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353章 绵里藏针

第353章 绵里藏针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早饭后,魏霸收拾停当,带着夏侯徽来到后院,先去了张夫人的院落。一进门,就看到张管事躬着身,站在门口,不住的点头。魏霸停住了脚步,站在门口,微微躬身,双手拱在胸前,恭敬的等候着。夏侯徽更是连门都不进,站在门槛外,拱着手,低着头,下巴几乎抵住了胸口。看得出来,这几个月时间,她已经熟练了这样的姿势。

    站在内室门口的环儿看到了魏霸二人,连忙给正在询问的张夫人递了个眼色。张夫人愣了一下,衣袖轻摆:“你先下去吧。”

    “喏。”张管事应了一声,退了出来,经过魏霸身边的时候,他挤出一丝笑容,然后侧着身子出了门。魏霸也笑了笑,只是没那么殷勤,多少带了几分客套。

    张夫人沉默了片刻,无声的叹了口气。张管事刚刚是来向她汇报魏霸的动静的,听说魏霸不参加采桑,而且还替邓氏、夏侯徽请了假,她非常不高兴。魏霸刚刚立了功回来,她也着意笼络魏霸,可是魏霸昨天就不是很配合,没有表现出应有的恭敬,今天又搞特殊化,这让她很难办。如果今天同意魏霸不参加采桑,那明天呢,后天呢?

    当家作主,最怕的就是这种搞特殊化的人,只要出现一个,就会严重的影响到当家人的威信。别人嘴上也许不会说什么,可是谁能保证他们心里没有想法?

    然而魏霸的理由又很充足,让张夫人找不到拒绝的借口,更重要的是,张夫人非常清楚,魏霸是整个魏家的希望所在,丞相昨天给魏霸的面子是绝不可能落在魏延或者魏风身上的。在可预见的未来,魏家是更加强大还是毁灭,关键都在魏霸身上。

    与常人不同的是,张夫人不仅看到了希望,更看到了危险。魏霸不愿意去采桑,透露出了他不愿意唯诸葛亮马首是瞻的信号。

    张夫人岂能不忧心冲冲。

    现在魏霸带着夏侯徽来请示,这是走正规的程序。在礼节上,魏霸不肯有任何被人抓住把柄的机会,这也让张夫人更加难办。如果魏霸一味的胡来,相反倒更好处理一些。

    以合法的图径,争取不合法的利益,这种人才是最难对付的。

    因此张夫人犹豫不决。她迟疑了好一会,再等下去,恐怕就有失之严苛的嫌疑,只好让环儿把魏霸叫了进来。夏侯徽还在外面候着,她现在的身份还是妾,未经同意,她没有资格走到张夫人的面前。

    魏霸没有任何反对,平静的走到了张夫人的面前,没有为夏侯徽争取一点面子的意思。张夫人暗自松了一口气,脸色也缓和了些。她和颜悦色的说道:“子玉,听张平说,你今天有事要办?”

    魏霸躬身施礼:“回阿母,我从房陵出发时,受吴将军与关侯、张侯等同僚之托,要向他们的家人报个平安。战场凶险,这次恶战又是以小搏大,他们都怕家里人担心。”他笑了笑:“此等心情,阿母想必是能感同身受的。”

    张夫人笑着点点头:“可不是么,你们父子兄弟在阵前,我哪一天不是提心吊胆的。今年还好一点,你随大军行动,子柔虽然在前线,可是你把武卒全安排在他身边,就算有什么危险,性命总是无恙的。去年你去长安,那才是最让人揪心的。唉,我和你阿母都是担心得很啊。”

    魏霸笑笑:“是啊,儿行千里母担忧,更何况是战场上呢。所以我这次回来,第一件事当然是奏报他们的军功,第二件事就是报平安。军功的事,已经报到丞相府,陛下也已经知道了,想来很快就有结果。我今天便想去各府报平安,恳请阿母首允。”

    “这是应当的,应当的。”张夫人笑容满面的说道:“那媛容和你一起去,也是这件事?”

    “是,又不仅仅是。”魏霸恭敬的答道:“她的兄长夏侯玄奉魏国皇帝之命,来成都商议和亲之事。昨天丞相已经与我说了,两国是敌国,和亲可能不太方便,所以要我回了他。我今天带媛容去主要就是想说清楚这件事,另外也顺便让她和夏侯夫人见见,联络一下感情。”

    魏霸说到这里,有些怯怯的笑了笑:“阿母有所不知,我这次虽然立了些功,可是用的手段却颇为招人非议,有人说我妨碍了汉吴联盟,欲对我不利。我想去求求皇后,帮我疏通疏通。”

    张夫人恍然,随即问道:“那你去吴府,是不是也要请太后帮着说两句?”

    魏霸愣了片刻:“这个……倒没想过,吴将军虽然与我共事多日,可是不如张侯等人亲近,皇太后那边,未必肯帮我说话。”

    张夫人笑了起来,连连摇头,责道:“你这孩子,平时胆大得很,没想到却是个抹不开面子的。你这次帮着吴懿立了大功,吴家岂能不欠你一份情?你也真是,这等好机会也不知道抓住,真是太实在了。环儿……”

    环儿连忙笑道:“夫人?”

    “去,把上次宫里赏赐的蜀锦拿十匹来,由子玉带给吴夫人。虽说他们家是外戚,手头却也不宽裕,聊表寸心吧。”张夫人想了想,又道:“算了,还是把媛容叫进来,这件事啊,由媛容去办。我看这孩子比你还要得体些。”

    魏霸尴尬的笑了笑,环儿转身吩咐人去取锦,又亲自走到门外,把夏侯徽带了进来。张夫人亲口把任务安排了一下,夏侯徽一一应了,态度恭敬,丝毫没有不悦的情绪。

    张夫人安排妥当,最后才问道:“子玉,你可要早去早回,丞相夫人刚刚派人来说过了,丞相本来是前天休沐的,特地拖到今天,就是想等你回来,请你过府一叙。如此人情,可不能冷落了。”

    “阿母,我知道了,我一定及时回来。”

    “那个……子玉,我想问你一句,你还要忙几天啊?”

    “我也不太清楚。如果没有新的差事安排下来,仅是各府报平安的话,三五天时间也就差不多了。”

    “那也好,这几天,我就不安排媛容去采桑了。”

    魏魏没有立刻回答,从张夫人刚才那句话,他就听出了意思,不过他并不打算听从张夫人的安排。他早就准备好了答案,现在停顿一下,只是表示自己是经过思考的,而不是信口开河。

    “阿母,我有个疑惑,不知阿母能否明示?”

    张夫人笑吟吟的看着魏霸,眼神却变得冷漠起来。她刚才已经给了魏霸面子,如果魏霸还不识相,非要坚持搞特殊化,不参加采桑,那她就不得拿着当家人的威风,让魏霸收敛收敛了。

    “你说,只要是我能力所及,我当然会如实相告。”

    “阿母,你让全家人都去采桑,是真是需要这么做,还是想效仿丞相夫人?”

    张夫人收起了笑容,双手拢在袖中,轻轻的摩挲着指肚上的老茧,耷拉着眼皮,淡淡的说道:“有区别吗?”

    “有。”魏霸点点头:“如果阿母觉得是持家的必要,那我觉得阿母此举有些舍本求末。如果阿母是想要效仿丞相夫人,那我觉得阿母可能是勉为其难,恐怕力有不逮,能善始,未必能克终。”

    “哦?”张夫人拖长了声音,已经有些不悦的意思,却强忍着没有发怒。

    魏霸不动声色,平静的解释道:“我魏家以武立家,最大的倚仗不是什么蚕桑,而是武卒。北伐以来,武卒损失过半,元气大伤。如今当务之急,是恢复武卒的数量和实力,而不是养蚕。”

    “子玉,你知道吗,要想养武卒,就需要更多的钱财,我们家不仅损失了大量的武卒,更损失了大量的财富。如今既要抚恤那些战死武卒的家人,又要训练新的武卒,每天的开支都非常惊人。搬到成都,除了蚕桑,还有什么赚钱更快的途径吗?”

    魏霸笑了:“赚钱的事,阿母应该比我更有经验才是。俗话说得好,无农不稳,无工不强,无商不富。要致富,当然是经商才是正理。就凭着养蚕织锦,由官府统一收购,价格都不能自主,又哪一天才能致富?”

    张夫人眉头微微一蹙,觉得魏霸说得有些道理,她缓和了脸色,却依然不见笑容:“你这句话说得倒是有些道理,可你为什么说我效仿丞相夫人难以克终?”

    魏霸笑得更开心了:“阿母,你觉得有几个人能勤政如丞相?成都又有几个人能如丞相夫人这般勤俭?难道是她们不愿意学习丞相夫妇吗?非不为也,是不能也。蒋琬、费祎都是丞相最信任的人,他们的家眷可曾如丞相夫人一般亲自采桑喂蚕?”

    张夫人一愣,脸色有些尴尬。倒不是因为没说服魏霸,而是她发现自己在无意中被丞相夫人牵着鼻子走了,如果不是魏霸提醒,只怕她还要继续下去。这样做的结果是既无法真正取得丞相的信任,让丈夫儿子娶代蒋琬等人在诸葛亮心目中的地位,又耽误了魏家实力的恢复。

    作为一个要强的女人,她对这个结果自然无法满意。

    张夫人沉默良久,慢慢的抬起头:“那子玉准备怎么做?”

    “阿母,我相信这样的事,你一定有办法处理得妥妥贴贴。”见击中了张夫人的软肋,魏霸没有再说下去,否则就有卖弄的嫌疑了。他恭敬的拜了拜:“至于我,当然是唯阿母马首是瞻。”(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