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394章 要人有人,要钱有钱

第394章 要人有人,要钱有钱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刘禅的建议正中魏霸的下怀。他一直维系着和诸葛亮的关系,不肯与荆襄系正面对抗,就是因为他知道荆襄内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向家叔侄便是如此,冯进、傅兴等武人也是如此。但是这些人不可能愿意为了他而和诸葛亮翻脸,他如果要和诸葛亮决裂,这些人为了自己的利益,肯定会抛弃他,坚决的支持诸葛亮。

    魏霸随即去找向宠,要求他拨付两百名最强的虎贲郎。名义上虎贲郎归董允负责,在董允上面还有少府,可实际上整个禁军兵权都在向宠的手里,他才是真正的禁军最高指挥官。虎贲郎、羽林郎包括五营士、虎步营,都在他的控制之中。

    听完了魏霸的要求,向宠什么也没说,让人叫来了赵统。“这件事由你去负责,所有的虎贲郎随便你挑。”

    赵统听了大喜,感激的看了魏霸一眼,出去等候。

    “满意了吗?”向宠一脸平静的看着魏霸。

    “感激不尽。”

    “不要感谢我。”向宠挥挥手:“这是丞相吩咐好的。”

    魏霸愣了一下,随即又笑道:“那还得感激丞相。不过,如果不是你告诉我,我也不知道丞相的一片美意,所以还是应该谢谢你。”

    向宠终于笑了起来,沉吟了良久,这才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希望你不要辜负丞相的期望,处理好这件事。”然后不等魏霸发问,他便举手送客。

    魏霸一头雾水的出了门,在廊下等候的赵统立刻迎了上来,拱手笑道:“子玉,我终于有机会和你一起做事了。”

    “这有什么好开心的?”魏霸和赵统经常在一起练矛,相处已久,就像当初和赵广一样熟不拘礼。“这是趟苦差事,你不要以为是好事。”

    “我知道。”赵统一边和魏霸并肩而行,一边说道:“我跟你说实话吧,向督说得大方,可是虎贲郎中根本挑不出几个有用的。你要指望他们,肯定会失望。”

    “那你有什么好办法?”

    “我也没有太多的办法。”赵统轻声笑道:“不过,我可以把府里的矛兵带五十个去。”

    “那可太好了。”魏霸非常高兴。赵家部曲个个擅使长矛,不管是步矛还是骑矛,实力都非常强悍。不过总人数不多,大概只有三百人,是蜀汉这些大将中部曲最少的。赵云、赵广出征,府里就剩下五六十人,赵统要带五十人走,几乎是全力以赴了。

    “这样还不够。”走到僻静处,赵统停下了脚步,目不转睛的盯着魏霸的眼睛:“一百武卒,再加五十矛兵,我们的实力依然不足。子玉,你应该再找一些帮手。”

    “哪里还有帮手?”

    “关家。”

    “关家?”魏霸有些意外:“他们凭什么帮我?”

    “我不知道他们凭什么会帮你,但是我知道,关兴这段时间很关注你。他经常到宫门口转悠,转弯抹角的打听你的情况。我想,他不会是没有原因的。”

    魏霸沉吟了片刻,若有所悟。他转身刚要走,赵统又拉住了他:“还有一件事。”

    “什么事?”魏霸笑着对赵统说道:“你我师兄弟,有必要这么遮遮掩掩的吗?”

    赵统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我想买三百套魏家出的武器。”他顿了顿,又道:“你放心,价钱由你说了算,我绝不还价。我赵家虽然谈不上巨富,可是这点钱还是有的。”

    魏霸笑了,指点着赵统,打趣的说道:“果然,果然,伯仁,你可比仲简心机深多了。”

    赵统不以为忤,嘿嘿一笑。他多次到魏家教授矛法,对魏家武卒的武器装备早就眼馋不已了。这次主动提出要带五十个矛兵帮助,当然不仅仅是为了帮魏霸的忙,也想趁机加强一下赵家部曲的实力。赵云一向谨慎,不肯增加部曲的数量,他就只能从提高装备入手。魏家铁作出品的盔甲武器比官作的还要精良,他不抓住这个机会向魏霸开口,更待何时。

    魏霸痛快的答应了,随即转身去找关兴。关兴正在营里和张绍一边聊天,一边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他们不在宫里当值,可以不用住在营里,晚上就住在家里。看到魏霸,两人都笑了起来。

    “两件事。”魏霸开门见山的说道:“第一件是公事,继先你准备一下,马上就有诏书下,你要随后将军刘琰一起前往永安迎亲。”

    张绍一听,连忙点头。

    “第二件是私事,定国,我也要去迎亲,你能不能借点刀盾手给我?”

    从魏霸进门的那一刻起,关兴就在注意他的一举一动,听他说要借刀盾手,关兴笑了起来,随即故意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学着魏霸的腔调说道:“凭什么?给个理由先?”

    “我不需要给你理由。”魏霸鄙视的说道:“因为这件事你做不了主,有理由我也不会给你。”

    “你?!”关兴气得七窍生烟,张绍却抚掌大笑:“子玉言之有理,这件事啊,定国说了还真不算。”

    关兴耸了耸肩,随即又不以为然的说道:“行,我是说了不算。不过你不要以为我姊就一定能帮你。我们关家就这么点家底了,可不能随便糟蹋,不像某些人,随便折腾,没钱了就向姊姊妹妹的哭两声,什么坑都填上了。”

    张绍又好气又好笑:“你们俩斗气,怎么扯上我了?”

    三人说笑了一阵,一起出营回城。羽林郎驻在城外,关家张家却在城里,他们在城门口分手,张绍先走了,关兴似笑非笑的对魏霸说道:“怎么,不去对我们家当家的说一声?”

    魏霸有些迟疑,上次和关凤比武,被关凤在要害处咬了一口,痛并快乐着,却多少有些尴尬,后来一直没找过关凤,关凤也没来找过他。现在有事要求关凤,未免不好意思,张不开嘴。

    见魏霸不说话,关兴也不多说,拨转马头,沿着宫墙,向关家走去。魏霸跟了上去,两人齐头并进,却没说什么话。到了关家,关兴的夫人已经得到了通知,准备好了酒菜,请他们洗漱入座,又让人去请关凤。过了一会儿,关凤从后院出来了,看了一眼魏霸,她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自行入座,低下头就开吃,显得很是冷漠。

    不过,魏霸却从她的冷漠中看出一些窘迫,知道她大概是想到了什么,便举起酒杯,主动离席走到关凤面前,深施一礼:“姊姊,今天冒昧来访,是有事想请姊姊帮忙的。”

    关凤看看他,放下筷子,端起了酒杯,极力掩饰着眼神中的尴尬。“我能帮你什么忙?”

    魏霸也不推辞,直截了当的把情况说了一遍。关凤静静的听着,直到魏霸表示想借刀盾手,她才淡淡的笑了起来:“这个帮倒是可以帮,可是你要清楚,我们不能白帮你。”

    魏霸连连点头,用手中的酒杯和关凤碰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姊姊放心,我绝不会让关家吃亏的。这一点,定国应该很清楚。”

    “那是那是。”关兴也附和道。

    关凤瞟了关兴一眼,晃动着手里的酒杯,不紧不慢的说道:“如果不知道这一点,你今天根本进不了门。不过,我想提醒你的是,我们关家能帮的,可不仅仅是几百刀盾手。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做好这个准备?”

    魏霸来关府当然不仅是为了借刀盾手,他更想知道关凤究竟是什么用意。听了关凤这句话,他大约有些明白了。

    一提到蜀汉的龙从系旧臣,每个人都会先提到关张。关和张似乎就是联系在一起的,其实现在关家和张家却大有不同,而这些不同,都来自于与诸葛亮的关系有区别,根源却是关羽和张飞性格的区别。

    除了对刘备忠心不二之外,关羽和张飞的性格其实正好相反。关羽爱护士卒,却慢待士人,张飞对士人有礼,对部下却残暴寡恩。正因为对士人态度的不同,他们和诸葛亮的关系也大有区别。关羽看诸葛亮是居高临下的,而张飞对诸葛亮却是礼敬有加。他们死后,诸葛亮对他们子嗣的态度也自有不同。张飞的女儿能入宫做皇后,就是得到了诸葛亮的支持。而关家除了嗣爵等常例之外,没有得到诸葛亮的任何额外关注。

    看起来关张还是并列,实际上要论实力,关家现在已经不能和张家相提并论。关凤是个要强的人,她不甘于现状,就把希望寄托在了魏霸的身上。关家要和魏霸合作,却不是简单的借几个人用用这么简单,她需要的是深度合作。

    魏霸笑了笑:“姊姊觉得,我怎样才算是准备好呢?”

    关凤瞟了他一眼:“我想问问,你对我那三个建议是什么看法?这么久了,你不会是忘了吧?”

    魏霸苦笑着摇摇头:“我怎么能忘。那天姊姊说的每一个字,我都刻在心里,日思夜想,只是太笨,一直没想明白。”

    “哦,怎么没想明白?”关凤低下头,将酒杯轻轻的放在案上。

    魏霸把自己的担心说了一遍。关凤的三个建议,正对应着三个困难,看起来很美,却没什么可行性。

    关凤听了,微微一笑:“你说的三个困难,在我看来,不过是一个困难而已。”

    “哪一个?”

    “第一个。”关凤的眼神忽然变得凌厉起来,她一字一句的说道:“就是你敢不敢和丞相对阵。狭路相逢勇者胜,凭的是勇气,如果你没有这个勇气,那什么都没有意义。”

    魏霸咂了咂嘴:“姊姊,话是如此,可是如果没有实力,只有一腔热血,也不过是徒逞匹夫之勇,于事无补……”

    关凤打断了魏霸的解释,逼问道:“我刚才已经说过了,你所谓的三个困难,只有第一个是困难。我再问你一句:你,有和丞相对阵的勇气吗?”

    魏霸皱起了眉头,目不转睛的看着关凤,关凤的眼神在刹那间有些慌乱,随即又重新稳定了下来。她轻咬嘴唇,无所畏惧的回视着魏霸的眼神,脸色平静,握着酒杯的手却不由自主的有些颤抖。

    魏霸同样报以一字一句的逼问:“言语如风,不足为凭。姊姊自己认为,我有这个勇气吗?”

    关凤眼神一紧,轻咬嘴唇,沉默良久,举起了酒杯,对魏霸示意了一下,一饮而尽。

    魏霸松了一口气,放缓了语气问道:“那姊姊现在能告诉我,为什么其他两个困难不是困难了吗?”

    关凤微微一笑:“你说的另外两个困难,一个是人,一个是钱。人,我们有人。我关家还有三百多刀盾手,张家还有六百多部曲,赵家的人你想必比我还清楚,除此之外,七七八八的凑两千人应该不成问题。至于钱,你知道成都为什么缺钱吗?”

    魏霸摇摇头。他知道一些,但现在应该听关凤说。

    关凤冷笑一声:“因为那些钱,就藏在我们几家的库房里。”

    魏霸恍然大悟。(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