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348章 正中下怀

第348章 正中下怀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说话间,诸葛亮的车已经来到了跟前,魏霸赶上两步,恭恭敬敬的给诸葛亮行礼:“丞相。”

    “子玉,上来吧。”诸葛亮招了招手,向右侧挪了挪,那个叫倪龙的管事取下马凳摆好,魏霸踩着上了车,规规矩矩的在诸葛亮身边坐好。诸葛亮侧着脸,面带微笑的打量着他,等他坐好,这才笑道:“子玉襄阳一战,颇有可取之处,不过依我看来,你最大的成绩却是沉稳了许多,不再那么少年意气了。”

    魏霸尴尬的笑笑:“丞相批评得是,以前少年无知,多有得罪,还请丞相海涵。”

    “没什么。”诸葛亮拍拍车轼,示意驭手出发,接着说道:“年轻人不狂妄,那是没本事。想当年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曾经视天下英雄如无物,夸口要做管仲、乐毅一样的豪杰,重兴汉室,如何年岁渐长,身负重任,步履维艰,才知道管仲、乐毅不是那么好做的。一想到当年的雄心壮志,不免暗室自惭,汗流浃背,勉强知道收敛一些。所以说,人在你这个年龄都会狂妄,而到我这个年龄如果还狂妄的话,那就是没出息了。”

    魏霸很无语,心道你这是要敲打我呢,还是真心忏悔?年轻人不狂妄,那是没本事,老年人狂妄,那是没出息,这句话倒是有道理,似乎也曾听某个大拿说过。只是这话从丞相嘴里说出来,那味道就有些怪了。这话听起来是自谦,细品却是自傲。年轻的时候,老子有本事,所以敢狂妄,现在年纪大了,不狂了,却不是因为没本事,而是长出息了。

    “丞相谦虚了,管仲乐毅,又如何能和丞相相提并论。”

    “你真这么想?”诸葛亮斜睨着魏霸,含笑问道:“那你倒说来听听,管仲乐毅如何不能与我相提并论了。”

    魏霸恨不得抽自己一个耳光,让你多嘴,听着就是了,偏偏要接他的话头,这不是自讨苦吃么?这位诸葛丞相是何等样人,那可是七巧玲珑心啊。他的口才虽然没有演义上那么夸张,却也的确是驳得江东群臣哑口无言,愣是说动孙权抗曹的名嘴啊。

    “这个……丞相知道我书读得少,这两位名臣,我知之甚少,丞相就不要让我献丑了吧?”

    “献丑又何妨?”诸葛亮不以为然:“年轻人,不要畏头畏尾,胆大要大一些。”

    魏霸无奈,只得绞尽脑汁的想。他对古代那些事的了解仅限于晏子,那还是为了解答向朗的那个考验而下的苦功,对管仲、乐毅的了解肤浅得很,在诸葛亮面前卖弄,那岂不是找死?

    “这个……我是觉得吧,管仲、乐毅的时候,局势没有现在这么紧张。管仲之时,周天子还在,可如今洛阳却成了曹魏的帝都,曾经的汉室天下,只剩下益州一隅,所以我觉得丞相面临的困难更大。至于乐毅,他只不过要面对齐国一个敌人,而丞相却要面临魏吴两个敌人,所以……”

    见魏霸结结巴巴,语无伦次,诸葛亮忍不住轻笑起来,搭在车轼上的手轻轻的拍打着,若有所思。“你这话说得虽然乱,本意却是不错。子玉,大汉陆沉,汉室颓丧,我们面临的困难的确不小。不过孟子说过,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这等困境,正是磨炼我们心志的大好机会,切不可因此沦落,随波逐流。大丈夫,当追随圣人教诲,知其不可而为之,方不负此身世上走一遭。”

    魏霸躬身领命。从看到诸葛亮的那一眼起,他就知道自己又要被教训了,早有心理准备。因此听了诸葛亮这一番语重心长的话,并不觉得意外,只是觉得有些荒谬。难道丞相是因为诸葛恪死了,诸葛瞻又太小,找不到人教训,所以把我当成替代品?这也不对啊,他应该去教训姜维才对,姜维肯定对这样的事求之不得,而我嘛,实在没什么兴趣。

    “子玉,关中收复,襄阳一战又损了魏吴的士气,总的说起来,形势对我们有利。不过我们也不能大意,就眼前的情况下,我们还是最弱的一个,如果是仅仅对付魏吴中的一个,我们也许有点把握,如果要同时对付两个,那我们绝无胜理。你精于谋略,当初也是你建混战之计,我想这一点,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

    魏霸点了点头。

    “曹氏篡汉,是国之大贼。你师父子龙将军当年就说过,国贼不两立,我们和曹魏是不可能结盟的。就曹魏而言,他们也不可能放弃关中,现在之所以不攻,派人来和亲,不过是连番大战之后,他们暂时无力反攻,绝非真心和亲,把关中让给我们。这里面的利害,你同样应该心知肚明。”

    魏霸吸取了教训,再次点头表示同意,却不说一个字。

    “而另一方面,孙权虽然称藩于魏,却是迫不得已。历年来,曹魏屡次东征,亡吴之心不死,他要想生存下去,就只能和我们结盟。这一次你引魏击吴,孙权最喜欢的儿子孙虑死在魏军刀下,他们之间的仇恨更大,也就更迫切的要与我们结盟。”

    诸葛亮的声音并不大,可是思路却很清晰,他把当前的形势简略的说了一遍,最后归结到一点:与吴结盟,共抗曹魏,才是蜀汉的出路,而蜀汉和曹魏之间根本没有妥协的可能,所以与曹魏和亲是没有意义的事。反正夏侯徽都已经是你魏霸的人,和不和亲的,又有什么区别?为了一个女子耽误国家大事,这可不是为臣应该做的事。

    与此同时,孙虑之死虽说是死于魏军刀下,可是根本原因还是你魏霸。孙权现在要为子报仇,迁怒于你,使者张温现在就在成都。这个时候你再与曹魏和亲,岂不是火上浇油,逼着孙权与曹魏联盟?

    “子玉,大丈夫何患无妻?夏侯氏虽好,终究是个敌国之女,做正妻似乎并不合适。你是个识大体的人,要不然也不会让夏侯玄到成都来。你的心意我非常理解,也非常欣慰。”诸葛亮伸过手,按在魏霸的手背上:“子玉,贤良惠淑的女子多的是,你还年轻,大可以从容挑选。你父亲远在关中,无暇关心你的婚事,如果你愿意,可以告诉我,我可以帮你出面求亲。”

    魏霸尴尬的笑了起来,慢慢的抽回手:“丞相,正如你所说,和亲对我来说其实没什么意义。夏侯徽反正已经是我的人,和亲,不过是她得一个正妻的名份,我收获一份不菲的财物。除此之外,又有什么区别?既然这件事牵涉这么大,我也没道理坚持,一切就听丞相的安排便是了。”

    诸葛亮满意的笑道:“果然,我就知道子玉虽然年轻,却颇识大体,不会任性胡来,为了一个女子而误了国家大事。如此,这件事便说定了,我明日便让人对夏侯玄说明你无意和亲,让他早点回去。至于你的损失……”他笑了笑:“等你娶正妻的时候,我会送你一份大礼,必不让你吃亏。”

    魏霸嘿嘿一笑,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对了,刚才进宫与陛下见面,谈得如何?”

    “尚好。”

    “对陛下有何观感?”

    “这个……”魏霸犹豫了:“丞相,背后谈论天子,这怕是于礼不合吧?”

    诸葛亮不以为然的笑了一声:“若是别人,自是不妥,可是我却无妨。子玉,你不妨去问问陛下和鲁王,当年先帝弃天下之时是如何说的。我与陛下可不仅仅是君臣之谊,更有父子师徒之情。为了能让他有所进益,我花的心血可不比在朝政上的少。”

    魏霸惊愕的看着诸葛亮。他的惊愕一半是装的,一半却是真的。他没想到诸葛亮会这么大大方方的显示自己的独特身份。我知道皇帝称你为相父,可是你也没办法这么张扬吧?怪不得刘禅在宫里那么老实,原来亲爹虽然死了,还有你这个更严的相父。嗯,想想诸葛乔,估计刘禅这日子大概也好不到哪儿去。

    可怜的两个娃啊。

    “子玉,你此战有功,自不待言。不过因为吴王的关系,暂时不能授你显职。”诸葛亮对魏霸的惊讶无动于衷,接着不紧不慢的说道:“如果你觉得陛下还是个可造之材,我想让你入宫做个伴读。一来你自己可以多读一些书,深植根基,二来也好对陛下有所助益。董允诸人,虽然忠心无可挑剔,可是他们和陛下相处得并不和睦。在这方面,你比他们更灵活一些,也许能和陛下处得来。子玉,你看呢?”

    魏霸心中一动。他虽然对刘禅这货没什么好感,可是刚才夏侯徽已经提醒过了,刘禅绝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这么昏庸,至少他还知道掩饰。而向朗当年也曾提醒过他,要想真正的在朝堂上站稳脚根,就必须在皇帝的心目中有一席之地。向朗的侄子向宠是皇帝近臣,他对刘禅应该有所了解,这才建议他多接近刘禅。现在诸葛亮又主动提出让他进宫做伴读,岂不是正中下怀?

    至于升官发财,有什么官能比天子身边的官值钱?宰相门前七品官,天子身边是几品?更重要的是,诸葛亮没几天就要挂了,他一死,蒋琬等人没有他的威信,也不是什么相父,恐怕未必能控制得住刘禅,这可是一个进身的好机会啊。

    片刻之间,魏霸想了很多。他故意迟疑了片刻:“丞相,我能拒绝么?”

    诸葛亮淡淡一笑:“我想你应该不会拒绝。”(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