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431章 辰水之战

第431章 辰水之战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一秒记住/manghuangji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离战场三里外的辰水上游,两艘中型吴军战船停泊在水中央,船上的吴军将士虽然也手持武器站在船上,但是他们的脸上看不到一点紧张,他们的精神很松驰,甚至有些无聊,与远处战鼓声依稀可闻的战场显得极不协调。

    其实这也怪不得他们,这场战斗根本就不能称之为一场真正的战斗。魏霸等人千里奔逃而来,人数有限,就算征召了一些蛮子,也不会超过千人,没有重型军械,又没有战船,根本不可能在水面上与拥兵两千的吴军交锋。怎么看,这都是一场手到擒来的围捕而已,想必周将军和周都尉一定会轻松的拿下魏霸,救回公主,立一个大功。如果一定要说有困难,也就是千万别让魏霸又跑了而已,要是他退回山里去,那一时半会的还真拿他没办法。

    至于其他的,还真想不出有什么危险。

    两艘战船都是中型战船,载人近百,桨手和战士大约一半对一半。船不用前进,桨水们坐在舱里却不能随意走动,只能坐在原地,和身边的同伴有一句没一句的闲扯着,战士们大多聚在甲板上,欣赏着两岸的风光,听着远处战场上时骤时疏的战鼓声。

    “又打了。”曲军侯看着平静的水面,撇了撇嘴。

    “是啊,这魏霸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和咱们少将军对阵这么久,着实有点真本事。”另一只船上的假军侯接上了话茬,感慨的说道:“这老话说得好,大江后浪推前浪,一浪还比一浪强。最近可是冒出来好些个年轻的将才,怎么瞅着,又像是当年家主追随孙将军横扫江东时的感觉了。”

    “可不是么。”曲军侯感慨的叹了一口气:“循少主英年早逝。好在胤少主也不弱,希望周家这一次能翻身。如果能救回公主的话,怎么着也是一大功。”

    “那还用说。”假军侯扑哧笑了一声:“步骘还真是无能,居然被人把公主从眼皮底下劫走了。咦,那是什么?”假军侯突然伸出手指着远处,叫了一声:“大人,你眼神好,看看那是什么,我怎么看着像是有人?”

    曲军侯顺着假军侯的方向看去。只见倒映着满江碧绿的水面,忽然出现了三个竹筏,每个竹筏上都站着一个人,远远的看不清楚。

    “可能是蛮子吧。”军侯一边说着,一边示意身边的将士们提高警惕。将士们虽然应着。却没怎么挪窝。区区三个人,撑的又是竹筏,又不是战船,没什么好担心的。

    那三个竹筏越来越近,曲军侯已经能看清上面是三个穿着蛮子常见短衫短裤的蛮女,她们一边撑着竹筏,一边还唱着山歌。清脆的歌声在山谷中回荡,飘飘袅袅,有若仙音。原本就有些无聊的吴军将士听了,不由得笑了起来。七嘴八舌的说道:“哟,这是哪来的蛮子,唱得倒是蛮好听的。”

    “是呢,是呢。听这声音就知道,估计人也长得不错。”

    “哈哈哈。你这个老色鬼,这才出来几天,又痒痒了?”

    “去你老母,你别说我,你这小色鬼,比我还花呢。”

    其他的将士们哄笑起来。曲军侯虽然喝了一声,却也没有太在意,他的眼力好,已经看清那竹筏的三个蛮子的确都有几分姿色。这三人都穿着短短的蛮布坎肩和短裤,露出四肢和一截白花花的肚皮,光着脚丫子站在筏子上,用手中的竹篙挣着筏子,顺水而下。筏子上摆着几个大竹筐,不知道装的什么东西,看起来甸甸的,压得竹筏几乎浸在水中。

    清亮的歌声越来越近,曲军侯侧耳倾听,听了几句,不由得会心而笑,咄了一口:“这些不知礼仪的蛮子,真是可恶,居然将我们当成恶鬼了,还说着要打死我们呢。”

    年长些的假军侯听了,哈哈大笑:“这些小蛮子,一定以为我们不通蛮话,没想到我们这里面同样有精通蛮话的高人。”

    “好了,你不要取笑我了,小心些。”

    “哈哈,你不会真以为她们会对我们不利吧?”

    军侯听了,也觉得有些无趣。这三个漂亮可人的蛮女大的不过二十七八岁,小的也就是十六七岁,又手无寸铁,哪能有什么危险,自己这么做,的确是有些虚张声势了。他没有再说什么,目光灼灼的看着那三只竹筏飘了过来。

    竹筏越来越近,上面的蛮女们也认出了吴军的战船,紧张起来,山歌不再唱了,竹篙也忘了撑,筏子顺水飘流,越来越近。

    “围上去,拦住他们。”吴军将士七嘴八舌的怪叫起来。这里没什么人烟,一帮出征多日的士卒,忽然看到三个靓丽可人的蛮人姑娘,又穿得这么清凉,就算不是人人起了歹心,戏弄她们一番也是符合绝大多数人的心愿的。

    没等军侯下令,桨手们就行动起来,摧动战船,向三只竹筏包抄过去。蛮女们吓坏了,慌乱的撑着竹筏,想要逃得远远的,可是她们显然太紧张的,撑了半天,筏子也没动,很快就被吴军战船追上了。战船包夹了过去,将三只竹筏夹在中间,士卒们伏在栏杆上,打量着脸色惊惶的三个蛮子,一个个眉开眼笑。

    “肃静。”军侯板着脸,喝了一声,压制住那些两眼放光的士卒,威严的喝道:“你们是什么人,竟敢冲撞战船?”

    年幼些的小蛮女镇定些,走上前,结结巴巴的解释了几句,军侯静静的听了,知道这的确是蛮话,看来这三个蛮女是附近的小部落,还不知道辰溪部落被灭的事。他一时心动,挥了挥手:“把她们带上来,仔细检查,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疑的物事。“

    “喏!”他身边的亲卫一听,就明白了他的心思,当下争先恐后的伸出铁钩,勾住竹筏,拽了过来,同时放下跳板,喝令那三个蛮女上来。三个蛮女吓坏了,缩成一团,连连摇手,那个小蛮女大声哭喊着,求饶着。吴军士卒哪里敢放过她们,不由分说,将她们三人拽了过来,推到了军侯面前。

    三个蛮女抱着竹篙,紧紧的贴在一起,水从她们裸露的腿上流了下来,汇成一洼,在甲板上缓缓流动。军侯看着挤在一起的六只脚,一时意乱不已。他咽了口唾沫,故作威严的喝道:“快说,你们是什么人?”

    一直没有说话的年长蛮女突然抬起了头,看着魂不守舍的军侯,鄙视的撇了撇嘴,用汉话说道:“我们是来杀你们的人。”

    军侯愣了一下,一时没听懂,不知道这是哪里的蛮话。没等他反应过来,三个蛮女忽然齐声大喝,向前迈出一步,同时掰开了手中的竹篙,拿出一口制式环刀,一柄长剑,一口蛮人常用的砍刀,娇叱一声,三件完全不同的武器同时向军侯和四周的吴军士卒招呼过去。

    军侯先是被她们的脚吸引住,正想入非非,根本没有一丝警惕,突然又在蛮话中听到一句汉话,正在想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哪里会想到这三个漂亮的蛮女会突然发难,他大叫一声,向后便退。

    这三个蛮女自然是关凤、韩珍英和青索儿,她们奉魏霸之命,赶到这里来冒充蛮女接近吴军的警戒船。三人之中,只有青索儿会说蛮话,所以关凤和韩珍英一直装哑巴。青索儿本来就是蛮子,习惯了这样的装束,也习惯了这样的眼光,韩珍英在门派中厮混,也不怎么在意,关凤却从来没有被人这么看过,早就被那个军侯看得火起,此刻一发作,哪里还肯让他逃走。当下一个箭步冲上前去,一刀就劈了下来。

    军侯征战多年,没点本事也没法活下来。他一边退,一边注意着关凤的举动,见关凤一刀劈了下来,立刻拔刀反撩。他之所以之前一直没有拔刀,就是等着这个防守反击的机会,只要一刀劈开关凤手中的战刀,紧跟着就会顺势砍过去,抢回先机。

    在他看来,一个女子纵使会武,又能高明到哪儿去,自己有足够的把握一击成功,到了那时候,想做什么还不是由着他的心意?一想到得意处,他的嘴角挑了起来。

    笑容还没来得及绽放,他就感受到了山一般的压力。

    关凤一刀劈下,势若雷霆,军侯反撩的一刀不仅没有奏效,反被她完全压制住了。

    “杀!”关凤一刀劈开了军侯的胸甲,砍出一条一指深的口子,鲜血从伤口中涌了出来,疼痛让军侯嘶声惨叫。关凤转身拧步,飞起一脚,踹在军侯的腿弯处,同时抡圆了战刀,只听得丁丁当当的一阵乱响,刚刚围过来的几个亲卫被她一刀逼退。

    军侯站立不稳,扑通一声跪倒在甲板上,膝盖顿时失去了知觉。他长嚎一声,就地一滚,挥刀就向关凤的小腿砍去。他的手刚刚一动,一口长剑闪电般刺到,将他的手掌钉在甲板上。

    事起仓促,战船上一片慌乱,关凤砍倒了军侯,大杀四方,杀得那些亲卫们狼狈不堪。韩珍英一脚踩在军侯的背上,拔出长剑,手腕一抖,挑起军侯的长刀,向战船上的战鼓掷去。

    一个正准备去击鼓报警的士卒眼睁睁的看着一道寒光从眼前闪过,割开了战鼓的鼓皮,大鼓一声闷响,裂开了一个大口子。他大惊失色,张嘴正要大叫,关凤飞身杀到,一声厉喝,战刀电然而至,一刀枭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