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320章 手足与腹心

第320章 手足与腹心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陛下……圣明!”司马懿长跪不起,精致华丽的头盔放在一旁,露出扎得一丝不苟的头发,插得端端正正的发簪。司马懿年近五十,头发中却没有太多的白发,看起来像是个四十岁的人。

    看着司马懿卑微的身影,曹睿的眼神紧了一下,随即又化作平静。他岿然不动的坐在榻上,看着远处的樊城,任由司马懿跪在那里,也不叫他起来,一切都显得那么天经地义。

    随侍的曹宇嘴角微微一挑,随即又敛去笑容。刘晔无动于衷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孙资却低下了头。在曹睿的天子之威面前,他没有刘晔那么强的底气来保持平静。

    “说起来,你也和魏霸交手多次了,你可有什么心得?”

    曹睿平静的声音如刀似剑,直刺人心,司马懿伏在地上,看不到他的脸色。可是曹宇眼中却掠过一抹失望。曹睿这句话问得很伤司马懿的自尊,可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这却是有让司马懿继续统兵的意思,否则又何必问他,直接贬斥了便是。

    “臣……略有心得,敢请陛下圣裁。”

    曹睿微微颌首,司马懿虽然没有看到,却仿佛感觉到了,慢慢的抬起头,目光和曹睿交汇在一起。他很平静,一点羞愧或者紧张的样子也没有,相反有些兴奋的意思。曹睿轻哼了一声:“有何心得?”

    “房陵之战,魏霸引吴军入塞,臣便觉得他善于借势。此次引吴军攻襄阳,不过是故技重施,并不奇怪。”司马懿不急不徐,缓缓道来:“逆蜀袭取关中,急需休养生息,又惧孙权袭取永安,是以在襄阳挑起事端,以解关中、永安之危,这又是一次借势。”司马懿顿了顿,又道:“不过,这一次借的势规局远比上次为大,可见此子经过一年多的历练,眼界大开,将来必成我大魏之劲敌。”

    曹睿拢在袖子里的手捻了捻,没有说话。

    司马懿接着说道:“有此眼力,有此心计,固然难得,却不足为惧。我大魏人才辈出,陛下天心独运,在陛下面前,魏霸这等小智如萤火之于明月,不过得逞于一时而已。”

    曹壑的眼角抽了抽,目光有些冷。

    “然,魏霸有其独到之处,足以让我等为之警惕。”司马懿话锋一转,拱了拱手:“陛下,水师覆没之后,臣百思不得其解,然前些日樊城一战,臣险些被穿云一箭射杀,惊骇之下,这才恍然大悟。”

    “哦,你悟出了什么?”曹睿的眼珠慢慢的转了一下,目光从樊城转移到了司马懿的脸上。

    “魏霸用兵,在于出奇制胜。”司马懿一字一句的说道:“他的奇,不是指他用兵之道奇,而在于他的机械之术,能让他做到别人做不到的事。”他躬身拜了拜:“陛下,此处离樊城虽有千步之遥,可是臣为陛下安全计,还是请陛下小心为上。”

    曹睿眉心微微一蹙,沉吟不语。刘晔却睁开了一直半眯的眼睛,嘴角撇了撇,带着些许戏谑的笑道:“骠骑大将军,你的意思莫非是说,你战败并非战败之过,而是魏霸有利器的原因?”

    司马懿欠身施礼:“请子扬教我。”

    刘晔哑然,张了张嘴巴,什么也没说,紧紧的闭上了。他不是挑不出司马懿的毛病,只是那些毛病都有些吹毛求疵,在天子面前说出来,无异于胡搅蛮缠。其实细想起来,司马懿虽然大败,可是他的战术却没有什么明显的破绽。如果不是那穿云而来的利箭攻击了他的指挥台,直接摧毁了他的中枢系统,他又怎么可能溃败。按照常理来推测,司马懿的损失虽然会很大,但解樊城之围却没有太大的疑问。

    司马懿的失败是个谁也无法预料的意外。正如此刻,如果魏霸能在数里之外发一箭,而且正中天子曹睿,魏军会毫无疑问的崩溃。这样的事,谁又能预料得到?如果说千步之外不可能一箭中的,可是在司马懿遇袭之前,谁又能想到敌人能在三四百步外一举击毁己方的指挥台?射程三四百步的强弩不是没有,可是谁也没见过能在战场上迅速移动,并且保持如此精确度的强弩。

    这种事在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司马懿第一个撞上了,大败也就在情理之中,却不能说司马懿的战术有什么不妥。他也许有些冒险,却没有错,只能说他运气不好。

    比如说曹睿现在被魏霸在千步以外一箭射死,那也只能说曹睿命不好,却不能怪他不应该站在这里。

    由三四百步外的强弩,再想到蜀军以少胜多的楼船,刘晔也不禁心生寒意。不管是楼船还是强弩,魏霸的机械之术的确是他一直以来克敌制胜的利器,更重要的是谁也不知道他手里还有多少这样的利器。

    未知的事物最容易引起人的恐惧,面对自己根本不了解的对手,谁敢保证自己必胜?

    刘晔沉默了,曹睿也沉默了。他想得比刘晔更多,他现在觉得夏侯徽传回来的装甲船草图就是一个陷阱,魏霸借这个装甲楼船的技术占据了水师的优势,又利用魏国的人力物力给吴国增加了压力,一举两得。眼下最先进的楼船掌握在魏霸手中,就连吴国也不得不虚以委蛇,以避免和他发生冲突。而魏霸之所以能在短短的时间内取得优势,却是因为俘虏了魏国的八艘楼船。

    以一艘楼船俘获八艘楼船,倚仗的就是魏霸的机械技术,只要这个技术还掌握在魏霸一个人手里,魏吴两国的水师就无法无视他的存在,哪怕是数量上占了优势,也未必就能保证胜利。

    这种不确定感对人的心理威慑极大,对士气的影响也不可忽视。

    曹睿松开手,抚弄着袖缘,借以抚平自己的焦虑。关中丢了,襄阳的战局又进展不顺利,今年春耕大受影响,来年的粮赋必然吃紧,大魏的形势一天比一天严峻,这让他心急如焚,却又不能表露在脸上。

    “那你对眼下的局势,又有何良策?”

    司马懿欠身施礼:“陛下,蜀军出击,并非是想夺襄樊,而是为吴军创造机会。这一点,我想蜀人也不会心甘情愿,不过是迫于形势,为解关中、永安之危,只能如此。吴人不会想不到这一点,只是襄阳是中原锁钥,他们不得不争。出于同样的理由,我们明知蜀人的歹心,也只能全力以赴。”

    曹睿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司马懿这句话说中了他的心病。关中重要,襄阳更重要。关中失守,大魏如断一臂,可是如果襄阳失守,那就是大魏的心腹之患了,洛阳将直接面对吴蜀的攻击,为安全起见,势必要迁都以避其锋。一旦到了那一步,大魏必然民心摇动。

    这是曹睿不愿意看到的局面,所以他要全力以赴,确保襄阳的安全。明知蜀国居心不良,明知吴国是趁火打劫,他也不能退让。

    “诸卿,如之奈何?”曹睿的目光缓缓的从刘晔、司马懿等人的脸上扫过,声音显然有些疲惫。

    司马懿把目光转向了刘晔,刘晔眉心紧锁,和司马懿对视了片刻。司马懿拱拱手,刘晔笑了起来,摇了摇头。司马懿苦笑一声:“陛下,襄阳与樊城,襄阳为重,吴军与蜀军,吴军为重。击败吴军,守住襄阳,则蜀军自退,樊城自然失而复得。若我军与蜀军纠结,且不说魏霸还会有什么意外之举,万一拖延了时间,襄阳失守,将追悔莫及。”

    曹睿目光一闪:“你的意思是……”

    司马懿躬身道:“陛下,臣建议,以一部牵制蜀军,以主力突入汉南,先败吴军。”

    曹睿沉吟道:“水师尽失,又如何才能把大军渡过汉水?”

    “陛下,我军虽然没有水师,可是架设浮桥却还是能做到的。当初为了护住浮桥,马钧曾经设计了一种水下的障碍。蜀军攻击了两天,才把障碍清掉,而吴军对这种障碍无能为力,现在还在浮桥的东侧。若我军在襄阳以东再布一道障碍,足以保证大军通过浮桥。”

    曹睿沉思着,半晌没有说话。吴军现在有五万人,还有三万人在路上。如果不能在他们会合之前击败一部,则襄阳的形势必然会变得非常危险。可是如果把主力派到汉水以南,也要冒着后路被吴军截断的危险。

    这是大魏目前所能调动的最后主力,如果有什么闪失,那麻烦可就大了。

    ……

    千步之外的樊城上,魏霸眯起了眼睛,凝视着远处的那个指挥台。实在太远了,他只能看到一个小黑点,在魏军的大营里看起来很显眼。不过,他不知道曹睿君臣正在上面商量对策,他正在为接下来的战事担心。

    城里还有五六千人,虽然士气很高,可是苦战之后,将士们的体力都下降得非常厉害。现在还要面对十倍于己的敌人,守住樊城的可能性非常小,而且这种为吴军火中取栗的事,也不是他愿意做的。如何把战火引到吴军身上去,这才是最理解的结果。

    魏霸想了很久,转身来找孟达:“孟将军,能不能把胡质的首级借我用一下?”

    孟达愣了一下,笑了起来:“说什么借啊,那本来就是你兄长的功劳,我难道还要和他抢功不成。不过,你要胡质的首级干什么?”

    “和曹睿套个近乎。”魏霸坏坏的笑了起来:“将军,你懂的。”(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