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337章 计中有计(加更,求月票!)

第337章 计中有计(加更,求月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曹睿的近卫军虽然只有万余人,却仍然按照标准的模式面北立营。中军是三千人的武卫营,前军近两千人,后左右三军各一千三百余人,两千虎豹骑分布在樊城两侧。前几天战事紧张的时候,他的中军在樊城里面,有城墙保护,安全当然更有保障,昨天他一时兴起,留在了城外的中军大营里,因为事出仓促,移营麻烦,所以也就没有整体向前移动,只是把城里的一部分中军调到了城外,虎豹骑自然也就没有正式的营地,依然停留在樊城的两侧,位于中军的后方。

    这样一来,护卫中军的责任就落到了前左右三军以及中军的肩上。中军有一部分兵力在樊城里面,现在大概只有两千人。负责护卫周边的三营中,前军的人数最多,左右两侧相对薄弱些。

    这只是一个临时的举措,原本计划是等到第二天早上,如果曹睿还想留在城外,就一起移营,如果曹睿要回到樊城里去,就不用这么兴师动众了,前后也就是一夜的时间罢了。

    谁也没想到他们的身边居然有人一直在窥视着他们。马谡从他们的阵地规模上看出了魏军的破绽,他把六千蜀军分成三部分,由王徽率领三千人攻击魏军的右营,他和魏风亲自率领两千人突击魏军的左营,还有一千人被他留在了暗中,以备在必要的时候对魏军进行骚扰。

    仅从人数看起来,王徽以三千人攻击一千三百人,完全可以占据明显的优势,无疑是主攻方向,而马谡和魏风只有两千人,更像是辅攻的牵制兵力。马谡再将魏风和千余战斗力最强的魏家武卒藏在阵中,一直让精选出来的郡兵担任外围的攻击任务,就像在一把锋利的宝刀上面套了一层普通的外鞘,尽可能的欺骗魏军。

    马谡的准备不仅如此,他还特地重新规定了进退时的金鼓信号。通常战斗都是闻鼓而进,闻金而退,今天为了达到扰乱敌人,出其不意的目的,马谡做了重新规定。开始的时候还是一样,但是当王徽第一次鸣金开始,金鼓就有了不同的意义。

    不同的人,对金鼓声有不同的反应。王徽鸣金而退,吸引了魏军的注意力,让他们以为自己打退了敌人,紧张的心情有所放松,而包围在魏家武卒身边的士卒同样也在退却,进一步造成错觉,然而对于一直藏在阵中的魏家武卒来说,这却是进攻的号角。

    就在魏军以为敌人已经被击退的时候,蜀军最锋利的战刀终于出鞘,露出了狰狞的面貌。

    魏风等人一出手,就把趁胜追击的魏军打了个措手不及,形势瞬间逆转。正在退却中的蜀军仿佛海啸一般,刚刚退去,又以更凶猛的势头重新卷了回来。魏军对这个情况一点准备也没有,刹那之间就遭到了重创。魏风带着武卒,狂飚突进,几个呼吸之间就前突十余步。

    不仅是左营如此,右营也不例外,听到马谡的鸣金声,刚刚退却的王徽也再次杀了回来,怒吼着冲向有些茫然的文钦。文钦率领的数百人是目前魏军中为数不多的机动力量,能缠住他,不让他去支援左营,可以大大增加魏风所部成功的机会。

    这里是驻营地,不是战阵,所以中军没有高大的指挥台,曹睿只能通过营楼上的瞭望手传递其他各营的消息。原本他听到敌军退却的金锣声,绷紧的心情刚刚有所缓解,随即却听到了更激烈的喊杀声,不禁大为意外。当望楼上的士卒传递回战场上的消息时,他还是不太明白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此时,刘晔和陈泰等人都赶了过来,得知这种反常的情况,也吃惊不小。刘晔随即提醒道:“陛下,不可轻易调动中军反击,我看敌人可能还有后招,也许左右两营都是虚的,而前军才是实的。”

    曹睿点了点头,心跳又加快了几分。护卫的三营中,前军的实力最强,如果敌人把真正突击的方向放在了前军,那对方的实力更不能小视。

    是什么样的人有这样的实力和胆量?曹睿心头疑云又重了一分。黑暗之中无法清晰的分辨战场上敌人的具体数量,可是从左右两营的喊杀声和阵线移动的情况来看,不论是左营还是右营,敌人的兵力都在己方的两倍以上。如果这两个方向都是疑军,都是牵制的兵力,那从北面突击的敌人又将有多少?

    总兵力应该不下一万,甚至可能更多。

    曹睿不得不做好最坏的打算。

    似乎为了验证曹睿的担心,就在此时,前军传来警报,远处出现敌人踪迹,正迅速向大营接近。具体数量不明,不过从火把的数量看,至少有两千,也有可能是四五千。

    一听到这个消息,所有人都惊呆了。陈泰连忙跪倒在地:“请陛下移驾!”

    其他的近侍们也跪了下来,焦急的请求道:“请陛下移驾樊城。”

    只有刘晔一动不动的站在曹睿身后,抚须不语。曹睿略微有些秀气的眉毛挑了挑,看着刘晔说道:“卿家,你有什么高见?”

    刘晔缓缓走到曹睿面前,深施一礼:“陛下,臣以为不可。”

    曹睿眼神一闪:“为何?”

    刘晔道:“敌人夜间来袭,自然是出其不意,可以借着夜色掩藏自己的形踪。如果前军真是敌军的主攻所在,那他们没有必要还在那么远的时候就打出火把,而且,如果是想出其不意,更不应该早早的暴露自己的实力。他们大可以趁着夜色冲到营前,突然出手。兵法有云,实则虚之,虚则实之,以此来看,前军面临的敌人才是真正的疑兵,敌军的主力应该就是此刻正在左右两营厮杀的人。”

    刘晔看了看陈泰等人,微微一笑:“就目前而言,我军的兵力占优,武卫营又是精锐之师,就算左右营损失大一些,敌人也未必能攻破中军,陛下可以高枕无忧,又何必退却。且陛下安坐于此,军心不动,陛下若退,反而于士气有伤,让那些见不得光的鬼魅得意。”

    曹睿点了点头,悄悄的吐了一口气。刘晔是他身边战场经验最丰富的谋士,从曹操时代起,刘晔就以机敏干练见长。当年曹操攻张鲁,夺取汉中之后,有意北返,刘晔和司马懿都曾建议趁势取巴蜀。为此,刘晔还和曹操争论了一番,把曹操惹得很不高兴,当然后来事实证明,刘晔的建议是正确的。

    那一次,曹睿是亲眼所见,从那时候,他就对刘晔非常欣赏。此时此刻,刘晔的镇定也让他得到了莫大的安慰。

    “既然如此,那就令前营按兵不动,以备非常。令左右营坚守,武卫营待战。”

    刘晔点点头:“陛下所言甚是。”

    就在曹睿和刘晔商量对策的时候,魏风等人已经杀透了魏军左营,冲向了中军武卫营。武卫营的将军虎威将军许定严阵以待,一见到魏风等人奔来,立刻举起战刀,厉声大喝:“射!”

    两百多弓弩手扣动弩机,射出了一蓬箭雨。

    武卫营是皇帝的亲军,自然可以配备最犀利的武器,重弩移动不便,可是三四石的蹶张弩却可以大量配备。在如此近的距离上,就算是号称坚固的玄甲也未必能挡得住这些弩箭。

    许定是武卫将军许禇的兄长,征战多年,经验丰富。他没有凭仗着武卫营将士高超的个人武技直接上前厮杀,而是先声夺人,用强弩进行覆盖式射击,以期在交战之前就大规模杀伤对手,挫伤他们的锐气,然后再以摧枯拉朽之势击溃他们。

    如果只是普通的士卒,哪怕是普通的精锐,在许定的这个安排面前也没有任何成功的可能。可是对于装备了由新式治铁技术打造的战甲和盾牌的魏军武卒来说,情况却略有不同。

    魏家铁匠打造的战甲不是普通士卒常用的札甲,而是用更坚固的铁片打造成的鱼鳞甲,比起将领们所用的细甲来说只是甲片大一些,装饰也更朴素一些,没有那么华丽,可是防护能力却毫不逊色。魏家武卒所用的盾牌也与普通士卒用的盾牌不一样,普通士卒的盾牌通常就是一块厚木板,最多再覆上一层牛皮。而魏家武卒用的盾牌却夹了一层钢板,防护能力提升了一倍有余。

    当然了,这样的盾牌也更重,除了强悍的魏家武卒,普通士卒很难有这样的体力自如的挥舞盾牌,发挥强大的防护作用。

    有这两样防护能力大幅度提升的战具,即使是面对蹶张弩这样的利器,魏家武卒同样有一战之力。他们用盾牌护住面门和胸腹,无视魏军如蝗的箭矢,咆哮着杀了过去。

    箭矢穿中盾牌,深深的扎入,却很少能洞穿。即使射中了魏家武卒的身体,只要没有射中要害,这些强悍的士卒依然可以强行突进,很少有当场失去战斗力的。

    纵使是号称精锐中的精锐的武卫营,也没有看过这些强悍的步卒,纵使是征战沙场几十年的许定,也没有看过能够抵挡蹶张弩的盾牌和战甲,面对如此诡异的情况,许定一下子也有些懵,有些犹豫。

    他犹豫的时间并不长,仅仅是刹那之间,却被马谡紧紧的抓住了,也被魏风紧紧的抓住了。魏风拔步飞奔,如狂风一般卷到许定面前,大吼一声,举刀劈向一个虎士。(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