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329章 脱险(求月票!)

第329章 脱险(求月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对陆逊的情绪,魏霸并不以为然。他现在就是要让陆逊暴走,不能让陆逊冷静思考。他很清楚陆逊想干什么,很巧,他也正想这么干,只是没想到陆逊沉不住气,先送了他一个把柄。他如果不好好的利用一下,岂不是对不起陆逊?如果不好好的羞辱一下陆逊,回去之后,又怎么向冯进等人交待?

    “你知道为什么?因为我发现,你们这些世家大族就是贱啊。谁对你狠,你就向谁摇尾乞怜,谁对你好,你反倒向他露出獠牙。吴王果然英明,把你们这些人的嘴脸看得清清楚楚,一手棍棒,一手骨头,不听话就打,听话就赏,恩威并施,手到擒来。”

    陆逊气得鼻息粗重,面红如血,他用力推攘着魏霸,想从魏霸的臂弯里挣脱出来。身为吴国的辅国将军,五万大军的最高将领,被魏霸这么勒着实在不成体统。可惜,他的体力和魏霸差得太远,纵使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他还是无法推开魏霸,只能在魏霸的怀里扭动着,像是个无助的少女徒劳的做着反抗。

    “魏霸,士可杀,不可辱!”陆明朱怒不可遏,推开武卒,大步冲到魏霸面前,伸手就想去掰魏霸的手臂。两个武卒迎了上来,两鬼拍门,挡在她的面前,不让她继续靠近。不管她怎么推搡,也无法前进一步。

    魏霸冷笑一声:“就你们这种做派,也配称士?我虽然读书少,却也知道背信弃义是小人所为,你们这种习惯从盟友背后下手的人,也配称士?我呸!你不要在这里污辱士这个字了吧。”

    “兵不厌诈,各为其主,有什么背信弃义?”陆明朱高声反驳道。她刚说了两句,魏霸就打断了她,讥笑道:“哟,想不到姑娘真是深明大义,一片忠心啊。不知道令尊在九泉之下,是不是也作如是想。”

    陆明朱顿时哑口无言。要证明陆逊做得对,她就只能以国事大于家事为重,可是如果要说国事大于家事,她父亲陆绩与孙权之间的不合作就无法解释。一边是君,一边是父,在这个无法回避的问题面前,深受儒家思想薰陶的她怎么可能做到像魏霸那样洒脱。

    魏霸对吴郡陆家无情的嘲讽让周围的魏家武卒大呼过瘾。魏家是武人,是寒门,向来不被那些世家放在眼里。张夫人之所以能把魏延管得服服帖帖的,就是因为张夫人出自南阳张氏,虽然只是一个支系,还是比魏家出身高贵。由上而下,魏家武卒对世家的心态就很复杂,既羡慕,又不满,此刻听到魏霸把吴郡四姓之一的陆家骂得体无完肤,他们开心得就像三伏天喝了一杯冰酒,每一个毛孔都透着畅快。

    而那些陆家的亲卫却无地自容。陆逊的做法虽然多少被人非议,可是有谁敢当着陆逊的面这么说,而且说得这么不留情面?吴郡陆家是一个多么让人尊敬的世家,现在却被魏霸说得一文不值,任何一个与陆家有关的人都无法忍受。可是偏偏魏霸说得理由气壮,陆家人连反驳都没有借口,只能在难堪中苦熬,无异于默认了魏霸的指责,这更让这些陆家亲卫沮丧不已。

    魏霸抓住了陆逊的把柄,骂得痛快淋漓,口干舌燥,直到战车营的将士全部撤出,他才停了下来,挟着陆逊向江边走去。陆岚和陆明朱不敢阻拦,只好紧紧的跟着,一起来到江边。

    吴懿已经得到了消息,摆开阵势到江边接应,一看陆逊那副颓丧的样子,他也是大吃一惊。他只听说魏霸和陆逊翻了脸,魏霸制住了陆逊,却没想到陆逊会这么狼狈。这还是那个火烧连营的陆逊吗?这还是那个战无不胜的辅国将军吗?天啦,这和一个普通的俘虏有什么区别。

    吴懿顾不得多想,立刻把魏霸接应上船。

    陆逊直到这时候,才算是脱离了魏霸的控制,能够挺直了腰杆站在魏霸面前。他打量着正在紧急撤离的蜀军,无奈的笑了一声:“魏霸,这次你赌赢了。深情厚意,无以为报,将来战场上再见。”

    魏霸不屑的笑了一声:“陆将军,你少来这一套,战场上见怎么了,我怕你啊?有种你就来,我一定准备更多的强弓硬弩来欢迎你。对付你们这种人,我有的是办法。”

    陆逊黯然:“你已经赢了,又何必在言语上伤人?你心里应该清楚,我在想的事,你同样也在想,只不过你敢博命,机缘巧合,你赢了一次。”

    “别介!”魏霸挥挥手,大踏步的走了,声音远远的传来。“我如果和你想的一样,现在就把你沉到河里。不过你放心,我做不出这种不要脸的事,不久的将来,我会在战场上堂堂正正的击败你。”

    陆逊哼了一声,转身离开。亲卫牵来了战马,陆逊翻身上马,握紧马鞭,看了一眼正在撤离南岸的蜀军,浓眉紧锁,马鞭一挥:“加紧戒备,小心蜀军和魏军勾结,偷袭我军。”

    “喏。”陆岚连忙去安排了。

    陆逊转身看着战船上飘扬的战旗,轻叹了一声:“可惜,这么好的机会,都没能除掉他,真是天意啊。”

    陆明朱脸色阴冷,听了陆逊这句话,不由自主的反驳道:“不过是有些心计的匹夫而已,值得从兄冒这么大的险?”

    “明朱,你不懂。当年周公瑾没能除掉刘备,后来酿成大患。此子的武力不亚于刘备,可心机却胜刘备百倍,将来必然为祸更烈。如果不是有这样的担心,我又何至于这么做?只是……”他长叹一声,神情沮丧:“现在说什么都迟了,战局有变,我们要小心戒备,否则必然是一场大祸事。”

    陆明朱默默的点了点头。襄阳未下,吴蜀联盟却已经破裂,接下来的仗可不好打了。

    ……

    魏霸匆匆的走进了吴懿的帅船,一路上把情况简略的对吴懿说了一遍,吴懿听得心惊肉跳,连声说道:“陆逊好狠毒的手段,比当年周公瑾的美人计可直接多了。若不是子玉你早有准备,今天必然着了他的道。”

    魏霸也暗自抹了一把冷汗。他想到了陆逊可能会挽留他和战车营,但是他没想到陆逊走得更远,居然有把他除掉的心思。如是不是事先安排好,他今天要想脱身可就难了。能被陆逊这么看重,听起来是件很厉害的事,可是身临其境的时候,他却感觉不到一点骄傲,只有紧张。

    他嘴上说不怕死,可以和陆逊赌命,其实心里也怕得要命,生怕一个不小心,擦枪走火,一场混战,死得不明不白。好在陆逊正如他希望的那样,关心自己的性命更甚于关心别人的,不敢和他赌,这才被他占据了主动。可是现在想起来,他还是后怕不已。

    吴懿想了想,又说道:“对了,曹睿派人来了,是陈群的儿子陈泰。”

    魏霸瞟了吴懿一眼,心道吴懿果然是世家出身,对陈泰很看重啊。他没有多说什么,直接问道:“吴将军,吴军已经攻破襄阳外城,陆逊本来已经被缠住,不过汉吴联盟已破,我不清楚他会不会主动撤退,反正我们是没必要再留在这里了,请将军立刻安排撤离。”

    吴懿点点头:“这个你放心,我已经安排了。”

    “那再好不过,陈泰在哪,我要立刻见他。”

    吴懿二话不说,让人把陈泰领来见魏霸,自己去准备撤军事宜。

    时间不长,陈泰来到了魏霸面前。他见过孟达之后,就被送到了吴懿的大营,一直在等魏霸。其实时间并不长,也就是小半天时间,可是这小半天却是他这一生中最漫长的半天。一想到襄阳危在旦夕,他就恨不得赶到襄阳城下去找魏霸,让他立刻停止进攻。

    陈泰见到魏霸的时候,魏霸正在洗漱。在烟薰火燎的战场上呆了一天,魏霸脸上全是烟尘。

    陈泰心里虽然着急,脸上却不肯露出来,他不紧不慢的坐了下来,尽可能的表现得很平静,为接下来的谈判做气势上的准备。

    魏霸扔下布巾,看看陈泰那副做派,立刻明白了他的用心。他也不着急,等陈泰坐好,整理好衣摆,抬起头,刚准备说话的时候,他突然说道:“襄阳城已破。”

    陈泰刚刚张开嘴,准备说两句场面话,突然听到这一句,立刻变了脸色。他瞪着魏霸,仔细打量了他片刻,心脏却不争气的跳了起来。他迟疑了片刻,强笑道:“参军说笑了,襄阳城……”

    魏霸摇摇头,严肃的说道:“我不是在和你说笑,你如果不信,现在就可以到襄阳城去看一看。”

    “这……这怎么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魏霸解释道:“陆逊已经攻了十几天城,对城里的情况非常清楚,就算没我帮忙,以他的优势兵力,再过几天也能攻破城池。现在有我军助阵,破城也在情理之中。”

    陈泰张了张嘴,什么话也没说出来。他看得出来,魏霸不是在吓他,襄阳城应该真被陆逊攻克了。一阵心悸,冷汗从他的鬓角滑了下来,迅速浸湿了他的衣领。

    “不过,夏侯霸还坚守着内城,你们还有机会。”魏霸又说道:“孙权离襄阳还有百里,如果陆逊发出消息,孙权昼夜急行的话,最快明天中午,他就能赶到襄阳。你们要想反击,就剩下这一夜时间。”

    事已至此,陈泰再也没有心情和魏霸讨价还价,从怀里掏出魏霸需要的东西,慢慢的推到魏霸面前:“魏参军,我们要向你借一条路。”

    魏霸打开那些东西,一张张的看过去,全部看完之后,这才得意的瞟了陈泰一眼:“早点答应,现在又何至于这么紧张。路,我会借给你,不过,机会能不能抓住,就看你们自己的本事了。陆逊有多机警,我想你们比我清楚。”

    “多谢。”(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