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352章 做秀与破皮(加更到,求月票!)

第352章 做秀与破皮(加更到,求月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仲夏的朝阳透过浓密的树荫,落在青石铺成的庭院里,斑斑点点,如同一副印象派的画作,随意而和谐。

    魏霸一身素纱单衣,大袖飘飘,在院子里慢慢的盘着拳。他随赵云学拳,两年左右坚持不懈的苦练,那些简单而直接的拳法中蕴含的杀意早就融化在血液里,不过他现在练的却不是那种直如矢,快如矛的拳法,而是由云手化出来的新式拳法。

    说起来,有点像前世传得神乎其神的太极拳,不过魏霸的拳法没有那么复杂,他只是把直拳化作曲拳,把定式云手化作动步云手而已,两只手在不停的划着圈,两只脚也按着一定的步伐前进后退,左顾右盼。招数虽然简单,可是练得熟练了,威力同样不可小觑,特别是在对手对他的拳法一无所知的时候。

    魏霸从赵云学艺的时候,赵云就特别说过,真正实用的拳法都不会有太多的动作,越是简单的越是有威力,因为与敌人动手的时候,稍有差池,胜负立判,不可能给你太多的空间。然而外表简单,不代表功夫就简单,相反,越是简单的功夫,越是讲究细微之处的精妙。有的时候,拳头高上一寸或是低上一寸,都有可能带来生与死的差别。

    练拳练到一定地步便没了招法,所谓的新,绝不是什么招法的新,既然已经没了招法,又何来的新。

    拳法的新,是在思路的新。

    比如魏霸现在的化直为曲。

    这年头的武技其实很简单,很朴实,大多以力量和速度为先,谁能锻炼出更强的力量,更快的速度,谁就是高手。各家的秘传,不在招术,而是锻炼方法和发劲的技巧。招术是明的,劲道却是看不见的。

    象魏霸这样以圆转为发劲方式的拳法是开创性的,除非是身经百战,练至化境的高手,否则遇到他大多会吃些苦头。丁奉、王双都是如此,他们的实力不一定比魏霸差,他们只是不熟悉魏霸的拳法而已。

    本着技术人员的本能,魏霸用力学对这种拳法做了理论上的解释。有了理论上的支撑,他的拳法越练越有味道,越练越有体会。

    现在,他练起这种拳法来慢如行云流水,快似滚滚风雷,足以让丁奉和铃铛等人目瞪口呆。

    不仅是丁奉、铃铛叹为观止,就连夏侯徽也吃惊不小。她第一次看到这种拳法,并不是从魏霸身上,而是夏侯懋。那时候便觉得这种拳法好看,可是现在和魏霸一比,她觉得夏侯懋练云手也仅仅是好看而已,魏霸练起这种拳法才是刚柔并济,阴阳调和。

    而且,她似乎感觉到魏霸从这个拳法里又悟出了什么道理。

    没错,魏霸是从这个拳法上悟出了一点道理,这个道理总结起来只有四个字:旁敲侧击。

    在拳法上旁敲侧击,在政治斗争上,同样可以旁敲侧击。

    诸葛亮和他说了不少,夏侯徽也和他说了很多,两人的出发点不同,结果当然也大相径庭。然而魏霸有自己的想法,他相信夏侯徽不会故意害他,但是他更清楚夏侯徽身上打着魏国人的烙印,不管和亲与否,她都是不可避免的站在对魏国有利的角度去看问题。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立场,只有他自己才会完全站在对自己有利的角度去考虑将来的出路。

    诸葛亮要借着这次封赏战功的机会把他困在成都,困在刘禅这个没用的皇帝身边,而夏侯徽则希望他发挥自己在战场上的强项,坚决的把握兵权,不断的壮大实力,走称霸之路,而不是按照诸葛亮的计划前进。不能说没有道理,但与诸葛亮作对的意图也很明显。

    魏霸暂时还没有这样的打算,他没打算这么早就与诸葛亮对着干,很显然,条件还不适合。他既要利用诸葛亮的忌惮夯实自己的基础,又不想被诸葛亮捆住自己的手脚,他要走出一条旁敲侧击,借力使力的路。夏侯徽的意见可以参谋,却不能被她牵着鼻子走。要用她,却不能被她用了。

    心里有了想法,魏霸的拳便练得有些慢,一招一式,仿佛都有无形的阻力,显得凝重万分。

    看着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魏霸,夏侯徽且喜且忧。喜是的魏霸既能兼听则明,又不不盲从,有自己的主见,具备一个强者的思维特点,忧的是魏霸对她依然有戒心,她的想法很难有实现的机会。然而在忧心冲冲之余,她又有一种莫名的轻松。

    聪明如她,自然很快明白了这种轻松从何而来,一想到此,她的眼前就会浮现姑母那张平静的面庞,然后便不由自主的喜悦起来。

    夏侯徽慢慢放松了绷紧的身体,静静的看着一心一意练拳的魏霸,嘴角浮起温馨的笑容。

    直到这温馨的场面被张管事打破。

    一看到张管事那张圆圆的笑脸,夏侯徽便收起了笑容。从她踏入魏家的那一天起,所有来自张夫人的责难都是由这位张管事传达的,看到张管事,夏侯徽就会下意识的警惕起来。不过她随即又想起今天有些不同,然后又重新放松下来,带着些许期待的看向了魏霸。

    张管事也没有走向夏侯徽,他走向了魏霸,静静的站在一旁,脸上的笑容丝毫不见减弱,反倒更加灿烂。

    魏霸又过了好一阵,才慢慢收起了拳式,淡淡的问了一句:“什么事?”

    张管事连忙上前,双手奉上一封请柬:“丞相府传过话来,请少主过府一叙。”

    魏霸没有接那封请柬,一面从铃铛的手中接过布巾擦去额上的微汗,一面问道:“是我一个人吗?”

    “当然不是。”张管事笑眯眯的说道:“黄夫人还邀请了夫人和邓夫人,还有夏侯如夫人。”

    “说有什么事了吗?”

    “没说什么事,就是说丞相休沐,邻里之间互相走动走动。另外黄夫人想见见少主的风采。”

    魏霸无声的笑了笑,从张管事的手上接过请柬,看了一眼,又交还给张管事:“知道了,下午酉时初刻,我会到夫人那里去,与她一起过府。”

    “喏。”张管事应了一声,退了两步,又停住了:“对了,夫人说,今天还要去采桑,请夏侯如夫人早些过去。”

    夏侯徽一动不动。

    魏霸眉头一皱:“采什么桑?”

    张管事依然笑得灿烂:“少主有所不知,魏家从汉中搬到成都,丞相分拨了良田百顷之外,还有桑三千株,就是用来养蚕缫丝,以供一家衣食之用。如今蚁蚕刚出,正是食量大的时候,所以需要全家的妇人都去采桑才能供得上。要是误了时日,今天的收成可就大受影响了。”

    魏霸眼皮一翻:“那总共得多少人去采桑?”

    “庄里凡是能动的,都要去的。”张管事笑道:“夫人都亲自去采桑了,还有谁能不去?”

    “那我也要去?”

    张管事的脸色一僵,有些不自然的说道:“少主如果有事,自然可以不去。”

    “哦,那就多谢夫人了。”魏霸轻描淡写的说道:“劳烦张管事转告夫人,我还真有点事,不能与她一起去采桑了。另外,我阿母和她也要和我一起出去,也不能去采桑。如果有什么损失,就从她们的月钱中扣就是了。”

    张管事的笑容慢慢的收了起来:“少主的意思,莫非是说以后都不去了?”

    “嗯。”魏霸点点头:“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她们去做,稍后会向夫人详细解说,就不劳张管事转达了。”

    张管事尴尬的笑了一声:“那是自然,那是自然。”说着,转身退了出去,临走的时候,深深的看了夏侯徽一眼。夏侯徽微微一笑,泰然自若。

    魏霸没好气的哼了一声,声音足以让张管事听到:“养个蚕而已,有必要这么兴师动众么?”

    夏侯徽忍不住笑了起来,走到魏霸身边,给他披上外衣:“夫君,你刚回来,没必要对夫人如此不敬吧?”

    “我不是对她不敬,是她自己乱了方寸。”魏霸眉头微蹙:“在汉中的时候,她可是很有见地的人,怎么到了成都,居然做出这等有**份的事来?你们是采桑的人么?不过是做秀而已,劳民伤财。”

    “做秀?”夏侯徽略一沉吟,便明白了这个词的意思,不禁笑了起来:“虽是做秀,也是无可奈何,丞相夫人要做秀,张夫人又如何能不奉陪?”

    魏霸非常意外:“丞相夫人也采桑?”

    夏侯徽笑着点点头:“可不是么,要不然你以为张夫人会愿意吃那样的苦头?就算是在地里乘凉,终究也不如在家呆着舒服。更何况丞相夫人在忙的时候,张夫人也得咬着牙奉陪,你昨天没注意到她的脸色都黑了不少吗?你是没碰她的手,所以没看到她手上的老茧,那可都是丞相夫人的功劳啊。”

    魏霸眼睛一瞪:“这么说,你手上的老茧也是这么来的?”

    夏侯徽看着自己的手,点了点头。

    魏霸勃然大怒:“丞相夫人好生过份,她要做秀,自己做便是了,为什么要害得我险些磨破了皮?不行,今天晚上过去,我要和她理论理论。”

    夏侯徽愕然,过了片刻,突然臊得满脸通红,掩面而逃。(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