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349章 面子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魏霸的确不应该拒绝,且不说诸葛亮的这个安排正合他的本意,仅看这个安排兼顾到了他本人的实际功劳和眼下与吴国关系微妙的特殊情况,既让他得到了实惠,又把维护和吴国关系的担子一手接了过去,他就不应该拒绝。

    更何况他这次到成都来,本来就有计划接近刘禅,为以后进一步掌权做准备。

    可不是知道为什么,话到嘴边,他又咽了回去,换成了一句:“丞相,我考虑一下,然后再给你答复,可否?”

    诸葛亮诧异的看了他一眼,随即颌首应允:“当然,这么大的事,是应该考虑一下。”

    然后两人便沉默了下来,只有马蹄特特,车轮吱吱。一直来到城外,先到诸葛亮的家,车夫长吁一声,勒住了马,魏霸刚要下车,诸葛亮按住了他的肩膀:“子玉,让他送你回去吧。”

    魏霸连忙说道:“丞相,这可不敢当。这是丞相的车驾,我能忝陪末座,已经很过份了,如何敢让他专程送我。要是让人看见了,岂不说我僭越?再说了,我自己有马车,就在一旁等着呢。”

    诸葛亮笑了笑:“丞相的车相怎么了?以你魏子玉的才能,以后未尝没有机会坐,现在不过是让你体验一下,知道丞相车驾其实也就这么回事罢了。如果有人弹劾你,让他来对我说。”

    魏霸拗不过诸葛亮,只好勉强坐了,看着诸葛亮缓缓走进了大门,这才示意车夫起动。

    诸葛亮走进前庭,夫人黄月英从侧门走了过来,手里牵着诸葛瞻的小手。看到父亲回家,诸葛瞻眉开眼笑的挣脱了母亲的手,张开双臂,飞快的跑了过去,一边跑一边用清脆的童音叫道:“阿爹抱,阿爹抱阿瞻……”

    一向不苟言笑的诸葛亮像是换了一个人,张开双臂,将诸葛瞻揽入怀中,高高的举起,眼角的鱼尾纹都平展了许多。

    “阿瞻,想不想阿爹!”

    “想!”诸葛瞻咯咯的笑着,两只粉藕状的手臂在空中挥舞着:“阿爹,我要飞,我要飞!”

    “好,飞!”诸葛亮举着儿子向前迈了一步,突然停住了,他迅速的收回手臂,单手将诸葛瞻紧紧的搂在怀里,右手掐着腰,脸庞痛苦的抽搐起来。

    黄月英吓了一跳,连忙上前接过诸葛瞻,转身交给旁边的侍女,小心的扶着诸葛亮,“夫君,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好象闪着腰了。”诸葛亮好半天才缓过劲来,歉意的冲着诸葛瞻挥了挥手,然后在黄月英的搀扶下,一步步的向堂上走去。他走得很慢,躬着腰,额上冷汁涔涔,脸色腊黄,看起来像是突然老了十岁似的。

    黄月英一边将诸葛亮扶到堂上坐下,一边吩咐人去唤医匠。诸葛亮执政以来,身体一直不是很好,所以家里一直有医术高明的医匠,倒不需外面去请。时间不长,年过六旬的老医匠郭子乔健步如飞的来了,还没检查,一看到诸葛亮的脸色,就皱起眉头说道:“丞相,你又是一夜未眠?”

    诸葛亮点点头。

    郭子乔有些生气的说道:“在下已经多次提醒丞相,你的腰不宜久坐,更不宜熬夜,丞相就是不听在下的劝告。如果是这样的话,在下就不能在丞相府停留了,传出去,于我郭家的声誉有损。”

    诸葛亮苦笑着连连点头。郭子乔一边埋怨着,一边帮诸葛亮推拿。他嘴里虽然丞相长丞相短,可是却没有一点敬畏,更像是两个老友在随口说些家常。黄月英在一旁看着,面带微笑,不时的附和郭子乔两句。

    郭子乔忙完了,这才背着手,一边摇头叹息,一边走了。诸葛瞻也被侍女带到了别外,堂上只剩下诸葛亮夫妻二人,黄月英脸上的笑容顿时黯淡了下来,她低着头,一边抚着诸葛亮刚刚脱下来的外衣,一边说道:“夫君如此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将来一旦有所不讳,奈我母子何?就算老妻不足惜,你也该念着点瞻儿,他可才三岁。”

    诸葛亮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伸手拉过黄月英的手,握在手心里,慢慢的摩挲着。黄月英的手很粗糙,正如她脸上黝黑的皮肤和身上的布衣。

    “我也是不得已。”诸葛亮疲惫的说道:“今天张温、魏霸一同回到成都,我不得不提前做好预备,以免束手无策。”

    “孙权损兵折将,还能进攻不成?还不是叫嚣几句,夫君又何必太挂在心上。”

    “你不知道孙权那个人。”诸葛亮摇摇头:“他从来就不是一个理性的人。以前之所以没有做出愚蠢的事来,一是因为他外有强敌,二是因为他内有贤臣。如今我们夺取了关中,魏国接连两次遭受重创,对东吴的压力大减,襄阳之战刚刚结束,曹睿就派人到武昌吊丧,分明是向孙权示好。我们都知道曹睿这是示弱,可孙权未必这么认为。至于内部嘛,张昭受冷落已经多年,这些年只有陆逊能够劝解他,可是这次大战,陆逊与魏霸翻脸,间接造成了孙虑的死,孙权把他也恨上了,陆逊自身难保,未必就劝得住。我不得不做最坏的打算啊。”

    黄月英默默的听着,眼神中透着无奈。她深知丈夫肩上的担子有多重,她也尽可能的在帮他,为此主动与张夫人交好,甚至默许了董允不那么光明正大的计策。可是她万万没想到,董允弄巧成拙,夏侯徽借着见驾的机会一顿哭诉,反让天子知道了魏霸的功劳。直到消息传回庄园,她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大错,这个夏侯徽看起来沉默寡言,却绝不是仅仅有一副好皮囊,她是腹中锦绣,非寻常女子可比。

    “你如此笼络魏霸,想必魏霸是答应了?”

    诸葛亮一边揉着腰,一边慢吞吞的说道:“我希望他能答应。”

    黄月英无声的叹息,她还是第一次听到丈夫说话这么没底气呢。以丞相之尊做到这个地步,魏霸居然还没有答应,看来这个魏霸的确是个异类,再加上夏侯徽那个聪明过人的敌国女子,将来必是丈夫的心头之患。

    “昨**当休沐,却没有回来,今天不当休沐,你却回来了,想必是有什么安排?”

    “嗯,我想明天就请魏霸赴宴,绝了某些人的妄念。”

    “看来魏文长还真是生了个与众不同的儿子啊。”黄月英语带讥讽的说道:“狗窝里蹦出一只金狐狸,还真是不多见。”

    “他不是狐狸。”诸葛亮仰起头,看着满天的星辰,幽幽的说道:“他是天狼,野心勃勃。若不能早日驯服,除去他的野性,将来非国家之福。”

    听了诸葛亮这句话,黄月英沉默半晌,再次长叹一声。

    ……

    魏霸不知道丞相夫妻正在谈论他,已经把他列为重要对手,他坐着丞相的车驾,来到了魏家庄园前。魏家庄园规模不小,看起来比刚才经过的诸葛亮的庄园还要大一些。前门一对汉白玉二出阙,高约一丈五有余,上面雕刻着两只猛虎,厚重朴实。正门经过修缮,朱红色的大门,锃亮的铜首,门前摆着两排棨戟,持戟而立的二十名武卒,无不彰显着主人的赫赫战功,武将风采。

    魏霸的马车停下时,魏府的侧门已经大开,阿母邓氏穿着一身崭新的衣裳,满面喜色的站在门口,翘足而望,在她的身后,张管事陪着小心侍候着,李氏牵着小丫头兰儿的手,眼中的羡慕无法掩饰。

    马车刚刚停下,张管事就立刻迎了上来,胖脸笑得像是一朵菊花,抢在陈管事前面拿下马凳,很利索的用袖子擦了擦:“霸少主,请下车,夫人准备好了宴席,可在里面等着呢。”

    魏霸看了一眼张管事的那张胖脸,微微一笑:“张管事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张管事的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他侧身引着魏霸向前,把陈管事拦在身后:“夫人说了,霸少主是魏家的功臣,从今往后,霸少主就和将军和风少主一样,都是魏家的主人。谁要是敢怠慢,概不轻饶。”

    魏霸敷衍道:“这如何当得起。”

    “当得起,当得起。”张管事一开心,话就多了些:“能让丞相用车送回来,那是多么风光的事,整个成都城能找出第二个么?仅此一项,少主可就为魏家增了光,明儿传出去,哪个不得高看魏家一眼,连带着我们这些做奴婢的都觉得脸上有光呢。说起来,丞相还真是看重我们魏家,不仅把我们魏家安排在他隔壁,还对少主这么礼敬。莫说是武人,就算是文臣,这也是独一份呢。有丞相照看,以后还有谁敢看不起我们魏家?”

    魏霸一愣,这才意识到诸葛亮让人把他送回来这件事的象征意义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他抬起头看了一眼满天的星辰,忽然有一种荣归故里却锦衣夜行的感觉。不过随即他又有些无奈,丞相啊,你可真舍得下本钱啊,你这么给我面子,我要是再不支持你,岂不是成了忘恩负义,不识抬举的狂徒,以后在官场上还怎么混啊。这个消息一传出去,恐怕那些指望我和你对着干的人都要掂量掂量了。

    丞相,你果然好手段。(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