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393章 欲擒故纵

第393章 欲擒故纵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丞相武乡侯臣亮,拜见陛下。”诸葛亮敛容施礼,一丝不苟,瘦削高大的身形如竹,却曲折如磬。

    刘禅不敢怠慢,连忙还礼,再称相父。两人互相行礼后,诸葛亮才重新直起身子,威严的目光看向刘禅背后的魏霸。

    魏霸顾不得捂鼻子,连忙上前行礼:“丞相!”

    董允也赶了过来,躬身行礼。

    诸葛亮微微颌首:“我有一些事要向陛下请旨,你们就在此等候,等会儿,我还有些话要对你们说。”

    “喏。”魏霸与董允齐声应喏,拱手站在一旁。

    刘禅苦着脸,求助的看了一眼魏霸。魏霸无能为力,只好用眼神鼓励刘禅要稳住。他知道刘禅担心什么,只是他现在也无能为力,只能希望刘禅不要露出马脚。

    诸葛亮和刘禅一起向殿里走去,魏霸和董允站在城墙下。董允打量着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魏霸,想笑又没笑出来,只得假咳了一声,用袖子掩住了半张脸,以免被魏霸看出他的幸灾乐祸。

    魏霸却没心情理他。他现在心情复杂,既为刘禅担心,又为诸葛亮的来意犯愁。诸葛亮事务繁忙,很少亲自入宫请旨。若说为了鲁王与东吴和亲的事,倒也不是可能,可是他总觉得诸葛亮来宫里另有深意,不仅仅是和亲那么简单。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大殿里亮起了灯,远远的看去,两个身影看得分明。一个又瘦又高,挺得笔直,一个又胖又矮,几乎缩成一团,不由得晃动几下,似乎在点头,又像在颤抖。旁边的宫人们站得远远的,谁也不敢靠近,最得刘禅宠的黄皓站廊下,一动也不敢动,仿若一根柱子。

    不知过了多久,那根柱子突然晃了一下,接着跑下台阶,刚迈出一步,就踩了个空,“啪”的一声,摔倒在地,从台阶上滚了下来。滚到底,他也顾不上擦,一路急趋的跑到魏霸和董允的面前,强笑道:“董侍中,魏侍中,丞相召你们二位议事。”

    董允哼了一声:“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待会儿自去领二十杖。”

    黄皓脸色一僵,呆立了片刻,应道:“喏!”

    魏霸叹了口气,伸手拍拍黄皓的肩膀,以示安慰,然后举步向大殿走去。董允赶上一步,与魏霸并肩而行,一边走一边严肃的说道:“魏君,对这种奸佞小人,不必如此亲近,岂不得丞相有语,‘亲小人,远贤臣,此后汉所以倾颓也’?”

    魏霸平静的说道:“董君,如果把历史得失仅仅归结于贤臣与小人,那也未免太肤浅了。丞相这么说,不过举其一端,你当闻其言,悟其意,却不可拘泥,否则便是盲人摸象了。”

    董允不知道盲人摸象,不过他也能听得出不是什么好词。他冷笑一声:“倒要请教。”

    “我又不是丞相,没这义务指导你。”魏霸说着,已经走到阶下,他提起衣摆,三步并作两步,迅速的走向大殿。董允被他气得直翻白眼,下意识的想赶上去,不料刚跨出两步,又觉得这样走路有悖礼节,连忙改成小步急趋,迈着小碎步向前。他这样走,哪里赶得上魏霸,刚走出一半,魏霸已经赶到了殿中,脱了鞋,快步走到诸葛亮和刘禅的面前,躬身下拜,朗声说道:

    “侍中臣霸,拜见陛下,拜见丞相。”

    “平身。”刘禅一边说着,一边给魏霸使了个眼色。一看他那副表情,魏霸心中咯噔一下,知道大概不会有什么好事。

    “坐吧。”诸葛亮摆摆手,示意魏霸坐下。这时,董允才赶进殿来,匆匆的拜倒。他虽然极力让自己平静一些,可是多多少少被魏霸带乱了节奏,显得有些慌乱。诸葛亮看了他一眼,眉心轻蹙,也没说什么,示意他与魏霸并肩而坐。

    “我刚刚和陛下商量过了,要调整一下魏霸的职责。”诸葛亮抬起手,掩在嘴前,轻轻的咳嗽了两声,苍白的脸上现出一抹不健康的潮红。过了片刻,他才略带喘息的说道:“吴王同意和亲,但是要求我们派出身份相当的迎亲人员。我与陛下商议,决定由后将军刘琰为主,魏霸,你为辅。”

    魏霸一惊,迟疑了片刻:“丞相,我与后将军多有冲突,恐怕难以相处。”

    “这个我清楚。”诸葛亮轻晃了一下衣袖。“你听我说完。”

    “喏。”魏霸不吭声了,躬身听教。

    自从关凤提醒他之后,他一直暗中注意刘琰,把最得力的敦武派了出去。敦武经过一段时间的打听,确认了刘琰正在训练士卒的情况,也多次听到刘琰表示对魏霸的愤恨。只不过魏霸大部分时间在宫里,休沐的时候魏家又会派大量的武卒接送,刘琰大概也没什么必胜的把握,这才一直没有发生冲突。

    关凤曾经提醒过魏霸,刘琰因为刘钰的事被诸葛亮责骂过,那这件事诸葛亮自然是清楚的,说不定还是他希望的。现在诸葛亮又要他与刘琰搭班迎亲,把这两个有仇的人硬凑在一起,除了挑事之外,还能有什么合理的解释?既然如此,魏霸就不打算拒绝,干脆来个了结,现在这么说,不过是场面上的话罢了。他要向刘禅表明,他是有担心的,到时候出了事,可不能怪我一个人。

    “这次能和亲成功,一方面是因为我们有诚意,另一方面,也和你魏霸有关系。”诸葛亮轻声笑了起来:“襄阳一战,把孙权打怕了。他不希望再次发生恶战,所以这才委曲求全。魏霸,你是有功的。”

    魏霸欠欠身:“是陛下与丞相运筹帷幄,臣等不过是效命而已。”

    “这次要你去迎亲,也是孙权的要求。我估计着,他大概会寻机找点麻烦,以解孙虑之死的怨恨。魏霸,你当以国事为重,切莫因一时之愤,而误了大事。须知吴国不愿意战,我们也不愿意战。”诸葛亮顿了顿,喘了两声,又说道:“当然了,主动权在我们,你也不必过于软弱,适当的强硬一点,也有助于让吴国君臣认清当前的情况,对维护我们的盟约有益。只是这个度,你要掌握好。”

    魏霸沉吟片刻,躬身领命。“我尽力而为。”

    诸葛亮满意的点点头:“我也知道你和刘琰有些冲突,不过那都是私仇。刘琰虽然没什么能力,这点度量还是有的。这次迎亲,他负责礼仪,你负责安全,所以,从现在开始,由你暂领虎贲仆射,领虎贲二百,保护孙公主本人的安全,外围的安全由刘琰和张绍负责。”

    魏霸有些犹豫,诸葛亮看到了,问道:“你有什么想法,就直接说吧。”

    “丞相,虎贲郎最近虽然训练刻苦,可是他们的底子太差,我担心一旦发生意外,他们未必能派上用场。”

    “这个我知道。”诸葛亮笑了起来:“所以,我允许你带一百部曲。有一百武卒,应该够了吧?”

    魏霸点点头:“谢丞相。”

    安排好了迎亲的事,诸葛亮匆匆离开了宫殿。刘禅站在廊下,目送诸葛亮离开,一直躬着的腰这才直了起来。他长长的吁了一口气,扭了扭脖子,晃了晃手臂,如释重负。

    魏霸却一点笑意也没有。刘琰是迎亲队伍的主官,手下有一千士卒,诸葛亮只准自己带一百武卒,一旦发生什么意外,武卒能以一当十?就算能,刘琰有权在手,也有很多办法让他难受。就凭诸葛亮一句空话,他就能相信自己是安全的?

    不过他没有反对,魏家现在真正能派上用场的武卒大概也就这么多,全部带走是不现实的,何况也会让刘琰警惕,防范更加严密,倒不如带上最精锐的部曲,好让刘琰以为胜劵在握。在兵法上,这叫示敌以弱,欲擒故纵。

    魏霸和老爹魏延一样,秉承了吴起的用兵思路,喜欢以精兵奇兵取胜,不怎么愿意采用人海战术。再说了,他们也没有资格采取人海战术。

    “唉!”见魏霸出神,重新活过来的刘禅叫了一声:“告诉你一件事。”

    “陛下,什么事?”

    “丞相要让李严做骠骑将军了。”

    魏霸愣了一下,不由得笑道:“这合适吗?吴将军在襄阳血战半年,不过是个车骑将军,李严什么也没做,却升任骠骑将军?这可和丞相赏罚分明的作风不符啊。”

    “你笨死算了。”刘禅鄙夷的瞪了魏霸一眼:“谁都看得出来,这是李严自己不知进退,丞相为了大局才会这么做。”他看了看四周,凑到魏霸耳边说道:“这叫欲擒故纵,你懂不懂?”

    魏霸瞪大了眼睛,一本正经的说道:“陛下,你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啊。”

    刘禅叉着腰,得意的坏笑起来,抖动着一身肥肉:“你当朕什么都不懂啊?朕只是装不懂罢了。”

    魏霸连忙一躬到底:“陛下圣明。”

    “哈哈哈……”刘禅昂首挺胸的向前走去,神情豪迈。他走了两步,又折了回来,低声嘱咐道:“你小心董允,别让他挑一帮废物中的废物给你。虽说丞相会警告刘琰,可是如果你真死了,就算杀了刘琰给你殉葬,你也没法再活过来。”

    “那怎么办?”

    “笨,去找向宠,跟他要人。”刘禅挤了挤眼睛,神秘的说道:“向宠是先帝看中的,和董允不一样。”(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