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397章 吟诗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吃完早餐,魏霸带着敦武等人上了街。永安原名白帝城,就是那句著名的“朝辞白帝彩云间”的白帝城,是西汉末年割据巴蜀的公孙述所建。后来公孙述被灭,白帝城也就被破坏了,后来屡经维修,一直未能恢复原貌。章武二年,刘备在夷陵被陆逊击得大败,无脸回成都,就在白帝城住了下来,改名永安,又在城西筑永安宫。他在这里度过了人生中最后的八个月,大概也是这一生最憋屈的八个月。

    刘备驾崩之后,赶到永安的丞相诸葛亮就回到成都主持大局,留镇永安是与诸葛亮一同受命的中都护李严  。按照刘备的遗命,李严统内外军事,当然要镇守在最要紧的战略要地。当时蜀汉最大的威胁就是来自东吴,永安是最前线,李严镇守这里也就没什么意外。可是李严大概没想到,这个先例一开,他这个中都护就再也没有机会回到成都朝堂了。

    诸葛亮当政之后,第一件事就是与东吴恢复盟好,永安不再是前线,李严却没能回到成都去。他在永安呆了几年,看着诸葛亮先是南征,后是北伐。诸葛亮北伐的时候,他以为自己有机会回成都了,结果诸葛亮却转他为前将军,调任江州,作为北伐的后备役。那时候李严知道自己被诸葛亮耍了,中都护莫名其妙的没了,他这个军事一把手不仅不能亲历前线指挥作战,反而成了诸葛亮的后备役,还丢了经营几年的永安根据地。

    永安现在有这样的规模。大部分都是李严的功劳,只是李严自己没机会享受了。作为三峡的西端要塞,来往于吴蜀之间的商人在顺流而下之前,都会选择在永安停一下,养足精神,以应对凶险无比的三峡,谁也不知道这次过三峡会不会是最后一次。而逆流而上,过了三峡之后,也会选择在这里停一下,喘口气。定定神。然后再继续西行。

    永安成了蜀汉东端最大的军事重镇和商业重镇。

    陈到的驻军在小城,市场却不在大城,而在城外。魏霸要游览白帝城风光,就必须出城才行。陈到有些担心。安排了一个叫白俭的都尉带着五十个白眊兵保护魏霸。

    白俭话不多。导游当得很不称职。到了某个地方,只会木愣愣的说,这是什么。那是什么,然后就警惕的注意着四周的环境,什么人文风景,他是一窍不通,更别说其他的了。好在魏霸也不希望身边跟个话唠,他到集市上来,可不是为了买东西的,而是为了来见关凤。

    事情有了变化,他必须把这个消息及时的通报给关凤。

    在一个酒肆前,魏霸看到了一匹风尘仆仆的骏马,和一个熟悉的面孔。他不动声色的对白俭说道:“白都尉,我想去喝点酒,一起去?”

    白俭憨厚的笑笑,拍拍背上的弓:“侍中放心的去吧,我在外面候着就行。这里来来往往的人太多,可不能大意,万一出点事,陈都督饶不了我。”

    魏霸哭笑不得,心道这货是哪儿来的,这么不会说话,什么叫“放心的去吧”,老子是去陪美女喝酒,又不是上刑场。还有,难道你担心的不是老子的安全,只是陈都督饶不了你?

    见魏霸神情怪异,白俭也意识到自己的话说得不妥当,胀红了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魏霸笑了,大度的挥挥手:“好了,你就在外面守着吧,我去去就来。”

    魏霸上了楼,一眼就看到了男子装扮,临窗而坐的关凤,他走了过去,在他对面坐下。关凤瞥了他一眼,低声说道:“那个汉子不错。”

    “什么不错?”魏霸莫名其妙。

    “你看他身上背的那张硬弓,就可以知道他的箭术肯定不错。”关凤看了看楼下的白俭一眼,不紧不慢的说道:“他的脸色黝黑,应该是常年在室外活动的人。他走路的时候两脚分得比较开,身体微微前倾,膝盖微曲,应该是习惯走山路的。从他说话的口音中基本能肯定他不是本地人,而是涪陵甚至涪陵以南的人。综合各方面来看,这人应该是个箭术高明的猎户,凭真本事进入白眊军的。”

    魏霸听得目瞪口呆。他一直觉得自己观察力很强,可是和关凤一比,他简直弱爆了。他只能看出这个白俭有点本事,毕竟能在白眊军中做一个都尉的人不会是弱手,可是他绝对没有关凤想得这么细。

    “姊啊,你不领兵实在是可惜了。”

    “我这不是来领兵了吗?”关凤得意的一笑,随即又收起了笑容,严肃的说道:“这么急着见我,有什么事?”

    “情况有变,我们要进入吴境。”

    关凤的脸色顿时变了:“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变化?”

    “这是丞相的安排。”魏霸把费祎告诉他的情况说了一遍,但是韩珍英带来的地图之类,他却没说,他静静的看着关凤,等了片刻才问道:“姊姊,你说我能去吗?”

    关凤已经冷静下来,她撇了撇嘴,自言自语的说道:“看来丞相已经知道我们的事了。”

    魏霸眉头一皱:“我们能有什么事?”

    关凤愣了一下,随即咄了魏霸一口:“你别瞎想,我是说,我们几家联手帮你的事。”

    魏霸松了一口气,轻抚胸口:“我说呢。这件事是肯定的,你们两百多人,又有这么多战马,怎么可能瞒过丞相的耳目。”

    “要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就更该大干一场了。”关凤微微一笑,眼睛发亮:“就算这是个坑,我们也要冲上去,把他的陷阱都踩烂了,看他能将我们怎么样。”

    魏霸骇然。他之所以不把韩珍英带来的情报说出来,就是想看看在这种情况下关凤会采取什么样的对策,没想到这女人居然一点也不怕,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最简单,最粗暴的办法。

    你不会是被仇恨冲昏了头脑吧?这么危险的事,你当是过家家?他忍不住提醒道:“姊,这可危险。”

    “废话,我能不知道危险?”关凤没好气的斥道:“正因为有风险,我们才要迎难而上。因为风险越大,收益就越大。你想想看,这件事要是办成了,他还能把他困在宫里读书?除了你,还有谁有资格镇守那一片土地?”

    “我怎么没看到有什么收益?”魏霸故意沮丧的说道:“我只看到有危险。”

    “那是你笨。”关凤无声的笑了起来:“你不是一直愁没兵吗?只要你控制了那里,转眼间,你就能有上千的精锐步卒。想当年先帝东征,也要请那些蛮子助阵的。”

    魏霸也笑了。他之所以改变主意,同意去执行这个危险的任务,当然也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要想以武为本,就要有强大的武力。魏家有武卒,可是这些武卒在短期内不可能是他的,要优先供应老爹魏延和兄长魏风,能给他的只是一小部分。他要想迅速发展,拥有自己的武装力量,而不是仅仅依靠关、张等人,就只有到那些蛮人聚集区去征兵。不管是东吴还是蜀汉,这都是精兵的最佳来源。

    “既然如此,那姊姊就先行一步吧。”魏霸沉吟道:“你们不要去西陵,那太危险了。我这里有张地图,你按照我标识的地方部署接应。”

    魏霸从怀里掏出一份复制的地图,推到关凤面前:“姊姊,我可是把命交到你手上了。”

    关凤将地图接过来,塞进袖子里,想了想,突然怒道:“臭小子,你连地图都准备好了,还来问我的意见?”

    魏霸嘿嘿一笑:“因为我知道姊姊会这么想。”

    “你怎么知道?”关凤嗔道:“你又不是我肚子里的虫?”

    魏霸指指自己的心口,又指指关凤,挤了挤眼睛。“我虽然不是你肚子里的虫,可是我们心有灵犀一点通啊。”

    “什么心有灵犀一点通?”关凤眉头微蹙:“是诗还是赋?我怎么没听说过。”

    “是诗!”魏霸想了想,轻声笑道:“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我做的,好听不?”

    “你做的?”关凤用怀疑的目光看着魏霸,嗤的一声喝了一口酒,把酒杯往案上一顿:“那你再说两句。”

    魏霸一本正经的吟道:“隔座送钩春心暖,分曹射覆菊花红。”

    关凤沉吟了片刻,扑哧一声冷笑:“你这诗气象倒是够大,四时八节,出入无碍。一会是春天,一会又是秋天。”

    魏霸无语,端起酒杯遮脸。和关凤吟诗似乎搞错了对象,这种雅事,只有夏侯徽才能明白其中的微言大义。

    关凤不依不饶,又咄了一口:“有心思写这些狗屁不通的诗,不如花点心思去好好笼络手下的士卒。这大热天的也不知道让人送点酒水下去,让他们解解渴。岂不知雪中粒炭人心暖,锦上添花无人看么?”

    魏霸一听,连连点头,一边让人送点酒下去给那些白眊边解渴,一边赞道:“姊姊,还是你想得周到,我怎么就没想起来呢。”

    “你是少年得志,哪里会想到这些士卒的苦楚。”关凤看着楼下的那些亲卫,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这些人虽然没读过什么书,也未必知道什么圣人大义,却比那些读书人有良心多了。至少,他们不会一边捧你,一边害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