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323章 倒打一耙(第四更,求月票!)

第323章 倒打一耙(第四更,求月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魏霸虽然小心,可是他送俘虏出城的事情还是传到了陆逊的耳中。曹睿的答复迟迟没来,陆逊却派陆岚来了。

    一见到魏霸,陆岚就非常不高兴的质问道:“参军这是想背盟,与魏国交好吗?”

    陆岚话音未落,魏霸就跳了起来,顺手将一杯水泼在陆岚的脸上,指着陆岚的鼻子破口大骂:“你还好意思说我背盟?”

    还带着余温的水从陆岚的脸上流了下来,把他脸上薄薄的一层粉冲得左一道沟,右一道沟,看起来非常狼狈,温文尔雅的风度荡然无存。再被魏霸这么辱骂,他的脸顿时像充了血似的,眼睛也瞪了起来,张口就要反唇相讥。可是很显然,要论骂人,他的功力和魏霸相比简直是不值一提。

    没等他想好怎么说,魏霸就数落起来。

    “我们为什么结盟?是为了联手攻击襄阳,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们能夺取襄阳。只要不傻,谁都能看得出来这对你们有好处,对我们却没什么看得见的利益。这样的事,应该你们冲在前面才对,现在倒好,我们拼死拼活,浴血奋战,你们却安闲的看热闹。该我们做的事,我们做了,不该我们做的事,我们也做了,为了能让你们夺取襄阳,完成盟约,我们什么都忍了。结果呢,我们要向你们要点粮,你们抠巴抠巴的只给了十天的粮。十天之后,是不是要让我们饿着肚子回房陵?”

    魏霸越骂越来火,直接爆了粗口。

    “老子为什么把俘虏送回去?是头猪也能想明白这是为什么,你还好意思来问?**老母的,你们是不是不想打了?要是不想打,老子立刻撤兵回房陵,省得为了点粮食向你们这些不要脸的孙子说好话。”魏霸的唾沫星都喷到了陆岚的脸上,最后来了一句更狠的结语:“我**陆家十八代先人,你还好意思说我背盟?信不信我抽你两个大耳刮子?”

    魏霸的话像连珠炮似的,骂得陆岚面红耳赤,最后那几句粗口更是骂得陆岚哑口无言。魏霸根本没有给陆岚解释的机会,他怒不可遏的指着陆岚的鼻子说:“两天之内,你们不把我要的粮食如数送到,老子立刻撤兵回房陵。”说完之后,不等陆岚反驳,他就把陆岚轰了出来。

    陆岚狼狈不堪,他原本气势汹汹的来质问魏霸的,没想到却被魏霸骂了个狗血淋头。直到晕晕乎乎的回到大营,他也没有搞清楚状况,连自己是怎么离开樊城的都不太清楚。

    面对语无伦次的陆岚,陆逊费了好多口舌才知道了事情的经过。他沉吟了良久,越想越觉得不安。

    陆逊说不上来魏霸有什么异常,因为粮食紧缺而送回魏军的伤残俘虏,道理上也说得过去,与魏军谈判以拖延时间,似乎也没什么问题,可是陆逊还是觉得不安,他总觉得魏霸很有可能又在耍弄什么诡计。为了安全起见,他一方面派人给魏霸传话,说粮食马上就到,一方面派人提醒孙权,请他加快速度,尽可能早点赶到襄阳,以保证有足够的兵力应付战事。说一千道一万,只有要足够的实力,任何阴谋诡计都难以实现。

    与此同时,他加强了对襄阳以西蜀军控制地段的侦察,以防魏军偷渡汉水。在这一点上,他倒不是不放心魏霸——虽然他的确不怎么相信魏霸——而是因为吴蜀之间的恩怨,他不可能把自己的后背放心的交给蜀军。

    就在陆逊疑神疑鬼的时候,魏军发动了攻击,司马懿亲率两万大军攻击樊城,曹睿亲率三万大军在襄阳东立下阵地,准备强渡汉水。

    ……

    隆隆的战鼓声中,魏军推着各种攻城战具,缓缓向樊城逼来。

    樊城的城墙本来就不高,护城池也不是很深,在此之前,孟达攻城时又将护城河填了不少,后来虽然花了不少力气浚疏,不过限于时间和人力物力,护城河对魏军的阻碍还是非常有限。

    看着魏军渐渐逼近的人马,孟达眉头紧锁:“子玉,你说司马懿会不会强攻樊城?”

    魏霸微微一笑:“怎么,将军怕了?”

    孟达抚着胡须,嘿嘿一笑,脸色有些不太自然。他当然不怕司马懿,可是他怕自己的损失太大。虽然魏霸和吴懿答应用俘虏来补充他的损失,可是这些新降的人哪有跟了多年的人忠心耿耿。蜀军终究无法占据樊城,既然如此,那死守樊城就没什么意义了。他是想劝魏霸早就撤出樊城,反正蜀军的目标已经达到了,何必在这里硬撑,徒增伤亡?

    “我不是怕,我是觉得不值得。”孟达看着城墙上忙碌的士卒:“谁不是父母所生,死在这里,不值得啊。”

    “要说值得,谁死在这里都不值得。”魏霸伏在城垛上,看着城下越来越近的魏军,悠悠的说道:“好男儿,应该开疆拓土,纵使马革裹尸,也是死得其所。如今虽说各属汉魏,其实不还是炎黄子孙,大汉子民?兄弟阋墙,只怕将来外患丛生啊。”

    孟达一时语噎,他来来是想提醒魏霸守樊城没意义的,没想到魏霸却引申得这么远,倒让他不好意思再说了。一想到如今的汉魏吴三国不久前还都是大汉子民,互相厮杀的人很可能还是乡里乡亲,他也不免有些黯然,长叹了一声。

    “将军,你很久没有回家乡了,大概想不到这种情况有多严重。”魏霸直起身,拍了拍手上,掸去衣服上的灰尘。“冯翊以北,都是胡人的牧场,不见我汉家衣冠。幽并大部已经成了乌桓人、匈奴人的地盘,鲜卑人的残部,还在草原上游荡,一旦恢复元气,势必大举入侵。到时候就不仅是塞外非我大汉所有,只怕关中……”

    魏霸瞟了孟达一眼:“将军的家乡,难免也会染上些腥膻之气。”

    孟达皱了皱眉,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他虽说不是什么衣冠世族,可是身为关中人,华夷之辨还是根深蒂固的,汉人的那份骄傲却是深植在骨子里的。一想到自家的家乡——哪怕是阔别多年,记忆已经有些模糊的家乡——要被胡人蹂躏,他还是觉得非常的不舒服。

    “子玉,你究竟是要帮吴人取襄阳,还是要帮魏人过河?”孟达挥挥手,把亲卫们赶开一些,和魏霸并肩而立,压低了声音问道:“如果只是为了重创吴人,我们大可不必和司马懿拼命啊,反正樊城又占不住,为什么不早点撤?”

    魏霸摇摇头:“孟将军,我们最终的目的是让魏国和吴国相斗,现在如果就撤兵,任由魏军过河,吴人必然退走。襄阳之围一解,魏军还会追击吗?要想让他们拼个你死我活,就只有让吴人先取了襄阳。襄阳就像一块骨头,孙权如果还没咬到,面对魏国这只猛虎,他可能只会在心里想一想。可是如果他已经把这块骨头咬到了嘴里,还肯轻易放弃吗?”

    孟达忍不住笑了起来,魏霸这个比喻虽然粗俗,却也足够形象。如果孙权已经占领了襄阳,他肯定不会轻易的放弃,魏吴之间必然会不惜代价的恶战一场。只有那样,蜀国才能达成最终的目标。

    他赞同的点了点头,又担心的问道:“可是如何才能攻破襄阳?”

    “这件事,我也在考虑。”魏霸眨了眨眼睛,又笑道:“这就要孟将军守住樊城,容我有个考虑的时间。如果孟将军没有信心,那我就没办法了。”

    孟达嘴角一撇,笑骂道:“小子,你少在我面前耍心眼。既要老夫拼命,还不肯欠老夫人情,是吧?”

    魏霸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将军慧眼如炬,什么都瞒不过将军。”

    孟达用力的拍拍魏霸的肩膀:“你放心吧,别说司马懿不会真的全力攻击,就算他真想强攻,我也不能让他轻易的得手。去年在房陵,他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一世英名,险些毁于一旦。这一次,我要好好的和他较量一番。上次他没被你射死,不是他命大,而是老天要他死在我的手里。”

    魏霸忍俊不禁:“那我就看将军立功了,到时候将军可别忘了赏杯酒喝。”

    孟达心情愉快,放声大笑,魏霸也跟着轻声笑了起来。他最担心的就是孟达不肯全力以赴。如果孟达为了保持实力而消极怠战,在陆逊攻克襄阳之前就撤出樊城,那他的计划就会大为减色。他说了那么多,无非是想激起孟达的斗志。如果孟达还是不肯,那只好把他换走,还是由吴懿来守城。

    在他们的笑声中,魏军的弓弩手越过了护城河,到达城下百步,开始向城头发射压制。孟达脸色一寒,挥手下令发击。战鼓声突然炸响,城墙上的弓弩手开始反击。

    “嗖!”

    “嗖!”

    箭矢飞驰声不绝于耳,弓弦的震颤声此起彼伏,战斗拉开了序幕,樊城再一次陷入纷飞的战火之中。(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