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382章 谁更急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李譔无疑是个技术狂,开始的时候还记得魏霸今天是回来休沐的,不能谈得太久,以免影响他休息。可是一谈到技术问题,他就把这些全忘了,拉着魏霸一直谈到半夜,如果不是铃铛第三次去送酒的时候脸色不善,眼神如飞刀,他说不定还要继续。

    踩着星光,魏霸离开了西院,回到了自己的小院。夏侯徽和衣卧在床上,已经睡着了。魏霸打着哈欠,脱了衣服,跳进浴桶。水已经有些凉了,魏霸也没心情泡,草草的洗了一下,就上床休息。他实在是太困了,头一沾枕头就鼾声大作,沉入了梦乡。

    夏侯徽被他的鼾声惊醒了,坐了起来,睁着有些发懵的眼睛看了看四周,目光最后落在魏霸的脸上。她伸出手,轻轻的抚着魏霸的脸,无声的笑了起来,久久无语。

    铃铛拎着一桶热水走了进来:“姑娘,少主呢,又去哪儿了?”

    “嘘——”夏侯徽把头探出蚊帐,竖起手指,示意铃铛不要说话,又指了指床上,耳语般的说道:“已经睡了。”

    铃铛“哦”了一声,嘟囔道:“真是的,早说嘛,害得我拎着这么一大桶水走了这么远。”一边说着,一边四处看看,然后轻手轻脚的走到床边,隔着蚊帐打量了魏霸一眼,用同样低的声音说道:“真睡了?”

    夏侯徽点点头,怜惜的目光落在魏霸的脸上:“看样子这几天累得不轻,一上床就睡着了。”

    “是吗?”铃铛窃喜不已:“这么一桶热水,可不能浪费了。姑娘,你要不要洗洗?”

    夏侯徽白了她一眼:“要洗你就洗吧,我已经洗过了。”

    “那好,你帮我看着他啊。”铃铛迅速的宽衣解带:“我身上全是汗。粘乎乎的真难受,洗洗好休息。”

    夏侯徽没心情理她,重新卧倒。铃铛脱了衣服,像条白鱼似的钻进了浴桶里,舒服的呻吟了一声。听着哗哗的水声,夏侯徽突然想起了什么,又把头探出帐外,伸长胳膊拍了拍铃铛的肩膀。铃铛转过头,不解的问道:“姑娘。什么事?”

    夏侯徽挤了挤眼睛:“这水是夫君刚刚洗过的。他可是几天没洗澡了,你不嫌他脏?”

    “哗”的一声,铃铛直接从浴桶里跳了出来,水从她光洁的肌肤上流淌下来。她气急败坏的说道:“你不早说。”

    夏侯徽咯咯一笑:“是你自己不用脑子想,还怪我?”

    铃铛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突然又跳了进去,重新舒服的躺好,叹了口气:“反正已经脏了,干脆再洗洗吧。反正只有人脏水,没有水脏人的。”

    夏侯徽脸上的笑容一僵,失望的哼了一声,缩回了蚊帐里。帐外。想起了铃铛得意的歌声,吴侬软语,煞是。

    魏霸对此一无所知,他一觉睡到天明。直到生物钟把他叫醒。夏侯徽已经起来了,屋里也收拾得干干净净,除了还有些水迹,看不出一点异样。魏霸翻身坐起。伸了个懒腰,见夏侯徽正坐在梳妆台前。盯着铜鉴里的面容,细心的画着眉,不由得会心一笑。

    “怎么不让铃铛给你画?”

    “她啊,拿刀砍人行,这事儿可做不来。”夏侯徽一边应着,一边将脸凑到铜鉴前。

    魏霸起身走了过去,从夏侯徽手中接过眉笔,轻轻扳过夏侯徽的身子,小心的给她描着眉。“怎么不让阿母那边安排个心细的过来?”

    “算了,现在家里人手紧张,我自己来就行了。”夏侯徽和魏霸的脸靠得很近,真切的感受到魏霸的气息,一时有些迷醉,脸也红了起来,不好意思的闭上了眼睛。魏霸见了,怦然心动,略作迟疑,就低头吻在了她微张的唇上。

    夏侯徽吃了一惊,闪身想避开,却被魏霸搂住。魏霸在宫里苦读了几天,倒是没想鱼水之事,昨天回来来倒有想法,却被李譔拉住了一阵长谈,后来累得也没了兴致,现在经过一夜休息,正是精神百倍的时候,夏侯徽又露出如此诱人的神情,他岂能轻易放过。

    “别,夫君,被人看见不好。”

    “在我自己的房里,怕什么。”魏霸扔掉眉笔,将夏侯徽抱了起来,让她坐在自己身上,坏笑道:“你看,都起来了,不大战一场,岂能罢休?”

    “不……不要……”夏侯徽感受着身上的火热坚硬,羞得满脸通红,一边无力的挣扎着,一边呢喃道:“今天……还有……好多事……要做。”

    “什么事也没这件事重要。”魏霸霸道的说道,伸手将衣摆撩到腰间,然后顺势从夏侯徽的衣摆处伸了进去。现在还是夏天,衣衫都很单薄,裤子也是分腿式的,只要撩起衣摆,就能摸到夏侯徽滑腻的臀肉。他的手指顺着那条缝伸了过去,触手处一片泥腻。他用手捻了捻,凑在夏侯徽的耳边低语道:“还说不要?都发水了。”

    “别……”夏侯徽身子软倒了魏霸怀里,气喘吁吁:“不要……”

    此时此刻,魏霸哪里能停。他抱起夏侯徽柔若无骨的身子,轻轻的放了下去,两人立刻紧密的结合在一起。夏侯徽蓦的睁大了眼睛,手臂紧紧的搂住了魏霸的脖子,火热的双唇含着魏霸的耳垂,泣不成声:“轻点……轻点……”

    “那你自己动。”魏霸轻托着夏侯徽的臀,手指慢慢的抚摸着。夏侯徽娇羞的咬着嘴唇,借着魏霸的托扶,慢慢的扭动着腰肢。不知不觉的,两条腿已经缠在了魏霸的腰间,一双秀足紧紧的交缠在一起,互相摩擦着,连足衣脱落都不知道。

    魏霸抱着夏侯徽,一边欣赏着窗外的景色,一边感受着夏侯徽的每一次摩动。夏侯微的脸火热,紧紧的贴在他的脸上,嘴里含糊的说着什么,如歌如泣。

    窗外天高云淡,窗内风月无边。

    夏侯徽情至浓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她下意识的咬住了嘴唇,仰起了头,魏霸立刻低头吻了下去,两人紧紧的贴在一起,恨不得化作一人。魏霸不动如树,夏侯徽娇软如藤,树缠着藤,藤绕着树,无法分离。随着夏侯徽的扭动,一股热流在两人的身体内慢慢积聚,渐渐的化作汹涌的巨浪,决堤而出。感受到魏霸的兴奋,夏侯徽突然绷紧了身子,魏霸低吼一声,突然捧起了夏侯徽的身子,大起大落。

    夏侯徽意乱神迷,随着一声高亢的长吟,慢慢的软倒在魏霸怀中。与此同时,魏霸也一泄如注。

    两人紧紧的搂在一起,久久不愿分开。夏侯徽将脸紧紧的贴在魏霸的胸口,听着他强劲有力的心跳,浑身颤栗不已。她无力的揪着魏霸的衣襟,气喘吁吁的说道:“夫君,我……我想你。”

    魏霸低头吻着夏侯徽的额头:“我也想你,每时每刻。”

    “嘻嘻……”夏侯徽突然睁开了眼睛,看着魏霸,挤了挤眼睛:“你不乖哟,不好好读书。”

    魏霸老脸一红,强辩道:“没有啦,我……我……一边读书,一边想你。”

    “骗人。”夏侯徽伸手点了点魏霸的鼻子:“待会儿我要考考你,看你究竟哪一句是说谎。”

    “嘿嘿,随便你考。”魏霸拍拍夏侯徽的翘臀:“有没有及格,要不要再考一趟?”

    夏侯徽吓了一跳,连忙翻身坐起,刚走了一步,又娇吟了一声。魏霸吃了一惊,忙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腿有些酸。”夏侯徽不好意思的伏在魏霸背上,捶了魏霸两拳,吃吃的笑道:“都是你,一大清早的就做坏事。待会儿还有一大堆事要处理,我这样子可怎么见人?”

    “怎么,家里的事全交给你了?”

    “嗯。”夏侯徽搂着魏霸的脖子:“夫贵妻荣,我虽然没有正妻的名份,却有了正妻的待遇,这都是你努力的结果。”

    魏霸眼神一闪,他从夏侯徽看似满足的话语中听出了些许遗憾,正想安慰他几句,墙外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媛容,媛容,起来没有?”

    夏侯徽吃了一惊,连忙站直了身子,惊讶的看着魏霸:“关姊姊怎么来了?”

    魏霸也很诧异,一摊手:“我怎么知道?”

    夏侯徽连忙整理了一下,又对着铜鉴看了看,见没什么异样,这才快步走了出去。“姊姊,我早起来了,怎么不进来?”

    关凤从门外缓步走了进来,目光从夏侯徽脸上一扫而过,最后落在了魏霸的脸上。她咬了咬唇,有些犹豫:“听说你回府了,想来与你练练手,只怕来得不是时候。”

    魏霸和夏侯徽互相看了一眼,不约而同的红了脸。魏霸顺手扯过一件衣裳,挡住了席上那滩水迹,只是屋里弥漫着那股甜靡的味道却无法遮掩。

    “这个……姊姊稍坐,我先漱个口,漱个口就来。”魏霸三步并作两步的冲出了小院,落荒而逃。关凤这才松了一口气,伸手刮了一下夏侯徽的鼻子,戏谑的说道:“你也是,也不知道遮掩一点,好一个急性的小妇人。”

    夏侯徽斜睨了关凤一眼,反唇相讥:“姊姊,我再急性,终究还是在自己家里,你都从城里赶到这儿来了,恐怕比我还急吧?”

    “你?”关凤眼睛一瞪,刚要说话,夏侯徽竖起一根手指,点了点关凤的胸前,关凤低头一看,顿时臊得满脸通红,无地自容,刚才的霸气一扫而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