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311章 悍将王双

第311章 悍将王双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怒吼声中,所有的连弩车开始咆哮,密集的箭矢如乌云般腾飞而起,直扑魏军战阵。魏军来得急,战得急,又一直是在进攻,所以他们除了手中的盾牌,身上的盔甲,根本没有任何其他的护具,面对蜀军的反击,他们只能排成一排,互相掩护,用手中的长矛组成阵势。

    盾牌可以挡住箭矢,却挡不住霹雳车发出的石弹。十多架霹雳车一起发射,石箭如雹,扑向魏军的长矛阵。

    “啪啪”之声不绝于耳,盾牌被石弹砸碎,盾牌后的魏军士卒遭受重创,惨叫着连连后退,原本严密的阵势露出一个破绽,露出了更多的魏军士卒,紧随而至的弩箭正中目标。

    这是魏霸为破阵而安排的集射,先用石弹攻坚,砸开魏军的盾牌,再用弩箭大量杀伤,扰乱魏军的防线,为突击创造有利条件。

    靳东流用兵向来谨慎,很少露出破绽,列阵而斗,能够大量的减少不必要的伤亡,这正是他能够一直战斗在最前线的原因。可是魏霸对他同样的清楚,一看到对面是靳东流的战旗,他就做出了相应的部署。战术上没有破绽,那就用武器强攻,砸出一个破绽。

    要做到这一点,霹雳车的操砲手、连弩车的射手都需要相当高的水准,才能配合得天衣无缝。为了这一击能够成功,魏霸将技术最精湛的射手都调了过来,就是为了创造一个不可能的奇迹。

    很显然,他做到了,操砲手、射手都圆满的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在靳东流布置的防线上硬生生的砸开一个缺口。

    在霹雳车开始发射的时候,魏霸就开始奔跑,一百多步的距离,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跑得太早了,会被霹雳车和连弩车误伤,跑得太迟了,魏军会及时的填被缺口。他们必须在箭矢到达后的两三息内到达目的地,才不会给魏军留下调整的时间,迅速杀入敌阵。

    争的就是那几息的时间,打的就是这种精妙的战术。

    能够担当这个重任的,只有训练精良的魏家武卒。

    五十名魏家武卒发足狂奔,几乎和箭矢同时到达,如一头疯狂的公牛,一头撞进了魏军的长矛阵。

    “杀!”敦武大吼一声,长刀电然下劈,一刀劈开了一个刚被箭矢射中的魏军面门,长刀回扫,割开了另一个圆睁双目,怒吼着扑上来的魏军长矛手的咽喉。他回身猛撞,抢起手中的盾牌,撞歪一柄长矛,战刀再起,刺入那个魏军的小腹。

    魏军刚刚被石弹和箭矢打得头破血流,伤亡惨重,连补位都没来得及,就遇到了这些杀法凌厉的魏家武卒,根本没有时间列阵,只能凭借着个人的武技反击。

    在魏家武卒面前,他们显然不占优势,一经接触,就被杀得步步后退。魏家武卒吼声如雷,迅速冲进了魏军的阵势,然后向两侧拓展。长矛手密集列阵,要想从正面进行冲击,必然要付出巨大的代价,可是如果从侧面进行攻击,那就轻松多了。一丈甚至两三丈长的长矛在密集的人群中根本无法迅速的调整方向,一旦侧面受到攻击,基本上没有还手之力。

    战刀一次次的挥起,一个又一个魏军长矛手倒在血泊之中,眨眼之间,原本只有两三步宽的缺口就被拓宽到十余步。魏霸率领着更多的士卒赶到,冲入缺口之中,奋力砍杀。

    丁奉双手握刀,双目圆睁,如同一头发怒的雄狮,接连斩杀两名魏军士卒。被他挡在身后的铃铛挥舞着战刀,刀环上的铃铛乱响,正如她此刻急迫的心情。可是丁奉挡在前面,铃铛看着近在咫尺的敌人,却一直没有找到出手的机会,气得尖声大叫,一把推开丁奉,单手握刀,砍向一名魏军刀手。

    她尖利的声音与其他士卒低沉的吼声与众不同,那个刀手愣了一下,铃铛的刀后发先至,一刀劈开了他的面门。鲜血泉涌,那名刀手惨叫一声,挥刀再劈,却被丁奉架住,反手一刀,割断了他的咽喉。

    “砍脖子,砍脖子!”丁奉一边砍,一边大声叫道。

    “要你管!”铃铛一边大声叫骂,一边砍向下一个敌人。

    以魏家武卒打头,蜀军一涌而入,迅速的突入魏军的阵地。魏军虽然极力抵抗,可是他们显然不是魏家武卒的对手,被杀得步步后退。

    靳东流双眉紧皱。魏霸的战法太过强悍,没有大型的攻防战具帮助,不管他做出什么样的安排,都无法挡住魏霸的进攻。魏霸第一次冲锋,就打开了他的防线,接下来,他究竟能撑多久?

    看着远处被亲卫们护在中间的魏霸,靳东流手一指:“射杀他!”

    亲卫们应声举起手弩,扣动弩机,数十只弩箭离弦而去,直奔魏霸所在的位置。

    靳东流注意到了魏霸,魏霸也注意到了靳东流。见靳东流下令集射,魏霸一边举起盾牌护住面门,一边放声大笑:“靳东流,你就这么招呼故人吗?”他说着,举起了手弩,毫不客气的扣动了弩机。

    不用下令,他身边的魏家武卒们已经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护在他的周围,用手弩进行还击,另一部分向靳东流的方向杀去。

    论军械,魏家武卒人手一套精甲,一口锋利的新式战刀,比普通魏军士卒的装备要好上几个档次。论体力,魏家武卒一直养精蓄锐,没有上阵搏杀,而靳东流的部下已经厮杀了一天。论个人武技,从小就承受高强度训练的魏家武卒更不是普通的魏军士卒能比的。虽说魏军实行士家制度,战士们半职业化,在三国之中,兵源质量最强,可是面对魏家武卒,他们依然只能甘拜下风。

    全面占优的魏家武卒大砍大杀,势如破竹的向靳东流逼近。正与魏霸用眼神交流,被射得手忙脚乱的靳东流一看蜀军如此犀利的杀进,脸色顿时大变。他没有多考虑,立刻举起了求援的大旗,请求阵后的王双率部救援。

    王双看到靳东流求援的旗号,虽然有些诧异靳东流这么快就支撑不住,还是立刻带人杀了上来。

    王双是陇西狄道人,积累军功,步步升迁至校尉,先属曹仁,在濡须之战时,因为水性不佳,被吴将朱然所擒,在武昌做了半年俘虏。后来又跑回魏国,归属夏侯尚,他曾经被做过俘虏,所以之前的军功全部化为乌有,只能重头做起。不过他武技过人,颇得夏侯尚赏识,很快又恢复了官职。夏侯尚病死后,又归司马懿。司马懿同样看重他的武技,提升他做了杂号将军,独领一军。

    王双没什么学问,只知道厮杀。前几次大战,他都没有机会参与,这一次救援樊城,他终于等到上阵的机会,而且是与蜀汉风头最劲的参军魏霸对阵,他非常兴奋。靳东流一求援,他就杀了上来。

    他来得正及时,正赶上敦武等人杀到靳东流的面前时。敦武、丁奉像两口锋利的战刀,杀得靳东流身边的亲卫苦不堪言。靳东流虽然极力保持镇静,可是在蜀军的压迫面前,他还是有些慌乱起来,根本无法发出有效的命令,指挥不灵的魏军形势迅速恶化。

    “王将军,快来救我。”看到王双出现,靳东流大喜,一指魏霸所在的位置:“那就是魏霸,杀了他,首功一件。”

    “哈哈哈……”王双大喜,右手握刀,左手用盾牌推开挡路的魏军士卒,大踏步向魏霸走去,一边走一边笑道:“多谢靳将军,等我立了功,请你喝酒。”

    靳东流苦笑,连忙大声提醒道:“王将军小心,他的拳脚非常利害。”

    王双哈哈大笑:“拳脚高明有什么用,战场上,不是靠拳脚杀人的。”

    王双的嗓门很大,声如洪钟,震得人耳膜生疼。一笑起来,周边的喊杀声都被他压了下去。魏霸注意到了他,也隐约听到了靳东流和他的交谈,顿时警惕起来。能让靳东流寄予如此厚望的人,必然是悍勇之辈。再加上王双那接近九尺的魁梧身材,一看就知道是个高手。

    身大力不亏。在这个时代,绝大多数人是没什么机会学高明的武技,力气大,反应快,就有了做猛将的基础。关羽、张飞都有一副好身板,赵云、魏延都不例外。像魏国五子良将乐进那样身材矮小,却依然能成为悍将的,是少之又少的传奇。

    “大家小心。”魏霸发出警告。

    魏家武卒们也注意到了这个身材高大的魏将,立刻结成小阵迎了上来。

    面对悍勇的魏家武卒,王双不屑的冷笑一声,左手挥起盾牌,用力猛砸。一个武卒挥盾相迎,“轰”的一声,两面盾牌碎成一片片木板,武卒禁受不住,口吐鲜血,踉跄着连退两步。

    “杀!”另一个武卒一刀劈下,王双举刀相迎。“嚓”的一声,武卒手中的战刀劈断了王双的战刀,刀锋刮过王双的胸甲,火星四溅,割开一条长长的口子,有血珠从裂缝中溅了出来。

    王双大吃一惊,向后退一步,瞪圆了眼睛,看看手中的半截断刀,再看看那个握刀欲扑的魏家武卒,大喝一声,扔掉了半截战刀,伸手从身后掣出一个锤形兵器,迎头便砸。

    武卒毫无惧色,举盾相迎,右手的战刀悄无声息的向王双的腹部捅去。

    “轰”的一声巨响,王双手中的武器砸在了武卒的盾牌上,盾牌被砸出一个大洞,武卒措手不及,左臂折断,露出了白色的骨头。他禁受不住如此大的力量,腿一软,单腿跪倒在地,右手的刀也失去了准头。

    王双怒吼,抡起手中的锤形武器,再次砸下。(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