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398章 大虎公主

第398章 大虎公主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孙鲁班很生气,特别是听到魏霸这个名字的时候。

    作为吴王的长女,作为如今最受宠的步夫人的长女,孙鲁班从来就没有受过委屈。她是在众星捧月般的呵护中长大的,她身份尊贵,人又长得漂亮,上至吴王人,下至每一个见过她的人,没有一个不喜欢她,没有一个会让她不高兴的。

    因为吴王的宠爱,她小时候的随手一指,风流倜傥的周循就成了她的夫婿,到了成家立业的年龄也不能娶妻生子,甚至连纳妾也不行,只能守身如玉,等到她十六岁。她出嫁的那一天,是她最开心的一天。周循比她大八岁,当时已经是二十四岁的翩翩少年,是吴国青年中屈指可数的才俊,即使不提他那个威名赫赫的父亲,就以他人的才华和相貌,也是一个非常理想的夫婿。

    奈何好景不长,成婚之事不到一年,周循就病死了,她成了寡妇,更悲剧的是她连一儿半女的都没有。周家的人虽然没有表示过任何不满,但是她很清楚,周家人对这门亲事很后悔。如果不是要娶她,周循早就可以娶妻生子,不至于连个后人都没有。

    在周家过得不舒心,孙鲁班又回到了宫里。她不想看到阿姑乔氏那张美艳却悲凄的脸。

    年纪轻轻的就守寡,孙鲁班心里很不是滋味,特别是当两个妹妹一个出嫁,一个即将出嫁的时候,她更是无法失落。不过好消息随即传来了,吴国将与蜀国和亲,她将嫁给蜀国那个最近名声雀起的年青才俊,镇北大将军魏延的次子魏霸。

    孙鲁班对魏霸不陌生。去年蜀汉北伐,一举夺取关中。震动天下,一举改变了三国的实力对比,父王孙权曾经无数次的感慨吴国没有出现这样的机会,征战多年,即无法将战线向北推进。今年上半年,三国在襄阳混战一场,魏霸更是大出风头,不仅连克魏军,击破樊城。更是把吴国最受人景仰的名将陆逊坑了个鼻青眼肿,颜面大失。当然最让孙鲁班印象深刻的还是她的弟弟孙虑也因此丧身疆场,死在魏军的铁蹄之下。

    父王孙权因此险些疯了,每次提到魏霸就不再是羡慕,更是切齿的仇恨。孙鲁班在同样怨恨魏霸的同时却越发的好奇起来。是怎样的一个年轻人,居然能有这么高明的手段,将魏吴两国的君臣都玩弄于股掌之上。他是如此年轻,甚至比伯父孙策和阿舅周瑜并肩纵横江东的时候还要年轻一些。如此年纪,就能取得这样的成就,就孙鲁班所知的历史,好象没有几个人能和他相提并论。

    所以当得知要和这样的一个人成亲的时候。孙鲁班再次陷入了无边的幸福之中。她觉得自己是最幸运的人,刚刚失去了一个万里挑一的夫婿,随即又有了一个举世无双的夫婿。

    然而,好象上天也有些嫉妒她一样。这次的幸福来得更加短暂,甚至于还没有到手,就变成了耻辱:魏霸居然拒绝和亲,连蜀国丞相诸葛亮都无计可施。只好把和亲的人改成了鲁王刘永。

    对父王孙权来说,这个结果也不错。可是对孙鲁班来说,这无异于一个晴天霹雳,更是一个无法接受的莫大耻辱。

    魏霸这个名字从此成了孙鲁班心里的刺,她一想到这个名字就咬牙切齿,恨不得把魏霸千刀万剐,碎尸万段。堂堂的吴国大公主嫁给你,那是你的福气,你居然敢拒婚?魏霸,我一定要让你为这个决定后悔终生。

    从那一天开始,孙鲁班就要考虑着怎么羞辱魏霸。当得知魏霸即将到达西陵的时候,孙鲁班心花怒放,却不是因为即将出嫁,而是因为终于可以报仇了。

    孙鲁班不是鲁莽之人,她没有露出任何惹人生疑的迹象。她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端庄得体,坐那里颈直背挺,笑不露齿,美艳万方而不失公主的风范。

    除了在宽大的袖子里有一把不合时宜的短刀之外。

    她要做的事没有任何人知道,除了一直陪在她身边的闺中好友,孙虑还没过门的未婚妻潘子瑜。潘子瑜是奋威将军潘濬的女儿,去年刚刚和孙虑定亲,如果不是战事耽搁,他们已经成亲了。因为这场战事,她还没有过门就失去了夫婿。

    虽然原因不同,可是她很自然的和孙鲁班有了共同语言。只是她没有孙鲁班这样的胆气,居然想要亲手报复魏霸。

    看着踌躇满志的孙鲁班,潘子瑜很担心。“公主,那贼子是个手段狠辣之人,据陆家的姊姊说,不仅潘家父子吃了他的苦头,就连陆将军人做了那么周密的安排,最后还是着了他的毒手。你一个弱女子,能行吗?”

    孙鲁班眉毛一挑:“谁说男人做不成的事,女人就一定做不成?子瑜,不是我说你,你别的都好,就是胆子小了些。这里是我吴国的地盘,你怕他做甚?杀了他,难道诸葛亮还会给他报仇不成?且不说蜀汉没这力量,就算有,诸葛亮恐怕也没那心呢。”

    潘子瑜默默的点了点头。蜀汉内部的矛盾,这些天孙鲁班已经多次给她灌输过了。

    “对了,令尊奋威将军公务谈得如何了?你们什么时候回去?”

    “不知道呢,我有好些天没见到父亲了。”潘子瑜蛾眉轻蹙,轻声叹息:“看样子,又要打仗了。”

    “打仗有什么不好?”孙鲁班笑道:“那些不听话的蛮子,就是要打,就是要杀,不让他们知道厉害,他们是不会老实的。”

    “公主说得是呢,可是兵凶战危,我总是怕。”潘子瑜唉声叹气,愁眉不展。孙虑的死给她带来了太多的yin影。留在大王身边都会有战死的危险,更何况是亲临一线?她的叹息让孙鲁班很郁闷,如果不是怜惜她的遭遇,只怕孙鲁班就要赶她出去了。

    一个侍女走了进来,小心翼翼的行礼:“公主。蜀汉的迎亲船快要靠岸,将军已经去江边迎接了。”

    孙鲁班摸着袖中短刀的刀柄,淡淡的说道:“来便来了,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去,查一查,他们会下榻何处,特别是那个叫魏霸的,看看他长得什么模样。”

    “喏。”侍女行了礼,退了出去。

    潘子瑜看着孙鲁班。又一次问道:“公主,你真要这么做吗?”

    “你不要问了。”孙鲁班晃了晃有些酸胀的脖子:“这件事与你无关,成与不成,都是我一个人的事。”

    潘子瑜听出了孙鲁班的不悦,不敢再问下去。

    ……

    魏霸等人经过了惊涛骇浪的三峡。终于安全的停靠在西陵城外,高耸入云的巫山,蜿蜒千里的大巴山都抛在了身后,眼前除了一些低矮的丘陵,就是一望无际的平原。原野上,金黄的稻子提醒着人们丰收的季节就要到来,不过稻田的数量太少。只是沿江两岸比较多一些,更远的地方却是荒草的绿se。可以看得出来,年初的那场大战对西陵的农时影响不容忽视。

    来迎接的是右将军左护军,临湘侯步骘。步骘五十多岁。国字脸,浓眉大眼,仪表堂堂,一部短须打理得整整齐齐。为他的儒雅中平添了几分威势。

    在张温和费祎的引荐下,步骘和刘琰互相见礼。魏霸是后辈,只能等他们见完礼再上前行礼。步骘仔细的看了魏霸半晌,却没说什么,只是略有些矜持的还了一礼,便热情的邀请刘琰上车回城。

    对于步骘的冷淡,魏霸倒也无所谓。现在他身处险境,最关心的应该是安全问题,步骘对他是不是客气并不重要。他登上了车,敦武随车而行,王双骑着一匹战马,率领五十武卒,和赵统率领的五十个矛兵并肩而行。两百虎贲则分成两列,护在马车的两侧。他们要保护不仅仅是魏霸,更多的是刘琰这个后将军。魏霸真正倚仗的也不是他们,而是武卒和赵家矛兵。

    西陵城是长江三峡的东部要塞,也是吴国的西大门,陆逊击败刘备之后,一直镇守在此,经营多年,比起白帝城,西陵城的规模只大不小。刘琰和魏霸虽然没有把所有的人都带上岸,却也有八百多人,可是步骘依然在城里给他们安排了duli的营地,一点也不显得局促。

    一到营地,魏霸就和赵统忙着安排jing戒。这件事原应该由主官刘琰来安排,不过刘琰这货除了有一张婊子脸和能说会道之外,带兵的事实在有限,为了安全起见,魏霸尽管对刘琰戒心甚重,还是主动承担起了扎营的任务。重生之后,他遇到的第一件大事就是为诸葛亮的北伐大军准备营地,那时候老爹魏延手把手的教过他注意事项,现在他做起这些事是得心应手,就连赵统见了,也是赞不绝口,挑不出任何毛病。

    魏霸安排了营门的jing戒,和赵统一起走上了营中的望楼,四下打量,查看着西陵城里的布局。这个望楼大概是步骘特意安排的,还没有城墙高,能看到的东西实在有限。

    “要想看清楚,得到那里去才行。”魏霸指着城中最高的建筑,开玩笑的说道。

    赵统看了一眼,笑着摇摇头:“那是不可能的,且不说那里是步骘的治所,现在更是吴国公主所住的地方,岂是你我能随便上去的?”

    听到吴国公主四个字,魏霸就忍不住想笑。他正想告诉赵统刘永为了这个公主差点要杀他的事情,营门外来了一个吴国侍者,对守门的士卒说了几句,那士卒便一路小跑的赶了过来。

    “侍中,步将军要召见你,商量迎亲的事宜。”

    ps:周一,求推荐,求月票!

    jing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