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371章 一波又起

第371章 一波又起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侍中者,侍于中也。原本是加官,有了这个头衔,就可以出入禁中,在皇帝身边陪侍,有顾问的意思。比二千石,级别不低,比马谡的丞相长史还要高一些。不过这个职位是典型的位尊权卑,手下一个兵也没有,实权更是一点也无。一个顾问,能有什么权?唯一的好处就是和皇帝非常亲近,如果遇到一个大权在握的君主,侍中可以通过影响皇帝来间接的获得权利,可是对于大权旁落的刘禅同志来,做他的侍中就只能陪他玩了。

    没权,名份却高,对于魏霸一个刚刚弱冠的年轻人来说,能做六百石的丞相府参军已经是少年得志,现在又由参军一跃成为比二千石的侍中,不管他有多大的功劳,都容易让人生妒,当然也足以体现诸葛丞相对他的器重,谁也不能再说诸葛亮压制他,否则就会觉得亏心。

    就连魏霸都会这么觉得。

    可是魏霸不想做什么侍中。倒不是因为没权,他现在还没有到争权的时候。他还年轻,有的是时间,大可以再蛰伏几年,等诸葛亮去世,再和马谡、蒋琬等人争权,避开诸葛亮这个神级的对手。他到成都来的目的就是接近皇帝刘禅,为以后争权做准备。

    可是他不愿意以侍中的身份去。

    一来侍中的身份太高,容易引起人的注意,二是侍中是宫内侍从官,要住在宫里,五天才有一天休沐的机会。而魏家现在诸项事务刚刚展开,他到宫里去做一个闲散官实在不是时候。

    不过这个问题不重要,他大可以接受以后再主动辞职。之所以要先接受再辞职,而不是直接拒绝,这里面自然有微妙之处。直接拒绝,就是不给诸葛亮面子,不肯和解。接受了再辞职,那就与诸葛亮无关了,是他个人的事,说不定还能博一个谦虚的美名。

    他的犹豫当然是一种表面文章,以示受宠若惊之意。

    “以你的年纪来说,的确有些重了,不过你的战功人所共见,相信也不会有人说什么闲话。”

    费祎又把其他人的封赏简略的说了一下。吴懿由讨逆将军升任车骑将军,封高阳乡侯,仍领汉中都督。孟达任镇东将军,领房陵太守,封都亭侯,魏风任荡寇将军,封关内侯。冯进是伏波将军,增邑二百户,关兴、张绍分别是羽林左监、羽林右监,增邑百户。傅兴、张威都升任偏将军,隶属吴懿麾下,汉中战区。

    魏霸一一听了,费祎问他意见,他就点头说好。倒不是他虚伪,而是这个封赏方案的确滴水不露,没有任何让人说道的地方,诸葛亮做事公平是出了名的,他不会在这些方面给人留下话柄。他之所以不肯承担东吴的责任,就是因为他知道,这个责任除了他主动认,诸葛亮不会强加到他的头上。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费祎笑眯眯的说道:“是一桩喜事。”

    魏霸笑了:“丞相帮我阿兄物色了谁家的女子?”

    “你兄长的亲事,丞相已有安排,听说是习祯的**,丞相已经派人去问,估计很快就会有结果。”

    魏霸非常满意。习家是襄阳世家,相传是古习国的后人。习祯是襄阳名士,和庞统齐名,还在马良之上,官至广汉太守。习祯的妹妹嫁给了庞统的弟弟庞林。这样的人家,想必张夫人一定也能满意。

    “果然是个好消息。”魏霸含笑道。诸葛亮果然是吃不住逼,他刚托冯进去找合适的人家,诸葛亮就顶不住了。

    “我说的好消息不是这个。”费祎神秘的摇摇头。

    魏霸不解。

    “丞相因为汉魏不两立,不同意你立夏侯徽为正妻,为此,他为你挑了一个更好的婚姻。”

    魏霸一愣:“我?”

    “嗯。”费祎一边笑着,一边打量着魏霸的神情。魏霸真是非常意外,诸葛亮这是唱哪一出?为魏风做媒做上瘾了,还要为我做媒?不知道又是哪一家?不过想来应该还是荆襄系内部的吧。

    “你肯定猜不到。”费祎卖了一阵关子,最后抛出一个爆炸性的消息:“是吴王孙权的女儿。”

    魏霸顿时蒙了,睁着费祎,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费祎以为他是高兴的,不由得撇了撇嘴,继续说道:“这件事可是费了不少心思。不瞒你说,为了这件事,我特地赶到武昌去了一趟,昨天刚刚赶回来。旅途奔波之苦,自不待言。”

    魏霸反而冷静下来,不动声色的看着费祎:“我倒奇怪了,孙权不是恨我吗,他怎么会答应把女儿嫁给我?”

    “你总算问到了点子上。”费祎叹了一口气:“孙权能同意,有两个原因,一是他自己也清楚,真要开战,他未必能讨到便宜,这是害。二是丞相答应以战马三百匹为聘,这是利。孙权舍害取利,这才答应和亲。”

    魏霸倒吸一口冷气。三百匹战马?这是多厚的一份聘礼啊,就算是买孙权的女儿,这也足够了。别看蜀汉占领了关中,可是陇右还在曹魏的手中,三百匹战马对蜀汉来说也是一个大礼啊。难怪孙权会答应。孙权费了那么大的周折,从辽东买马,前后才买了几百匹马?周瑜当年在南郡击败曹仁,得了几百匹战马,还特地挑三百匹送给孙权,算是最大的战利品。诸葛亮可真大方,拿三百匹战马当聘礼。

    “你现在知道丞相对你的器重了吧?”费祎有些羡慕的说道:“诸葛乔迎娶马家的姑娘,聘礼连这百分之一都不到。”

    魏霸半晌没说话。

    “如何?你要是没意见,我就回复丞相,尽快操办此事了。”

    魏霸摇摇头:“费君,丞相和你的一片好意,我心领了。不过这件事,我还要再请示一下父母。这婚姻大事,当然要父母之命,你说是吧?”

    费祎哈哈一笑,点头称是。

    送走了费祎,魏霸立刻回到房里,把这件事告诉了夏侯徽。夏侯徽听了一愣,随即又重新拿起了针线,一针针的绣着。魏霸坐在一旁,一动不动的看着她翕动的睫毛。夏侯徽被他看得不自在了,手一抖,刺破了指尖。她使气的放下了绣框,捏着指尖,幽幽的一声叹息。

    “夫君,别的事,你都可以问我,唯独这件事,你不应该来问我。”

    魏霸故意眨眨眼睛,强忍着笑:“为何?”

    “你不用问都知道,我肯定不会赞成的。不过,无论我有多么正确的理由,别人都会认为我是为了自己着想,故意破坏你的好事。”

    “你还没说,怎么就会认为别人会误解呢?”

    “你真想听吗?”夏侯徽偏过头,恨恨的看着魏霸。魏霸点点头,伸手拉过夏侯徽的手指,含在嘴里。夏侯徽一惊,连忙缩手,却被魏霸拉住不放。

    “你放手!大白天的,也不怕人看见。”

    “大白天的怎么了?”魏霸一脸茫然:“我只是帮你吸吸指头,又不是白昼宣yin。”

    “你还说。”夏侯徽红了脸,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你以为所谓的白昼宣yin就是那事儿?”

    “我以为就是啊。”魏霸耸耸肩,不以为然的说道。其实他也知道,这个时代所谓的礼已经有些苛刻了,夫妻之间的亲密举止,都可以划入yin的范畴。所谓yin,就是过份的意思。

    夏侯徽羞得满脸通红,却又拧不过魏霸,只好心虚的竖起耳朵,倾听周围的动静,可惜夏日炎炎,就连下人们都找地方乘凉去了,屋里除了她急促的呼吸声,只有慌乱的心跳声。

    夏侯徽无奈,只得斜睨着魏霸道:“你真想听我的意见?”

    “当然。”魏霸一本正经的点点头:“其实说老实话,我也觉得有些不对劲,只是想不出哪儿不对劲,所以只好来请你帮我参谋参谋。”

    “夫君是当局者迷。”夏侯徽抽回手,握在手心里,淡淡的说道:“这项婚事一成,丞相对你的大恩可谓是天下人皆知,你以后再有什么违抗,那就是忘恩负义。”

    魏霸点点头,这个问题他能想得到。

    “第二,对于丞相和一帮老臣来说,魏国是国贼,可是对于为数甚多的后辈来说,吴国是世仇。你若是成了孙权的女婿,以后他们还能和你一条心吗?没有他们支持你,这次丞相怎么可能放弃既有的计划?这是扬汤止沸,不若釜底抽薪之计啊。”

    魏霸凛然心惊,明白了刚才自己为什么不仅没有高兴,反而有些警惕的原因。如果他成了孙权的女婿,冯进等人还会再支持他吗?肯定不可能。

    “还有最后一点。”夏侯徽一字一句的看着魏霸:“汉吴虽是盟友,将来却必然要对阵沙场。你如果成了孙权的女婿,又怎么能掌权,特别是兵权?到时候恐怕不仅是你,就连父亲大人的兵权都要被剥夺。你们父子兄弟,以后就只能对魏作战,无法与吴国对阵,这大概也是孙权愿意答应的原因之一。”

    魏霸眼神缩紧,沉默不语。过了一会儿,他又说道:“现在丞相已经和孙权达成了协议,如果我不接受,岂不是不识抬举?”

    “这件事,哪里轮到你来答应与否。”夏侯徽冷笑一声:“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丞相根本不需要你的同意,他此刻只怕早已派人远赴关中,取得父亲大人的同意了。至于这里,我想黄夫人很快就会把这个天大的好消息告诉阿母。”(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