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403章 弄假成真

第403章 弄假成真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在步骘和费袆商定的计划中,扮作江盗的吴军任务就是攻击魏霸所在的楼船,给刘琰攻击魏霸制造借口,以刘琰的优势兵力击杀魏霸及其部下,然后把责任全推给那些真正的江盗步骘早就安排人对江盗进行了围剿,准备好了百十个俘虏,只等着最后把他们的尸体扔在魏霸的楼船上

    这样一来,只要费祎和刘琰不说,谁能知道魏霸是怎么死的?魏霸死了,刘琰立了功,诸葛亮去了一块心瞁  源蠡断病?br />

    在这个计划之外,步骘另外藏了一手,只是现在情况大出他的意料,所有的秘密都没有意义了,至少有两三百江盗冲上了沙洲,攻击毫无准备的吴军,连步骘本人都身处危险之中

    步骘知道,这件事肯定出了意外,只是他不知道意外从何而来他来不及去考虑原因,当务之急是守住沙洲上的大营,召唤留宿在船上的主力前来支援沙洲上的吴军不过两三百人,而且分布在四个方向,又没有任何作战的准备,根本挡不住这些突然出现的敌人要,可是战船上却有两千多人只要把主力召集过来,这些江盗一个也跑不掉

    步骘下令敲响了战鼓,鼓声大作,远处战船上的将士接到警报,迅速亮起了火把,敲响了战鼓,回应步骘的命令

    从黑暗中涌出来的江盗们听到战鼓声,知道情况紧急,他们齐声怒吼着向沙洲上的吴军冲了过来其中一部分杀向了公主孙大虎所在的院落看到这副情景,步骘更是吓出一声冷汗,这些江盗居然知道公主所在的位置,很显然,他们绝不是凑巧出现在这里,他们是有备而来

    “保护公主!”步骘厉声长啸,面目狰狞这里是吴军的驻地,如果在自己的驻地上把公主给丢了,那吴军的脸面可就丢光了

    步骘被这个意外气得暴跳如雷,亲自拔出战刀冲到了最前线他高高的举起长刀向面前的一个江盗杀去那江盗夷然不惧,狞笑一声:“原来是步将军,来得好!”一边说着,一边挥刀猛劈

    “当”的一声两刀相击步骘手臂一阵发麻连退两步,那江盗却是浑若无事,举手投足之间斩杀了步骘两名亲卫他远远的看了步骘一眼笑了笑,消失在人群中

    步骘惊骇莫名,他认出了这个人:这是个真正的江盗

    吴军事起仓促,一点防备也没有,人数又少,被江盗们打得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江盗们势如破竹,轻易的击破了吴军的阻拦,杀进了孙大虎所在的小院

    魏霸凭栏而坐,看着破门而入的江盗们,再看看后面紧追不舍的吴军,笑得合不拢嘴

    几个江盗冲了小楼,为首的一个正是那个在江市卖双面锦手巾的老头,不过此刻他那张圆脸上没有一点商人的市侩,只有冲天的杀气在他的身后,跟着几个头发扎成怪异椎髻的壮汉,他们肌肉虬结,赤裸的身上纹着奇怪的花纹,一看就知道是未开化的蛮子

    那老头四下一看,大步走到魏霸面前,拱手施礼:“雄溪相夫,拜见魏侍中”

    魏霸连忙起身还礼,然后一指已经吓得缩成一团的孙大虎和潘子瑜:“相夫头领,这个是吴国公主孙鲁班,这个是马上要攻打你们部落的潘濬潘将军的女儿潘子瑜”

    相夫一听,眉毛一竖,恶声恶气的说道:“多谢侍中”随即一挥手,两个壮汉扑了上去,二话不说,一人扛起一个,转身下楼相夫再次对魏霸躬身施礼:“魏侍中,我先走一步如果这次能够顺利回家,将来一定给侍中立长生牌,永记在心”

    “好说,你们先走,我随后就来要想渡过难关,我们就要精诚合作接下来,我还有很多地方要劳烦相夫头领”

    相夫微微一笑:“侍中放心,我们一定全力以赴”说完,大步向楼下走去他叽哩咕噜的喊了两句什么,蛮子们举臂大呼,潮水般的退了出去这些人个个穷凶恶极,不过说了几句话的时间,他们就将原本精致的小院变成了废墟,所以值钱的东西都一扫而光,连那些被韩珍英割断的轻纱都给扯走了

    魏霸看着眼前的这一切,惊叫一声:“这些蛮子穷疯了吧,他们会不会把孙公主的衣服也给剥了?”

    敦武苦笑道:“这可说不准,这些蛮子在这里做了几年江盗,东躲西藏,朝不保夕,对吴人恨之入骨现在抓了个吴国公主,别说剥衣服,就是生吃了都有可能”

    “我靠,这可不行啊”魏霸连忙下楼,拔出战刀,杀气腾腾的大吼道:“公主被蛮子抢走了,快救公主啊”

    武卒们会意,七嘴八舌的大喊着“救公主”,冲出小院,尾随着江盗冲向水边

    吴军士卒被那些江盗杀得狼狈不堪,好容易江盗们退走了,他们以为危险过去了,可以休息片刻,却看到魏霸和十多个武卒又追了出来,一边追还一边喊“救公主”,他们这才意识到事情远远没有结束,而是闹大了,公主被江盗们抢走了

    “快救公主!”吴军跟着魏霸等人喊了起来,向江盗们追了过去

    “救公主!”魏霸一边跑,一边冲着大惊失色的步骘吼道:“步将军,贼人抢走了公主,快追啊”

    步骘一听,顿时头晕目眩,天旋地转,握不住手里的刀,险些一屁股坐在地上亲卫们吓坏了,大声叫喊,等步骘清醒过来,江盗们已经上了船,魏霸也追了过去,他的身边只有几个焦急万分的亲信将领,一个个盯着他,等着他下命令

    “看什么,快追,把公主救回来!”步骘跺足大呼

    “快追!”这几个亲信这才知道这些江盗是真的,不是步将军安排的人,纷纷起身向战船跑去

    楼船上,王双吼声如雷,左手持刀,右手持锤,大踏步前进他每跨出一步,都有两三个刘琰的部下倒在血泊之中,不是头破血流,就是缺胳膊断腿,没有一回之敌他原本就身高力强,杀法凌厉,经过魏霸和赵统指导,改进了发力技巧之后,他已经跨过了那个门槛,真正迈入了猛将的行列,杀得畅快淋漓刘琰的部下根本没有上过真正的战场,哪里见识过这么凶猛的敌人,一时间被杀得步步后退

    刘琰汗如雨下,脑子里一片空白他不知道情况怎么会变成这样他跳上船后,先是发现应该早就沉入梦乡的魏家武卒和赵家矛兵一个也没睡,反而是全副武装,严阵以待然后又发现他一心要杀的正主儿魏霸根本不在船上,指挥战斗的是赵统,冲锋陷阵的是王双

    因为船上没有一个所谓的江盗,也没有公主,所以剿杀江盗,保护公主的借口就无从说起,刘琰的到来自然成了意图不轨,遭到了赵统和王双的迎头痛击五十名步卒站在飞庐上,扣动手中连弩的弩机,箭如雨下,射得刘琰的部下狼狈不堪,自顾不暇,更谈不上支援冲在前面的战友而那些冲在最前面的士卒则遭到了王双无情的打击,王双率领五十名武卒和五十名矛兵,推锋直进

    甲板上很快血流成河,刘琰被王双逼到了船舷边,王双那张血淋淋的脸就在他的面前

    王双狞笑道:“嘿嘿,后将军,没想到吧?”

    刘琰色厉内荏的叫道:“你……你敢杀我?”

    “嘿嘿,我家少主要我转告你一句话”王双咧着大嘴,臭哄哄的口气直喷到刘琰的脸上,让他几乎窒息“要杀你的人,不是我家少主,而是丞相,你要报仇,就去找丞相吧你在下面安心的等着,估计他很快就会来找你了”

    没等刘琰明白是什么意思,王双一拳击出,硬生生的将刘琰的脑袋砸碎,白色的脑浆和鲜红的血糊了一拳头王双伸出舌头,舔了舔手上的红白相间的东西,津津有味的咂了咂嘴

    旁边的刘琰部下看着这一幕,吓得肝胆俱裂,再也没有反抗的勇气,转过头,不管不顾的四散而逃

    “好了,重整队形,准备追击!”赵统走了过来,见王双那副凶神恶煞的模样,也觉得有些恶心他捂着鼻子,轻喝一声:“侍中马上就过来了”

    “唉,好咧!”王双嗅着浓烈的血腥味,兴奋的应了一声,回身重整队形,清点受伤不能再战的武卒和矛兵的数目,把他们送上一艘小船

    他刚刚做完这一切,魏霸就“追”着江盗们赶到了赵统和王双随即下了楼船,换乘速度快的战船,继续追赶他们有备在先,速度比其他人都要快,吴军还在乱糟糟的部署,他们就和江盗们先后到了南岸

    “刘琰如何了?”魏霸一边查看情况,一边问道

    “死了”王双将拳头伸到魏霸的面前,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魏霸诧异的问道:“你干嘛?”

    “让少主检查一下证据”王双得意的说道:“这白是他的脑浆,红的是血”他拈起一片小骨头,仔细的看了看:“这个……应该是鼻梁骨吧?”

    “我靠!”魏霸哭笑不得,飞起一脚,踹在王双如磨盘一般的大屁股上“你这牲口口味还真重啊”

    王双哈哈大笑

    魏霸刚要再骂,赵统扯了扯他的袖子,一指前方:“子玉,前面好像打起来了,我听到吴军的战鼓声”

    魏霸神情一肃,立刻下令发起攻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