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312章 以柔克刚

第312章 以柔克刚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王双一出手,魏霸知道不妙。王双使是一种奇形兵器,有点像《说岳》中岳云使的铁锤,不过锤头没有那么大,看起来像是一截三四尺长的铁棒上加了一个拳头大的铁疙瘩。这种武器是标准的重武器,用来对付甲士是再好不过,当然了,使用这种武器的人大多也是天生神力。

    在战场上厮杀可不是高手单挑,胜负只在片刻之间。战场上,一战就是几个时辰,武器重上一分,就会多消耗很多力气。所以普通战士很少有用这种重武器的,通常用的刀都不过三四斤左右,像传说中八十一斤重的青龙偃月刀更是不可能出现,砍几个人还行,真要打上半天,累就能把关二爷累死。

    能像王双这样用重武器的,力量肯定惊人。魏家武卒虽然训练刻苦,毕竟不是超人,一力降十会,如果对方的力气大到一定的程度,他们的武技再精良也抵挡不住。

    当然了,真要群殴,最后肯定还是魏家武卒取胜,王双再猛,也不可能以一敌十,只是那样一来,魏家武卒的伤亡会很惨重。关中之战,魏家付出了非常大的代价,其中最重要的一项就是十几年积累的武卒伤亡近半,现在每一个武卒都是魏家的宝,不能轻易的葬送掉。

    是以魏霸一看到王双的武器,立刻下令武卒退后。只是他喊得虽快,却挡不住战场上的形势,片刻之间,胜负已分,两个武卒先后被王双击成重伤。

    “退后!”魏霸厉声喝道,扔到了手中的盾牌,解开了头盔的缨带,将头盔塞到铃铛的手中。

    见魏霸要亲自迎战,铃铛急了:“参军,你不能冒险,让我来。”

    魏霸笑了:“笑话,哪有男人让开,让女人上阵的道理。你闪开,看我怎么收拾这个莽夫。”

    铃铛惊讶的看着魏霸。魏霸也不理他,将手中的战刀也递给铃铛,拍了拍双手,冲着王双喝道:“喝,大个子,别耍威风,老子陪你玩玩。”

    王双一时愣住了。魏霸的身材虽然也不小,可是和他相比显然差了一大截。两军阵前,魏霸居然扔了盾牌、战刀,还脱掉了头盔,看样子如果可能的话,他也许还要脱掉战甲,这是干什么,你以为是街头无赖打架?

    魏家武卒虽然担心魏霸的安全,可是魏霸有令在先,他们也不敢违抗,只是全神戒备,以防万一。更多人的人绕过王双,向他的背后杀去,将他和亲卫们分隔开来。

    王双根本没有注意到身边已经没有了亲卫,他的全部心神都在魏霸身上,虽然没见过魏霸,可是他听到有人叫魏霸参军,知道这就是让骠骑大将军父子吃过亏的蜀国丞相参军魏霸,一心想把魏霸生擒或者当场打死,立一个奇功。见此情景,他二话不说,举步上前,抢起手中的铁锤就砸了过去。

    魏霸盯着王双的眼睛,脚步一错,让开了王双的全力一击。铁锤砸在地上,震得旁边的每一个人脚下一晃,尘土飞扬。魏霸早早的眯起了眼睛,闪身上前,一脚踩在王双的铁锤上,挥起拳头,就向王双的大脸砸了过去。

    王双全力一击,满心想把魏霸一锤砸成肉饼,没想到一击落空,所有的力气都砸在了地上。他刚要提起铁锤再砸,却被魏霸一脚踩住了铁锤,一下子竟然没有提起来。他有些意外,吸了一口气,正准备用力再提,魏霸的拳头已经到了。

    王双躲避不及,被魏霸一拳打个正着,顿时成了乌眼青。他狂吼一声,用力拔锤,同时抡起左手的盾牌,没头没脑的向魏霸砸了下来。盾牌带着风声,气势惊人,如果被他砸中,魏霸不死也会重伤。

    魏霸早有准备。从重生开始,他习武两年有余,师父又是一等一的高手赵云,虽说不可能成为绝世猛将,可是他对不同的武技的了解却不差。力量蛮横的人通常灵敏度都不够,而灵巧的人通常力量都不大,如果没有经过特殊的发力训练,与力量大大超出自己的对手对阵,通常都会以惨败而告终。这就像那些练花拳绣腿的武术选手遇到西方拳击手,别看打得漂亮,好象沾了不少便宜,可是只要被对方击中一记重拳,立刻失去战斗力。

    可是如果有了强大的杀伤力,再面对同样的对手时,那就可以大占便宜。

    现在的情况大致就是如此,王双的力气显然不是他能够比拟的,要斗蛮力,显然王双赢定了,就算派上敦武这样的高手上阵,也未必能占到多少便宜。可是他就不一样了,他习武这么久,从来就不是战阵武技,而更擅长个人搏杀,更适合单打独斗,用来对付王双这样的力量型猛将再合适不过。

    一拳得手,魏霸将全身力气聚集在踩在王双铁锤上的左脚上,王双奋力拔锤,等于将他托起来。他借势跃起,一个空翻,正好避开了王双砸下来的盾牌,同时用手臂勾住了王双的脖子,用力向后一拉。王双的铁锤被魏霸踩住,使出浑身的力气拔锤,整个上半身都在往后挺,此时被魏霸顺势一带,立刻失去了平衡,轰的一声,向后栽倒,摔了个四脚朝天。

    魏霸知道他这只是借王双的力气而已,可是别人却看不出这里面的名堂,都以为是魏霸将王双摔倒的,不禁目瞪口呆。

    王双身高近九尺,比魏霸高出一头,再加上腰圆体壮,他就是站在那里让魏霸推,魏霸都未必能推得动。可是魏霸就这么轻轻松松的将王双撩倒了,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那一声巨响,似乎炸在每一个人的心头,不管是魏军将士,还是蜀军将士,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停住了厮杀,瞪圆了双眼,看看摔得呲牙咧嘴的王双,再看看神态轻松的魏霸。

    丁奉看到了这似曾相识的一幕,立刻两眼放光。铃铛也看傻了,伸出手,捂住脚,浑然不觉魏霸的头盔已经掉在了地上。

    正在指挥将士们反击的靳东流也傻了。如果是魏霸被王双打倒,那还比较正常。勇冠全军的王双居然一个照面就被魏霸放倒了,这是任何人都没有想过的结果。他一时呆住了,举着手,傻乎乎的看着魏霸,像是看一个妖怪。

    魏霸看到了发呆的靳东流,他咧嘴一笑,伸手一指:“敦武,丁奉,给我拿下这小子。”

    敦武应了一声,转身又向靳东流扑了过去,丁奉也回过神来,怪叫一声,挥起战刀,向靳东流扑了过去。面对发呆的魏军,他们毫不留情的大砍大杀,迅速向靳东流逼近。靳东流吓了一跳,连声大吼,把亲卫们叫醒过来,拼命反击。

    魏家武卒们见魏霸轻松的战胜了凶悍的王双,士气大振,纷纷向敌人扑去。两个武卒扑向倒在地上的王双,想将他制住,捆绑起来。没想到王双虽然被摔得七荤八素,却不肯服输,一感觉到有人想绑他,他立刻嘶吼起来,奋力挣扎,将两个武卒甩在一边,翻身跃起,红着眼睛大吼道:“竖子,再来战过。”

    魏霸摆了摆手,示意武卒们退在一边。他迈着轻松的步伐,围着王双转了两圈,伸手招了招:“大个子,来啊,让老子再摔你十八个跟头不同样。”

    王双勃然大怒,张开两条猿臂,就向魏霸扑了过来。只要抓住魏霸,他仅凭双手就能将魏霸的脑袋拧下来。从军征战这么多年,他还没输得这么莫名其妙过。这种羞辱让他热血上头,一心只想打败魏霸,杀死魏霸,至于要挡住蜀军的进攻这样的事,他已经抛到了九霄云外。

    要论力气,王双胜魏霸不止一筹,可是要论灵活,他又怎么可能是在巨石上练拳的魏霸对手。魏霸只是迈出一小步,就让王双势沉力猛的一扑落了空,顺势转到他的身后,飞起一脚,狠狠踹在王双如同磨盘一般的大屁股上。

    这一脚,再加上王双本人的力气,那就有些大得吓人了。王双收不住步子,跌跌撞撞的就冲了出去,一路上不知道扑倒了几个人,才轰然倒地。他气急败坏的爬起来,却看到魏霸悠闲自得的站在两步看着他,张开双臂,做轻蔑状。

    王双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泥,揉了揉被魏霸一拳砸青的眼睛,目光一扫,借着四周摇曳的火把,他隐约看到了魏霸脚步的那只铁锤,立刻精神大振,向魏霸冲了过去,左拳击向魏霸,右手伸向铁锤。如果魏霸还像刚才那样避开,他就可以趁机捡起铁锤。

    不料,他随即发现铁锤自己动了起来,打着旋,向他的面门飞了过来。没等他明白怎么回事,铁锤“哐”的一声砸在他的头盔上。“当”的一声脆响,王双顿时觉得眼前一黑,天旋地转,再也站不住了,扑通一声扑倒在地。

    “将他绑了。”魏霸拍拍手,招呼武卒们将王双绑了。他刚才故意张开双臂,逗引王双,分散王双的注意力,才有机会用脚挑起铁锤,砸晕王双。这只铁锤很重,纵使不够快,也足以把王双砸得头晕眼花,就算砸不晕他,也能让他视线模糊,暂时失去反抗能力。

    王双被自己的铁锤砸晕了,再也没有体力反抗,很快被武卒们绑了个结结实实。他的亲卫们一向对他的武技有信心,从来都是等着绑别人的,从来没想到王双也有被人击倒的一天,看着王双倒地被俘,他们居然还没回过神来。等他们反应过来,兴奋莫名的蜀军已经咆哮着杀了上来。

    王双被擒,魏军士气一落千丈,靳东流竭尽全力,也无法稳住阵线,只得且战且退,同时再次向司马懿求援。信号还没发出去,敦武和丁奉已经双双杀到他的面前,敦武一声怒吼,一拳砸倒了靳东流,丁奉则冲着靳东流的战旗连劈两刀。

    战旗轰然倒地,靳东流的阵地随即崩溃,蜀军士气如虹,向司马懿的中军杀去。(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