住你,一定将你碎尸万段,为公主报仇。”

    魏霸一听,暗自叫好,这小子果然是嘴尖皮厚啊,这反咬一口咬得多漂亮。不过,老子现在和你斗嘴,可不是为了比口才,只要能吸引你的注意力,给关凤争取时间,我就陪你斗斗嘴。

    “笑话,究竟是谁下的毒手,不仅我们有目共睹,我想公主本人更是一清二楚。周胤,你有胆,就靠近些,听听公主自己的说法。躲那么远,分明是心虚嘛。”

    “你急什么急,老子这不是来了嘛。”周胤在船上上窜下跳,指手划脚,一副急着跳下来和魏霸拼命的样子,船却还在水里不紧不慢的晃着,连个跳板都没放下来。

    魏霸冷笑一声,对孙鲁班说道:“看来你这小叔子根本没有救你的意思啊。我说,他的兄长周循不会是你害死的吧,要不然他怎么会这么恨你?”

    孙鲁班扭过头,不理魏霸。魏霸也无所谓,他大声叫道:“周胤,我知道为什么了,你小子做了亏心事,被公主发现了,你早就想杀人灭口,现在还想嫁祸于我,对不对?”

    周胤一愣,顾不得装蒜了,脱口而出:“你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做了亏心事了?”

    魏霸强忍着笑,大声说道:“公主刚刚说了,你对公主有非份之想,偷看她洗澡,生生把自己的兄长气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