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418章 小蛮女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步骘接到孙权的命令,再次向酉水进发,而且规模更大,人马达到了八千余众,要供应规模如此庞大的大军,就需要大量的粮草,就要征发民伕。一时间,宜都、武陵吏人奔驰,人心惶惶,鸡犬不宁。

    这样的消息很快就被酉溪蛮的斥候打听到了,迅速的传到了帅增的耳中,从侧面证实了魏兴的说法:吴人真的要征讨五溪了。

    帅增很纠结,他被夷陵那一战打怕了,从心底里不想再打仗,tebie是不想面对陆逊 ”“ 。现在陆逊是走了,可是步骘又来了,魏兴也说了,这个步骘同样不是个善人,相夫和步骘交手一次,差点连老命都送掉了。相比于已经在西陵多年的陆逊,帅增更怕新来的步骘,谁都知道,新官上任,总要刮点地皮的。

    要考虑了很久之后,帅增决定派出三百人去意思一下,自己率领部众退往深山。在临走之前,他当然不会忘了将已经成熟的庄稼收走,这可是他过冬的资本,没有了粮食他是支撑不下去的。

    当魏霸看到三百酉溪蛮的时候,他立刻明白了帅增的意思。帅增不愿意涉入太深,出三百人助阵,更多的是不想得罪魏霸,不想得罪其他的几个部落,免得以后被他们报复。

    领队的是帅增的长子毋诸,大约四十多数,粗壮结实,黝黑的面庞,光着上身,只要腰间围了一块布,像是短裙。又像是裤衩,光着两条长满了黑毛的腿,穿着一双草鞋。他背上背着一个包裹,从包裹的形状看得出来,应该是一副甲胄和一柄他们部落里常见的砍刀。

    毋诸虽然形状怪异,却没有引起魏霸的好奇,可是他身边的一个少女却让他大开眼界。这个少女大约十六七岁,皮肤同样黝黑,只是没有毋诸那么黑,长得却非常俊俏。五官端正。明眸善睐,充满了青春气息。上身穿着一件粗布坎肩,下身一条及膝的粗布短裤,坎肩和裤腰之间还有一段距离。露出纤细的腰肢和小巧的肚脐。与这个一比。那裸露的四肢就实在算不上什么了。

    魏霸前世看惯了比基尼美女,这一世却没什么机会看,就算是闺房之内。夏侯徽也不肯穿得太暴露,突然看到如此青春靓丽的美少女,不禁多看了两眼。

    不料,那少女即极其敏感,一感觉到魏霸的目光有些不正经,顿时沉下了脸,轻喝一声,素手一扬,只听得一声低吼,两头足有半人高的大狗忽然从人群中冲了出来,张开血盆大口,冲着魏霸就冲了过来。

    魏霸大吃一惊,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站在他身后的敦武虽然也有些紧张,却并不慌乱,上前跨出一步,双手握刀,举过头顶,就要劈下。

    就在这时,相夫大叫了一声,冲了上来,一把抱住敦武,同时扭头冲着毋诸大叫:“傻小子,还不唤住神犬!”

    一时吓得愣住的毋诸这时才回过神来,大吼一声:“呀呼!”

    那两只大狗已经冲到了敦武的面前,前腿低伏,正要跃起,听到这一声,嘎然而止,不甘心的看了一眼敦武,慢慢的退了回去。

    “相夫叔叔,你干嘛?”少女跺着脚叫道:“你为什么不让青狼、黑虎咬他!”

    相夫暗自抹了一把冷汗,顾不是安抚少女,先对魏霸连连拱手:“侍中,我们五溪蛮都信奉槃瓠老祖,豢有神犬,这两头神犬是酉溪蛮的神物,可伤不得。”

    魏霸这才知道这两头大狗来历不凡,也暗自抹了把冷汗,惭愧的点点头:“是我唐突了。”

    相夫见魏霸没有生气,这才放了心,又转过身,沉下了喝斥道:“青索儿,你怎么跑来了,你阿爹知道吗?”

    那少女顿时蔫了,换了一副笑脸,亲热的抱着相夫的手臂摇了起来:“相夫叔叔,你不要这么凶嘛,我知道错了,好不好?”

    “你少来这一套。”相夫虽然说得凶恶,脸上却露出了笑容,他点了点青索儿的鼻子,转过脸,没好气的对惊魂未定的毋诸说道:“你怎么回事,怎么能把青索儿带到这儿来?这是要去战斗的,会死人的。”

    毋诸还没来得及说话,青索儿就娇声叫道:“相夫叔叔,为什么我就不能战斗?我都十七了,马上就要嫁人了。你们男人可以做的事,我也可以做。”

    “胡扯!”相夫严肃的斥道:“女人就应该在家好好的呆着,侍候男人,带好孩子,怎么能上战场?你阿爹也真是太宠你了,当初就不应该让你学武。快回去,你阿爹现在不知道怎么着急呢。你是他的心头肉,万一有什么伤害,到时候我怎么向他交待?”

    他转过头,又对毋诸斥道:“你也是,怎么做大哥的,由着她胡来?你不用解释,肯定是她私自出来的,对不对?”

    毋诸不敢反驳,刚才的威风消失得无影无踪,耷拉着脑袋,看着自己的脚尖,不敢反驳一句。

    “立刻给我回去!”相夫声色俱厉,没有任何还价的余地。青索儿虽然娇憨,小脸憋得通红,却不敢再求情,只好使劲的给毋诸使眼色。毋诸根本不敢看她,下巴都快戳破胸口了。

    魏霸不动声色的看着这一切,他看得出来,相夫有些小题大做的意思,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他在展示他在这些蛮人中的威信。他和毋诸、青索儿的父亲同辈,在他的面前,毋诸、青索儿确实不敢太放肆。只是这样一来,对他以后指挥这些酉溪蛮却不是什么好事。

    魏霸冲着关凤使了个眼色,关凤翻了个白眼,撇了撇嘴,却还是向前一步,轻轻的拍了拍青索儿的肩膀,云淡风轻的对相夫说道:“精夫,谁说女人就不能战斗的?你是看不起我们女人么?”

    关凤穿着虽然没有穿甲胄,却穿着武士服,又一直不露声色的站在魏霸身后,所以青索儿根本没有注意到魏霸身后还有一个女人。此刻听了关凤的声音,她登时兴奋起来:“你……你也是女人?”

    “是啊,我也是女人。”关凤瞟着相夫:“精夫似乎有些看不起我们女人?”

    相夫尴尬的看向魏霸。他知道关凤是女人,只是他一直没有点破。汉人当官的喜欢享受,行军作战时带着女人也很正常。只是此时此刻,他正在教训毋诸、青索儿的时候,关凤站出来帮青索儿说话,他却有些不高兴。

    魏霸咳嗽了一声,貌似公正的说道:“姊姊,你错怪精夫了。他怎么会看不起你呢,他是为你们的安全担心。你武技高强,当然不会有什么问题,可是这位青……”

    见魏霸帮着女人说话,青索儿对他的印象立刻好了几分,一见魏霸说不清楚他的名字,连忙提醒道:“我叫青索儿。”

    “哦,这位青索儿姑娘太年轻,也不知道身手怎么样,军中艰苦,又非常危险,万一她受了伤,也是不妥的。”

    相夫连连点头:“还是侍中说得有理,我的确是这么想的。”

    关凤微微一笑,双手扶着青索儿的肩膀:“青索儿妹妹,精夫担心得也对,你的身手如何,姊姊可是要试一试的。如果你能挡得住姊姊十招,姊姊就帮你求情,让你留下。如果不能,你还是早些回去,免得受了伤,你的爹娘担心。可好?”

    “姊姊,你也会武?”青索儿上下打量着关凤,既有些感激,又有些不愤,仿佛关凤贬低了她的身手:“姊姊,你别看我年纪小,我的刀法可凶得很,我怕伤了你。”

    “你真要是能伤了我,我保证魏侍中会留下你。”关凤转头瞟了魏霸一眼,又笑道:“如何,我们就在这里试试,让这些自以为是的汉子看看我们的身手,如何?”

    “好啊好啊。”青索儿拍手而笑,二话不说,从背后的背囊里抽出砍刀,威风凛凛的走到场中。关凤走了回来,脱去外衫,韩珍英连忙走过去接了,同时低声说道:“关姑娘,这个小蛮子力气大概不小,你要小心些,不要硬碰。”

    关凤笑了笑,亲昵的拍拍韩珍英的肩膀:“多谢韩姑娘关心,我会小心的。”她们相识不过数日,却因为都好武,早就成了好朋友。只是关凤身份尊贵,连魏霸都要尊重三分,韩珍英既然倾心于敦武,就不能和关凤平辈论交,所以还比较客气,彼此以姑娘相称,实际上她们早就好得和姊妹一般。

    青索儿看到韩珍英,这才发现这些汉人中不仅有关凤一个女人,顿时心花怒放,欢天喜地的对毋诸说道:“大哥,你看,汉人的女人也能上阵厮杀,我们是槃瓠老祖的后人,怎么能比他们弱了?”

    五大三粗的毋诸捏着鼻子,一声不吭。

    关凤提着环刀,走到场中,倒提刀柄,向青索儿施了一礼。青索儿早就不耐烦了,舞弄着砍刀叫道:“姊姊,你准备好了没有,我要出招了。”

    “来吧。”关凤倒退半步,虚坐在右腿上,摆出一个开门揖客的起手式。青索儿清叱一声,挥起砍刀就扑了上去。别看她人长得清秀,刀法却剽悍无比,一刀在手,俏脸含煞,虎虎生威,和关凤杀在一起。(未完待续……ps: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