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377章 中看不中用

第377章 中看不中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张绍飞身撞到的同时大声阻止,不仅救了刘钰一命,也救了自己一命。魏家武卒以少击多,虽说不至于高度紧张,却也不敢掉以轻心。一来轻敌是兵家大忌,武卒训练的第一课就是任何时候都不能轻敌,二来对方有五倍于已的人数,也不容他们有任何轻敌的想法。此刻这些武卒高度戒备,而张绍却是从刘钰的背后冲出来,如果不是那一声表明身份,武卒们肯定会在第一时间把他放倒。

    听到这声喊,武卒们没有做出过激反应,而魏霸也没有本能的反击,他只是退了一步,避免被张绍撞个正着,刘钰因此也避免了被魏霸一脚把头踩成烂西瓜的噩运。

    尽管如此,刘钰和那些随从们也吓得不轻,特别是刘钰本人,当他看到魏霸的靴底在眼前迅速放大的时候,他真的听到了死神的召唤,心脏瞬间停跳。

    当魏霸被张绍推在一边的时候,刘钰吓得瘫软在地,一股热流从裆下涌出,瞬间浸湿了他的锦袴。

    “你疯了?”张绍也吓得脸色苍白:“这里是皇宫,你要当众杀人吗?”

    魏霸眉心微蹙,缓缓的吁出一口气,浑身绷紧的肌肉慢慢放松了下来,心里却警惕万分。他知道自己刚才过激了,这些天的勾心斗角让他心神疲惫,刘钰找上门来,险些成了他的出气筒。

    张绍见魏霸放松了些,这才放了心,他转过头,本想对刘钰吼一声,却一眼看到刘钰裆下的那片水迹和臭哄哄的味道,不禁哑然失笑。他随即意识到这时候不是开玩笑的时候,立刻冲着那些看傻了眼的刘钰随从们喝道:“还不快滚!”

    刘钰的随从们如梦初醒,有人上前架起软作一摊泥的刘钰,转身就跑。他们的前面有虎视眈眈的魏家武卒,根本没有勇气闯过去,只能本能选择向来路撤退。而正当着他们的却是董允率领的一百虎贲郎,一看到一群人向自己冲了过来,董允愣了一下,随即本能的吼了一声:“列阵——”

    虎贲郎们正睁着眼睛看热闹,忽然见一大群人向自己冲了过来,也吃了一惊,再听到董允这声音都变了味的一声尖叫,顿时乱作一团,有的拔刀幅度过大,刀是拔出来了,却险些砍伤身边的同伴,有的准备列阵,却被同伴们挡住,有的倒是够勇猛,怒吼着冲了出去,却忘了要和同伴配合,更多的人则是向后退去,把董允都冲撞得站立不稳。

    魏霸没看到这些,他只是看着逃跑的刘钰有些不解气,捡起他们扔在地上的一口刀,就向刘钰等人的背影甩了过去。不料一时用力过大,战刀在空中打着旋,带着凌厉的啸声,飞过了刘钰等人的头顶,飞向了乱作一团的虎贲郎们,飞向东倒西歪的董允。

    有眼尖的虎贲郎看到凌空飞来的战刀,吓得魂飞魄散,有人转身就跑,有人举起盾牌,冲上去保护董允。没等更多的人反应过来,战刀“当”的一声砸在了盾牌上,然后又反弹开来,附近的虎贲郎们吓得乱蹦乱跳,四散躲闪。

    董允也吓得不轻,不过他更加愤怒,厉喝一声:“列阵,反击!”

    “喏!”有几个冷静些的虎贲郎们听到了董允的命令,向刘钰等人迎了过去。刘钰已经吓得人事不知,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状况,那些随从们平时横行惯了,哪里管眼前这些是什么人,他们只知道身后有更可怕的魏家武卒,一看虎贲郎们冲了上来,二话不说,拔刀就砍。

    虎贲郎们说起来在宫里保护皇帝,可是皇帝一年到头也出不了几次宫,而且一出宫就是前呼后拥,虎贲、羽林、五营士全部出动,还有虎步营清道,普通百姓早就被赶到一边,根本不可能有什么意外情况。他们平时也训练,却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意外,说白了就是一群仪仗队,根本没有什么作战经验。平时列个队形倒没什么问题,一旦真正碰上敌人,还没接战,他们自己已经阵脚大乱。虽然总人数有一百,可是听到董允命令冲上去的却只有十多人。

    面对想要夺路而逃的刘钰随从,这些衣甲鲜亮的虎贲郎哪里是对手,一个照面就被打得落花流水,狼狈不堪。刘钰随从刚刚被魏家武卒打得鼻青眼肿,此刻却是一击得手,所向披靡,那股恶气顿时找到了发泄的对象,他们狂呼而进,硬生生的杀出一条血路,护着刘钰扬长而去。

    片刻之后,刘钰的随从消失在远处,只留下一片狼藉的虎贲阵地,还有远处目瞪口呆的魏霸等人。

    混乱中,董允挨了一刀,虽然没受伤,可是胸腹之间却被拉开了一道口子,露出了白晳的皮肤。他惊魂未定,脸色比肚皮还要白。他从小就养尊处优,在宫里更是说一不二,连皇帝刘禅都不敢违拗他,其他人看到他当然更是毕恭毕敬,连脸色都不敢让他看一下,何尝有人敢用刀砍他?他一向觉得自己无所畏惧,可是今天险些被人一刀开膛,他才真正品尝到了危险的味道,一时呆若木鸡,不知所措。

    魏霸却是诧异,他和刘钰的随从交过手,知道他们是什么货色,董允身边的这些虎贲郎是保护皇帝的,怎么会这么差劲?居然被打得这么狼狈。

    他也只是惊讶而已,不至于乱了方寸。张绍对这些虎贲郎却知根知底,对这个情况一点也不意外。他抓紧时间,把情况对夏侯徽说了一下。夏侯徽略作思索,附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张绍连连点头,匆匆的回府。那些虎贲郎们还没有反应过来,谁也没有注意到他。

    张绍进了府,对刘禅躬身施礼:“陛下,外面发生了一些意外,后将军之子刘钰与虎贲郎发生了冲突,还伤了人,情况有恶化的可能。为了陛下的安全着想,请陛下立刻回宫。”

    一听说外面出了事,刘禅先是一惊,随即又兴奋起来:“刘钰,就是叫玉面郎的那个纨绔?”

    张绍点了点头:“正是。”

    “谁赢了?”刘禅笑容满面的问道:“他们有多少人,朕身边的虎贲郎可不少,应该不会输吧?”

    张绍尴尬的摇摇头:“刘钰大概有五十人左右,不过……他们赢了。”

    刘禅的笑容顿时僵住了,他愣了一下,随即勃然大怒:“一百对五十,居然还打输了?就这种废物还能保护朕?董允呢,把他叫进来,朕要问问他平时都是干什么的!”

    张绍连忙示意刘禅低声,刘禅愣了一下,这才想起来自己是偷偷跑出来的,不能让董允知道。他怒气未消,坐在那里呼哧呼哧的大喘气,脸色胀得通红,显得非常不高兴。

    张绍按照夏侯徽的指点,力陈安全可虞,这些虎贲郎无法保证皇帝、皇后的安全,请他们立刻回宫。至于要见魏霸的事,魏霸就要宫外,马上就可以进宫见驾。

    刘禅很沮丧,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只得灰溜溜的回了宫。张家和皇宫只隔着一道街,回宫其实也就是几步路的事,不过皇家的气派不能马虎,虎贲郎们还是要摆开仪驾,摆足了威风。

    依然扮作侍从的刘禅对董允很恼火,他不敢把这份恼火摆在脸上,只敢背着董允,吐了一口唾沫,顺便把嘴里嚼得没了滋味的槟榔吐了出去。

    经过一阵忙碌,董允总算是还过神来了,把皇后的车驾送进了宫城,他站在宫门口,慢慢的恢复了冷静。这时,路中间的一个东西引起了他的注意。他走过去,躬着身子仔细的看了看,觉得有些眼熟,便伸手小心的拈了起来。

    这是一小团还粘着唾沫的食物残渣,暗红色,有一股混和着口水味道的奇特气味。

    董允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他非常清楚这东西是什么,而宫里又是谁在吃这个。一想到刚才皇帝陛下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出宫溜了一圈,而他却偏偏发生了那么狼狈的事,他的心脏突然猛跳起来,一种说不清的愤怒涌上了心头。

    没等他想好怎么质问皇帝,黄皓从宫里一溜小跑的跑了过来,董允立刻拦住了他,沉声问道:“去哪?急急忙忙的,有失体统。若是让人见了,岂不人心浮动?”

    黄皓看到董允就怕,连忙小心翼翼的回答道:“陛下要召侍中魏霸入宫进驾。”

    “陛下怎么知道魏霸在外面?”

    “刚才……”黄皓指了指外面,又指了指宫城上:“外面打架的事,陛下在上面看到了。”

    黄皓一说这句话,董允顿时心虚了,自己的失态被皇帝看在眼里,少不得要被他嘲笑。他愣了片刻,又没好气的喝道:“陛下要见魏霸干什么?”

    黄皓诧异的看着董允,过了片刻,董允也觉得自己这句话问得有些不太合适,只得一甩袖子,转身离开。他刚走了两步,突然又转过身,快步走到黄皓面前:“陛下刚才在哪里?”

    “什么?”黄皓一时没反应过来,顺手一指:“就在宫城上面。”

    “具体哪个位置?”董允厉声喝道:“我马上就去询问当值的郎中,要是你敢信口胡说,我立刻请旨斩了你。”

    黄皓吓得一哆嗦,脸色煞白,董允见他这副模样,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想,愈发的愤怒。这时,魏霸从远处走了过来,下了车,不紧不慢的走了过来。他看了一眼黄皓,又看了一眼董允,平静的点点头,就要从他们中间穿过去。

    董允一伸手,拦住了他:“你去哪?”

    “入宫当值啊。”魏霸看看董允,有些不解的问道:“我说董君,你是侍中,我也是侍中,好像没有义务要向你汇报吧?”

    董允一愣,讪讪的收回了手。(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