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339章 病得不轻

第339章 病得不轻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马谡等人来得突然,去得更迅速,前后不到半个时辰,却给了曹睿迅雷不及掩耳的一击。他们离曹睿最近时不过三五十步,有不少箭枝甚至射到了曹睿的身边,如果不是郎官们护卫得力,很难说曹睿会不会被射杀。如果他的身边不是拥有强大战斗力,闻名天下的精锐步卒武卫营,后果将不堪设想。

    总体而言,曹睿的表现也可圈可点,他接受了刘晔的建议,冒险留在了营中,而不是仓惶的撤入樊城。这极大的稳定了军心,为武卫营的固守,虎豹骑的出击争取了时间。

    尽管如此,这次敌袭还是给魏军造成了极大的震动。一是对方来得太巧,曹睿随机的在城外大营留宿,就发生了这样的事,用巧合二字来形容实在无法让人信服。二是对方真的很强,面对武卫营居然还略占上风,就算是事出突然,也足以见得对方来者不善。

    这两个诡异的特征让曹睿心生疑窦,却又无法宣之于口,就像一颗种子一样埋在心里,等待着发芽的机会。

    曹魏人才济济,曹睿的担心落在了不少人的眼里,他们同样也紧张起来。在某种程度上,曹睿更像他的祖父曹操,他的心机深沉,当他沉默时,往往代表着有重大的事要发生。这一点,他的父亲曹丕望尘莫及。

    敌人退得太快,连虎豹骑都没有拦得住,汉水南岸的大军更没什么机会。曹宇接到命令,刚刚走出大营,战场上的战鼓声就平息下来,等他带着亲卫营赶到曹睿大帐时,眼前只剩下一团团火,一具具尸体。无数的士卒沉默的整理着战场,把敌人的尸体摆在一边,以备检查。

    曹睿坐在帐外,脸色苍白,在火光的照映下明灭不定,正如他阴沉的眼神。曹宇匆匆赶上去拜见,一看到他,曹睿的眼泪终于忍不住了。

    “皇叔,阿淑……死了。”

    曹宇吓了一跳:“贼人杀死了阿淑?”

    曹睿痛苦的摇着头,泪如雨下:“阿淑身体本来就不好,又受了惊吓,结果……”

    曹宇愕然半晌,惋惜的长叹一声,他轻轻的拍打着曹睿紧扼着他手臂的手,不知道怎么安慰曹睿。他和曹睿年纪相仿,对曹睿的几个孩子也非常喜爱,可是半年之内,曹穆、曹淑相继夭折,对曹睿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

    战场清理工作一直持续到天亮,结果并不理想,敌人战死的数量有限,更重要的是几乎没有活的,没留下什么有用的信息。从他们身上的装备和服饰来看,绝大部分人是标准的制式装备,很难分清是哪一国的,少部分用的战刀很锋利,超过普通士卒的武器,可是上面没有任何铭文,也无法判断这些武器是来自何处。

    如果再配合那些士卒强悍的武技,笼罩在这些人身上的疑云就更加扑朔迷离。

    有人注意到了一个诡异之处。曹睿遇袭,樊城的一万大军全部参战,曹睿调动了曹宇的人马,却将近在咫尺的襄阳驻军遗漏了。从头到尾,他没有给襄阳的驻军一个命令。当曹宇的大军从襄阳城下经过,赶向浮桥的时候,襄阳城静静的注视着,像一个旁观者。

    当是时也,骠骑大将军司马懿不在城头,他在自己的住处,披着一身单衣,落寞的倾听着对岸的喊杀声,听着城外喧嚣的战鼓声,手里端了一杯酒,却一口也没喝,心情激荡如酒中的涟漪。

    司马师匆匆的露了一面,然后就不知道忙什么去了。天亮之后,他一脸憔悴的回来了,眼中充满了血丝,神色平静中透着些许紧张。他将一口战刀轻轻的摆在司马懿的面前。

    “父亲,这是敌人用的战刀。”

    司马懿瞟了一眼,慢慢的放下酒杯,接过战刀,“嚓”的一声拉出半截,露出半截明亮的刀身。司马懿眯起了眼睛,缓缓的将战刀抽出,翻来覆去的打量了半晌,什么也没说,眼中的疑惑却更加浓郁。

    “父亲,我已经检查过了,没有任何标志。”司马师的眼中有些苦涩:“麻烦也正在于此,任何人都有可能成为怀疑的对象。”

    司马懿瞥了他一眼,还刀入鞘:“去问问彭氏兄妹,看看这是不是魏家所出。”

    “父亲怀疑是魏霸?”

    “天下除了魏家武卒,我还真想不出有什么样的人能和武卫营对阵。”司马懿抚着胡须,沉默了片刻:“也许当年的陷阵营勉强可以做到。”

    “要是陛下似乎已经认定这些人是死士了。”

    “什么死士,死士会这么轻易的撤出战场?”司马懿瞪了司马师一眼,“你要是觉得陛下这么认为,那你就小看他了。”

    司马师不解其意,期待的看着司马懿。司马懿无奈的叹息一声:“他这是要将计就计,借机铲除一些人罢了。你啊,赶紧把你那些人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去,不能露出任何破绽,有危险的,立刻清除掉。”

    司马师大吃一惊,连忙躬身领命。他随即让人叫来了彭珩,将战刀交给了他。

    “去查一查,这口刀是不是魏家铁作所出。”

    “喏。”彭珩拿起战刀,转身出去了。他回到自己的住处,一进门,正在伏案写字的彭小玉就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目光在他手中的战刀上扫了一眼,嘴角一挑,莞尔一笑。

    彭珩在她身边坐下,将刀放在案上。彭小玉搁下笔,拿过战刀,爱惜抚着朴质无华的刀鞘,眼神温柔。一看到她的眼神,彭珩就明白了。

    “是魏家的战刀?”

    “嗯。”彭小玉点点头:“朴素奢华,大巧若拙,正是少主的设计。”

    彭珩有些恼火的斥道:“少主少主,你眼里就有他这个远在天边的少主,就没有我这个兄长吗?”

    彭小玉轻笑一声:“兄长天天见,就是不想落在眼里也是做不到的。”

    彭珩语噎,半晌才道:“原来你已经看我看得厌了?”

    “阿兄。”彭小玉放下刀,娇嗔的瞪着彭珩:“血浓于水,你我之间的亲情是割不断的,你又何必和他治气?再怎么说,他也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念他的恩情,多念叨他几次,又怎么了?”

    “自欺欺人!”彭珩不屑的哼了一声,赌气的扭过头去。

    彭小玉扑哧一笑,也不理他,转身又把玩起那口战刀来。她看了片刻,不禁咦了一声。彭珩连忙转过头来:“怎么了,有什么发现?”

    “没什么。”彭小玉笑嘻嘻的说道:“我就是想看你什么时候把头转过来。”

    彭珩翻了个白眼,无语了。

    彭小玉很有成就感的看着他,过了片刻,又伸过手推了推他,讨好的说道:“阿兄,我听说抚夷将军田豫临阵斩杀了孙虑,得了一口刀。那口刀如果是蜀国人赠送的,很可能也是魏家出产,你要想洗清司马家的嫌疑,把那口刀拿来比对一下就行了。”

    彭珩很诧异:“你怎么知道孙虑的那口刀会是蜀国人送的?”

    “江东没有著名的刀师,能让田将军觉得珍贵的,除了少主设计的新刀,我想不出有其他的可能。”

    “又来了。”彭珩抱着脑袋,作痛苦状:“你以为普天之下,只有那小子才懂得打刀?”

    “当然不是。”彭小玉坦然的说道:“不过用宝刀来拉近和孙虑的关系,我觉得只有少主才会想得到。”

    彭珩不说了,他觉得一提到魏霸,彭小玉的智商明显下降。他讥讽的一笑:“你把这么大的秘密告诉了我,魏霸的手段岂不是落空了?”

    彭小玉摇摇头:“这不可能是少主的手段,一定是别人。”

    “为什么?”彭珩有些诧异。

    “因为这个手段只能蒙混一时,用不了多少就会露馅的。”彭小玉对彭珩眨了眨眼睛:“如果是少主,肯定不会用这么拙劣的手段,他会让司马家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彭珩脸上的笑容刚刚露出少许,一听到这话,眉毛立刻耷拉了下来。他探身过去,拍拍彭小玉的脑袋:“妹子,你真是病得不轻啊。”

    彭小玉微微一笑,轻轻的打落彭珩的手,重新伏身抄书。彭珩起身,拿起刀,匆匆的出去了。听到彭珩的脚步声消息在门外,彭小玉抬起头,眼珠转了转,迅速撕下一张纸条,写下几个字,卷成一个纸卷,拿下头上的簪子,把纸卷轻轻的塞了进去,将簪子重新戴好,然后起身走到廊下,轻叱了一声:“来人。”

    一个士卒匆匆的走了过来:“姑娘,有什么吩咐?”

    “城里太闷了,我要出城散散心。”

    ……

    魏风、马谡在山中潜行了数日,赶回了筑阳,恰好赶上了刚准备离开的费祎和魏霸。一看到魏霸,兴奋不已的魏风就拉着魏霸的手,乐不可支的说道:“子玉,多亏你请幼常先生做我的军师啊,要不然,我们怎么可能抓住这样的机会。你知道不,我险些杀死曹睿,立一奇功啊。”

    魏霸和费祎都大吃一惊,不约而同的看向马谡。马谡也非常高兴,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最后惋惜的说道:“曹睿很冷静,武卫营很顽强,虎豹骑的反应也太快,我们只能半途而废了。要不然,也许能把他的车仗夺来。”

    费祎大笑:“幼常,你的心性沉稳了不少,不过,这好名的性子还是没有全改掉啊。”(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