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306章 慈不掌兵

第306章 慈不掌兵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魏霸和吴懿并肩站在指挥台上,看着正在冲击大阵的魏军,眉头紧皱,眼中全是掩饰不住的忧色。

    半天前接到邓塞失守的消息,半个时辰前,第一批魏军就赶到了,来得是如此之快,让魏霸和吴懿都吃惊不小。更让他们吃惊的还在后面,魏军赶到阵前,没有任何停留,一股作气的冲向了蜀军的阻击阵地,他们一往无前的士气,让每一个蜀军将士都倒吸一口凉气,而突然响起的战鼓声,却让樊城的守军士气大振,硬生生的将已经登上城头的蜀军又赶了下去。

    这是一次奇袭,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因为不管是魏霸还是吴懿,抑或是正在攻城的孟达,都没有想到魏军会这么狠厉。

    面对一万多人的阻击大阵,仅有三千人的魏军居然义无反顾的冲了进来。如果不是他们疯了,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主力马上就到。

    正是听懂了这个信号,樊城的守军才会士气大振,才会又一次死里逃生。

    吴懿深吸了一口气,淡淡的说道:“子玉,司马懿来者不善啊。”

    魏霸用力的挤了挤眼睛,让有些僵硬的脸恢复了灵动。“将军,管他善不与善,三万人想要攻破一万人的阵,都不是一件易事。我们还有时间,足以让孟将军击破樊城。”他指了指远处的战旗,放声大笑:“我与司马懿父子对阵多次,还没有遭过败绩,想来这一次也不例外。将军,你就放一百个心吧,这一次,我们立功立定了。”

    魏霸的自信感染了旁边的将士们,也感染了吴懿,吴懿也笑了起来,大手用力一挥:“那就借子玉的运气,再打败他一次。”

    “正当如此。”魏霸笑容满面的点点头。

    主将的轻松极大程度的缓解了蜀军将士的情绪,他们有条不紊的投入战斗。司马师带着三千亲卫营冲向了蜀军阵地,迅速冲过了宽达两百步的弓弩阵地,和第一道阻击战线接触。

    安排在第一道阵的是周羽,面对狂奔而来的魏军,他毫无惧色,双手握刀,站在最前线,眼看着魏军就要杀到面前,他大吼一声:“长矛手,杀!”

    “杀!”排成两排的长矛手应声大喝,刺出了手中的长矛。

    “唰唰!”锋利的矛尖顶住了魏军的盾牌,划过魏军的胸甲,刺破了他们的身体。

    面对如林般的长矛,魏军退无可退,只能奋不顾身的向前冲。他们将自己的身体挡在盾牌后面,紧握手中的战刀,希望能撞开长矛,和蜀军短兵相接。可是蜀军准备多时,此刻士气正盛,哪里会让他们得手。一柄长矛刺歪盾牌,另一柄长矛趁势而入。一柄长矛挑起盾牌的底部,另一柄长矛刺向魏军的小腹。

    前后两排的长矛手互相配合,左右的互相掩护,矛法没什么花样,直来直去,如梭机一般往来穿梭,偶尔间杂着挑、压、拨等精妙细微的动作,矛起矛落,将魏军一一刺杀在阵前。

    魏军死战不退,他们狂吼着,前仆后继,连续不断的冲向蜀军的阵地,企图冲开一道缝隙,杀出一条血路。

    双方接触的那条线很快就变成了一条血线,不断的有士卒倒在血泊之中。这条血线一直在摇摆,有时候魏军如一柄锋利的矛头,打得蜀军连连后退,防线弯成了一道弓,有时候蜀军又像一柄大锤,无情的敲击着魏军的矛头,硬生生将矛头打折,重新稳住防线。

    双方在血线两侧展开无情的厮杀,一个又一个鲜活的生命消失在呐喊声中。

    周羽手握战刀,不断的发出命令,弓弩手手不停挥,不断的抛射着箭矢,将一枝枝利箭射入魏军阵中。霹雳车以最快的速度发出怒吼,一枚接一枚石弹腾空而起,带着不祥的厉啸,砸入魏军之中。砸中盾牌,盾牌飞散,砸中骨头,骨头断碎。如果冲锋的魏军像是一腔澎湃的热血,那这些石弹和利箭就是射入血管的堵塞物,竭尽所能想要打断这股由血肉组成的洪流。

    魏军的惨叫声不绝于耳,却无法动摇司马师的决心。他非常清楚父亲这个命令的意义所在,哪怕这三千亲卫营死得一个不剩,他也不会眨一下眼睛,只能这三千人的攻击能让樊城多支撑一段时间,支撑到主力的到来。

    上一次,他用三千铁骑为代价,了解了魏霸这个人,这一次,他同样要用三千亲卫营为代价,以阻止魏霸攻取樊城。开战以来,魏霸的每一次出手都出人意料,要么是取得了让人难以相信的胜利,要么是取胜之快让有无法理解,这一次,司马师要亲自挡在魏霸的面前,挡住他胜利的脚步。

    司马师已经知道夏侯玄的任务,他更加觉得羞辱,夏侯徽被魏霸掳了去,这便也罢了,而天子居然还要因此与魏霸和亲,正式承认魏霸对夏侯徽的占有,还要送上丰厚的嫁妆。这不仅是对司马师一个人的污辱,更是对整个大魏的污辱,等于承认了在战场上不是蜀国的对手。

    如果说关中失守,夏侯懋是最大的罪人,可是襄阳失守,那司马懿就是最大的罪人。他们父子再也无法推脱自己的责任。

    司马师冒着如雨的矢石,不断的发动攻击。挡在他前面的亲卫已经倒下了几个,他不知道,他只是冷酷的盯着前方的战线,不断的命令进攻,用巨大的伤亡为代价,不断地啃食着周羽的阵地。

    蜀军有阵地优势,有军械优势,可是魏军有人数优势。三千亲卫营,是襄阳战区最精锐的战士,他们舍生忘死的攻击,给周羽造成了极大的压力。随着一个又一个战士倒下,他的阵线变得越来越薄,慢慢的向后退却。

    周羽树起了双兔大旗,紧握战刀,站到了最前线。

    “退后者,斩!”周羽一声长啸,长刀一闪,将一个满脸血污的魏军勇士斩于面前,向前跨出一步,战刀反撩,磕开一柄长矛,刀尖准确的割开了那个魏军的脖子。鲜血泉涌,喷了他一头一脸,他却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反手一刀,将那个捂着脖子的矛手砍倒,横肩直撞,长刀捅入另一个冲上来的魏军腹中。

    “杀——”周羽双手握刀,将那个魏军推得向后直退。那名魏军惨叫着,扔掉了手中的武器,双手抱着周羽的脖子,张开嘴,就咬了下来。

    “去你老母!”周羽猛击一肘,将他推开,飞起一脚,一刀劈下。

    更多的魏军冲了上来,刀矛齐下,要将周羽斩杀在阵前。周羽夷然不惧,手中的战刀翻飞,接连剁翻几个魏军,稳住了阵线。他身后的亲卫也拥了上去,大砍大杀,终于再一次挡住了魏军的冲击。

    魏霸站在指挥台上,目不转睛的看着周羽的阵地。那杆双兔大旗在风中狂舞,正如纷乱血腥的战场。他一看到双兔战旗,就请求吴懿派出援军支援。他太清楚周羽的性格了,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求援。

    可是吴懿一口拒绝了魏霸的要求。他说,战斗刚刚开始,我们不能随意的调动士卒。司马懿有三万人,我有一万人,要想挡住司马师,一个就必须换三人。周羽有一千人,他就是死光了,也必须挡住这三千魏军,否则,最后我们必败。

    魏霸知道吴懿说得对,有阵地为倚靠,有强大的军械做后盾,如果一千人挡不住三千人,那这一仗必输无疑。魏军摆出这种破釜沉舟的架势,就是想从心理上击溃蜀军,如果此刻就调动其他人支援,那气势上就已经弱了一筹。

    可是,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周羽和魏军拼命,实在是一个难以忍受的煎熬啊。

    魏霸用力拍打着栏杆,咬牙切齿。

    吴懿走了上来,宽厚的大手按在魏霸的肩膀上,沉声说道:“子玉,慈不掌兵。我们追求的是最终的胜利,在必要的时候,就要狠得下心,牺牲一部分士卒,哪怕那是你的父亲、兄弟,或者最疼爱的孩子。征战,不是朝堂上卖弄文采,这是要死人的。”

    魏霸长叹一声,点了点头。这个道理他懂,只是他的懂,还是字面上的懂,没有真正融入到血液里去罢了。他已经见识过不少血腥的场面,可是他离一个真正的将领还有一段很长的距离。首先就是他这颗心还不够狠。

    “再者,司马懿既然命令这些人一到达就发起攻击,他又怎么会仅此一次?”吴懿见魏霸还有些为周羽担心,进一步解释道:“如果我猜得不错,那很快就会有第二批人马到达,到达之后,也会立刻发起攻击。如果我军变动阵势,露出破绽,那第二批人马一定会攻击那里,到时候我们岂不是又要再变动阵地?子玉,临时变阵,可不是好事啊。”

    “将军的教诲,我明白了。”魏霸感激的躬身一拜。吴懿的话很冷酷,但是绝对正确。魏军不顾一切的强攻,就是要抢过主动权,一旦心慈手软,难免会自乱阵脚。吴懿愿意和他讲这些,对他来说就是莫大的恩惠。学习用兵,哪有比这种场合更好的呢。(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