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374章 出宫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吴懿为了家族的长远利益,最终没有选择与魏霸划清界线,他让夫人蔡氏进了一趟宫,把夏侯徽的那份《乐毅论》送给了皇太后吴氏。皇太后找机会又转给了天子刘禅。说实话,刘禅一开始没太明白这其中的意思,不过他很清楚,魏霸费了这么大的周折把这份文稿递到他的面前,绝不会是一篇文章这么简单,里面肯定有什么重要的信息。

    要了解这些信息,首先就要搞明白这篇文稿背后的潜台词。刘禅立刻让人找来了来敏。刘禅做太子的时候,来敏做过太子家令,刘禅对他印象还是不错的。上次他随军出汉中,因为议论不合诸葛亮的意思,丢了辅军将军之职,现在正在闲居,为了能复官而上窜下跳。

    皇帝有诏,来敏立刻来了,看完那篇《乐毅论》,他立刻笑了起来,问了刘禅一个问题:“陛下,乐毅伐齐,形势一片大好,为什么最后燕国伐齐却转胜为败?”

    刘禅虽然不够聪明,这个故事倒还是清楚。“因为乐毅逃到赵国了啊。”

    “那乐毅为什么逃到赵国呢?”

    “因为有人嫉妒他,在燕惠王面前进谗言。”

    “原因就在于此。燕昭王用乐毅伐齐,连下七十城,燕惠王受谗言,乐毅只能出奔,伐齐大业转胜为败。成败之机,在于得失乐毅一人。”来敏抚着胡须,旁征博引,大论得人与失人对于社稷的危害,最后说道:“譬如当今,丞相即为我大汉的之乐毅,有丞相在,陛下可高枕无忧。可是丞相之后,又有谁能称上乐毅呢?”

    刘禅愣了好一会,觉得有些好笑:“魏霸?”

    “依臣看来,魏霸现在还不能担起这个重任。可是陛下应该清楚,魏霸现在才二十岁,就以他的同龄人来说,又有几个能超过他的资质?陛下,如果说丞相是先帝留给陛下的老臣,那魏霸才是能与陛下共始终的栋梁之才啊。他的父亲魏延是先帝亲自简拔的良将,忠诚无可挑剔。若不是他们父子去年死守关中,又哪来的北伐大捷?”

    刘禅连连点头,对来敏的看法深以为然,对于诸葛亮提议由魏霸与东吴联姻的事隐含的危害,他也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丞相这是做的什么事啊,魏霸要是和东吴联姻了,我还敢用他吗?丞相你再过十年二十年的可以死了,我怎么办?我还要魏霸这样的人才来辅佐我呢。

    这事万万不可行。

    谈到和亲问题,来敏更是一肚子意见,他直言不讳的批评诸葛亮这个主意简直馊到了极点。魏霸够什么资格和孙权和亲?当年汉吴和亲是孙权的妹妹嫁给了先帝,现在要和亲,也应该是和皇室联姻啊,哪有和魏霸一个臣子和亲的道理。这分明是一计,就像当年孙权要和关羽和亲一样,不过是离间蜀汉君臣的计策。诸葛亮怎么连这个都看不出来?真要是为了汉吴联盟必须和亲的话,也不应该由魏霸去和亲,鲁王刘永已经成年,正当婚娶的的年龄,他才是和亲最合适的人选。

    刘禅大以为然,可是又觉得挠头,既然丞相已经决定了,而且孙权也同意了,再出尔反尔,岂不是让丞相为难?让丞相为难的事,那可不好做呢。

    来敏一拍胸脯,陛下放心,这件事,由臣去操办便是,保管让丞相回心转意。

    刘禅大喜,亲自把来敏送出宫。来敏得意非凡,昂首挺胸的出宫去了。看着来敏雄赳赳,气昂昂的背影,刘禅心头放下了一块大石头,心里暗自得意。魏霸啊,朕这次可帮了你一个大忙,你以后可不能辜负朕啊。等丞相归天,你要帮朕撑起这片天。

    一想到魏霸,刘禅忽然有些奇怪,转身叫来了黄皓:“魏霸是封了侍中吧?”

    黄皓连连点头:“陛下记得真清楚,魏霸是侍中。”

    “可是他人呢?朕怎么没见到他?这都第三天了,怎么还不来当值?”

    黄皓笑嘻嘻的说道:“陛下刚刚大封襄阳之战的功臣,他们现在都在互相庆贺呢。昨天听说是车骑将军府,今天好像是去故车骑将军府。”

    刘禅有些糊涂,过了一会儿,才想起车骑将军府是皇太后的娘家,故车骑将军却是皇后的娘家。一想到魏霸这两天到处吃酒,热闹非凡,他便有些愤愤不平。他来回转了两圈,大声说道:“不行,我也要去。”

    黄皓一头雾水:“陛下要去哪里?”

    “我也要去参加他们的宴会,和他们一起喝酒作乐。”刘禅甩着袖子,“这宫里真是闷死了,每天看到的都是那几个老面孔。我要出宫!”

    黄皓吓得脸都白了,连忙阻拦。开玩笑,皇帝哪能随使出宫啊。刘禅这个皇帝虽说没什么权利,可毕竟是皇帝,他要出宫,就要大摆车驾,可麻烦呢。董允他们肯定不会同意,一定会拿出一大堆理由,说不定还要上纲上线。他们不敢责罚刘禅本人,却不惮于收拾他这样的近臣。

    刘禅也知道出宫一趟不容易,可是今天不知道怎么的,这个念头一起来,他就无法克制,一想到魏霸等人开心的聚饮宴乐,他却只能一个人呆在皇宫里,不能随便出去,便觉得这皇宫实在憋气。他在宫里来回转了两圈,越想越不痛快,烦躁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黄皓见了,也觉得有些不忍,只好退而求其次,陪着刘禅上了宫城,来到南门,遥看张府。

    站在城墙上,一看到张府门前那一辆辆车,再看着张府里隐约可见的人影,刘禅的心情不仅没有得到任何抚慰,反而像是油锅里扔进一个火星,顿时燃成了熊熊大火。

    “不行,我一定要出去。”刘禅捶打着胸口,喘着粗气:“要不然,我就要疯了。”

    黄皓后悔莫迭,不过他眼珠一转,随即想到了一个主意,附在刘禅耳边嘀咕了几句,刘禅立刻眉开眼笑,一溜烟的下城去了,直奔张皇后的椒房殿。

    见皇帝驾到,张皇后大感意外,连忙出来相迎。刘禅直上正堂,一本正经的宣布说,皇后,你肯定想家了吧,朕允你出宫省亲。

    张皇后一愣,却没有多想,心道能有机会回家看看也好。虽说家就在宫城外,隔着不过百步,可是这一道宫墙却不是那么容易逾越的,通常也只有家人进宫探望,自己却没什么机会出宫回家。现在皇帝开恩,当然是求之不得。

    不料,张皇后还没来得及高兴,刘禅又说,你得把我带出去,我要到你家看看。

    一听这话,张皇后险此晕过去,连忙叩头阻止。刘禅却沉下了脸,没好气的说道,你不让我去,莫非有什么不能让朕看的?

    张皇后是个本份人,要不然也会被刘禅冷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侍女为皇帝生了儿子,自己却独守空房。刘禅这句话一说,可把她吓坏了,再也没有任何反抗的勇气。

    刘禅喜滋滋的换上了一套侍中的服饰,捧着一个唾壶,混进了皇后的车驾,如愿以偿的溜出了宫。负责宫廷禁卫的董允亲自把皇后的车驾送到了张府门口,却没有注意到站在皇后身边的一个侍卫总在有意无意的避开他的目光。他万万没有想到,刘禅为了出宫一趟,居然降尊纡贵,宁愿给皇后当侍从。

    闻说皇后突然回家省亲,夏侯夫人大喜过望,早早的就在门口候着了。把张皇后迎进了大堂,却见张皇后脸上看不到一点喜色,反而透着说不出的紧张和焦虑,不免有些奇怪,正待要问,忽然皇后身边的一个捧着唾壶的年轻侍中大步上了堂,随手把唾壶往夏侯夫人手里一塞,直戳戳的问道:“咦,不是说今天请客吗?怎么没见客人?魏霸来了没有?”

    夏侯夫人定睛一看,顿时明白了为什么女儿的表情那么怪异,眼前这个有些犯傻气的年轻人分明就是皇帝陛下。她吓得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语无伦次的说道:“陛下……这……这……”

    “好了好了,别声张。”刘禅心虚的看看四周,示意黄皓把住院门,不要让那些郎中们看见。那些郎中都是董允或者向宠的手下,被他们知道了,迟早会传到诸葛亮的耳中。那麻烦可就大了。“我问你件事,今天你们不是请客吗?”

    夏侯夫人好半天才镇静下来,苦笑道:“我们明天请客,今天是关府请客,阿绍和星彩、阿遵他们都去关府了,家里只有我一个人,在准备明天请客的事宜。”

    刘禅一听,大失所望,恶狠狠的瞪着黄皓。黄皓听了这话,也目瞪口呆。这个误会可搞大了。皇帝陛下跑出来一趟,可是冒了大风险的,如果让他失望,后果肯定会很严重。

    “不行,请陛下稍候,我立刻把他们叫回来就是。”

    “那太好了。”刘禅转怒为喜,大剌剌的在正席上坐下,又特地吩咐了一句:“对了,把魏霸也叫来,朕要问他的罪。”

    “问罪?”夏侯夫人又紧张起来:“陛下,不知道魏霸……犯了什么罪?”

    “这不能告诉你。”刘禅沉浸在自己的恶作剧带来的巨大快感中,根本没注意到夏侯夫人的脸色已经发白了,他挥了挥手,大模大样的说道:“这是朕和魏霸的事,与你们无关,且宽心些。”(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