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334章 己所不欲,必施于人

第334章 己所不欲,必施于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听到这个消息,各人的反应大不相同。

    费祎说这个消息的时候,别有深意的瞥了一眼魏霸,魏霸还没完全品味出这一瞥中的意思,端着酒水进来的铃铛先欢呼了一声:“哦耶!”

    这一声欢呼清脆而突兀,不仅费祎和张温很惊讶,就连魏霸都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费祎和张温的眼神都变得有些怪异起来。

    费祎眉头一皱,沉声问道:“子玉,这是你的婢女?”

    魏霸摸了摸鼻子,对铃铛挥了挥手,示意她先出去。铃铛心情不错,也没有计较费祎的态度,放下托盘,小蛮腰一扭,兴冲冲的就出去了,远远的传来她兴奋的尖叫声,让张温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这个……她原来也是吴人。”魏霸尴尬的解释道:“她的兄长因为犯了一点小错,被吴王杀了。张兄,失礼之处,还请海涵。”

    张温眼珠一转,有些迟疑的说道:“她不会是折冲将军的家人吧?”

    魏霸的嘴角抽了抽,佯作惊讶的说道:“张兄何出此言?”

    张温斜睨了他一眼:“你当我是瞎子?那个铃铛就挂在刀环上,我能看不到?”

    魏霸半真半假的挑起拇指:“张兄果然是慧眼如炬,明辨是非。”

    “他啊,就是太明辨是非了,所以不能容于这浊世。”费祎突然插了一句嘴,神情诡异的哈哈一笑。张温沉默了,过了良久,他叹了一口气:“费伟,相交多年,给我留点面子吧。”

    费祎伸过手。安慰的拍了拍张温的肩膀。

    魏霸见气氛尴尬,连忙岔开话题:“孙虑是王子,他怎么会战死,当时的情形居然危急至此?”

    张温摇摇头,把情况说了一遍。对具体的情况,他也不是非常清楚,只知道孙虑是被孙权派到襄阳去调查魏霸和陆逊之间的冲突的,半路上遇到了魏军的骑兵,结果不幸遇难。不仅首级被人割了去,连身上的锦衣都被人剥了,堂堂的王子赤身的死在荒野中,实在是惨不忍睹。孙权因此大发雷霆,回到武昌后。情绪一直不稳定。他让人用楠木给孙虑雕了个首级,缝在尸体上,却迟迟不肯下葬,一想到孙虑就流泪不止。

    “孙虑的死,你和陆逊之间的矛盾是起因,吴王现在对你们两个都非常怨恨。陆逊目前暂驻江陵,等待进一步的命令。而我们到这里来,就是来向你了解情况,当时究竟是怎么回事?”费祎盯着魏霸的眼睛,很严肃的说道:“这件事如果不处理妥当。汉吴之间的联盟必破,你要想清楚再回答。”

    魏霸静静的听着,心里却翻开了锅。他正在为战果不够理想而沮丧呢,没想到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孙权丧子。乱了方寸,居然和陆逊起了矛盾。刚才费祎提到曹宇等人撤退之后。他没有等陆逊会合,而是直接回了武昌,陆逊既没有去武昌,也没有回他的驻地西陵,而是留在了江陵,很显然,他是在待罪。

    他是不是承认有罪,那并不重要,现在的情况是他意识到了孙虑之死的严重性,他在等待孙权的责罚。可是他又没有主动去武昌请罪,这里面就大有章了。而费祎要他想清楚再回答,应该就是指这一类的问题。

    想到此,魏霸长叹一声,满脸悲痛的自责道:“这件事,我的确也有责任。如果不是当时那么冲动,做出过激的反应,事情也不至于闹到这一步。现在连累了虑王子,我也是后悔莫及。唉,我当初一见虑王子,就觉得他少年英武,将来必然是一员虎将,没想到……唉——”

    魏霸把当时的情况又说了一遍,然后叹息不已,一副为孙虑惋惜的样子。费祎看在眼里,暗自满意,转过头对张温说道:“温恕,你看,这件事就是这样的,魏霸当时的确是冲动了一些,后来走得匆忙,没来得及拆掉浮桥,没想到竟会酿成这样的大祸。”他又责备魏霸道:“子玉啊,你啊你,平时让你多养性,你就是不听,现在一时冲动,惹出祸事了吧?以后可以注意,做事情要三思而行,不能冲动。”

    “喏,喏。”魏霸连连点头,悔不当初:“我当时也是被陆将军的举止气糊涂了。我一直敬仰他,没想到他却做出这等不地道的事,我一时火起,就什么也顾不上了。”

    “你啊,年轻人,就是不够沉稳。”费祎痛心疾首的数落着魏霸,魏霸唯唯喏喏的全应了,一句也不反驳。张温看在眼里,最后忍不住的打断了他们:“行了,魏参军年轻,有些冲动。可是这件事主要责任不在他,陆逊处理得的确不当。如果换一种方式,现在又怎么会是这样。”

    魏霸连忙接上话头,遗憾的说道:“可不是,如果当时陆将军的态度好一点,其实还是有变通的办法的。我们可以把攻城车推到城墙边,一样可以压制内城的魏军,再用一两天时间,攻下襄阳是毫无疑问的。唉,准备了那么久,想不到最后……”

    他连连咂嘴,后悔之色溢于言表。张温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在魏霸对于吴郡陆家表示轻蔑的时候有意无意的说了一句:“陆逊不能代表吴郡陆家,他又不是陆家的家主。”

    魏霸当时没明白过来,直到张温走了之后,他才觉得这似乎有些不正常,便问费祎,是不是吴郡世家之间也有不和,要不然张温怎么对陆逊这么不感冒。费祎诡异的笑了笑:“张家和陆家没什么不和,他们之间还有姻亲呢,陆绩有个女儿就嫁给了张温的弟弟张白,所以你批评陆逊没事,批评陆家,他就不能接受了。”

    魏霸很诧异:“陆绩有几个女儿?陆逊身边有个叫陆明朱的,不是陆绩的女儿吗?”

    “陆明朱是长女。陆绩被孙权派到郁林任太守后,陆家的门户就是由他的夫人和这个陆明朱纲纪。嫁给张白的是陆绩在郁林生的女儿,名字就叫陆郁生,婚后还没多久,张温因暨艳案被败斥,张白也受了牵连,死在异郡,陆家就要求她改嫁其他人家,陆郁生坚持不肯,和张温的几个妹妹一起苦苦坚持,吃了无数的苦头。这份坚贞,不仅张家人为之动容,就是整个吴郡都赞不绝口。有这样的弟媳,张温岂能容你对陆家不敬?”

    魏霸非常惊讶,他见张温是吴郡大姓,又作为孙权的使者来往于吴蜀之间,一直以为张温混得风生水起呢,没想到张温不久前居然还受人牵连,险遭不测。而陆家和张家还有婚姻关系,陆家内部也并不是铁板一块,不禁兴趣大增,拉着费祎问了起来。

    费祎把东吴的情况简略的说了一遍,魏霸听了,这才明白孙权这日子过得也不舒心。追随孙坚、孙策起兵的江淮人不断辞世,让出的权力被吴郡世家攫取,吴郡人同气连枝,互相支援,孙权的压力越来越大。当初张温出仕之前,顾雍当时就当着孙权的面评价张温“当今无对”,而张温入仕之后,元老张昭也曾经对张温期望甚厚。张温被贬斥之后之所以没死,和吴郡、会稽人为他打抱不平有很大关系。不过孙权虽然没杀他,却也一直压制着他,不肯再让他入仕。

    魏霸眼珠一转:“莫非张温这次重新出仕,与我大汉有关?”

    费祎笑了起来,笑得很诡异,他没有正面回答魏霸的问题,只是简单的说道:“张温与丞相交好。”

    魏霸明白了,忍不住摇头而笑。费祎见他明白了,连忙提醒道:“这可不能外传。”

    “费君放心,我识得轻重。”魏霸满口答应,不禁暗自为丞相的手段折服。张温被孙权迫害过,这次东山再起,还和能孙权同心同德吗?丞相只是随意的一拨,就拨动了孙权心里的那根刺。他在益州打击地的豪强,可是却支持江东的世家给孙权找麻烦,这是标准的己所不欲,必施于人啊。

    丞相,你实在是高。

    “子玉,这里的事也结束了,你把这里的事情交待一下,随我回成都述职吧。”

    “回成都?”魏霸很惊讶:“这么着急?”

    “不急不行啊。”费祎叹了口气,有些忧心冲冲。“孙虑一死,孙权快要疯了。汉吴之间的联盟能不能保得住,现在就看能不能把这件事解说清楚。我相信张温不会对我们不利,可是他能不能说服孙权,现在还是两可之间。我们必须尽快回成都,把这件事原原的汇报给丞相,让他有所准备。”

    魏霸皱了皱眉,有些迟疑:“我还想攻下武关再回去呢?”

    “攻武关?”费祎吓了一跳:“你这时候还攻什么武关,岂不是给自己找麻烦么?”

    魏霸不解。

    费祎解释道:“襄阳之战已毕,吴蜀都损失不小,形势对我们有利,可是总的来说,我们还是处于劣势。现在正是趁吴魏交恶,周旋于两者之间,左右逢源,抓住机会休养生息的时候,怎么能贸然再起战事?拿下武关,虽说于关中有利,现在却不是最好的时机。”

    “那什么时候是最好的时机?”

    费祎没有说话,先看了看四周,见没有外人,这才向魏霸跟前靠了靠,压低声音说道:“等有合适的人出任襄阳太守的时候。”

    魏霸一愣,恍然大悟,禁不住哦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