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423章 人比人,气死人

第423章 人比人,气死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魏霸尴尬的笑笑,让人叫回了在远处赏月的赵统,把他和关凤商量好的计策说了一遍,赵统很诧异,却也没说什么。魏霸随即让人叫来了相夫和毋诸,把情况说了一遍,又告诉他们自己的计划。

    相夫和毋诸听说辰溪蛮被全部生擒,吓得面无人色。毋诸庆幸不已。酉溪部落因为提前得到消息,老子帅增又当机立断,没等稻子完全成熟就收割完毕,撤入深山,虽然收成受到了不小的影响,至少没有人员伤亡,不至于像辰溪蛮这样被吴人一网打尽  。可是相夫却紧张起来,吴人的决绝让他闻到了极其危险的味道,既然他们能对辰溪部落下这么狠的手,就难保不会对他的雄溪部落下手。他流落西陵这么多年,也不知道部落里情况如何,能不能及时得到消息,躲过这一劫。

    不过,对魏霸要出手救辰溪部落的决定,他们举双手赞成。五溪蛮虽然互相有矛盾,在大是非上还是能站在一个阵线上的。

    “行,就听侍中的。”

    魏霸很满意,他之所以要全力一战,就是为了争取这些蛮子的拥护。“现在你们回去好好休息,明天一早,我们就开始行动。”

    “喏。”相夫和毋诸站起身来,躬身领命。他们转身刚要走,魏霸叫住了相夫。

    “那个……从公主头上拔下来的簪子还在么?”

    “在。”相夫一愣:“侍中,你要?”

    “我要用一下。”魏霸笑道:“你让人拿出来。我折成钱给他。”

    相夫笑了:“侍中说笑了,怎么能收你的钱。没事,我回头就让人送来。”

    “不,那是你们的战利品,我不会白要的。”魏霸从怀里掏出一颗宝石,送到相夫面前:“这也是从公主手中得来的,我不懂,不知道能不能抵得上那只簪子,如果不够,你再对我说。”

    相夫大窘。连连推辞。他为盗多年。最是识货不过。那只簪子固然贵重,又怎么抵得上这块宝石。别说是块宝石,魏霸随便拿个东西来换,那都是给他面子。哪里还要谈什么等价交换的事。魏霸坚决要给。相夫感激涕零。拿着宝石去了。时间不长,他领着一个彪形大汉急匆匆的来了,那大汉双手奉上簪子。一脸的憨笑,眼睛却盯着相夫手里的宝石眨也不眨。

    打发走了相夫和大汉,魏霸又对赵统吩咐了几句,赵统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却什么也没说,起身走了。

    ……

    周胤从大帐里钻了出来,面对朝阳,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哈欠!”

    “仲英,睡得好么?”周峻全副武装的走了过来,看着睡眼朦胧的周胤,笑着摇了摇头。他年过三十,已经过了嗜睡的年龄,不像周胤这么一大早还打哈欠。

    “还好,还好。”周胤一边拍着嘴,一边抱怨道:“这些天在船上睡惯了,突然回到岸上来睡,还有些不习惯呢。”

    周峻看看那些露天而睡的辰溪蛮,皱起了眉头。周胤看在眼里,歪了歪嘴,坏笑道:“怎么,一下子太多,怕咽不下去?”

    “你可真说对了,我就是担心咽不下去。”周峻叹了一口气:“仲英,这次按你的计策,长驱直入,打了辰溪蛮一个措手不及,战果是大,可是也严重耽误我们的行程啊。要按这速度,至少要一个月才能回到辰阳。这一个月在路上,可是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

    “有兄长运筹帷幄,还能被谁钻了空子去?”周胤不以为然的笑笑,“步骘大兵压境,酉溪蛮恐怕已经望风而逃,他们不可能威胁我们侧翼。至于魏霸,嘿嘿,他只有百十人,我还真不相信他敢来攻击我。也就是卫旌那个书生才会被魏霸打败。魏霸要是敢来惹我,我正好救回公主和潘家那丫头,到时候看潘将军怎么谢我。”

    周峻也笑了起来。他们收到了潘濬发来的军报,卫旌以千人之众被魏霸击败,为了掩饰自己的失误,还谎报蜀军大举入侵,这件事已经成了笑话。要不是卫旌是步骘的好朋友,恐怕他会被孙权直接砍了脑袋。现在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如果不能跟着步骘将功赎罪,他这个武陵太守肯定是保不住了。

    周家与步骘、卫旌同是江淮系,这种奚落的话也就是在他们熟人之间说说,在江东系面前,他们是不肯吐露一个字的。此刻没有外人,周峻也没有阻止周胤。

    两人正在说笑,忽然有人来报,北岸有人。周峻和周胤互相看了一眼,立刻严肃起来,周胤转身拿起战刀,对周峻说道:“子高,你坐镇中军,我去看看。”

    “仲英,小心点。”

    “知道了。”周胤一边应着,一边向岸边奔去。

    北岸,果然有一个人正在挥臂高呼,水面很宽,不怎么听得清,隐约的只能听到“公主”二字。周胤立刻联想到了孙鲁班,立刻派了一艘小船,把那个接了过来。

    来人正是魏霸身边的亲卫武卒魏兴。他上了岸,打量着一身戎装,却没有戴头盔的周胤,拱了拱手:“敢问是哪位周将军?”

    “我不是将军,我是兴业都尉周胤。”周胤昂着下巴,傲气十足的看着魏兴:“你有什么事就说,我做得了主。”

    魏兴温和的笑笑:“原来是大都督之子,周仲英都尉啊,久仰久仰。”

    “你还知道我?”周胤忍不住笑了一声。

    “当然。”魏兴笑道:“都尉别忘了,尊嫂孙公主现在就和我们在一起。”

    一听到孙鲁班,周胤脸上的笑容不见了,他冷哼一声:“魏霸现在何处?他尽然敢劫持公主,真是胆大妄为。”

    魏兴摇了摇头:“都尉说错了。公主不是我们劫的,而是蛮子劫的,我们追来,是为了救回公主,而不是劫持公主。”

    “既然如此,那你们怎么还不把公主送回来?”

    “这件事一言难尽。”魏兴叹息一声:“我们不是不想送回公主,而是发现这里面有一个大阴谋。有人想杀公主和我家少主,我家少主只好先保护公主南行,等找到合适机会再护送她回成都。”

    “胡言乱语!”周胤冷笑一声:“给我拿下。”

    他身边的亲卫们应了一声,拥了过来,魏兴不动声色的看着周胤,缓缓的从怀里掏出一张纸:“都尉,你先看看这封公主的手书,再做决定不迟。她曾经是你的嫂嫂,我想她的笔迹你多少能认得一二吧。”

    周胤诧异的看着魏兴,接过那张纸,打开一看,的确是孙鲁班的笔迹。孙鲁班说,她被劫的事情况复杂,一言难尽。现在她要求周胤提供一艘船,让她和魏霸等人渡过辰水,并留下一些粮食备用。

    除了孙鲁班的亲笔信,魏兴还带来了一支簪子。虽然这只簪子上没什么特有的标志,但是奢华的装饰和精巧的工艺可以证明,这样的东西只有孙鲁班这样的人才会有,那些蛮子是造不出来的。

    周胤来回走了几圈,冷笑一声:“笑话,你们觉得我会让公主在我的眼前出现,然后又让她被你们带走?公主现在在你们手上,我怎么知道她写这封信是不是你们逼的?别废话,回去告诉魏霸,让他老老实实的交出公主,我可以保证他的安全。如果他不识相,那休怪我翻脸不认人,带兵杀上去,斩了他的首级,一样能救出公主。”

    魏兴歪着嘴角,似笑非笑的看着周胤,那副轻蔑的神情看得周胤勃然大怒,他停在魏兴面前,眯起了眼睛,沉声道:“小子,你看不起我?”

    “堂堂的兴业都尉,却和我一个小小的亲卫较劲。不知道周大都督于地下,会作如何想?”魏兴不以为然的回视着周胤:“周都尉,你如果真有这样的雄心壮志,那倒是再好不过。不瞒你说,我家少主就在对面的山谷里,身边大概还有百十个人。不过,我想提醒你一下,这百十个人可不是普通人,而是能以一当十的勇士。至少我家少主,那就不用说了,我想都尉身份虽低,也没机会亲历襄阳之战,多少也能听到我家少主的赫赫战功。你要想与他对阵,最好做好充足的准备。”

    周胤勃然大怒,他最听不得人说他身份低。他是次子,无法继承父亲的兵马。兄长早卒,又没有子嗣,按说父亲的人马只能由他来继承,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孙权一直没有下诏让他继承。这都快成了他心头的刺了。和他一样,魏霸也是次子,而且还是庶子,年纪比他还小几岁,却是屡立战功,如果不是这次意外,他以战功封侯是意料之中事的。一相比较,他就觉得自己矮了一头,白白有个威名赫赫的父亲,自己却混得这么窝囊。

    被魏兴这么一激,他顿时怒了,拔出战刀,架在了魏兴的脖子上。“战功赫赫?他不过是因缘际会罢了。有没有真本事,我们战阵上见真章。”

    “你准备怎么打?”魏兴伸出两根手指,轻轻的拨开周胤的战刀。“我刚才说过,我家少主身边有一百多个勇士,都是以一当十,为公平见见,你可以率领千人,与我家少主公平一战。”

    周胤暴跳如雷。“老子需要千人吗?老子只要用同样的兵力,就能打得他满地找牙!”(未完待续……)

    ps: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