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347章 望之不似人君

第347章 望之不似人君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魏霸觉得非常怪异。

    前世的他是个实实在在的草根,虽说所服务的公司很牛气,英明领袖曾经亲临视察,可是他这样的人连远远望一眼的机会都没有,只能看着大幅照片上领袖平易近人的笑容而自怨自艾。这一世,他也算是个高干子弟了,离那个最高处近了不少,但他对和皇帝陛下见面还是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

    特别是现在这个样子。

    凭良心说,皇帝陛下刘禅同志是真的很平易近人,也许是因为有一个根本谈不上正经的开始,也许是因为两人年龄相近,不存在代沟,那种君与臣之间一本正经的问答没能坚持多久就变成了促膝而谈,如果不是在大殿上,魏霸很担心这次见驾会变成前世大学生涯中最值得纪念的卧谈会。

    因此魏霸有些不自然,他总是试图把气氛恢复得肃穆庄严一些,免得以后被人弹劾失仪,可是他的努力无一例外的失败了,伟大的皇帝陛下根本不想正经,他这个做臣子的再正经又有什么用。

    “你再说说,那天晚上,你和张绍有没有把夏侯玄给……”刘禅坐在榻上,一条腿盘着,一条腿伸着,一脸猥琐的看着魏霸,左手两手圈成圈,右手食指在圈里捅了两下:“我看这小子细皮嫩肉的,不比他妹子差。”

    魏霸沉下了脸,起身行礼:“陛下,此乃陛下会见大臣之所,不宜出此秽言。陛下所问,臣不敢答,臣就此告退,面壁思过,静待言官参劾。”说完,他向后退了两步,转身出了大殿,把谈兴正浓的刘禅扔在大殿上。

    他倒不是对刘禅失望,对这位历史上著名的昏君,他本来就没报什么希望,自然也就谈不上什么失望。他是极端不喜欢刘禅谈到夏侯徽时的那份轻慢,那份不把人当人看的感觉。也许在刘禅的眼里,不论哪个女子都是玩物,更何况夏侯徽还是个妾,但是他无法做到这一点。更何况刘禅已经几次表示出对夏侯徽的兴趣,再谈下去,他担心刘禅会开口向他讨要夏侯徽。

    真要发生这样的事情,他当然不会给,可是如何拒绝,却不是他一个人的事。一想到要和皇帝陛下争女人,他就有些头疼,有些恼火,对始作俑者董允也是一肚子的无名火。

    魏霸走得匆忙,刘禅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走得无影无踪。刘禅的手停在半空中,愣了半晌,茫然的问道:“说得好好的,他怎么就走了?”

    黄皓连忙凑了过来:“陛下,魏霸好象生气了。”

    “生气?为什么?”

    “可能是陛下谈到了夏侯玄吧。”

    刘禅恍然大悟,用力的点了点头,一副了然于心的样子。“我明白了,他一定是把夏侯玄当成了他的禁脔,不准任何人染指,就连朕谈一下,他都不开心。哈哈哈……想不到他居然是同道中人啊,有趣有趣。皓子……”刘禅起身,搂着黄皓的肩膀,亲热的拍了拍:“你说说看,我能不能把魏霸拉过来?”

    黄皓一脸茫然:“陛下,你的意思是……”

    “嘿嘿,我可是听说了,魏霸和丞相有些不对付。”刘禅一边走,一边说道。黄皓哈着腰,正好让刘禅的手臂搭在他的肩上。刘禅向四处张望了一下,压低了声音:“现在宫里除了你之外,都是丞相的人,朕放个屁,声音都能传到丞相那儿去。朕要出宫玩一下,估计走不到宫门,丞相就能在外面等着。这日子过得真是无聊啊。魏霸是个好打架的,如果能把魏霸弄到宫里来和董允、向朗他们打上几架,你说会不会好玩一些?”

    黄皓一脸严肃的想了想:“陛下,可是丞相势大,魏霸未必敢和丞相做对啊。”

    “这个没关系,朕可以想办法,一步步的把他逼到丞相的对面去嘛。”刘禅握了握拳头,智珠在握。

    “陛下圣明。”黄皓习惯的恭维了一句,脸上却看不到一点轻松,相反变得更加难看:“陛下,丞相神机妙算,董允、向朗等人都是他的耳目,陛下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的监视之下,万一……”

    “皓子,你怎么这么胆小?”刘禅有些不耐烦了,打断了黄皓的话:“朕万乘之尊都敢冒险,你怎么一点胆气也没有,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黄皓面色一僵,随即一脸苦笑:“陛下,臣是个宦者,早就算不得男人了。”

    “放屁!”刘禅用力的挥了挥手:“不就是差两个卵蛋嘛,谁说你不是男人了。那个……那个叫什么……什么……”

    刘禅用力的拍打着脑袋,苦恼不己:“那个还阳的叫什么来着?”

    “栾巴。”

    “对,栾巴,他能还阳,你为什么不能?”刘禅大声说道:“等朕到洛阳做皇帝,接收了祖宗的宫城秘书,一定让人把栾巴的那个什么还阳秘法找出来,到时候你不就又能娶妻生子,传宗接代了?皓子,我跟你说啊,是不是男人,跟有没有卵蛋其实没什么关系,最重要的是有没有胆气,有没有担当。”

    刘禅一边说,一边把胸口拍得咚咚响,豪气干云。

    “是,陛下说得太对了。”黄皓忙不迭的点头称是。

    远处,面色阴郁的董允和一脸尴尬的郭攸之并肩而立,看着这一对活宝君臣哭笑不得。

    ……

    魏霸出了宫,一眼看到正在宫门口等候的魏兴、敦武等人,陈管事也在,旁边停着一辆算不上华丽,却隐隐透着实力的马车。魏霸快步走上前去,冲着陈管事拱了拱手:“陈管事,怎么敢劳烦你来接我?”

    陈管事笑容可掬,连忙还礼:“夫人怕你不知道庄园所在,特地派我来接你。”

    “有劳夫人关心,真是惭愧。”魏霸说了句客气话,举步上了马车。车帘一掀,夏侯徽那张俏脸露了出来,铃铛也在里面,小脸蛋红扑扑的,眼中全是抵制不住的笑意,不知道刚才两人在说些什么开心的事。

    “夫君,你可出来了。”夏侯徽伸手拉着魏霸上车。铃铛见了,立刻说道:“少主来了,我先下去,等以后再和姑娘说战事。嘻嘻,还有很多好玩的事呢,等有空,我一件件的说给你听。”一边说着,一边从魏霸身边挤了过去,飞身一跃,直接上了战马,身法轻灵而曼妙,看得那些武卒们齐声叫好,就连守宫城的郎官们见了,也不禁赞了一声。

    魏霸坐好,伸开双腿,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在大殿里,刘禅可以随便坐,他却必须老老实实的坐好,这两条腿可真是受累了。

    “怎么去了这么久?”夏侯徽捏起拳头,轻轻的捶着魏霸的腿:“陛下和你说了些什么?”

    “且,一通胡言乱语,一句正经话也没有。”一想到刘禅,魏霸就非常生气。这货简直是糟蹋了身上的那件皇袍,用句不客气的话说就是穿龙袍不像太子。特别是他提到夏侯玄时的那一脸猥琐,让魏霸时时有想吐的欲望。

    “不会吧?”夏侯徽微微一笑:“你不要被他的外表骗了。他虽不是绝顶聪明的人,却也不是一个庸才,说他是中人之资,应该不会差得太远。”

    魏霸诧异的看着夏侯徽:“你对他的评价这么高?你才和他见过几面?”

    夏侯徽抿唇笑道:“我是没和他见过几面,不过我和皇后有过交谈,和姑母也多次谈起过宫里的事情。再加上昨天那件事,我大致能猜得出来,他绝不会像说的那么荒唐蠢笨。”

    魏霸沉吟片刻,没有再说下去。在这方面,他绝对相信夏侯徽的眼力。既然夏侯徽说得这么肯定,他就必须予以注意。难道刘禅不是真傻,而是装傻?历史上不是没有这样的说法,可是毕竟没有真凭实据,只能当野史听听,现在听夏侯徽这样的女子如此评价刘禅,魏霸不禁有些警惕起来。

    “回去再说。”魏霸低声说道。

    “嗯。”夏侯徽浅笑道:“这件事当然不能在这儿说,我之所以这么急着提醒你,就是担心你接下来可能会很忙,一时半刻的恐怕未必有时间。”

    魏霸笑了起来,伸手挑起夏侯徽的下巴,调笑道:“怎么,想我了?我再忙,还能没时间和你说话?”

    夏侯徽满脸通红,侧过脸,让开魏霸火辣辣的目光,眼神透过车窗,向外看了一眼,突然笑道:“夫君,你想差了。这不就有人来了?”

    魏霸把手搭在夏侯徽的肩上,好奇的探身到车窗前向外看了一眼,一眼看到一队人马行来,马车上坐的不是别人,正是诸葛丞相,看样子也是要出城。魏霸笑了一声,正想说丞相大概是刚下班,一起同路回家,却见诸葛丞相车旁的一个侍者快步走了过来,老远的就拱起了手,一脸堆笑。

    “敢问魏参军可是要回府了么?”

    陈管事连忙上前回话:“正是,不知丞相有何吩咐?”

    “哈哈,足下是魏府的陈管事吧?我是诸葛丞相府上的管事倪龙,奉丞相之命,想问问魏参军有没有兴趣同车而行。”

    魏霸和夏侯徽交换了一个眼神,耸了耸肩。夏侯徽掩唇而笑,推了推他。魏霸只好起身推开车门,朗声笑道:“丞相有命,焉敢不从。”(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