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344章 作茧自缚

第344章 作茧自缚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看着夏侯徽款款走进了大殿,董允不动声色的笑了,余光落在了刘禅的脸上。刘禅根本没有注意到董允的眼神,或者说他根本没有注意到其他人,此时此刻,他的眼里只有姗姗而来的夏侯徽。

    夏侯徽穿得很朴素,乌黑的头发挽成简单的椎髻,髻上没有太多的首饰,只有一枝金步摇,随着她的步伐缓缓摇动。半透明的耳垂上戴了两粒碧绿色的玉珠,更衬得肤色欺霜赛雪。身上的衣服也不是锦衣,而是一件普通蜀布衣,不过样式很漂亮,是一件燕尾状的袿衣,上面装饰着浅绿的的裗,如同一片片绿叶缀在白玉雕成的玉树上。长裙下,一双淡青色布履若隐若现。

    夏侯徽本来就长得漂亮,眉黑如黛,面白如玉,五官端正精致,哪怕这几天天天风吹日晒,也没有将她的肤色晒黑,相反倒是多日的劳作让她原本瘦弱的身子变得更加结实丰盈,举手投足间多了几分英武之气,透着普通女子难得一见的活力。

    这年头的女子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养尊处优,面容精致,却不免孱弱,一类是身体结实,却因为过度劳作而面容粗陋,夏侯徽正好集两者之长,一下子就将刘禅见过的那些女子比了下去。

    刘禅一下子看呆了,直到夏侯徽在他的面前拜倒,他都没有回过神来,直到旁边的皇后用胳膊肘捅了捅他,他才突然反应过来,大声说道:“平身,平身!”一边说着,一边起身,竟似要去扶似的,亏得张皇后眼急手快,一把拉住了他。

    刘禅的脸一下子红了,他也知道自己失礼了,连忙掩饰道:“这个……这个,她让我想起了阿母。”

    张皇后眉头一皱,随即接上了话头:“陛下是说孙夫人么?”

    刘禅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忽然间有些闷闷不乐。

    见夏侯玄等人诧异,张皇后连忙解释道:“表弟表妹有所不知,当年陛下在公安,先帝在外征伐,陛下由孙夫人母养,与陛下虽非母子,感情却颇深。孙夫人亦是一奇女子,表妹与她当年的年纪相仿,的确有几分神似,不仅陛下一时动容,连我都有些意外呢。”

    夏侯玄听了,心里更是紧张。他知道刘禅从小跟着刘备东奔西北,就没过上几天好日子,他的父亲刘备忙于征战,母亲甘夫人死得又早,对天伦之乐的渴求更强,孙夫人能在他的心里留下如此深的印象,想必是把孙夫人当成了母亲,现在他误把夏侯徽当成孙夫人,可不是什么好事。

    夏侯玄担心的看着夏侯徽,夏侯徽却不动声色,一一给张皇后、夏侯夫人行了礼,然后规规矩矩的坐在夏侯玄的下首。从头至尾,她都没有有半点失礼的地方。

    刘禅刚开始说夏侯徽有点像孙夫人,自然有掩饰的成份,可是当这个念头冒了出来,他却越看越觉得夏侯徽像孙夫人,不禁多看了几眼,那热烈的眼神看在别人的眼里,自然就有了别样的意味。张皇后低下了头,再也没有心思替他掩饰什么,夏侯夫人看在眼里,眼中也有些不悦,刘禅自己却是浑然不觉,或者说,他根本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只是不停的打量着夏侯徽。

    这个情景把夏侯玄看得心惊肉跳。作为一个使者,而且是肩负着与蜀国结盟,离间蜀国君臣的重任的使者,他当然希望看到这一幕,可是当刘禅的目标是他的妹妹时,他就不这么想了。他和夏侯徽有过深入的交谈,知道夏侯徽的目的,也知道夏侯徽的心里真有了魏霸,自然不希望节外生枝。在他看来,刘禅虽然是个皇帝,和魏霸相比却差得太远了,不是个理想的妹婿。

    他现在已经明白了董允的用心,只是无法阻拦,只能被动的看着事态脱离了自己的预期,向着不可知的深渊越滑越远。他也低下头,刚才高谈阔论、谈笑风生的风度一扫而空。

    他的窘迫落在董允的眼里,却让董允暗自得意。魏国要和魏霸和亲,这其中的意味明眼人都心知肚明。诸葛亮不想让荆襄系内部生出嫌隙,自然要竭力阻止此事。不过诸葛亮不能直言阻止,只能拖延时间,现在魏霸就要回到成都了,这事情总要有个解决的时候。当此之时,他借着刘禅的一个荒唐要求,把夏侯徽招进了宫,实在是个进退自如,两面逢源的好事。

    他对刘禅的脾气一清二楚,知道夏侯徽如果真是个美貌之人,那刘禅十有八九会动心。一旦刘禅动心,那他与魏霸之间就会产生冲突。魏霸如果忍了,那他和魏国联姻的事自然落空,荆襄系内部的危机解除,而且魏霸要想报复,就只能紧紧的依靠诸葛亮。如果魏霸不肯忍,与皇帝发生冲突,那更好不过,借机就顺理成章的将他解决了。

    现在刘禅对夏侯徽频频相顾,正中董允下怀。董允才不管他是真的因为夏侯徽像孙夫人还仅仅是掩饰,只要刘禅对夏侯徽动了心,他的目标就达到了。一想到能这么简单的解决让诸葛亮都无从下手的难题,他不免有些得意。

    不过他很快又不安起来。

    刘禅的脸色忽然变得很怪异,他几次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忍住,终于不高兴的对夏侯徽说道:“你为什么不笑?”

    董允愣了一下,看了一眼夏侯徽那张严肃得像一个牌位的脸,这才想起来夏侯徽从进来开始,一直没有笑过,哪怕是礼节性的笑。她一直这么面无表情的坐着,连案上的酒都没有碰一下。

    一个人哪怕再美,如果一直是这么一副表情,也没法让人高兴得起来,反而有一人向隅,举座不欢的感觉。随着刘禅第一个发现夏侯徽不笑开始,原本只是有些尴尬的气氛顿时变得诡异起来。夏侯玄抬起了头,张皇后抬起了头,夏侯夫人也诧异的看向夏侯徽,而张遵和张星彩两个小娃娃更是莫名其妙。

    张星彩一轱辘的爬了起来,跑到夏侯徽的身边,关切的问道:“姊姊,你怎么了?是想你的阿爹阿母吗?没关系,我的阿爹也没了,我还有阿母,可以分给你。”

    张星彩的话不说还好,这一说,夏侯徽不仅没有笑,反而开始落泪了。看到她流泪,刘禅觉得非常扫兴,再也没有了看她的兴趣,不耐烦的一甩袖子,起身就要走。

    董允见了,连忙劝阻,恳切的说道:“陛下,夏侯夫人背井离乡,思念家人,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必不是故意冲撞陛下。陛下如果就此离席,岂不有伤仁孝之义?”

    刘禅咧了咧嘴,不情不愿的对夏侯徽喝道:“别哭了,是不是这个原因?真要是想家,朕就下诏,让你回洛阳去就是了,哭哭啼啼的,让人心烦。”

    夏侯徽轻轻的推开张星彩,离席再拜。“臣妾一时伤心,惊扰陛下、皇后,罪在不赦。不过,臣妾并不是思念家人,而是感念夫君,为夫君感到不值。”

    “你夫君?”刘禅愣了半晌,才回过味来:“你是说魏霸?他好得很啊,在襄阳打了大胜仗,很快就要回成都了。回了成都,朕自然要赏他,你们也可以团圆,有什么好伤心的。咦……”刘禅忽然品味着夏侯徽话中的意味,不由得变了脸色:“你说什么,不值?什么不值,难道是说他不该为朕效忠,为国效劳吗?”

    董允本来觉得夏侯徽提到魏霸有些不妥,刚想阻止,听了这话,立刻打住了话头。

    夏侯玄也急了,连忙给夏侯徽使眼色,夏侯徽却视若未见,用袖角抹了抹眼泪,泣声道:“臣妾夫君刚刚弱冠,便随父征战沙场,为报效国家,不惜生死。去年关中一战,他孤身入长安,曾被臣妾识破,险些身陷囚囹。关中易手,诚为魏国之大难,而为汉国之大幸,臣妾夫君有大功于国,却未获赏赐,想必陛下都未必知道他在关中之战中所起的作用。”

    刘禅眨了眨眼睛,没有说话。董允却顿时明白了夏侯徽的意思,脸色一变,厉声喝道:“大胆,你岂敢胡乱臆测君意?陛下是赏罚不明之人吗?”

    “你闭嘴!”刘禅不耐烦的喝道:“去年关中之战,魏霸有功吗?”

    董允脸色一僵,无奈的点了点头:“有功,可是……”

    “那后来赏赐功臣,魏霸是升官了,还是赐物了?”

    董允哑口无言,怨恨的瞪了夏侯徽一眼,向刘禅凑了过去,正想半拉半推的将刘禅拉到一边去,刘禅却退了一步,走向夏侯徽,大声说道:“你继续说。”

    夏侯徽用余光瞟了面色铁青的董允一眼,接着说道:“关中之战后,是臣妾的夫君再建混战之计,三国战于襄阳,既解了关中之围,又解了吴国进逼永安的危险。魏吴耽于战事,不得安宁,魏国皇帝,吴王孙权,皆奔波于前线,唯陛下安坐于成都,臣妾夫君可谓有功。”

    刘禅想了想,觉得夏侯徽说得有理。他对关中的事没什么感觉,但是对孙权进逼永安的事很不满,当然孙夫人就是被孙权要回去的,而且他的父亲刘备也是死在与吴国的战事中。对于吴国,他有着说不清的怨恨,远比对魏国来得严重。现在夏侯徽又说魏国皇帝曹睿,吴国的大王孙权都在襄阳征战,而他却可以安然的呆在成都享福,他觉得非常幸福,对给他带来这份幸福的魏霸也多了几分好感。

    “是的,等他回来,朕要好好赏他。”

    “陛下,臣妾夫君在这次襄阳之战中屡立战功,而他最大的战功就是引魏国骑兵突击孙权,致使孙权大败,孙权之子孙虑授首,如此大功,在某些人的嘴里却成了大罪。说臣妾的夫君破坏汉吴联盟,功不抵过,要处罚于他。一想到此,臣妾安能有心饮宴谈笑?”

    刘禅一听,顿时火了。把孙权打得大败,还杀了孙权的儿子孙虑,这是多大的功劳啊,怎么反而成了罪过?他勃然大怒,转身看向董允,怒吼道:“可有此事?丞相知否?”

    突然之间,董允恨不得抽自己两个耳光。(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