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346章 心结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丞相府。

    诸葛亮坐在他那张堆满了牍的书案后,一手撑着案缘,一手翻弄着那册厚厚的军功簿。费祎、马谡各坐一边,静静的等待着诸葛亮的意见。费祎脸色沉重,和路上时谈笑风生的模样判若两人,眼神中掩饰不住的忧色。马谡只是平静的等待着,看不出有什么明显的情绪,再次经过战炎的历练,他越发的显得成熟,褪尽了刺眼的光芒。

    “幼常,襄阳之战,你有功。”

    马谡微微欠身:“此乃份内之事。”

    “你是参军,参谋军事,自然是你的份内之事。然而主力已退,你仍然滞留在樊城,等到了一个战机,这就不是份内事了。”诸葛亮淡淡的说道:“如果我猜得不错,魏风肯定是反对这么做的,以他的性子,他发现不了这么细微的变化。如果是魏霸在,倒还有几分可能。”

    马谡颌首附和:“丞相所言甚是。魏风虽然进步颇快,用心却不如魏霸。其勇武可嘉,若加以培养,将来必成一员斗将。”

    “斗将也是难得。如此,则魏长后继有人。”诸葛亮合上战功簿,轻轻的拍了拍,叹了一口气:“可惜未能斩杀曹睿,要不然,我们现在的处境也不至于这么艰难。”

    马谡眉毛一挑:“丞相是担心东吴与曹魏再次联盟?”

    诸葛亮点了点头,忧心冲冲的看着马谡:“长,你那个疑兵之计似乎没有什么作用,曹睿收复襄阳之后,立刻派使者去了武昌,就孙虑之死向孙权致哀,颇有交好之意。孙虑现在还停丧武昌。一直未能下葬,我观他的意思,似乎在看我们态度而定。”

    “等我们去吊丧?”马谡诧异的看了一眼费祎,费祎和他同行一路,一直没有提到这个问题。“这个……似乎不太合适吧?孙虑只是个王子,又不是太子,有必要这么兴师动众吗?”

    费祎看懂了马谡刚才那一眼的意思,他笑道:“我在武昌的时候,孙权没有提出这样的意思。看来曹睿主动示好,让他又觉得有了倚仗了。”

    诸葛亮无奈的笑道:“魏吴来就是仇人,去年石亭大战,曹休惨败,今年襄阳再战。孙权损失折将,两人也算是打了个平手。可是对于我们来说,曹魏是毫无疑问的国贼,不管他们派人来和亲的用意是真是假,我们都不可能成为真正的盟友。三国相争,合两弱敌一强,只有吴国才有可能是我们的同盟。这次引虎驱狼。虽说占了些便宜,却也遗祸不浅。唉,年轻人,终究还是思虑不周啊。”

    马谡待说些什么。听了这话,他又闭上了嘴巴。

    “幼常,你这次立了功,是打算继续留在府里帮我。还是想牧守一方?”诸葛亮看着马谡,期待的看着他:“如果你还愿意在府里。那就担任长史一职,与公琰一起共事。如果想牧守一方,那就去关中。”

    马谡有些诧异:“丞相,杨威公不是升任长史了吗?”

    诸葛亮惋惜的摇摇头:“威公性子太急,与同僚关系不佳,闹了些矛盾,前两日便回家养病了。”

    马谡若有所思,又道:“关中三郡的太守还没有定?”

    “京兆尹已经确定了赵素,左冯翊和右扶风还没有确定人选,赵素报了两个人来,我一直拖着没办。关中重要,不能全交给汉中人,我要有一个信得过的人在关中才行。”

    马谡想了想,又道:“我自己没什么意见,全凭丞相吩咐。 丞相认为我去哪里比较合适,我就去哪里。只是襄阳之战,我虽有微功,却绝不是首功,其他人还没有人赏赐,我先升迁,这似乎不太妥当,怕是有损丞相公正。”

    诸葛亮笑了起来,摆摆手:“幼常,你过虑了。襄阳之战,功劳都是明确无误的,封赏很快就会下达。要说有什么问题,大概也只是魏霸一个人的事。他的功劳其实也没什么疑问,只不过他最大的功劳就是让孙权吃了大亏,而现在要想与吴国保持联盟,我们就不能不有所忌惮,所以不能像普通人一样封赏他,要费些周折。至于你,你和吴人又没什么冲突,不会有问题的。”

    他想了想:“这样吧,你先在丞相府任长史,等吴国的事平息之后,你再去关中任扶风太守。届时夺取陇右的重任,就要交给你了。”

    马谡没有再说什么,躬身领命。

    见马谡答应了,诸葛亮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这时,有人匆匆的走了进来,附到诸葛亮耳边低语了几句。诸葛亮点点头,脸上的笑意更盛。

    费祎识趣的问道:“丞相,有什么喜事?”

    诸葛亮似乎有些忍俊不禁,他摇摇头,笑盈盈的说道:“没想到魏霸和陛下倒是说得来,他们现在正在宫里畅谈襄阳之战,据说陛下听得眉毛色舞,大呼痛快,连皇帝的礼仪都顾不上了。”他转向马谡说道:“你和魏霸相处日久,可见他如此健谈?”

    马谡也很诧异。“这倒没太着意,他平时和我说话总带着三分敬而远之,没看出有多么健谈,也许和那些年轻人说话的时候会健谈些吧。”

    诸葛亮很随意的问了一句:“那你们都说些什么?”

    “军务,偶尔也涉及到一些人物臧否,天地理。”

    “都谈些什么人?”诸葛亮兴致勃勃的问道:“有没有说到我?”

    “当然。”马谡终于笑了起来:“他对丞相很敬重,说丞相事君以忠,待人以诚,聪明天生,非常人所能及。汉有丞相,是天佑大汉之明证。”

    “哈哈哈……”诸葛亮摆摆手,“幼常,你不要替他遮掩,我知道,他肯定对我也有些意见。”

    马谡躬身道:“丞相英明,他的确对丞相有些意见。”

    诸葛亮收起了笑容,郑重的说道:“什么意见?”

    “他说丞相聪明无双,却略欠些智慧。”

    诸葛亮一愣,眼神中闪过一丝疑虑,费祎也有些不解,两人不约而同的交换了一个眼神。诸葛亮略作思索,又恢复了平静,淡淡的笑道:“如何?”

    在诸葛亮迟疑的时候,马谡一直沉默着,他没有看诸葛亮的脸色,只是那么静静的等待着。等诸葛亮再次开口相询,他才接着说道:“魏霸说,丞相天生聪明,是举一知十之人,又对自己要求严谨,所以任何人在丞相的眼里都有不足之处,会不期然的以对自己的要求来要求对方,有时候难免会失于严苛。且如此一来,丞相必然对属下所办事务不满,习惯于事必躬亲,容易被琐事所累,非大臣所宜。”

    诸葛亮眉头一挑,脸色一黯,突然长叹一声:“不想杨子昭过世之后,复闻此语。”

    马谡道:“丞相,小别半年,谡观丞相的确操劳过度,身体大不如前,由此可见,杨子昭与魏子玉所言不为空穴来风,还请丞相为天下计,保重身体。”

    诸葛亮沉默半晌,默默的点了点头:“多谢幼常的关心,以后有你襄助,我也许能够轻松一些。”他顿了顿,又道:“幼常,你旅途劳困,怕也是累了,就先回家休息吧。从前年去汉中开始,你已经有两年半没有回家,家人盼望,你就在家多陪陪他们,然后再来就职。”

    马谡躬身领命,起身离开。诸葛亮静静的看着马谡挺直的背影消失在门外,良久无语。

    “伟,你与他们一路同行,可有什么观感?”

    费祎道:“丞相,幼常经陇右一败,性情更加沉稳。此次襄阳之战,他有勇有谋,虽然未竟全功,名将之资却展露无遗,将来必是丞相的左膀右臂。”

    诸葛亮眼神闪烁,一声不吭。

    “不过,我觉得他似乎对丞相当初的决定无法释怀,不再像以前一样与丞相同心同德了。”

    诸葛亮叹了一口气,有些沮丧。对马谡的进步,他当然看得清楚,马谡与他之间的隔阂,他同样一清二楚,正因为如此,他才觉得有些遗憾。想想当初,他既有些后悔,又有些生气。后悔是后悔自己的决定,生气是生气魏霸的举动。魏霸一直等到他下令斩杀马谡才出面相救,硬生生的把他逼到了要杀死马谡的地步,这个隔阂一旦生成,又岂能轻易消除?

    “那……对魏霸,你有什么看法?”

    “魏霸少年英才,如果能和丞相同心,自然是极大的好事。”费祎一字一句的说道:“可是我总觉得得他貌似谦恭,实质心里却有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似乎一直在防备着丞相。”

    “是这样?”

    “是的,我说不清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但是我能感觉得到。”

    “若是这样,那有些事,倒是可以解释的了。”诸葛亮苦笑道:“看来我一定是在无意之中做错了什么事,君子德风,小人德草,此乃我之过也。”

    费祎思索片刻,又道:“丞相,会不会是出兵关中的事?”

    诸葛亮眼神一闪,随即明白了:“你是说我未按事先约定出兵关中,而是出陇右,置他于险地的事?”

    费祎点点头:“除此之外,我想不出丞相有什么对他不利的地方。”

    诸葛亮点点头:“这么说来,的确是有些委屈了他。既然伟一路走来,也未能打开他的心结,看来只能由我这个始作俑者亲自出面了。”

    ps:  今天陪儿子去苏州玩,自动更新,自动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