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308章 争做渔翁

第308章 争做渔翁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魏军阵地上,辛毗也非常憔悴。从他赶到司马懿的大营开始,攻击邓塞,急行军,赶到樊城下就开战,就没有休息的时候。现在他满脸灰尘,一身油腻,已经脏得不能再脏。

    可是司马懿显然没有休息的想法,他腰杆笔直的挺坐在指挥台上,手边放着一卷书,一杯酒。大多数时候,他在看书,偶尔放下书册,呷一口酒,然后有滋有味的品咂一番。

    如果没有那些战鼓声、喊杀声,如果空气中没有浓烈的血腥味,如果司马懿的脸上没有那被火光照得发亮的油腻,辛毗会有一种错觉,这不是在残酷的战场上,而是在汉水之滨春游。

    阳春三月,正是踏青的好时候啊。

    辛毗对司马懿的从容不得不表示佩服。

    “将军,你还有其他的安排吗?”辛毗按捺不住的问了一句。

    “其他的安排?”司马懿不解的看着辛毗,过了片刻,他摇了摇头:“没有。”顿了顿,他又说道:“如果说有,那就是陛下的英明了。”

    辛毗是何等样人,岂会不明白里面的意思。我已经全力以赴了,所有的士卒都投入了战场。如果还是不能取胜,那正好证明了我当初索要更多的兵权是对的,是从大局出发。如果侥幸胜了,那也是损失惨重,你不给我更多的兵,我就只能困守樊城,襄阳的围,你另外派人去解吧。

    这是表忠,同样也是示威,甚至还有另外一个用意。战败,然后顺理成章的退出朝堂,既然天子担心我兵权太重,那我就干脆交出兵权,从此淡出朝堂。接下来的战事,与我无关。

    在曹休病死,曹真病得的情况下,如果司马懿再放弃兵权,又有谁能挑得起这个重担?天子犹豫了这么久,不就是离不开司马懿吗。

    “可是,如果樊城失守,对我军可不利啊。”

    司马懿摇摇头,不屑的一笑:“丢了也没什么,樊城城卑池浅,易得也易失。蜀军经此一战,损失惨重,他又怎么可能长期占领樊城?说实在的,我觉得魏霸这次好象太自大了。取樊城?哈哈哈,除了替吴人创造机会,还有什么用?佐治,你以为呢?”

    辛毗摇了摇头:“将军和他交手多次,都猜不出他想干什么,我又怎么敢猜。不过,襄阳是我大魏的门户,万万不能失守。否则,只怕陛下再迁都,你就拦不住了。”

    司马懿忍俊不禁,不由得哈哈大笑。想起那一次成功的进谏,他还有些得意。

    “十年啦。”司马懿收起笑声,眼神有些落寞。“可惜,文皇帝英年早逝。如果他还在,那该多好。”

    辛毗心有同感的点点头。曹家三代人,文皇帝曹丕是和世家最亲近的,虽然也有防范,但是他当政之后,世家再也不用像在曹操时代那样谨小慎微了。对世家有利的两件大事:陈群推进九品中正制和司马懿掌兵都是在曹丕手上开始的。只可惜,曹丕仅仅四十岁就死了,而继位的曹睿却和曹丕一点也不像,他秉承了曹操的脾气,对世家的防范非常严密。纵使是曹丕指定的辅政大臣,也无法从他手中分得一星半点的权力。

    “佐治,你说秦朗和田豫会有这样的嗅觉,能感觉到这样的机会吗?”

    辛毗眼神一闪,摇了摇头:“秦朗不过是以色娱人的佞臣,哪会有这样的能力。田豫嘛,倒是有可能,不过他对这里的地形不熟,心有余而力不足。”

    司马懿咂了咂嘴:“如果是这样,那就可惜了。”

    “是啊,如果这些铁骑由将军来率领,这樊城的局势,又怎么会这么紧张。”

    司马懿看着辛毗,两人心领神会的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无奈的摇头,笑容也慢慢的变成了苦笑。

    ……

    汉水南岸,陆逊站在高高的望楼上,远眺汉水北岸的战场。吹面犹寒的春风将战鼓声吹过了汉水,吹到了襄阳城上下的每一个将士的心中。

    大家都很清楚,樊城的得失对襄阳至关重要。一旦蜀军攻占了樊城,襄阳就彻底成了孤城,吴军很快就会发动攻击。而一旦蜀军攻城失利,魏军重夺樊城,那浮桥必然也会重新将襄阳和樊城联系在一起,吴军只能撤退,放弃这次大好机会。

    “不知道魏霸那竖子是不是只有一张利嘴。”站在陆逊身边的陆岚幽幽的说道,语气中的意味很复杂,隐隐的还带了一丝丝酸味。

    “我想他不是。”陆逊说道:“诸葛亮是个人杰,他能这么看重魏霸,不管是器重还是忌惮,都足以说明魏霸不是个寻常之辈。仲山,你要注意这个人,以后如果有机会领兵,你迟早会和他对阵的。”

    陆岚闷闷的应了一声,他看不起魏霸,但是他相信陆逊的眼光。对陆逊如此看重魏霸,他有些不自在。“有将军在,魏霸又能掀起什么风浪。说不定,他马上就要被魏军击败,露出他的真面目了。”

    “能在司马懿面前支撑到现在,他就已经是难能可贵了。”陆逊回头看看陆岚,转身走下望楼:“仲山,你不要意气用事。唯心静,方能观事平。”

    “喏。”陆岚小心翼翼的扶着陆逊,亦步亦趋。

    陆逊迈步进了大营,又停住了,他转过头,再次看了汉水北岸一眼,目光闪了闪,突然说道:“把朱然、朱桓、潘璋三人叫来。”

    陆岚一惊:“将军,你要渡水助阵吗?”

    “可以这么说。”陆逊摆摆手,示意陆岚立刻去办。陆岚不敢再问,一边想着陆逊的用意,一边去找朱然三人。时间不长,朱然三人先后来到陆逊的大帐。

    “义封(朱然),你立刻准备战船,准备渡水作战。你们二位,随时准备出击。”

    朱然目光一冷,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潘璋已经勃然大怒,不满的吼道:“将军,魏霸那竖子如此污辱我父子,还想我去救他?”

    朱然也冷笑道:“将军,我担心他们会和上次一样,不分清红皂白,攻击我们啊。”

    陆逊目光扫了一圈,什么也没说,朱然等人却下意识的闭上了嘴巴,眼中的怒气仍在,却没有一个人敢反驳。

    “诸位,此一时,彼一时。”陆逊不紧不慢的说道:“上一次蜀军势如破竹,轻易的攻破了浮桥,才有余力挑衅我军。现在他们和魏军血战两日,纵使取胜,也是惨胜,哪里还能攻击你们。”

    朱然哼了一声,把头扭了过去。潘璋脸色铁青,抱着双臂,一副爱理不睬的样子。

    “魏蜀两败俱伤,正是我军出击的好机会。”陆逊沉下了脸:“你们三位都是久征沙场的宿将,怎么连这一点都不明白?意气用事,岂是为将者当为?”

    朱然眉头一挑,忽然明白了:“将军,你的意思是不论魏蜀,都有可能成为我们攻击的目标?”

    陆逊看了他一眼,轻笑一声:“不排除有这种可能。不过,眼下之际,我们还是应该把魏军当成主要目标。重创魏军,我们夺取襄阳的机会就会大大增加。”

    朱然恍然大悟,一拍大手:“将军高见,是我等糊涂了。”

    朱桓浓眉一挑,也明白了。潘璋却还沉浸在郁闷之中,对此不屑一顾。陆逊也不理他,他知道只要命令下达,潘璋再不情愿也会执行的。做为孙权一手提拔起来的重将,潘璋的忠诚无可挑剔。

    陆逊随即做了相应的安排,朱然的水师做好运兵的准备,朱桓和潘璋各领本部,共一万人,随时准备渡过汉水,参与作战。他们的目标不是协助蜀军,而是给他们鼓劲,让他们多和魏军拼一阵子,加大消耗。在蜀军支撑不下去的时候,吴军可能适时出机,重创魏军,必要的时候,还可以夺取樊城。把樊城握在自已的手里,对吴国来说才能真正的放心。

    朱然等人听得心花怒放,原来的一点不满烟消云散,各自分头去准备了。陆岚喜形于色,心悦诚服的说道:“将军,你这个办法好。我就说嘛,魏霸那竖子,肯定不是将军的对手。”

    陆逊虽然不苟言笑,却也颇有些自得。魏霸一心想促成吴魏交兵,好将魏国的兵力吸引在襄阳一带,为关中争取喘息的时间。可是他又怎么可能让魏霸那么轻松的得偿所愿。现在,吴军虽然包围了襄阳,却没有发动真正的攻击,蜀军却已经与魏军打得两败俱伤,谁是渔翁,已经一目了然,孰胜孰负,也是清清楚楚。

    “魏霸,这一次,你还能从中取利吗?”陆逊自言自语的笑道。

    “哈哈哈,他还能取利,不死在战场上,就是天幸。”陆岚欣喜的大笑道。

    “他如果真的死在战场上,对我大吴来说,倒的确是个不错的结果。”陆逊笑着摇摇头:“不过,我看他不会那么短寿。他虽然骁勇,却不是莽撞之人。人在中军,阵亡的可能性是非常小的。唉,这样的年轻人,有勇力而不恃,实在是难得啊。”

    陆岚无声的笑了起来,他知道陆逊在夸谁,又是在鄙视谁。(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