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335章 夜袭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见魏霸明白了,费祎满意的点点头:“子玉,你虽然年轻,可是心思通透,再历练几年,将来必然是栋梁之才。”

    魏霸不好意思的连连摇头:“有费君等大贤珠玉在前,我哪里敢称什么栋梁之才。”

    费祎哈哈一笑,环顾四周,忽然想起了什么。“对了,马幼常呢?”

    一提到马谡,魏霸有些不高兴的沉下了脸。“他还在樊城城外的望楚山里呢,说是要寻找战机,立个大大的功劳。”

    见魏霸语气不对,费祎也收起了笑容,抚须沉吟,眉宇间浮起淡淡的忧色。

    ……

    就在魏霸语带讥讽的时候,马谡站在一棵大树的树冠上,一动不动的看着远处的魏军大营。魏风百无聊奈的靠在树杆上,嘴里叨着一茎嫩草,不情不愿的等着马谡下来。

    大军已经撤离樊城四五天了,魏风也不想再这么呆着,每天都问马谡什么时候走,可马谡就是不给他一个答案,每天都悄悄的潜伏到魏军大营附近的山头上看,就像是盼望着远游夫君归来的妇人一般望眼欲穿。开始的时候,魏风还有兴趣一起爬上去看,看了两日,他就没心情了。魏军大营就那样,还能看出花儿来?别机会没找着,先把小命送了。这里离魏军大营太近,一旦被魏军斥候发现,随时都有可能陷入危险。

    “幼常先生,好了没有?”魏风仰起头,看着马谡的脚板底,语气中的不耐烦明显得连聋子都能听得出来。

    “子柔,上来。”马谡说道:“你也来看看。”

    魏风揉了揉鼻子,不情不愿的爬了上去。马谡指着远处的魏军大营,轻声说道:“看到什么奇怪的现象没有?”

    魏风看了半天,还是什么也没看出来,很茫然的看着马谡。马谡见他这副模样,不禁笑了一声:“子柔,不是我说你,你别的都好,就是心不静,不肯多动动脑子。这一点,你不如子玉远矣。”

    魏风也不生气,憨厚的一笑:“我从小就不如子玉聪明,这是天生的,改不了了。”

    “这不是天生的,而是你不肯用心。”马谡指着远处,说道:“你看,在樊城的城门口,有一队精骑,看见没有?”

    魏风见马谡说得认真,不敢再敷衍了,聚足目力向樊城看去。他们离樊城足有三四里远,樊城就像一个小盒子,而城外的人就是一个个小黑点,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分辨不出来什么。不过魏风还是看到了骑兵特有的烟尘,这些烟尘并不高,也不直,淡而松散,不仔细看的话,很容易忽略过去。

    “不错,是有一队骑兵,看样子人还不小,应该……有五六百人。”

    马谡满意的点点头:“不错,我看了三天了,每天傍晚,这支骑兵都会出城,绕着大营走一圈。人数不少,速度却不快,应该不是巡逻的骑卒。我发现,这些人前两天是从樊城里出来的,也是回到樊城里去,可是今天有些反常,他们是从城外大营里出来的。”

    “城外大营?”魏风忽然一惊:“幼常先生,你不会是想袭击魏军的大营吧?”

    马谡云淡风轻的笑了笑:“为什么不可以?”

    魏风吓了一跳,惊讶的看着马谡,半晌才道:“幼常先生,你这可有点……”大概是觉得后面的话不怎么礼貌,他嗫嚅了两声,最终还是咽了回去。

    马谡不紧不慢的接了上去:“贪功冒进,是吧?”

    魏风点点头。

    “知其不可而求之,那是贪,知其可而不为,那是怯。”马谡一边说着,一边从树上爬了下来。经过这段时间有山林的潜伏,他上树下树灵活得很,一点也不困难。

    “真有战机?”魏风心动了,连忙跳了下来,紧紧的跟在马谡身后。

    “是的。”马谡一边走,一边解释道:“我们的主力已经撤了四五天了,襄阳城下的吴军也撤走了两天,这里除了魏军,就是我们。魏军的主力在南岸,斥候们说,这两天浮桥的看守日见松懈,想来战事已经基本结束。魏军的骑兵还没有回来,司马懿率军入驻襄阳,樊城这里只有不到一万禁军,在他们中间,就是曹魏的皇帝曹睿。”

    魏风眼前一亮,伸手拉住了马谡的袖子,声音都有些颤抖起来:“幼常先生,你是说,你是说我们去杀曹睿?”

    “不可以吗?”马谡眨了眨眼睛:“他们有近一万人,我们有六千,人数略逊,可是他们在明,我们在暗,以有心攻无备,未尝没有机会。”

    “对对对,幼常先生说得太对了。”魏风欢喜不禁,连连点头:“我们人数虽小,可全是精锐,以少胜多,不在话下。”

    “子柔,你又想得简单了。”马谡笑道:“我们可不能轻视这些魏军,保护天子的,又怎么可能是普通士卒?我们所能倚仗的只是出奇不意。而这一点,正是当初子玉安排我们潜伏在山中的目的所在。”

    “哈哈哈,子玉这么做,可是太对了。不过,子玉做得最好的安排,还是让幼常先生来帮我。要不然,我还真没想到有这么大一条鱼就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呢。嘿嘿,幼常先生,我们这次可要立大功了。”

    马谡看看他:“子柔,能不能立功,只是一时的,多动动脑子,这才是根本。”

    魏风尴尬的摸着鼻子,连声答应。

    ……

    曹睿抱着病恹恹的女儿,愁眉不展。襄阳虽然失而复失,曹宇等人大败孙权,甚至斩杀了孙权的儿子孙虑,可是这些喜讯都被他女儿的病给冲走了。看着女儿苍白的小脸,听着她急促的呼吸,他的心里像是有一把刀在搅似的,疼痛难当。

    他原本已经打算班师,可是女儿的病让他迟疑不决,他担心旅途劳顿,会让女儿的病加重。刚刚失去一个儿子,他不想再失去一个女儿。

    子嗣单薄,这成了他说不出的隐痛。先后两个儿子都没有成年就死了,现在只剩下这么一个女儿。如果女儿再有个三长两短,那他就真的绝了后。

    虽然后宫佳丽无数,可是却不能让他像祖父和父亲一样多子。祖父有二十五个儿子,父亲也有九个儿子,他今年二十六岁了,却仅仅有两个儿子,还都夭折了。

    普通人家没有儿子都会被人讥笑,身为帝王,妻妾成群,却子嗣单薄,这实在是一个让人沮丧的事,在某种程度上,这已经让人怀疑他是不是一个合格的君主,曹家的江山能不能在他的手里延续下去。

    又或者,是上苍对他不孝的惩罚?

    这个念头一起,曹睿不禁打了个寒颤。过了片刻,他又摇了摇头,坚定的对自己说道:“不,我没有错,如果不为母亲报仇,那才是真正的不孝。如果上苍因此惩罚我,也只能说是天意,我绝不后悔。”

    “咳咳,咳咳……”曹淑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苍白的小脸憋得通红,咳得人胆战心惊,似乎要将心肺全部咳出来一般。曹睿连忙站了起来,抱着女儿在帐里慢慢的走动着,大手拍着女儿瘦削的背,几乎能感受到一根根肋骨随着咳嗽而颤动,更是让他心痛如绞。

    曹淑咳嗽了一阵,终于慢慢的停息了下来,无力的看了一眼曹睿,疲倦的闭上了眼睛,小手紧紧的揪着曹睿的衣襟,似乎生怕他突然消失似的。曹睿心中一软,低下头,在女儿的额上亲了一下。曹淑的额头有些烫,曹睿皱了皱眉头,刚要让人唤太医来,外面突然想起一阵喧哗,喊叫声中好象还有战鼓声。

    刚刚闭上眼睛的曹淑一下子惊醒了,睁着一双惊恐的眼睛看向帐外,再次咳嗽起来。

    “大目,怎么回事?”曹睿恼怒的喝了一声。

    侍从尹大目应声走了进来,眼神有些慌乱:“陛下,有敌袭。”

    “敌袭?”曹睿大吃一惊:“是什么人?”

    “不知道。”尹大目连连摇头:“天太黑,看不清旗号。陛下,他们来得太凶猛,你还是避一避吧。”

    “避什么避?”曹睿厉声道:“朕是天子,这里是朕的大营,朕哪里也不去,倒要看看,是什么人这么大胆,居然敢来袭击朕,惊了朕的孩子。”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曹淑放在榻上,小心的掖好被子,轻声说道:“阿淑,不要怕,父皇去杀退敌人,再来陪你说话。乖!”

    曹淑乖巧的点了点头,松开了曹睿的衣襟。曹睿笑着拍拍女儿的小脸,转身大步出帐。尹大目不敢阻拦,只能招呼周围的郎官们聚拢来,小心戒备,不要让天子有什么危险。

    曹睿一走出大帐,就被帐外的火光映红了脸庞。他不禁暗自吃惊,这哪里是一次偷袭,这根本就是一次大规模的攻击啊。数不清的敌人从东西两个方向冲了过来,将一枝枝火箭射向密集的帐篷,他们的攻击非常凶猛,迅速的冲进了左右两营,势如破竹的杀进。照这个势头,用不了多久就能攻到他的中军。

    这是哪来的敌人,究竟有多少人,又是从何而来?一连串的疑问涌上了曹睿的心头。(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