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415章 反间计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步骘一下子愣住了,随即又冷笑一声:“出大事,还有比你被魏霸生擒的事更大的吗?”

    卫旌重重的点点头:“子山,你知道我为什么会遭此大败吗?是因为我遇到了蜀军的主力。另外,潘承明是不是要借着平叛的事进扰南中?”

    步骘这才有些相信了卫旌的话。潘濬将以平定五溪蛮叛乱为借口入侵南中,让蜀汉不得安宁的事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人知道,卫旌一直在武陵,他是没有渠道知道这件事的  。

    “你怎么知道?”

    “我怎么知道?”卫旌跺脚道:“蜀人都知道了,蒙在鼓里的反而是我们。”

    步骘大惊失色,连忙追问。卫旌把廖安叫了过来,让廖安把到情报的经过说一遍。廖安清清嗓子,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他一开口,就抖出了一个大秘密。“不敢有瞒将军,在下和廖立是同宗,魏霸曾想劝我投降,被我拒绝了。”

    廖安是武陵临沅人,和廖立确实是同宗。因为廖立被贬,廖安对蜀汉没什么好印象,魏霸劝他投降,被他一口拒绝了。魏霸也没勉强他,只是有些恼羞成怒。他对廖安说,你知道我们为什么我要去哪儿吗?我要去五溪,和你们的潘将军作战。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知道你们准备打着平叛的借口讨伐五溪蛮,然后趁机想攻入牂柯郡。你知道我们为什么会知道吗?呵呵,你肯定不会相信。我们丞相府消息灵通,对这里的情况可熟悉着呢。你们那点儿小伎俩,我们早就知道了,要不然我能顺利的识破你们的计谋,还把公主劫出来?

    廖安一听马上就明白了。蜀汉丞相府的蒋琬和潘濬是表兄弟,这肯定是潘濬想养寇自重,这才把这个消息泄露给蒋琬的。要不然蜀汉怎么知道潘濬要用兵五溪,并且想趁机扰动南中的事?他当时就暗自窃喜,找了个机会,把这个消息转达给卫旌。有了这个情报。卫旌虽然不一定能将功赎罪。至少也可以大大的减轻处罚。

    听完了廖安的话,步骘沉吟良久,忽然又想起来一个问题:“你刚才说,你遇到了蜀军主力?”

    “嗯。我虽然没有亲眼看到他们的主力。但是蜀军冲出来的时候是分三路出击。以魏霸的身份也不过是领了其中一路,真正的主力是赵云。”

    “赵云?”步骘一听到这个名字,顿时觉得头皮发麻。连忙详细追问。卫旌当时其实并没有看清楚,不过现在他潜意识里要为自己的失败找个借口,各种推测分析自然是倾向于证明自己的推断。一听说蜀军大举入侵,领兵的大将可能有赵云这样的重将,连步骘都坐不住了。益州如果要出兵荆州,这里肯定不是最好的选择,赵云出现在这里,那蜀军的主力要么出三峡,顺江而下,要么出南中,等待潘濬的将是一个大陷阱。

    步骘顾不上再追魏霸,他立刻派人到西陵附近打听情况,看有没有蜀汉大军的踪迹,同时把情报送回武昌。他没有像卫旌这么肯定,而是留了点退路,只是说行动计划可能已经泄露了,蜀汉方面已经知道了潘濬出兵五溪的真正意图,据说和蜀汉丞相府的参军蒋琬有关,却没有点明是潘濬泄露出去的,可是里面的意思已经很明显。

    步骘担心西陵的安全,不敢再全力追击魏霸,魏霸的压力大减。他顺利的渡过酉溪,和赵统会合,然后坐缴获的三艘战船,顺水而下。

    处理了伤口,经过一夜的休息,相夫的精神恢复了不少,一大早,他就来到魏霸的面前,跪地致谢魏霸的救命之恩。

    “头领不要客气,你先救了我一命,我现在不过是还你的人情。”魏霸笑呵呵的把相夫扶起来,将他按坐在对面,又给他添上了一杯酒,热情的邀请道:“来,尝尝,这是从卫旌那儿抢来的,口感还真是不错。当然了,头领在西陵喝的都是好酒,这酒可能未必能入你的眼。”

    相夫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举起酒杯,向魏霸致意。两人喝了几杯酒,说了几句没营养的闲话,相夫终于说到了正题。“侍中,我们现在已经进入酉溪蛮的领地,侍中没打算去见见他们?”

    魏霸放下酒杯,笑道:“我和他们不熟,本想请头领引见的,只是现在头领受了伤,我不太好意思。”

    相夫笑道,用力的拍了拍厚实的胸膛:“侍中过虑了。我这把老骨头,没有丢在西陵,没被步骘收了去,一时半会的还死不了。侍中如果要去见他们,我可以带路。不过,我不知道侍中准备如何去见?”

    “这还有区别吗?”魏霸佯作不解的问道。

    “当然。”相扶摸着颌下的山羊胡,解释了一番。原来,这些蛮子的习惯就是恃强斗狠,要想让他们服服帖帖的,一来要有足够份量的人去引见,二来要有足够份量的礼物,三要有足够份量的实力。有了这三项,才能真正让他们把你当回事。

    魏霸沉吟片刻:“要说礼物,我刚刚倒是缴获了不少,只是不知道够不够分量。至于实力,我现在身边有一百多勇士,你也看到了。另外还有三百多人正在前面等我,在我的身后还有皇帝陛下,诸葛丞相,想来应该够了。至于引见人嘛……”魏霸微微一笑:“我想雄溪的相夫头领,应该够份量了吧?”

    相夫不好意思的一笑,又一本正经的说道:“如果是那次大战之前,我雄溪相夫在五溪部落中虽然不敢说第一,却也是提得上嘴的。只是那一战,我们吃了亏,现在又大败而归,个个带伤,两手空空,这实在不敢担此重任。”

    相夫一开口,魏霸就知道他的意思了,他只是不想主动说出来,一听要等到相夫自己开口,这才能让相夫见他的情。这件事,他可以不求相夫帮忙,但是相夫如果没有实力,恐怕连回雄溪的机会都没有,说不定半路上就让谁给宰了。就算他命大,回到了雄溪,就以他现在三十多人的实力,雄溪的部落还会听他的指挥吗?

    “那头领觉得,我有什么能帮忙的吗?”

    相夫老脸一红:“如果侍中能借我一些财物,让老蛮子充充门面,让他们以为我在夷陵这几年混得还可以,那也许还有机会。”

    魏霸笑了,向后靠在凭几上:“头领需要多少,看我能不能拿得出。”

    见魏霸这副表情,相夫心里先冷了一半。他原本有人有钱,魏霸自然把他当回事,现在两百多部下只剩下三十多个,带出来的大量财物也都被步骘抢回去了,他人财两空,魏霸还会不会把他当回事,真是很难说的事。如果换成他,他大概也会一口拒绝。

    “如果能有个十万钱,应该差不多了。”

    “十万?”魏霸捻着手指,沉吟不语。相夫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目不转睛的看着魏霸。如果魏霸拒绝,他的好运就到此为止了。也不知道等了多久,魏霸终于说话了:“头领,你肯定十万够吗?”

    相夫连忙说道:“够了够了,侍中你是不知道,山里人日子苦,一年到头,连肚子都填不饱。如果能有十万钱,那可就是一笔厚礼了。”

    魏霸笑笑:“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应该不成问题。这样吧,我给你二十万钱,十副甲胄,当作送给他们的礼物,你看够不够?”

    相夫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魏霸愿意给他二十万钱已经大大出乎他的意料,居然还给他十副甲胄,这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横财。十副甲胄大概是十五到二十万,而且这些是山里部落非常难得的东西,蛮族部落根本没有制造甲胄的手艺,他们通常都是拿木板做盾牌,用竹片做甲胄,或者干脆光着上身。哪怕是普通士卒的制式札甲,也是他们梦寐以求的好东西。

    “太多了,太多了。”相夫喜不自胜,连声说道。

    魏霸笑了起来:“头领是我的朋友,你有面子,我就有面子,你说是不是?再说了,这些都是打劫来的。头领与我并肩作战,原本就应该分一些战利品的,你也不必客气。”

    相夫感激不尽。魏霸不仅给了他钱财,还给了面子,这等于是又一次救了他的命。相夫离席而起,拜倒在魏霸面前,重重的在地上叩了几个头:“侍中,相夫这条老命,从此就是侍中的了。若有三心二意,管教盘瓠老祖吃了我这把老骨头,让我永世不得升天。”

    魏霸俯身将相夫扶了起来。“有头领相助,我已经成功了一半。头领,你再把你们部落的风俗与我说说,我可不想闹出笑话,到时候头领面子上也无关不是。哈哈哈,我可没有马季常先生那么好的学问,你可要耐心一点教我。”

    相夫抹了抹眼泪,笑道:“侍中是难得一见的天才,可不比马先生差。相夫虽然眼拙,这次却看得真切,有侍中领头,我们一定能打败吴狗。”(未完待续……)

    ps:第三更到,求月票,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